史啸虎:伊朗杂记三:伊朗女性的社会地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40 次 更新时间:2020-02-18 15:35:13

进入专题: 伊朗  

史啸虎 (进入专栏)  

  

   《伊朗杂记(一)》中曾谈到了伊朗女性的着装。其实,伊朗男女着装的不同已经反映出了伊朗女所遭受到的歧视。但是,这种着装上的歧视还只是表面上的,伊朗女性所遭受的歧视远不止这些,她们在婚姻、娱乐,甚至在宗教法律待遇上也远逊于男性。这篇文章就重点谈谈这个问题。

  

  

   *我太太(后排右二)与伊朗女大学生们(后排右一是驻伊使馆某参赞夫人)

  

   我在《我在伊朗下围棋》一书中曾说了一个我和太太亲历的小故事,此文就从这个小故事开始吧。那是1991年春天,我太太来伊朗没多久,正好碰上中国手球队访问伊朗。中国国家手球队的5号主力叫宋安文,全国青联委员,也是我的好朋友。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决定带到德黑兰后一直闷在家里几乎憋出病来的太太去看中国队与伊朗队的手球比赛,心想中国手球水平不低,手球比赛竞争性和观赏性也很强,肯定值得一看,而且,要是再能一睹老朋友宋安文的矫健球技和风采,岂不是更好?(后来才得知那次是中国青年手球队访问伊朗,当然那次是不可能看到宋安文的)于是,在从大使馆文化处搞到两张座位很好的主席台的贵宾门票后,我便开车带太太一起兴冲冲地到德黑兰最大的体育馆——阿萨迪体育馆(位于阿萨迪体育场傍边)去看比赛了。

  

   伊朗人是很喜欢体育的。如伊朗足球,到今天仍然是亚洲的一支劲旅。但当时伊朗对于体育比赛的很多项目类别却进行限制,观看体育比赛也有严格限制。比如,男子项目只能由男人观看,女性观看是不被允许的。反过来也是一样。再如,女性的体育项目,如球类、田径及所有可能会让女性裸露皮肤的体育项目也都是被禁止开展的。伊朗女性除了无须更换衣物,甚至连头巾也无须取下的射击类项目,可能再也没有什么体育项目可以一展身姿了。所以,那段时间能在伊朗观赏到一场体育比赛,对我们这些外国人来说,不啻是一种奢侈。但于我而言,有时想惬意痛快地看一场喜欢的体育比赛却并不容易。

  

   那天我们进馆和泊车一切都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可是,当我领着太太刚在人已几乎坐满的体育馆主席台上找到座位坐下来喘口气,正欲伸头欣赏场地上中伊两国球队各自的练球场面并在一堆中方球员中寻找哪一个是5号宋安文时,两个身材高大、满脸落腮胡子、身着浅青绿色伊斯兰革命卫队装束、脚踏士兵靴的伊朗人径直走到我们面前,轻声地用生硬的英语请我太太出去,口气却似乎不容商量。我连忙问怎么回事?对方的英文水平显然表达不了他们想要表达的解释,只是不停地站在那里打着手势说,“Sorry!Pleasestandup,andgoout,Madam.”(对不起,请站起来,出去。夫人!)

  

   我很奇怪,我太太也不是没有票,为什么叫她出去?我连忙掏出那两张票给他们看,可他们根本不看,还是坚持要我太太出去。这时,坐在旁边的一位衣着考究的伊朗人用英语对我说,按照伊朗现在的规定,男子体育比赛是不准女性观看的。这些军人是在履行职责,不要怪他们。听到此言,我惊讶地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看客,更惊讶地发现整个体育馆上万观众中果然除了我太太外,一个女人,甚至连一个女娃儿也没有。

  

   这时的我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在伊朗不准女人观看体育比赛,尽管这是一个男性体育项目。我此时满肚子不高兴,但也只能悻悻地弯下腰来,拉着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场面且饱受惊吓的太太的手,一边嘴里嘟囔着“Idon’tknow.Iamsorry”之类的道歉话,一边自嘲般地摇着头,在众目睽睽之下逃也似地走出了体育馆。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带太太去出席或参加任何一个伊方举办的非公务性的涉外公共活动了。

  

   其实,伊朗国内就关于禁止女性观看体育比赛的话题已经争论了很多年,直到现在也没有定论。但最近似乎会发生变化。比如据当时有关媒体报道,2014年6月20日第25届世界男排联赛在德黑兰举办。伊朗队在主场对阵意大利队比赛前,德黑兰当局禁止女球迷和女记者进入体育馆看球,而且在接下来的27日和29日伊朗迎战波兰的赛事中,女性也被禁止观赛。对此,革命卫队方面居然解释称,这是为了“保护女性不受现场男性球迷的猥亵举止侵扰”。此事在伊朗引起不小争议。

  

   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称,在那天的比赛中,女记者们被体育馆方面要求离开。不少手持正规证件的女记者与体育馆方面对峙,一些女球迷还在体育馆外举行小规模抗议活动。一名女记者事后通过社交网站说,因不满被拒绝入内,自己曾被当局拘押长达6小时。

  

   伊朗还出现过一位不凡的伊朗女子——赛纳布,她曾将自己乔装改扮成男性以进入现场观看异常足球比赛。赛纳布的家在胡齐斯坦省首府阿瓦士(《伊朗杂记(四)》将讲到这个神奇的地方),那天她从阿瓦士做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德黑兰,就是为了来看她最喜欢的俱乐部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的一场足球比赛。那天为了进场,赛纳布居然给自己黏贴了一嘴大胡子,还束了胸,装成了一个男子,更重要的是,她成功了。

  

  

   *女扮男装进场看球的赛纳布与男性球迷自拍

  

   她事后说,当她进场没多久就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而且怎么也止不住,搞得傍边的男性球迷都开始鄙视她。但后来发现她是一个女孩时,都称赞并鼓励她,球赛结束后纷纷与她合影,无人告密。不过,后来事情传出去后闹大了,赛纳布还是被捕了。

  

   伊朗官方通讯社还说过,当局针对女性的“禁止观赛令”甚至引起伊朗女副总统莫拉维迪女士的不满。面对媒体时这位女副总统表示,总统鲁哈尼已就这一问题寻求解决之道。而我们知道,鲁哈尼总统上任后曾多次表示反对对男性和女性进行性别隔离,包括在大学中,并谴责那些反对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观看足球比赛的政治家。不过,这位副总统的抗议暂时无效。

  

   但在伊朗女性坚持不懈的抗争下,女性不准观看体育比赛的禁令后来还是逐步松动了。据报道,2017年伊朗女性被允许观看男子排球比赛,但足球和篮球却仍然不行(真不知何故?)。2018年,因上百万女性不断抗议而焦头烂额的伊朗当局,先是作出了一个奇怪的开放决定,即允许以家庭为单位女性可以进入咖啡馆看足球赛,但后来却又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看比赛,但必须与男性球员坐在用铁栅栏隔开的不同看台上。进出场的大门和通道中间也竖起了铁栅栏。

  

   2018年世界杯则出现了堪比喜剧的一幕。这届世界杯预选赛伊朗未尝败绩进入决赛,激起了伊朗球迷,尤其是女性球迷观看世界杯的欲望。伊朗队首场对摩洛哥,彼得格勒球场上就曾有伊朗人挂出了“请允许女人看球”的标语。喜剧在几天后正式上演:也许是因为伊朗首场1:0战胜了摩洛哥太过高兴了吧,伊朗当局居然解除了禁令,允许人在俄罗斯的伊朗女性可以入场观看伊朗足球队与西班牙一战。据说,那天进入俄罗斯喀山体育场观看比赛的伊朗观众多达1.5万人,其中三分之一是伊朗女性!

  

   但在当时,伊斯兰革命后的伊朗,男女有别非常严格。即便是十来岁的小学生,只要是男女同班的,上课时也是男生坐一侧,女生坐另一侧,中间过道上还用帘子隔开。曾经有伊朗朋友诚意邀请我和太太去出席他的一个亲戚的婚礼。有了那次看球被拒的教训,我在接受邀请后咨询了一下相关人士,发现伊朗的婚礼也是男女宾分开进行的,于是就找个借口婉言谢绝了。因为我还好办,可我太太语言不好。她一个人可能无法应付婚礼上的那种陌生而复杂的人文环境。不过事后想想,就这么轻易放弃了这么一个了解伊朗风土人情的大好机会,还是有点遗憾的。

  

   虽然男女有别,对女性社会活动的限制较多,但伊朗妇女地位还是逐步得以改善和提高。这在2013年鲁哈尼总统的新内阁中经任命有了第一位女性副总统莫拉维迪而达到历史最高峰。不仅如此,伊朗妇女普遍文化程度较高,女性白领也很多。据报道,近些年伊朗大学女生数量已明显超过男生,占到总数的65%。2012伊朗大学录取新生女性也比男性几乎多上一半。面对那些歧视性制度持续不断地抗争以争取自身的权益,伊朗女性真了不起!

  

   不过话说回来,由于伊朗属政教合一国家,伊斯兰教沙利阿法是最高法律,保守势力还很强大,革命后伊朗娶童妻(2018年的伊朗新婚姻法还是规定适婚年龄为14岁)和一夫多妻现象很普及。我在伊朗期间曾问过一些伊朗朋友对此问题的看法,也许因为接触的多为白领或中产以上阶层人士吧,他们几乎都说他只有一个太太,而且感到足够了,很好,云云。但在伊朗中小城市及广大的农村地区一夫多妻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

  

   在伊斯法罕,我曾遇到过一个伊朗地毯商,闲聊中他就说他有4个老婆。我问他如何在这么多太太之间保持平衡不吵架?他说,他给她们每人买了一个房子,不住在一块,每次买东西都买4个一样的送给她们。所以她们很好,从不吵架。我说你还真有本事呀。

  

   不过,1991年秋就有一个中国姑娘因不明就里嫁到伊朗来,结果悲剧了。这事我是听另一家驻伊朗公司的首席代表说的。此人姓白,为人热情而谦卑,然而决断能力却很强。他是南京人,与我这个籍贯泰州人算是老乡,与我走得比较近。他小我两岁,非要我称他小白,而不是如其他人称他的白经理或白总。

  

   那天他跟我说有一位南京姑娘,长得很漂亮,还是哪家外国语学院学英语的,在北京认识了一位伊朗商人。那人有钱,在她身上也舍得花钱,还发誓说自己未婚,那女子相信了他,结果两人就在北京登记结婚后一起回到了伊朗。

  

  

   *小白(后排左三)与作者(后排左二)及驻伊使馆经商处外交官们合影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伊朗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26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