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汉语在世界语言中的地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7 次 更新时间:2019-09-27 08:52:25

进入专题: 汉语  

龚鹏程 (进入专栏)  

  

   人是世上唯一会说话的动物,至今每个民族可能没有文字,却都有其语言。可是,中国人对语言的认识与众不同。

  

  

   首先,是区别了语言在符号使用中的特性和优势。

  

   因为人在有所思、有所感时,除了发出声音之外,还可用手势、表情、动作等来表达,不一定非立言不可。故中国人特别指出一种语言情境,那就是在昏暗中,在手势、表情、动作、旗号、文字等均无能为役之际,语言之用独具优势。《说文》:「名,自命也。从口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以口自名」,所指即此。

  

   《释诂》说:「瞑,听也」,或〈玉篇〉说:「暝,注意听也」,所指亦然。昏冥之中,声音正是最主要的传达方式。在手势、表情、动作均无能为力之际,人才非使用语言不可。

  

   一些跟说与听有关的词,如命,《说文》云:「命,使也,从口令」;聆,「听也,从耳,令声」;令,「发号也,从亼卩」;问,「讯也,从口,门声」;闻,「知声也,从耳,门声」。睧,「古文从昏」,大抵也都强调它在音声传达上的特点。隔门不见人,故以声传讯,适与昏夜不见人故扬声以示意相似。

  

   人类学界有一种主张,认为人类发出声音,最初都只是用以辅助手势的,音节语也都多少会依仿着手势语。但从中国人对语言这种声音特性的认识及强调来看,这个讲法显然就错了。古人并不以为语言是继手势而用或代手势而起。因此,才会说音是「声也,生于心有节于外」。汉语中,凡从音之词,也多有昏暗之义。如暗、闇、湆都是。

  

   换言之,每个民族都有语言,其起源也可能都属于自然本能,但中国人对语言特性的掌握却颇有独到之处,与其他民族不同。

  

   基于对音声的特殊感会,中国的语言发展当然也颇与其他民族不同。

  


   语言学界一般把中国地区语言划归为汉藏语系。在这个语系底下再分侗台、苗傜、安南、藏缅诸小系。有人认为汉语、缅甸语、藏语中有非常多相似的语根,因此它们可能来自一个已不存在的古老语言:汉藏语原型(Proto Sino-Tibetan)。但邃古难征,汉语与藏语之关系,学界也仍多争论。

  

   汉语发展的时间很长,当然颇有演变。例如中国人说养狗养猪,日本人就说是犬养猪饲,把宾语放在动词前面。中国人听了总要发笑,因为「狗养的」乃是骂人的话。可是古汉语中宾语前置的现象并不罕见,如《论语.子罕》:「吾谁欺?欺天乎?」就同时用了两种语序,有宾语在前的,也有宾语在后的。

  

   又如汉语中量词极为发达,一个人、一张床、一匹马、一头牛、一只羊、一扇门、一根葱、一尾鱼、一叶舟、一方塘、一口刀、一把枪、一锭金,都有不同的量词,印欧语系语言便不如此丰富。但古汉语的量词使用原先却较简单,与印欧语系差不多。

  

   再者,印欧语系中复声母的现象甚为普遍,汉语古亦有之。依古音学家之推考,古汉语中辅音接合的可能性,甚至更多于现代的印欧语,如dg-、tp-、dm-、ml-、nd-、mbl-、nh- 等均为现代印欧语所不习见者。但后来复声母语终被淘汰了,汉语只以单音来表示。故由语序、量词、复声母等等这类事来看,汉语之古今演变不可谓不大。

  

   然纵观汉语史,又可发现汉语的基本特质古今并无大异。其变化者,一是古有而渐丰,如量词在先秦,虽已有之但尚不发达,魏晋才大量出现。这种变,其实只是发展,只是踵事增华。

  

   在古人说:「孚马四匹,孚车卅两」(小孟鼎)「卯五牛于二珏」(殷虚文字乙编,7645)「其礻登新鬯二升,一卣」(殷契粹编,525)「予光赏贝二朋」(三代吉金文存,十三卷)时,早已注意到每一物事之特殊性,故其后才会广泛地以不同计量词去指称每一不同的物事。

  

   另一种变化,则是选择的结果,例如词序和复声母。词序渐渐稳定,以宾语放在动词后面为主,复声母则遭放弃,都是有意识的作为,故是变本而加厉。

  

   这也就是说:语言虽然是每个民族都有的,但对语言的意识,各民族并不一样。各民族语言之所以不同,即肇因于此。

  

   本于这种「对语言的思维」,各民族分别创造了他们的语言。汉语相较于其他语系,所具有的特色,便可显示古人在造语时特具的思维状态或倾向。

  

   顺着这些状态或倾向发展,后来汉语遂越来越与其他语系不同了。某些与其他语系类似的语言现象,则也已逐渐淡化或改变。

  

   语言,为人禽之分的界限,人文起始于此。故对语言的思维,也是思想史的起点。

  

  

   世上语言,可略分为四种语法结构:孤立语、粘着语、屈折语、复综语。其不同可以看底下的例子:

  

   汉   语            俄   语

  

   我读书。      Я читаю книгу

  

   你读书。       Ты читаешъ книгу

  

   他读书。      Он читаег книгу

  

   我们读书。   Мы читаем книгу

  

   你们读书。   Вы читаеге книгу

  

   他们读书。   Они читают книгу

  

   这六句话里,汉语的「读」和「书」没有任何变化。俄语的动词читатъ随着主语的人称和数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形式,而книга也必须是宾格的形式 книгу。类似主语与谓语,形容词修饰语与中心语的组合要求有严格的一致关系,动词对它所支配的宾语也有特定的要求。词在组合中这般多样的词形变化,在汉语中是没有的。

  

   因为汉语和俄语正好代表两种不同的结构类型。语言学中把类似俄语那样有丰富的词形变化的语言叫做屈折语,而把缺少词形变化的语言叫做孤立语。汉语即是孤立语的代表。

  

   孤立语的主要特点,是不重视词形变化;但是词的次序很严格,不能随便更动。

  

   上述的六个汉语句子,每一个词在句中的位置都是固定的。虚词的作用很重要,词与词之间的语法关系,除了词序,很多都是由虚词来表达的。比方「父亲的书」,「父亲」和「书」之间的领属关系是通过虚词「的」表示的。

  

   这种关系在俄语里就须用变格来表示:「книга отца」中的отца是отец(父亲)的属格。汉语、彝语、壮语、苗语等都属于孤立语这一类型。

  

   屈折语的「屈折」是指词内部的语音形式的变化,所以又叫做内部屈折。其主要特点是:有丰富的词形变化,词与词之间的关系主要靠这种词形变化来表示,因而词序没有孤立语那么重要。

  

   像俄语的“Я читаю книгу”这个句子中的三个词,由于不同的词形变化都已具体地表明了每个词的身分,因而改变一下词的次序,比方说成“Я книгу читаю”,或者去掉Я,说成“Читаю книгу”或者“Книгу читаю”,都不会影响句子的意思。俄语、德语、法语、英语,都是这种屈折语类型。

  

   粘着语的主要特点则是没有内部屈折,每一个变词语素祇表示一种语法意义,而每种语法意义也总是由一个变词语素表示。因此,一个词如果要表示三种语法意义就需要有三个变词语素。土耳其语、芬兰语、日语、韩语就是粘着语类型。

  

   复综语,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类型的粘着语。在复综语里,一个词往往由好些个语素编插粘合而成,有的语素不到一个音节。由于在词里面插入了表示多种意思的各种语素,一个词往往构成一个句子。这种结构类型多见于美洲印地安人的语言。

  

   从孤立语和屈折语的比较来看,最大的差别在屈折语的形态变化多。其变化有以下各项:

  

   (一)性:俄语和德语的名词与形容词都有性的语法范畴,分阳性、中性和阴性三种,不同性的词有不同的变格方式。法语名词也有性的范畴,但只分阴性和阳性。「性」是一个语法的概念,它和生物学的性的概念未必一致。例如德语的「das Weib」(妇女),「das M?dchen」(少女)在语法上是中性。其他各表事物的名词也分成各种性,例如太阳在法语里是阳性,在德语里是阴性,在俄语里是中性等等。这种分性的观念,墙壁、门、窗、桌、椅都有性别,中国人常感莫名其妙。

  

   (二)数:指单数和复数。如英语的名词、俄语的名词和形容词都有单数和复数的变化。在中国,若讲到狗时,说「狗们」,则会笑死人。我国只有景颇语、佤语的人称代词有单数、双数和复数的区别。

  

(三)格:格表示名词、代词在句中和其他词的关系。俄语的名词、代词的格有六种形式(名词单复数各有六个格的变化,故有12种变化),修饰它们的形容词、数词也有相应的格的变化。名词、代词作主语时用主格的形式,作及物动词的直接宾语时用宾格的形式,作间接宾语时用与格的形式,表领属关系时用属格的形式。英语的名词只有通格和所有格两个格,芬兰语则有二十几个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龚鹏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汉语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348.html
文章来源: 龚鹏程大学堂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