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士存:南海问题的起源、发展及演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2 次 更新时间:2018-10-03 21:47:33

进入专题: 海洋秩序   海洋治理   南海地区  

吴士存  

  

   摘要:对于中国而言,南海不仅是国家安全的“天然屏障”、建设海洋强国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载体,也是重要的出海口、战略通道以及未来能源接续区和资源基地。由于地缘政治、资源争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自身的先天性缺陷、殖民主义和大国争霸等因素,南海有关争议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并且呈现愈演愈烈的态势。当下,中国塑造和把控南海局势的能力明显提升,《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进程加快,中菲关系也进一步改善,且美日澳越等域内外国家推动南海局势升温渐趋力不从心。但是,在南海问题上,中国仍然面临海上维权、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负面影响逐步显现、规制制定以及南海话语权等多方面的挑战。有鉴于此,今后中国既需制定长远的战略规划,又要主动作为,在切实维护南海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同时,探索构建符合中国战略诉求的地区政治与安全秩序。

  

一、引言

  

   近一段时间以来,南海形势发展呈现出许多新的特点,“降温、趋缓、回归、合作”的基本判断没有变;南海形势正在发生对中国有利变化的趋势没有变;中国掌控南海事务主导权能力不断提升的格局没有变。与此同时,中国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有关国家围绕南沙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及相关海域管辖权主张存在争议,这一核心问题并未解决;美国、日本等域外国家在南海的利益诉求也没有变,因此未来南海形势的发展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

   要想深入洞察今天南海形势的内在特点及其未来可能走向,有必要系统回顾南海问题的发展历程,包括有关争议产生的原因等。本文将从三个方面进行梳理和阐述,一是介绍南海的重要性及南海问题的缘起,二是当前南海形势的特点及未来走向,三是中国南海维权领域所面临的挑战。本文认为,未来中国经略南海需要着眼于几十年之后的长远布局,抓住有利时机,主动作为,在注重维护我重大利益和权益的同时,探索构建新的地区政治、安全秩序,以实现南海地区的长治久安,这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题中应有之义。

  

二、南海的战略地位及南海问题的缘起

  

   (一)南海对中国的战略意义

  

   对中国而言,南海具有如下几个方面的重要性:

   第一,它是保障我国国家安全的“天然屏障”。我国陆地领土濒临的海域北起渤海、黄海,经东海和台湾岛,直至南海,形成一个南北跨越38个纬度(约北纬41度-北纬3度)的狭长海域,海岸线全长1800公里,堪称亚洲国家最长的纵向“海廊”。相对中国庞大的陆地体量而言,北部海域战略回旋空间明显不足。而且,黄海、东海较窄,最宽处不到400海里,很难建立起有效的战略纵深。南海断续线最南端位于北纬4度左右,而目前中国实际控制的南沙最南部的岛礁——华阳礁距离海南岛最南端——三亚海军榆林基地的距离约一千公里。因此,从这个意义来看,待南沙岛礁设施基本部署完毕,从而形成一定威慑力之后,中国将在南部方向增加一千多公里的战略纵深。同时,包括南沙群岛在内的南海岛礁扼守着南海航道要冲,是中国延展战略纵深的海防前哨和前沿战略支点。如美国华盛顿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CSIS)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资深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所言,至南沙岛礁军事设施部署到位之后,在战争年代,这些岛礁及其附属设施的意义可能并不大;但是,在和平年代,它们对中国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在南沙岛礁建设完成之后,经过南海的所有商船和军舰全部都将处于中国的实际控制和监视之下。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南海是中国阻挡东南方向海上威胁、确保华南大陆安全的天然“海上屏障”。

   第二,南海是我国重要的出海口和战略通道。从世界历史发展规律看,通畅、便捷、安全的出海口和战略通道是一个地区大国成为全球性大国乃至世界性强国的必要条件。回顾历史可知,自15世纪起,先后出现一些全球性大国,例如早期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以及二战前后的德国、苏联、日本、美国,无一不是首先成为海洋强国然后才成为殖民大国或世界强国的。

   俄国在18世纪初期是一个典型的内陆国。在彼得大帝时期,为了寻找俄国通向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出海口,彼得大帝不惜发动对外战争。从1700年到1721年,为了获得通往大西洋的出海口,俄国发起了和瑞典的战争,史称“大北方战争”。通过这次战争,俄国由此第一次取得了波罗的海沿岸的大片土地和出海口。自18世纪初,俄国便有了从波罗的海通往大西洋的出海口。随后俄国又试图打通从北冰洋通往太平洋的出海口,前后用了17年的时间沿北冰洋东向探寻通往太平洋的出海口,最终在亚欧大陆东北端的楚科奇半岛和阿拉斯加半岛(阿拉斯加当时还是俄国的领土)之间发现了一个狭窄水道,即白令海峡。正因为早期不懈的陆地扩张和海上开拓,前苏联及今天的俄罗斯才足以成为一个争霸全球、名副其实的海洋强国。美国从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时期就开始提出要控制全球16个海上咽喉通道,其中大西洋(7个)、印度洋(2个)、地中海(2个)、亚洲(5个)。其中,美国在亚洲4条咽喉水道拥有压倒性力量优势的相对控制权,分别是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望加锡海峡、朝鲜海峡。美国用30多万的海外驻军以及300多个海外基地来确保对这些海上咽喉通道的控制力,在和平年代,保证这些通道的畅通;在战争年代,则封锁这些水道以遏制其他国家。

   相比而言,中国虽然在理论上可以从东海、黄海进入西太平洋,在实践中舰机也可以频繁穿越宫古海峡,展示我国有能力突破所谓“第一岛链”,但实际上仍然受到美国及其盟国一定程度上的钳制。中国海军的舰艇一旦离开在黄海和东海的母港便会被美日所发现,尤其是日本的P-8“海神”侦察机(P-8 Poseidon)便会全程跟踪。南海平均水深超过1000米以上(约为1212米),70%以上的面积均是水深超过3000米的深海区域,最深处超过5000米,适合中国航母和战略核潜艇等海上军事力量活动;同时南海海底地形地貌复杂,有利于核潜艇的隐蔽,是中国海军走向深蓝不可或缺的战略出海口和通道。

   第三,南海是我国未来的能源接续区和资源基地。南海地区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包括生物和非生物资源,非生物资源主要是油气资源。目前已经探明的南海的能源储量,国土资源部估计大概相当于300亿吨石油的储藏量(油当量),这还不包括可燃冰资源。已探明的可燃冰储量大概相当于500亿吨石油(油当量)。关于南海地区可燃冰资源能否进行商业开采,国内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在2030年左右,中国可以在南海地区进行可燃冰资源的商业开采;另一种观点认为,如果采用现有的技术进行开采,可能会导致环境灾难,因此商业开采面临巨大的技术障碍。如果包含可燃冰资源在内,南海地区的石油天然气资源相当于1000亿吨左右的传统化石能源,这相当于中国大陆地区陆地上的煤炭、石油、天然气总储量的一半。目前,中国在南海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开采主要集中在珠江口盆地和海南岛附近。即使还没有进入远海开发,开采量已经占到中国目前海洋石油开采总量的一半。

   第四,南海是海洋强国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载体。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提出“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中国正在从海洋大国迈向海洋强国。相较于渤海、黄海、东海而言,南海海域面积最大,仅南海断续线内的海域面积就有200万平方公里左右。所以,南海是中国建设海洋强国的重要载体。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印尼时,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2015年,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明确了倡议实施方案。其中,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两条线路全部穿越南海。第一条是由中国沿海地区途经南海进入印度洋通往欧洲;第二条经由中国沿海地区进入南海通向南太平洋。所以,南海是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通道和地带。

  

   (二)南海问题的缘起

  

   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并不存在所谓的“南海问题”。除了南越当局对中国南沙群岛提出过“主权”要求外,没有其他国家对中国拥有南沙群岛主权这一事实持有异议。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等国从未对南沙岛礁及附近海域有任何主张或行动。南沙局势相对平静,南沙争端的国际影响也十分有限。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以后,南海问题逐步产生,越南、菲律宾等国纷纷出兵占领其声称“拥有”主权的岛礁。导致南海问题的产生、发展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因素:

   1. 地缘政治因素

   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把欧亚大陆称之为世界的“心脏”,进而指出“谁统治了东欧,谁就能控制大陆心脏地带;谁控制大陆心脏地带,谁就能控制世界岛(欧亚大陆);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能控制整个世界”。南海连接着太平洋和印度洋,被地缘政治学家视为“亚洲的地中海”,地处世界海洋的“心脏”。从某种意义讲,“谁控制了南海,谁就可以控制全球海洋”。据统计,全球每年有5万艘左右的商船及近50%的油轮经过南海。中国现在80%的对外贸易量是通过海洋完成的,海上贸易中又有80%是经过南海通道的。2017年中国进口石油3.96亿吨,对外依存度达到67.4%,来自中东和非洲的原油全部从南海进来。虽然现在中国能源进口渠道多元化,但是中国现在大部分的原油还是经过南海通道。穿越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的航线,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60%以上。在冷战期间,美苏两国争先在南海地区保持军事存在,美国一直到1991年才离开苏比克湾海军基地,俄罗斯则在2002年离开金兰湾。而现在美国已经重返亚太,俄罗斯也在试图重返亚太,重返越南的金兰湾。因此,地缘政治因素是引发南海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

   2. 资源因素

   1968年和1969年,联合国亚洲暨远东经济委员会(United Nations, EconomicCommission for Asia and the Far East)“亚洲近海地区矿产资源勘探协调委员会”( Committee for Co-ordination of Joint Prospecting for MineralResources in Asian Offshore Areas)联合美国海军海洋局(The NavalOceanographic Office)两次乘坐美国海军“亨特”号科学考察船对包括东海和南海在内的中国近海进行了勘测。根据勘测资料,时任亚洲近海地区矿产资源勘探协调委员会美国首席代表、海洋学家(K. O. Emery)发表了系列报告(即“埃默里报告”)。报告分析认为,越南沿岸及邻近海域、南沙群岛东部及南部海域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但当时国际社会分析还比较保守,认为南海石油储备约11亿吨(约80亿桶)左右。丰富的油气资源引起了南海周边国家的觊觎,部分声索国加速对中国南沙岛礁的蚕食和邻近海域的控制。1973年第一次全球石油危机强化了人们对石油作为一种战略资源的认识,进一步引发了部分周边国家对南海油气资源的觊觎。

  

   (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影响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海洋秩序   海洋治理   南海地区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665.html
文章来源:《海洋法学研究》第三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