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圭武:论老龄化背景下的中国国家发展战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4 次 更新时间:2018-08-19 22:54:09

进入专题:   老龄化社会   养老金改革  

宋圭武  

   内容提要:从经济方面看,要重视产业结构的再调整;从政治方面看,要积极发展老年政治;从文化方面看,要积极建设老年社会伦理;从社会方面看,国家要大力发展老年人社会事业;在老龄社会,养老金改革一定要坚持公平原则,国家要大力发展产业养老。

  

   目前,中国发展正面临老龄化的严重考验。老龄化,本质是人口结构的再调整。面对人口结构的再调整,国家发展,也必须要有新的战略。

   从经济方面看,要重视产业结构的再调整。产业结构依赖于技术、资源、资金、人口等要素结构。不同的要素结构,必然有不同的供给结构,从而必然有不同的产业结构。在老龄化背景下,随着人口的转型,必然要适时调整产业结构。在老龄社会,如何调整产业结构,主要是要大力发展老龄产业。对此,我们需要重新界定老龄产业的概念。什么是老龄产业?一般是指为老年人口提供产品或服务、满足其衣食住行用以及精神文化等方面需求的综合性产业体系。笔者认为,老龄产业的概念应当拓展,老龄产业不仅包括为老年人提供各种服务和产品的产业,还要包括以老年人为生产主体的产业。也就是说,在老龄社会,应当充分调动老年人生产的积极性,要尽可能让老年人加入到生产体系,而不是游离于生产体系之外。如何让老年人加入生产体系,就是要积极鼓励老年人再就业。要积极扶持老年人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让老年人再就业,对国家发展有许多方面的好处:一是可以充实老年人晚年生活的意义,少一些孤独感;二是可以有效减轻国家发放养老金的压力;三是有利于提高国家生产力;四是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人口素质的提高,许多老年人完全可以再就业;五是老年人有经验和技术的优势;六是有利于减缓老龄社会的其他问题。

   另外,一些调查情况也表明,老年人也有积极工作的愿望。如美国《新闻周刊》发表的一篇文章,援引了哈里斯民意调查的一个结论:全国范围内的65岁以上退休者中将近三分之一的人表示,如果可能他们仍会继续工作。这是国外的情况,在中国,由于勤奋工作是国人历史传统,估计老年人工作的愿望会更高。目前,一些发达国家在老年人再就业方面,有一些比较成功的经验,中国应积极吸取。

   另外,根据中国人口众多的国情,国家在产业结构调整上,一定要坚持重农主义思路。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粮食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有些同志认为,发达国家农业产值所占GDP的比例很低,但人家不存在粮食安全问题,所以,我们也不用担心。其实,这是一个误区。发达国家农业所占GDP比例低,主要是人家的工业发达,才导致农业相对比例小,但农业的绝对量并不小,而且农业都是现代农业。而我国则不同,一方面,我国的工业与发达国家相比,总体较弱;另一方面,我国农业的现代化水平并不高。若为了发展工业,挤占本身就弱小的农业,这等于削弱发展的基础,是十分危险的。2012年,粮食总产量达到5.9亿吨,但同时,粮食进口也首次突破8000万吨。加起来,2012年新增粮食供给超过6.7亿吨,创下了历史新高。过去10年,中国人均农业产出增速达到了3%的年增长率,比全球1.7%的增长率高出近一倍。然而,粮食不仅没有出现明显过剩,粮食的进口依存度10年间却从6.2%增长到12.9%,翻了一番。目前,中国基本粮食(麦类、稻类、粗粮类)的自给率仍然在97%以上,但如果算上大豆,自给率则低于90%,所有农产品的自给率大约维持在80%。所以,中国的任何制度改革,一定要首要考虑粮食供求平衡问题,

   如何结合老龄社会实际,坚持重农主义,为此,可鼓励老年人积极进入现代农业产业。比如,国家可有计划在农村建设一些新社区和现代农业企业,让老年人入住新社区和进入现代农业企业,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农村安静,环境好,一些老年人也喜欢呆在农村。为此,国家需要探讨如何让城市老年人返回农村的一些制度设计,比如住房制度、户籍制度等。鼓励更多老年人到农村居住和就业,也有利于缓解城市人口压力。

   从政治方面看,要积极发展老年政治。所谓老年政治,就是要有更多老年人参与的政治。从我国情况看,人一老退休,许多人就既退出了工作领域,也实际退出了政治领域。这对老年人是不合理的。一是不利于有效保护老年人的合法权利;二是也不利于国家民主政治的合理化建设。

   从文化方面看,要积极建设老年社会伦理。老年社会伦理,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老年人自身的伦理建设问题,即老年伦理问题。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伦理要求必然不同。人在幼年阶段,是一种伦理要求;人在中年阶段,是一种伦理要求;人在老年阶段,其伦理要求是不同于幼年和中年的。老年伦理包括老年人的生命观、价值观等许多方面。人老了,如何面对生命变化,需要有正确的生命观。如何正确对待社会和他人,也需要老年人认真思考。近些年,我国时不时发生老年人假装跌倒敲诈路人的事情,也说明老年人伦理建设国家应充分重视。另外一方面,也包括社会如何对待老年人的伦理建设问题。人老了,就需要有人赡养,就需要建设鼓励积极赡养老人的伦理基础。另外,在老龄社会,国家需要建设终极关怀伦理。终极关怀是老年人一项重要的伦理需求。

   另外,面对老龄社会,在文化建设方面,国家要积极建设宗教文明,要充分发挥宗教在社会建设方面的积极作用。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关于构建和谐社会社会主义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就明确提出要“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

   从社会方面看,国家要大力发展老年人社会事业。我国自1982年成立中国老龄问题全国委员会以后,国家在老龄事业建设方面,取得了不少成就。目前,要进一步加大建设力度。要不断丰富老年人物质和精神生活,要更加关注老年人贫困问题。

   在老龄社会,养老金改革一定要坚持公平原则。在老龄社会,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养老金的问题,这对国家财政是一个大考验,如何改革养老金,关键是要坚持公平原则。

   社会发展,公平是首要的价值。发展抓住公平,就抓住了发展的牛鼻子。《论语·季氏》中孔子说:“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对其中的“均”字,朱熹解释是:“均,谓各得其分;安,谓上下相安。”如果照这样解释,“均”也就是公平的含义,因为公平也就意味着各得其分,而不是互相侵占。古人的思想其实是很深刻的。社会发展,贫穷是一个问题,有时也会成为一个大问题,但从长远和全局看,比贫穷更大的问题,则是不公平,没有公平,对社会造成的麻烦要大于贫穷本身所导致的麻烦。

   在坚持公平原则的基础上,面对养老金支付压力,如何改革养老金制度,建议国家可统一公平缩减所有人养老金给付水平,不能一部分人是一个标准,另一部分人是另一个标准。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只要坚持公平原则,社会就是稳定的,就不会出大问题。

   另外,国家也可有限度推进以房养老,但不宜大面积推广。因为目前,国家房价泡沫较大,这会增加未来经济的不稳定性;另外,以房养老,会减少后代人的需求,这对国家经济持续发展弊多利少。

   国家要大力发展产业养老,要积极鼓励老年人再就业。国家可通过再投资,大力兴办一些老年产业,这是解决养老金缺口的重要之策。目前,面对就业和老龄社会的双重压力,国家在就业制度上,应坚持提前退休和再就业双管齐下战略。一方面,有些行业,要鼓励提前退休或通过强制来实现提前退休;另一方面,要采取有效措施,推进老年人再就业工程。若实现提前退休有困难,国家也可通过有计划工作调动,安排一部分人在老年产业再就业。也就是通过转岗,来实现变相提前退休和再就业。另外,实行转岗的行业,应主要是公务员系列。目前,国家公务员系列,队伍庞大,人浮于事现象严重,应当通过改革,实现从非生产体系到生产体系的转换。而对于事业单位,在退休问题上,应坚持自愿原则,可有限度延迟退休年限。因为事业单位,主要是一些技术部门,若实行提前退休制度,这对社会发展和单位发展,都未必是好事。因为人越老,知识和技术优势就越大,因为知识本身就是经验和研究的积累。

   参考文献:

   1.[美]詹姆斯·H·舒尔茨,裴晓梅等译:《老龄化经济学》(第七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

   2.[英]菲利普·泰勒,于戈等译:《趋向老龄化的劳动力:期待与愿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6月第一版。

   3.[英]乔治·马格拉斯,余方译:《人口老龄化时代》经济科学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

   4.麻凤利:《中国老龄产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中国社会出版社,2010年8月第一版。

   5.刘喜珍:《老年伦理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4月第一版。

   6.宋圭武:《碰撞中国社会经济问题:面子、血缘、权力》,中国经济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

   7.宋圭武:《大国路径:中国改革真问题探索》,中国经济出版社2012年1月第一版。

    进入专题:   老龄化社会   养老金改革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743.html
文章来源:《甘肃农业》2015年第1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