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顾炎武“天下一家”思想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6 次 更新时间:2018-09-06 17:05:52

进入专题: 顾炎武   天下一家  

盛邦和 (进入专栏)  

  

   提要:顾炎武“天下一家”思想,克服“华夷之辨”理论的消极性,主张“天下一体”,催发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萌生与化育。他的“文化天下”的思维,把中华文化推崇到至高的精神境界,而发挥引领统率的作用,为增强中华民族认同感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他守望“天下四维”的精神,坚持中华民族价值的核心,而其阐发“兴利天下”的学说,则增强中国共同理念的凝聚。

  

   关键词:天下一家 、文化天下 、天下四维 、兴利天下

  

   顾炎武(1613—1682年),江苏昆山人,本名绛,字忠清,明朝灭亡后改名炎武,号亭林。后人尊称他为亭林先生。他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史学家及语言学家,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为明末清初三大儒。钱穆将顾炎武与清初三大儒中的另两位相比, 称“梨洲晚节多可讥”、“ 船山于诸家中最晦”,唯“亭林最坚卓”。1

  

   中国社会由古代向近代转型,文化也相应由中古形态向近代形态转轨。顾炎武等启蒙思想家在学术上的表现,显示了中国传统文化向近代转化的趋势。2顾炎武“一面指斥纯主观的王学不足为学问, 一面指点出客观方面许多学问途径来”, 使得学界空气一变 , “乃至以后的二三百年也跟着他所带的路走去”。3

  

   满清入关,顾炎武参加当地的抗清义军,周旋抵抗,此后则壮游天下。在学问道路上,他顾盼朱陆, 偏向信奉“天理”的朱熹 , 对“心学”陆王多有贬斥,而实际上于陆王学说也有吸取,4如论“行己有耻“,与陆九渊“人之患莫大于无耻”思想略同,其 “先教之以立志”说, 则与陆九渊“学者须先立志”意境融汇。清初, 朴学取代理学为学坛主流, 顾炎武是开启这一学术的先导大师,5他又重视经史互证,考史辩妄,对清代经世史学产生重大影响。6有学者认为章学诚的“六经皆史”, 就是“从顾炎武的主张中获取了有益的启示”。7鲁迅十分推崇顾炎武,1933年鲁迅致曹聚仁信中说:“渔仲 (郑樵) 、亭林 (顾炎武) 诸公,我以为今人已无从企及。”8

  

   顾炎武留给后世的重要著作为《日知录》,所谓“日知”,即日有所思,日志新知。这个“知”是“知识”,增长见闻。这个“知”是“知道”,明悟道理。顾炎武为学,匡时益民而利于“天下”。顾炎武又有《天下郡国利病书》,9对于古代疆域与少数民族地区史地、风土情况叙述特详。此外还有作品《肇域志》、《音学五书》、《金石文字记》等。10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凡事关天下兴亡者,不论匹夫百姓皆有责任。11八字成文,出自梁启超。梁启超于《辨法通论·论幼学》云:“夫以数千年文明之中国,人民之众甲大地,而不免近于禽兽,其谁之耻欤?顾亭林曰:天下兴亡,匹夫之贱与有责焉已耳!”。12他又在《痛定罪言》中说:“今欲国耻之一洒,其在我辈之自新。……夫我辈则多矣,欲尽人而自新,云胡可致?我勿问他人,问我而已。斯乃真顾亭林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也 。”13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思想的提出,意义重大,成为激励中国人爱国奋进的精神力量。

  

   自成一体的“天下”观,成为顾炎武重要思想特点。他的“文化天下”、“天下四维”的精神,坚持着中华民族的价值核心,而其“兴利天下”的学说,则增强中国人的精神凝聚。

  

   一、“天下一家”的倡导与民族共识的初创

  

   中国传统民族观演化显示从“华夷之辨”走向“天下一家”的思路历程。春秋战国学派林立,这是中国传统民族观的初创时期。当时产生“华夷之辨”的思想。

  

   “华夏”一词最早见于《尚书·周书·武成》,所谓“华夏蛮貊,罔不率俾。”率俾,顺从的意思。整句意思为:无论中原华夏族还是偏远的少数民族,没有不顺从(周武王)的。

  

   《左传·定公十年》云:“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尚书·正义》又将“华夏”称谓定义为:“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春秋时期管仲等人提出:“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戎狄好像豺狼,贪得无厌。中原各国互相亲近,不可离弃。

  

   《论语》中孔子夸奖管仲:“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意即管仲相齐,抗御“蛮夷”,为民造福,若是没有管仲的功劳,华夏之人或许要披头散发,穿上衣襟左掩的奇怪衣服了。《孟子》说:“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意思是:我只听说过用中原的文明去改变蛮夷的,没听说过被蛮夷改变的

  

   《左传》则云:“裔不谋夏,夷不乱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当年齐鲁夹谷之会,齐侯与鲁君不和时,孔丘站出来说的一句话。裔,本义为衣服的边缘,这里喻指边疆“夷狄”;夏、华则为中原汉族。意思是,华夏以外之蛮夷,不可觊觎及干扰华夏事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则称“蛮夷”与中华有种族之隔,因其异己,心不可测。

  

   “华夷”理论至于汉代被再次推出与彰显。《汉书》说:“夷狄之人贪而好利,被发左衽,人而兽心,其与中国殊章服,异习俗,饮食不同,言语不通,辟居北垂寒露之野,逐草随畜,射猎为生,隔以山谷,雍以沙幕,天地所以绝外内地。”《后汉书》又说:“夫戎狄者,四方之异气也。蹲夷踞肆,与鸟兽无别。若杂居中国,则错乱天气,污辱善人,是以圣王之制,羁縻不绝而已,不以伤害中国也。今边境幸无事,宜当修仁行义,尚于无为,令家给人足,安业乐产。”

  

   隋唐以后,中国传统民族观有所发展,至宋元明清日趋完熟。历元而向明,因中国疆域大幅扩展,各少数民族日益融和,中国传统民族观的含义焕然有新意。传承千年的儒家“华夷之辨”理论得到重新解释,“华”、“夷”涵义再被界定。

  

   人们既论“华夷之辨”,又倡“华夷一体”,后者思想渐入人心。明亡清兴,随着“大一统”格局的形成,“天下一家”思想成为主流。自此以后,一个拥有合理化思想基础、比较丰富的理论内容、自成体系的中国传统民族理论体系逐渐浮出水面。

  

   “中华一体”、“天下一家”观念不仅是一个学术概念,也是一个政治概念,符合中国多民族国家历史发展的实际。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中国的“华”与“夷”历经冲突,渐至融和。“华夷之辨”、“尊夏贱夷”等观念日渐淡化,各民族相互吸引,不断凝聚,最终形成中华民族共同体,即伟大的中华民族。

  

   顾炎武的重要著作《日知录》在许多地方阐述了华夷思想。如说“君臣之分所关者在一身,华夷之防所系者在天下。”意思是说:辨识君臣名分,事关个人,认清华夏与蛮夷文明与野蛮之区别,设置防卫,事关天下。14

  

   又说:“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其意为:夷狄之地虽设君主与地方权力,依然野蛮,远非中原华夏可以比肩。后者即使消亡,也属暂时,可凭其文明而再度复兴。

  

   顾炎武在一个时期内受“华夷之辨”论影响,是想以此思想为抗击清军入关的理论武器。然而不久他即以“四海”、“四方”等词代替“华夷”概念。他说“生无一锥土,常有四海心。”又说“丈夫志四方,有事先悬弧,焉能钧三江,终年守菰蒲。”他写《天下郡国利病书》,把“天下”概念放入书名中,以表其志。

  

   《日知录》云:“中国之称夏尚矣,今以为起于唐之夏州,地邻于夷,故华夷对称曰华夏。”顾炎武的这句话值得探讨。前面说过,早在战国时代“华夏”概念已有定论:“礼仪之大,故称夏,章服之美,谓之华。”而顾炎武却引证一个说法:华夏之“夏”,“起于唐之夏州”,只是地域概念。由此,“华夷对称曰华夏”。后来章太炎也说古代汉族称夏或华,乃由夏水、华山而来。

  

   中国夏商周时期,“天下一体”的思想已经出现。《尚书·禹贡》云:“夏朝禹平水土,分天下为九州”,又将东至海、西至流沙的广大地区分为甸、侯、绥、要、荒“五服”,形成包含“九州”、“五服”广袤土地的“天下一体”。从这个意义上说,顾炎武的“天下观”,与其说是华夷论的遗绪,不如说与“天下一家”思想有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

  

   顾炎武一生中为实践其“天下一家”思想,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剑及履及,行走天下;一是墨池振笔,记录天下。1659年,顾炎武已过45岁诞日,他前往山海关古战场,吊古深思。此后20多年,成为他一生中漫长的游历时代,“往来曲折⼆三万里,所览书⼜得万余卷”。15

  

   亭林的每次出游,既为联络义士抗清,也有躲避乡里冤仇迫害的原因。他奔逃于长江沿岸及吴中各处,又跋涉流寓于北方如山东、河北、山⻄、河南等地。踪影不定,行走不已。有学者将其一生游历分为五个阶段:早年的读书应试优游生活、明亡前后的武力抗清、卜居南京联络义士以待再起、中年北游山东、晚年游学关中。16

  

   顾炎武每次出行,皆驴马相随,载以书籍。遇名胜险要,翻身下马,寻老兵退卒问询。过村落市集,步行探寻,察访风土人情。口问手记,有疑问则取书对勘。顾炎武做学问讲究“ 反复参考” 、“ 援古证今” ,梁启超称其“以抄书为著书”。17然而他又“所考山川、都邑、城廓、宫室,皆出自实践”。18

  

   顾炎武“天下一家”思想,在其所著《天下郡国利病书》中多有反映。张元济为此书作《跋》时说:“ 亭林婴亡国之痛, 所言万端, 而其所再三致意者不过数事, 曰兵防、 曰赋役、 曰水 利而已’。顾炎武对社会生态考察尤深。如《天下郡国利病书》卷104《广东八》载:“蛋民不谙文字。” 说“蛋民”没有受过正规教育,不会读写,但与陆上居民可口语沟通。

  

   《四川土夷考》为明人谭希思所作,对少数民族民俗风情、边防戍守及部落政权兴替等都有详细记载。该书散佚,仅残存第三卷。《蜀中广记》对《四川土夷考》有大量引用。《天下郡国利病书》复征引《蜀中广记》,对研究四川少数民族历史颇具价值。

  

广西少数民族分“僮”“瑶”两类,顾炎武仔细弄清两个少数民族的来龙去脉,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中判明:“徭乃荆蛮,僮则旧越人也”。明代《过山榜贴》中说有瑶人“逢山任种”,浮游天下;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中作详细说明,记其刀耕火种的原始生产生活情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顾炎武   天下一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5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