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光:人民民主——四维一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5 次 更新时间:2021-06-20 13:34:49

进入专题: 人民民主  

王绍光 (进入专栏)  

   【编者按】6月7日晚,清华大学110周年校庆系列智库论坛之一,“国情讲坛”第54讲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报告厅举行。本期讲坛由清华大学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共同举办。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员、香港中文大学荣休讲座教授、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兼职高级研究员王绍光发表了题为“人民民主:四维一体”的主旨演讲。

  

   本文根据王绍光教授现场发言整理,已经本人审定。全文共约1.7万字。

  

  

  

   很高兴回到这个讲台,“马甲”换了,人还是那个人,现在“马甲”是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国情讲坛”于2017年11月开坛。荣幸的是,我是第一个讲演者;之后好像还讲过。很高兴被“隔离”了16个月之后,终于回到这个地方。

  

   今天讲座的题目是“人民民主:四维一体”,很可能是我下一部书的标题,其主题是人民民主。

  

   我们怎么理解人民民主和它的发展历程?即从所谓的“民主”到“人民民主”这个过程。我花了大半年时间在读材料,现在正在梳理,我今天汇报的是最近的一些思路。

  

   进入到现代社会以后,要实现民主,要实现真正所谓的直接民主,即所有人直接参与政治过程、自己当家作主是有这种可能的。例如在地方、基层,但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民主基本上都是采取间接形式——通过某种形式的代表。但是代表这个词是很难理解的,汉娜.皮特金1967年出的一本书《代表的概念》(The Concept of Representation),整本书谈的就是这样一个概念。据她梳理分析,“代表”至少可以分成四个维度。

  

   第一个象征性代表,即用一样具象东西代表另外一个抽象的东西,比如国旗代表中国,国歌代表中国,都是象征性的,一块红布上五颗五角星,我们赋予了它某种意义,它就具有了代表的含义。

  

   第二个描绘性代表,即代表者跟被代表者是非常相像的,好比一张地图,这张地图必须跟它所代表的地形是有相关性的,是它的一个缩影或者缩样,或者有些时候叫做化身。

  

   第三个形式性代表,即被代表者通过中间人,或者代理人代表他们去干什么事情,比如说老百姓打官司请一个律师,这个律师代表你的利益,这叫形式性代表。

  

   第四个实质性代表,即某些人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既没有象征意义,也与你的出身不同,还不是你选出来的,但是他们是你的贴心人,急你所急,想你所想,诚心诚意地为你办事,代表你的利益。英文讲可能有这种Soulmate,中国人讲贴心人,他可能和你不是一样,但属实质性代表。

  

   我今天要讲的是人民民主和代表四个维度的关系。我的基本观点,可以用一段话概况:西式代议民主是单维代表,只有一个维度,即形式性代表。人民民主是全方位代表,不是单维度代表,它将象征性、描绘性、形式性和实质性代表四维聚为一体,所以叫做四维一体。这个框架有助于我们将人民民主与西方的民主理论、民主实践做一个非常简单、清晰的对比。

  

   限于时间,我今天大概讲不了四个维度,一个是时间不够,还有一个原因,第四个维度,即实质性代表的实现方式——群众路线,我以前专门讲过,鄢一龙也正在写一篇这方面的文章,所以今天只讲前三个维度。

  

  

  

   一、人民民主的象征性代表维度

  

   我们先熟悉一些概念。很多抽象的政治概念往往需要可感知的具象的标志或者符号来代表。比如说像国家这一概念,国家看不见、摸不着、没有味道,但是你要有一个东西来知道某种东西是国家,你可能需要一些可感知的具象的标志、符号。国家、民族、人民等等都是抽象的政治概念。符号、标志要起到代表的作用,需要话语的塑造。我们从小学到中学、甚至家庭给孩子们日常生活里面灌输的东西,塑造了某些象征与某些抽象政治概念的关系。任何国家都如此,没有这种塑造,具象的象征和它代表的政治概念是建立不起来关系的。

  

   除了具象的标志和符号以外,话语还可以塑造出抽象的象征,这个是我刚才提到的皮特金书里面没有谈到的,她没有谈这一点,我觉得是一个缺憾。我借用另外一个学者的词把它叫做“意符”(Ideographs),意识形态的符号,也是一种有象征意义的东西,它本身就抽象,又代表另一个抽象的概念,叫意符。

  

   我们以美国为例。美国的政治里面有很多抽象概念:民主、自由、财产、隐私权、言论自由、法治、暴政全是抽象概念,这些概念实际上形成了在美国政治生活层面的意符。这个意符就好像形意文字一样,用图形符号代表一定意义。

  

   在美国政治里面分析起来其实有两大类词,一类词叫做“神词”,就是好词,比如说美国梦、美国生活方式、自由,一谈到这些东西美国人就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们是山颠上的民族,高人一等;作为对比,他们还发明另外一套意符,叫做“鬼词”,不是我讲的,是我引那篇文章讲的。比如说“非美”un-American是个很坏的词,以前麦卡锡主义盛行时,对嫌疑人的指控往往就是非美,在美国的政治话语里面,非美是非常肮脏的一个词,共产主义是另一个非常肮脏的词。离开了“神词”和“鬼词”,美国的政治实际上难以运作。让特朗普不说这些词,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讲话,拜登也一模一样,他的国务卿也一模一样。他们的话语里面充满着这种意识形态的符号。比如说讲到中国的时候用什么词,讲到美国自己的时候用什么词,讲他们所谓盟友用什么词,都是非常小心选择的,而且这些都是在现实用到的地方。

  

   中国的话语体系里面也有一些意符。我今天要讲的是“人民”“为人民”“人民共和国”这些耳熟能详经常使用的词,都是当代中国符号或者意符体系当中占据核心位置的一些词。这些词象征着中国党和国家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很多人听到象征性的时候,往往感觉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靠不住、敷衍。但是我自己在分析过程中间,觉得象征性的代表或者意符在政治生活里面至少有四种功能:

  

   第一个是承诺-责任功能。一种公开庄严的承诺,会对代表方产生实现承诺的压力,比如说共产党说我代表人民,反复这样说大家就当真,不仅当真,还会叫真,你不这样做,就会产生压力,起到将承诺变成责任的作用。

  

   第二个是认同-团结的作用。既是对被代表群体共同承诺,也是对双方目标一致性的确认。我说一件事情时候说我代表你,实际上我们构成一个共同体,我们认同我们属于一个共同的共同体,这样我们就会团结起来。

  

   第三个是倡导-促进的功能。尤其被代表方规模越大,内部构成越复杂,代表方象征性的这些词,它的倡导作用就会越大,在这么多的人里面倡导某一种方式,某一种做法,就有促进这件事情的作用。

  

   最后是赋能-增势的作用。如果前三个功能发力,就会产生赋能增势效应。比如说共产党或者国家代表人民,会促进国家工作人员,党的工作人员做一些事情,同时为他们与人民赋能、增势。

  

   回到关键词“人民”。

  

   “人”这个词和“民”这个词在汉语中间有很悠久的历史,但是原来属于完全不同的群体,“人”是一种群体,“民”是一种群体。“人民”这个概念真正变成一个在政治生活之间常用的一个词,不过百年,甚至短于百年的历史。我们今天琅琅上口、熟烂于心,影响无处不在的概念“人民”,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及其是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创造的。创造“人民”这个概念的过程也是认同人民、解放人民、代表人民的过程。

  

   甲骨文与金文中有“民”这个词。郭沫若最早研究的时候没有看到甲骨文,他看到的是金文,金文里面的“民”字,他说好像“有刃物以刺之”,一个人有一个眼睛,有一个刀刺进去,这个东西叫“民”,所以他就认为这些人肯定是很低下的,被侮辱和欺负这样一个阶层的人才叫“民”,这是郭沫若看到金文。

  

   后来又出现了甲骨文,甲骨文并不完全是这么回事,但是甲骨文“民”字,实际也好像是不敢抬头对视的人,也就是地位低下的人,所以“民”这个词一开始是社会地位低下的人的含义。

  

   我们看“民”的古意。《说文解字注》里面讲:“民”是什么呢?“民”就是“众萌也”,今天“萌”听起来是很好的词,但“萌”就是“草芽”,刚刚出生的那种懵懵懂懂东西。段玉裁对“民”的注解是,“萌犹懵懵无知貌也”,像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开窍的人就是“民”。

  

   董仲舒在《春秋繁露》里面讲:“民者,瞑也……”,看不见东西,不了解事情的人就是“民”,“……性而瞑之未觉,天所为也;效天所为,为之起号,故谓之民。民之为言,固犹瞑也”。所谓“民”就是什么都不懂得、什么也不了解、懵懵懂懂这样人叫“民”。

  

   朱熹说得更明白,“民,庶民也。人,在位者也”。“民”是“庶”,是一般的老百姓,“人”才是有地位的人,“人”和“民”是完全不同两个阶级。

  

   有一位老先生赵纪彬以前写过一篇文章《释人民》,专门谈“人民”是哪来的。他说《论语》里面“人”这个字出现了213次,“民”出现了50次,得出结论“孔门、儒教所说的‘人’和‘民’是指春秋时期相互对立的两个阶级”,所以“民”和“人”本来是两个阶级,没有“人民”这个说法。

  

   后来慢慢的“民”和“人”出现了有两种组合,一个叫“民人”一个叫“人民”。“民人”这个组合出现的比较早,后来才出现的“人民”这个组合。不管叫“民人”也罢,“人民”也罢,含义是偏重于“民”,而不是偏重于“人”,讲“人民”的时候实际上是“民”的一部分。

  

   “民人”或“人民”又有很多同义词和近义词,可以列举一些在古代和近现代使用的词语,如黔首、子民、庶民、黎民、苍民、苍生、白丁、布衣、匹夫、民众、群众、大众、贫民、百姓等等,它们都是指社会底层的人,“民人”“人民”都是指这些人。以前“人民”偶尔出现,但不是社会中常用的一个概念。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绍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民民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061.html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