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超武:中印边界问题学术史述评(1956~2013)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8 次 更新时间:2018-07-21 20:07:49

进入专题: 中印边界   学术史  

戴超武  

  

   冷战时期中印关系史的研究,长期以来为学界所关注;其中,中印边界问题的研究占据重要的地位。中印边界问题不仅是涉及中印两国核心利益的高度敏感的政治问题,同时也是国内外学术界持续关注的学术课题,而相关学术研究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深受冷战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学者的研究也力求最大限度地服务于国家利益。

   印度和欧美学者(主要是英美学者)的研究,根据其论著发表的时间段、主要研究内容、档案文献的利用程度以及相关论点和结论,大致可分为三个较为明显的时期和三个主要的流派:从1950年代中后期到1970年代初期,主要是“传统学派”占统治地位的时期;从1970年代初期到1990年代中期,国外学术界有相当一批学者依据档案文献进行研究,挑战传统派学者的观点,形成“修正学派”,并逐渐主导这一问题的研究;从1990年代中后期至今,在印度和英美的研究中开始出现“后修正学派”,在相关论点上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向。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时期的研究中,相当数量印度学者的研究从不同的视角,重新论证“传统学派”的论点和结论。

   中国对中印边界问题的研究,开始主要体现在官方编撰出版的相关著作中,其内容散见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领导人传记或外交思想、西藏问题以及国际关系史等论著中;1980年代中后期以来,中国国内对这一问题的关注更趋向于学术化,其研究特点也较为明显。从研究领域看,部分学者主要关注1947年印度独立前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中印关系和中印边界问题,其中以英俄在中亚和西藏的争夺与中国边疆安全、英国对西藏的侵略、中印边界争端的缘起、中央政府同西藏的关系及西藏的历史地位等议题为研究重点。另一部分学者则重点探讨1947年以后的中印关系和中印边界问题,研究议题和研究视角更为开阔。更为重要的是,这部分学者开始借助于国内外新近解密的档案文献,利用国际史的研究方法,以中印边界问题为重点,探讨影响1947~1965年中印关系发展变化的诸多因素,成果丰富;很多研究课题属于学术前沿,产生了重要的国际影响。


一 “传统学派”及其主要论点


   从1959年开始,随着中印边界争端的公开化,印度学者开始发表大量的论著,探讨中印边界争端和边境战争的起因,重点论证印度所主张的中印边界线,特别是“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由此形成了中印边界问题研究中的“传统学派”,在国际上产生了有利于印度主张的政治上及舆论上的重要影响。综观印度传统派学者的研究论著,其主要观点呼应印度政府当时的立场,坚持中印边界是经过传统、习惯、地理特点及条约所确定的边界线;在中印关系上,认为中国“背叛”了印度的“友谊”,因为中国不但没有感谢印度承认新中国政权、放弃在西藏的特权、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调停朝鲜战争、邀请中国参加万隆会议,反而向印度提出领土要求,挑起边界争端,最后对印度发起战争。为此,印度学者发表和出版了大量论著,以证实其上述基本论点。在文献资料上,印度传统派学者主要利用印度政府公开出版的《白皮书》、《尼赫鲁论中印关系》以及《中印两国政府官员关于边界问题的报告》等资料,同时也利用英国印度事务部、相关历史人物以及尼赫鲁政府中参与决策的人员的回忆录等。这一时期印度学界代表性的著作包括:贾 殷 的《潘查希拉及其以后:西 藏 叛 乱 背 景 下 的 中 印 关系》,查克拉瓦蒂的《中印关系》、《印度对华政策》以及《印度北部边界的演变》,巴尔加瓦的《东北边境特区的战争》,瓦尔马的《争夺喜马拉雅山》,卡 尼 克 的《中国入侵的背景与后果》,巴特的《中国与印度》,拉奥的《重评中印边界》,乔里的《印度、中国和缅甸的边界》、《中国对东北边境特区的入侵》和《中国对拉达克的入侵》,查特尔吉的《印度的陆地边疆》,苏尔雅·夏尔马的《印度的边界与领土争端》,梅赫拉的《麦克马洪线及其以后》等。除出版著作外,这一时期印度传统派学者还在各种刊物上特别是在英美的杂志上发表了大量文章。

   印度传统派学者首先从国际法的角度,集中论述印度主张的边界,特别是“麦克马洪线”的所谓“合法性”。在这方面,夏马尔的论文“印中边界争端”和 K.K.拉奥的“中印边界问题与国际法”最具代表性。夏尔马和拉奥的研究及其论点被印度学者和西方学者多次引用,在当时影响甚广。夏马尔的论文发表在1965年1月份的《美国国际法杂志》上。时任印度法律研究所教授的夏尔马从六个方面论证印度对中印边境争议地区领土主张的“合法性”。他所提出的法律依据包括:与协议相关的权利要求,与历史所有权相关的权利要求,与默认和禁止反言相关的权利要求,与情形变更相关的权利要求,与政府更迭相关的权利要求,等等。夏马尔强调,中印边界东段的边界线,是由西姆拉会议以及1956年周恩来同尼赫鲁的谈话所确定的;中段边界线是由1954年的《中印协定》所确定的;而1684年和1842年的条约则确定了西段的边界线。夏尔马声称,西藏在历史上是一个“国家”,而且是得到中国承认的“国家”,因此在西姆拉会议期间拥有缔结条约的权力。英国虽然承认中国对西藏拥有宗主权,但这并不影响西藏签订《西姆拉条约》的权力。至于印度的边界,夏尔马甚至还指出,早在公元前1500年,印度的北部边界就已延伸到喜马拉雅山脊。因此,“当代国际法的所有原则,无论是单独考虑还是综合考察,都显然证实了印度对中国所主张权利的那些地区拥有持续的专权”。

   拉奥当时担任印度外交部法律顾问,他的重要论文“中印边界问题与国际法”发表在中印边境战争爆发前的1962年4月份的《国际法暨比较法季刊》;1963年,拉奥在该刊物上又发表了“中印边界问题:某些相关的法律层面问题的研究”一 文。印度国际法学会 (在1963年还出版了拉奥的《中印边界问题与国际法》单行本。拉奥的这些论著在当时产生了重要的政治上和学术上的影响。拉奥认为,印度的领土主张是基于以下原则:其一,印度同这些地区的密切往来以及拥有这些地区的历史权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其二,印度北部边界同国际法有关自然边界和分水岭的原则及实践是一致的;其三,条约和习惯都明确显示,中国和印度是接受这些边界的,在中国开始对边界提出领土主张并进行“侵占”的时候,印度已公开对这些地区实施主权;其四,1914年的西姆拉会议对印度、西藏和中国都具有约束力;其五,中国承认过印度所宣称的中印边界线。

   印度传统派学者基本赞同夏尔马和拉奥的论证和观点。辛格在“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一文中强调,“麦克马洪线”遵循的是“现存的传统边界”。查克拉瓦蒂在《印度北部边界的演变》中认为:“尽管没有特定的条约安排,但分开两国之间的山脉,其分水岭便构成了边界。”为此,他强调了以下三点:(1)印度北部边界是几个世纪以来自然环境和历史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2)尽管边界的各段在英国统治印度之前业已成为传统边界线,但边界的其他部分呈现出目前的走向,则是19世纪及20世纪初期受到来自中亚地区新的威胁之影响的结果,同时也受到英国当时新的安全思想的影响;(3)最高山脊的分水岭原则,是为了政治目的对边界进行的合理描述。因此,“印度所主张的这些原则,是符合国际法及其实践的”。对中方所强调的“麦克马洪线”及《西姆拉条约》是帝国主义侵略的产物的论断,查克拉瓦蒂甚至指出:“根据国际法,特定的边界究竟是帝国主义的产物,还是侵略的结果,这两者之间是不相干的。”而《西姆拉条约》“是自愿谈判的协定,麦克马洪线是在详细考察地理、历史以及人种等实际情况的基础上划定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司伦夏札或达赖政府违反自己的意愿,而被迫接受了这个协定”。

   在论证印度所主张的边界线“合法性”之后,印度传统派学者有关中印边界战争责任的结论自然就不言而喻了,并在这方面同样出版了大量论著。他们认为,中国主要是出于各种动机发动边境战争,这些动机包括:削弱和羞辱印度,赢得对印度的战略优势;教训达赖喇嘛;打破印度不结盟政策的神话;证明中国制度的优越性;在亚非国家中孤立印度;通过打击印度转移国内矛盾;迫使印度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反击印度的“前进政策”,占据有利的地势实施军事打击;确立中国的大国地位;警告所有邻国特别是苏联,中国将会用战争手段解决领土问题,同时加强其在喜马拉雅山地区和南亚次大陆抗衡苏联的地位。

   在评价尼赫鲁外交政策方面,印度传统派学者普遍认为,尼赫鲁推行的是典型的均势外交政策,其不结盟政策的核心,一是远离冷战政治,二是要推进战后非殖民化运动。他们还强调指出,尼赫鲁对国际形势的评估、对印度安全形势的认识以及获取政治和外交支持的具体措施,都是“极其正确的”;历史将证明,“在当时的情况下,他所推行的政策或许是最好的”。

   别值得提出的是,印度传统派学者研究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利用语言方面的优势,在印度国内发表和出版相关的英文研究论著的同时,还在西方国家的学术刊物上广发“研究”论文,制造声势,力图在中印边界问题的国际舆论方面,赢得有利于印度主张的话语权。这些出版物既包括知名学术刊物,如《国际法暨比较法季刊》、《美国国际法杂志》、《当 代 史》、《中 国 季 刊》等等,也包括一般性的政治经济类杂志,如《环球》、《国家地理杂志》、《远东经济评论》等等。从实际效果看,印度传统派学者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显著成效,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这一时期也有个别印度学者提出了不同于传统派学者的论点。例如,海姆萨特和曼辛格在《现代印度外交史》中,用相当多的篇幅论述和分析了中印关系的演变、边界争端和战争、尼赫鲁对华政策的特性等问题。他们强调指出,中印双方直到1950年代都尚未对边境地区行使连续的行政管辖,也都没有为各自主张的边界提出无可置疑的证据。

   从1950年代开始到1970年代初期,西方学术界(主要是英国和美国的学者)在研究中印边界问题时,同样是传统学派的论点占主要地位。导致这种学术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冷战对社会科学研究,特别是对有关敌对阵营之社会文化、历史等问题的研究,都不同程度地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另一方面,经印度政府有选择的歪曲以及误引的、使之有利于印度主张的文献资料的公布,同时也有印度学者基于上述文献的、以英文出版发表的研究论著的影响。英美传统学派在主要问题上同印度学者的观点基本相同,其代表性论著包括:费希尔、罗斯和胡腾贝克的《喜马拉雅战场:中国和印度在拉达克的争夺》、冯·埃克伦的《印度的外交政策及其同中国的边界争端》、罗兰多的《印中关系史》、帕特森的《北京对抗德里》、沃森的《中国的边界》、欣顿的《国际政治中的共产党中国》、布雷切尔的《印度与世界政治:梅农的世界观》等。此外,这一时期欧美学者也发表了许多相关的重要论文。

这一时期西方传统派学者研究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过度依赖印度方面的文献,其本身并不注重档案文献的搜集、整理和研究,甚至出现伪造文献出处的现象。研究中印边界问题的英国著名学者兰姆在1981年的一篇文章中曾明确指出过,将印度外交部有关中印边界问题的官方出版物中的引文注释,同英国外交部档案馆及印度事务部图书馆所存的原件加以对照可以看出,印度的某些领土主张并未体现“历史的准确性”。兰姆进而尖锐地说:“我查对印度出版的文件越多,我发现其中存在的歪曲和误引就越多。”而印度的这些文件却被欧美学者不加辨别地不断引用。兰姆还不点名地指出一部由多位美国学者参加撰写的专著,其中就包括了上述错误;而“这些错误显然是由于他们引用的只是印度的官方资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印边界   学术史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73.html
文章来源:《史学月刊》2014年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