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良:少年杀人问题根源不在刑责年龄而在家庭教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4 次 更新时间:2019-11-08 07:41:52

进入专题: 青少年犯罪   家庭教育  

陈云良  

   25日在朋友圈转发了三消息。一是大连的一个13岁小男孩杀了同小区一个10岁的女孩;二暨南大学患有抑郁症的女生遗体在珠江中找到;三是国务院颁发通知将城镇小区幼儿园应移交当地教育部门,办成公办幼儿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这两天朋友圈在热议第一条新闻,而第三条新闻基本没人关注。

   人们纷纷发表评论,要求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到11岁,认为这个小杀手应该负刑事责任。不少法律界人士也主张这个观点。当然也有人不同意此观点,如清华大学刑法学教授周光权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要慎重。主张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朋友只看到问题的表面,小男孩杀人的根本原因去没有人去深究。大连小男孩同此前的一系列少年杀手,及砖拍老师的四川仁寿初中生,往往是不良家庭教育的牺牲品。从报道看,这个大连小杀手的父母办了一个烧烤店,对儿子疏于管教,小杀手长期沉迷游戏,甚至看黄色视频。他的父母没有履行教育儿子的义务。根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规定,要承担疏于管教的法律责任。在一些教育发达国家,这样的父母有可能被撤销监护权。很多人批评学校没有把孩子教育好,而忽视家长的责任。其实孩子的健康成长,家庭教育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学校。教书的是老师,育人的却一定是父母。教育部长陈宝生说“家庭教育不到位,不仅会抵消学校教育的效果,还会给孩子发展造成一定的消极影响。”

   我们没有科学的家庭教育系统,每个人生孩子以前没有受过生养教育,怎么带孩子全靠上一辈口口相传和自己摸索。很多人初为父母只知道宠爱孩子,不知道正当的育儿之道。很多家长并不知道怎么当父母,怎么教育小孩,甚至连自己人格都不健全。那个在深圳书店撒泼的母亲如此,大连小杀手父母可能亦如此。我们的传统家庭教育以宠爱为主。特别是因为计划生育每个家庭只生一个孩子,很多家庭对孩子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孩子在外面不能吃半点亏,从不关心小孩的公德和独立自强。列车上、餐厅里等公共场所儿童的打闹声不绝于耳,可年青的父母就是充耳不闻,听之任之。这一司空见惯的社会现象完全可以窥见我们的家庭教育问题多么严重。一些家长甚至对管教孩子的老师大打出手。老师不敢管教孩子,孩子更加自私霸道。2004年我在日本访学,一次在去往东京迪士尼乐园的地铁上,有个小男孩在跑动中不小心碰了我一下,他妈妈见状,啪啪给了小男孩两个耳光,日本的对儿童的公德教育可见一斑。

   暨南大学那个自杀的女生,那些患有抑郁症的学生,同样可能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从小没有养成独立健全人格,被娇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没有受过任何挫折和挫折教育。惯子如杀子,这种溺爱的家庭教育必然培养出狭隘自私、精致利己的下一代,极端后果是要么自杀,要么杀人。

   俗话说三岁看到老,美国学者罗斯蒙德所著《可怕的两岁》认为两岁是塑造儿童人格的关键时期。但多数人不懂得幼儿教育的知识,不具备幼儿教育的能力,国家有义务提供这方面的公共服务,介入家庭教育。英国的卫生法叫《卫生与社会护理法案》,主管医疗健康的部门叫卫生与社会护理部,儿童护理事务是其重要职能。遗憾的是我们的《义务教育法》只管小学初中教育,人生最重要的初始阶段没有被关照。结果幼教成立了市场上的唐僧肉,一些人通过投资幼儿园来谋利,幼儿园的学费比高中大学还要贵,年青的工薪父母苦不堪言。近年来还发生了幼儿园老师殴打欺负幼儿事件,引起社会严重不安。

   中共中央、国务院及时认识到幼教的重要性,回应人民群众对幼有所教的美好期盼,2018年颁发了规范学前教育发展的专门文件,提出到2035年全面普及学前三年教育,建成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最近进一步明确城镇小区幼儿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壹零后、二零后将会是更为健康幸福的一代,能够肩负2050年建成现代化强国的重任。

   (完稿于2019年10月26日,10月29日发表于《南方都市报》)

  

  

    进入专题: 青少年犯罪   家庭教育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898.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