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军:如何评价“大跃进”时期的农田水利建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4 次 更新时间:2019-02-22 14:49:39

进入专题: 大跃进  

李克军  

  

   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指出:我们“在总路线提出后轻率地发动了‘大跃进︐运动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使得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地泛滥开来。”这段话表明,官方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是基本否定的。

  

   近40年来,随着诸多史料的挖掘,官、民、学各界对于“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时期大炼钢铁、大办食堂、“一平二调”及深翻地、放卫星、穷过渡等做法的极度荒唐和巨大危害,已经逐步取得共识。但是,对于“大跃进”时期的农田水利建设,究竟是得大于失,还是得不偿失,看法却大相径庭。

  

   笔者查阅相关资料后,形成三点不成熟的看法:一是声势浩大,成效有限;二是成本高昂,得不偿失;三是遗风犹在,亟待清除。

  

   (一)声势浩大,成效有限

  

   大跃进年代的农田水利建设,规模和气势可能空前绝后。特别是1958年——1959年,全国农村到处可以看到千军万马兴修水利的宏大场面。

  

   有资料显示,截止2008年,我国共有各类水库86353座。去掉建国前1223座,建国后共建成85130座;1958年——1965年建设的水库45410座。其中,大型水库共建成523座,1958——1965年建设210座。按这个数据比对,大跃进开始后8年时间内(约占60年的13%)开工建设的水库等于60年总量的53%;其中,大型水库占60年总量的40%。

  

   黑龙江省从1949年到1985年,共建成大中小水库496座,其中,大型水库12座(不含专门发电的镜泊湖水库),有7座是1958年动工兴建的;中型水库68座,有33座是1958、1959年动工兴建的。如果仅看这些数据,用“无比辉煌”这四个字来相容“大跃进”的成果,一点也不过分。

  

   但是,大跃进期间建设的水库,多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相当一部分水库开工不久就中途停工,成了半截子工程,有的甚至成了废品。据统计,全国1960年以前修建并已拦洪的大型水库、枢纽共165座,完全建成的只有31座(其中1958年以前的11座)(《1958——1978历次全国水利会议的报告文件》,第276页)。也就是说,1958年至1960年这3年完全建成的大型水库只有20座,占同期开工建设总数的13%,占60年建成总量的3.8%;比建设期(3年)比重(5%)低1.2个百分点。换句话说,按大型水库建成率来比较,这3年的成果,远远低于60年的平均水平。至于中小型水库的建成率,笔者没有找到相关数据。但曾任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的蒋国澄说:“当时修建的大中型水库,还能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出问题的水库主要是群众自发修建的小型水库。”曾任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的陈志恺说:“很多中小型水库没有规划、没有设计,也没有进行勘测和清基,甚至没有溢洪道!”(田鹏、齐小苗:《水利大跃进》,2009年10月14日《科学新闻》)。不难推断,中小型水库的建成率和发挥实际效益的比率肯定更低。

  

   农田水利设施,主要功能是灌溉。我们再来看看这方面的数据。

  

   1959年,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和水利部党组书记李葆华相继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仅1958年一年,全国就“扩大灌溉面积48亿亩”。党史学者吴志军在《试论1957年冬、1958年春农田水利建设运动》一文中说:“全国水利工程按应有受益面积计算,可扩大灌溉面积35亿亩,可改善灌溉面积14亿亩。”

  

   但是,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写道:“全国灌溉面积已由一九五二年的三亿亩扩大到现在(1980年)的六亿七千多万亩。”也就是说,28年增加了3.7亿亩。水利部农村水利司于1999年编著的《新中国农田水利史略》写道:“据1962年经过核实后的数字,1962年比1957年实际增加灌溉面积5538万亩”(见该书第13页)。

  

   比对这两个权威数据,可以认定:大跃进期间5年增加的灌溉面积,等于28年增加的灌溉总面积15%;较年限比重(17.9%)低2.9个百分点。那么,两位水利部领导当年宣传的一年的成果,比五年的实际成果还夸大了87倍!比吴志军所说的“应有受益面积”夸大了37%。换个角度分析,5年实际增加的灌溉面积,只相当于一年(冬春)应受益面积的1.6%。

  

   尽管如此,那个年代亿万农民毕竟付出了辛勤的汗水乃至生命;边施工边使用的工程,毕竟增加了灌溉面积;半截子工程毕竟为以后的重建、扩建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在成千上万个工程之中,毕竟可以找到少许“亮点”。

  

   北京市的密云水库是中央政府直接决定修建的。1958年7月,来自河北省、北京市的28个县区共20.6万民工参加施工;9月1日正式动工。经过工程技术人员、民工和1万余解放军指战员艰苦奋战,1959年9月拦洪,1960年9月竣工。密云水库是京津唐地区第一大水库,华北地区第二大水库,亚洲最大的人工湖,有“燕山明珠”之称。库容 40亿立方米,具有防洪灌溉、城市供水、发电养鱼、旅游观光等多方面功能。有资料称,截至1990年的直接经济效益即相当于建库总投资的6倍。就农田防洪灌溉而言,虽然库区内有20.7万亩良田被淹没,但在建库前10年间发生较大洪水8次,淹地达1100多万亩次。建库后30年,发生较大洪水11次,下游不但没有发生灾害,而且有100万亩滞洪地、河滩地变成了良田。仅1961年至1981年,密云水库就向京、津、冀提供农业用水近160亿立方米,有15个区县的360多万亩农田受益。

  

   山东省峡山水库,是1958年10月开始,采用边设计边施工的办法修建的。当时,动用昌潍地区4个县,近10万民工参与建设。国家投资6900万元,基本上全是工程费、材料费,不下发各县。政府只给民工每个工日1毛钱的生活补贴;民工从家里带粮食、咸菜和工具,由村里记工分,其它没有任何报酬。经艰苦奋战,1960年9月,水库基本建成,开始蓄水。后来,进行过多次续建扩建和消险加固。水库控制流域面积4210平方千米,总库容14.05亿立方米,兴利库容5.03亿立方米,是山东省第一大水库,素有“齐鲁第一库”之称。水库设计灌溉面积 153万亩,最大实灌面积93万亩,年供水量1.85亿立方米;结合农业灌溉,水库为北部沿海地区提供饮用水水源,同时使40万亩盐碱地得到改造;另外水库还有发电、旅游等功能。

  

   “大跃进”后期最有名的群众性水利工程是河南省林县(现林州)的红旗渠。红旗渠于1960年2月开始修建。当时,对困难估计不足,打算3个月完工。但因战线过长,改为持久战。经10年奋战,于1969年7月完工。红旗渠工程总投工5611万个,参与民工7万人,先后有81位干部、技术人员和农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工程总投资12504万元,其中国家投资4625万元,占37%,社队投资7878万元,占63%。红旗渠总干渠全长70.6公里,加上分干渠、支渠、斗渠,共计长约1500公里;10年间,削平了1250座山头,架设151座渡槽,开凿211个隧洞,修建各种建筑物12408座,挖砌土石达2225万立方米。如把这些土石垒筑成高2米,宽3米的墙,可纵贯祖国南北,把广州与哈尔滨连接起来。所以,红旗渠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世人称之为“人工天河”,在国际上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尽管林州人民为此工程付出了巨大代价,而且自90年代以来,出现水源不足,渠道老化等问题,但运行30年间,解决了全县严重干旱的问题;灌区的有效灌溉面积达54万亩。红旗渠修建过程中形成的“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精神,广为流传。

  

   (二)成本高昂,得不偿失

  

   众所周知,从1957年冬天开始的全民兴修水利运动,是在*反*右*扩大化、社会主义大辩论和批判“反冒进”的高压气氛下动员和展开的;同时,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又正式揭开“大跃进”的序幕,催生了人民公社化运动,使得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一平二调的“共产风”愈演愈烈。它的失误和危害远远大于成果。

  

   1、急于求成、一哄而上,致使大多数项目难以如期完工。有的在后来的调整中停建、缓建,有的勉强续建而又难以发挥效用,有的干脆半途而废,造成了极大损失。

  

   水利部农村水利司编著的《新中国农田水利史略》指出:“在农田水利建设中提出了不少不切合实际,甚至违背科学常识的口号,如要求‘在两三年内基本消灭普通水旱灾害︐;在华北平原提出‘一块地对一块天︐大搞平原蓄水工程。”

  

   黑龙江省在1958年动工兴建的7座大型水库无一座在大跃进期间(1962年前)完工。有3座工期分别为6年、8年、10年;有4座一度下马停建,工期分别为13年、16年、17年和20年。比较成功的大型工程龙凤山水库从1958年动工,动员五常县劳力2.5万人,历时10年,才基本竣工(《黑龙江省水利志》)。

  

   延寿县的新城水库是一座总库容只有1700万立方米的中型水库,1958年4月采取边勘测、边规划、边设计、边施工办法上马兴建,1959年大坝合龙,1960年临时溢洪道决口,1962将决口段合龙填筑,1964年停建。1968第二次施工,1969年秋除电站外,基本竣工。耗时12年,此后又多次进行维修加固(《黑龙江水利志》、《延寿县志》)。

  

   河北省“大跃进”期间所建的水库中,“约有70%的小型水库存在严重问题……抚宁县1959年7月一场暴雨,就有20座小型水库被毁”(田鹏、齐小苗:《水利大跃进》,2009年10月14日《科学新闻》)。

  

   山西省从1958年起4年内兴建的水库,实际收益灌溉面积只占设计面积的27%(张荷:《山西水利建设50年回眸》)。

  

   山东省沾化县在大跃进期间修建的南赵水库,从1958年春天开建,1961年即完全废弃还耕,不但没有任何效益,而且占用了大量的劳动力、农田,还引起周边土地盐碱化,致使库区粮食产量锐减,饥荒严重(郭艳茹:《大跃进时期的南赵湖》)。

  

   广东省大跃进期间建设大中型水库215宗(含大跃进前18宗),基本完成配套的只有30宗,占14%;下马22宗,占10%(《刘兆伦厅长在1961年全省水利会议上的报告》)。

  

曾大力倡导发动群众运动搞农田水利建设的华东局第一书记柯庆施在1962年不得不承认:1958年以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大跃进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17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