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光:改革开放、国家能力与经济发展(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95 次 更新时间:2018-11-18 02:09:28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国家能力   经济发展  

王绍光 (进入专栏)  

   【9月25日晚,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第七讲在公共管理学院报告厅开讲。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苏世民书院特聘教授王绍光就“改革开放、国家能力与经济发展”主题发表演讲。】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成就。无论与哪个任何经济体相比,无论拿什么尺度来衡量,这些成就都是辉煌的、值得大书特书。不过,中国过去四十年的个案是否证明,只要进行改革开放就一定会取得成功呢?恐怕未必如此。不管是在过去400年里,还是在过去40年里,很多国家、地区都进行过改革或者是开放,但是失败的多,成功的少。由于时间有限,我这里只以两个时期为例。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面临西方列强强大的军事与经济挤压,很多国家都曾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希望实现现代化。在埃及,19世纪中叶,总督萨义德(Mohamed Said Pasha)开始进行土地、税收、法律方面的改革,他创办的埃及银行,兴建了第一条准轨铁路。在奥托曼帝国在崩溃之前(1923年),它进行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改革。在伊朗,巴列维王朝的缔造者礼萨汗(Reza Shah,1878-1944) 曾仿效西方,对伊朗进行一系列改革,包括兴建伊朗纵贯铁路,创办德克兰大学、进行国会改革等。在中国,清王朝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继洋务运动与戊戌变法后,又推出清末新政,改革涵盖政治、经济、军事、司法、文教等各个领域。上述改革开放都没有成功。只有日本,明治维新后,它国力日渐强盛,走上现代化的道路。

   在过去40年,1980年,土耳其宣布开始经济改革。同样在1980年,数个东欧国家已经开始进行经济改革。在整个80年代,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喀麦隆、冈比亚、加纳、几内亚、马拉维、马达加斯加、莫桑比克、尼日尔、坦桑尼亚、扎伊尔)开始改革;印度也开始改革。1983年,印度尼西亚开始经济自由化的改革。1986年,越南开始革新开放。1986年,戈尔巴乔夫开始“新思维”导向的全方位改革。80年代末,一批拉美与加勒比地区国家开始结构改革。到1989年、1990年,前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已经东欧那些前社会主义国家纷纷改旗易帜,彻底按西方模式转型。上述这些改革有的比较成功(如越南);有的经过多番试错,才慢慢走上正轨(如印度);大多数失败了,有些还败得很惨,比如东欧的某些国家。

  

   图一:中国与前苏东国家的经济发展态势(1985年=1),数据来源:The Conference Board,Total Economy Database:Output, Labor and Labor Productivity,1950-2018,March 2018 

  

   图一对比了中国与前苏东国家的经济增长态势。如果以1985年为基点,到2018年,中国的人均GDP增长了近7倍,对比这些国家,可谓是一骑绝尘。前苏东国家中,表现最好的土库曼斯坦,一个油气资源排名全球第四、人口却与深圳的宝安区差不多的国家。其余25个国家中,只有6个国家在这33年里人均GDP增长超过了两倍。

   图二:中国与九国的经济发展态势(1985年=1)数据来源:The Conference Board,Total Economy Database:Output, Labor and Labor Productivity,1950-2018,March 2018

  

   在图一中,26个国家的增长曲线挤在一起,遮蔽了一些表现极差的国家。图二,把9个这样的国家摘出来,它显示,与35年前相比,这些国家的人均GDP水平几乎没有提高;其中4个国家的水平不升反降。最惨的是乌克兰,2018年的人均GDP水平比1985年还低27%。如果用西方的标准,乌克兰的改革开放恐怕是最激进的,既是市场经济,又是民主政治,但下场居然如此悲惨。人类历史上,经济增长缓慢十分常见,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经济倒退这样严重,恐怕十分罕见。难怪西方主流媒体不会告诉大家,按照他们的方案进行改革开放会带来这样的后果。

   上面的对比揭示克一个简单的事实:进行改革开放的案例很多,但成功的案例并不太多。很多人不假思索地以为,只要进行改革开放,就必然会带来繁荣昌盛。这种想法其实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际上都缺乏依据。仅仅有所谓的改革开放,未必能够达到富国富民的目的。问题是,除了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以外,还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带来经济的快速发展,带来一个飞跃?

   在我看来,改革开放要成功,必须具备两类大前提。第一大类是坚实的基础,包括政治基础(独立自主、国家统一、社会稳定、消除“分利集团”)、社会基础(社会平等、人民健康、教育普及)、物质基础(水利设施、农田基本建设、齐全完整的产业体系)。过去40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前共和国的30年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关于奠基的重要性,不管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但关于这个问题,我前不久在另一个场合专门讲过,这里不再赘述。[1]

   我今天要讲的是第二类前提条件,就是要有一个有效政府,即具备基础性国家能力的政府。原因其实蛮简单,每一项改革都必然导致利益重组;越是激烈的改革,利益重组的广度、深度和烈度越大,翻船的可能性也就比较大。要应付这种局面,前提就是得有一个有效的政府,能够掌控全局,调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缓和、减轻随利益重组而来的冲击,克服各种各样的抵制和阻碍;这样改革开放才能成功。换句话说,我今天的论点是可以概括为一句话:经济实现增长,除了改革开放以外还需要一个因素,就是具备基础性国家能力的有效政府。

   什么是国家能力?国家能力就是国家将自己的意志变为行动、化为现实的能力。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意志,即想办成的事,但是要把意志变为行动、化为现实绝非易事,是相当难的;否则,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

   什么是基础性国家能力?经过多年的研究,我认为有七样东西至关重要,即1)强制能力:国家要掌握暴力、垄断使用暴力的权力;2) 汲取能力:国家要能够从社会与经济中收取一部分资源,如财政税收;3)濡化能力:国家使得国人有共同的民族国家认同感,有内化于心的一套核心价值;此外,还有认证能力,规管能力、统领能力、再分配能力。关于基础性国家能力,我已经在多本书籍与多篇论文中详细讨论,这里也不再重复了。[2]

   改革开放、国家能力与经济增长有什么关系呢?我希望从历史上发生过的三个大分流说起:东方与西方的大分流,中国与日本的大分流,以及战后发展中国家之间出现的大分流。

  

国家能力与东西大分流


   “东西大分流”是指,东方与西方在很长时间里没有什么差别,但后来西方逐渐崛起,最后称霸世界(有人称之为“欧洲奇迹”),[3]而东方却一蹶不振,远远落到后面。关于东西方之间出现过一次大分流,历史学家们似乎没有什么争议。有争议的是分流发生的时间与原因。有些人认为,大分流发生在18世纪;而另外一些人认为,大分流发生的时间更早,至少在1500年、1600年就已经发生了。关于分流时间的争议实际上就是关于分流原因的争议。不过,不管持哪一种看法,大家也许都会同意,发生在18世纪中叶的工业革命才是真正的分水岭。

   我们应该看一看的是,在工业革命之前,欧洲是否发生过其它一些什么事情,而在东方却还没有发生?这些事情也许与工业革命有关联,因为时间上的先后预示着逻辑上的因果。

   回头看,在工业革命(18世纪下半叶-19世纪)之前,欧洲已经发生了五件大事:军事革命(16-17世纪)、财政-军事国家的出现(17-18世纪)、大规模殖民主义(16-19世纪)、大规模奴隶贸易(16-19世纪)、税收增长(17-20世纪)。这五件大事都反映国家能力的变化,而国家能力的增强很可能与工业革命的出现有关。

   我们先看一个简单的事实,在欧洲出现的近现代国家(即具有一定的强制能力与汲取能力的国家)之前,世界各个地区的状况差不太多:经济长期停滞,几乎完全没有什么增长。欧洲近现代国家开始出现以后(1500年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经济增长开始提速。起初的增长提速并不明显,人均GDP年增长速度从1000-1500年间的0.12%上升到1500-1820年间的0.14%,差别只有区区0.02%。不过,随着西欧那些国家的基础性能力提高后,它们的经济增速就逐渐加快了,从1820-1870年是0.98%,1870-1913年达到1.33%。20世纪上半叶,欧洲经历了两次大战,增速下降到0.76%;二战以后是欧洲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期,增速高达4.05%。而中国在整个19世纪与20世纪上半叶,人均GDP的增速很低,甚至是负数。两相对比,大分流的态势十分清楚。

   表一:现代国家形成前后人均GDP增长速度

   大分流也表现在人均GDP水平的变化上。按1990年国际美元估算,公元元年时,西欧的人均GDP是576,中国是450;到公元1000年的时候,中国还是450,几乎没变;但是欧洲下跌到427。这就是说,公元1000年的时候,中国比西欧整体上要稍微发达一点,因为罗马帝国崩溃后,欧洲四分五裂,没有什么像样的国家。到16世纪开始的时候,西欧的人均GDP达到771,中国也上升到600。100年以后,中国与欧洲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因为中国还是600,西欧却达到了889。再往后300年,东西之间的人均GDP差距形成巨大的鸿沟。这里的关键是,16-17世纪恰恰是欧洲近现代国家开始出现雏形的时候。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近现代国家没有出现之前,欧洲与世界上其它地方一样,经济几乎不增长;而近现代国家出现之后,欧洲的经济增长才开始提速,领先于全球。这绝非偶然的巧合!

   表二:现代国家形成前后世界人均GDP

关于这一点,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思想家霍布斯((1588年-1679年)看得很透彻。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绍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   国家能力   经济发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465.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