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超武:中国核武器的发展与中苏关系的破裂(1954-1962)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97 次 更新时间:2005-09-04 22:48:02

进入专题: 中苏  

戴超武  

  

  [关键词]核武器;中苏关系;外交史

  [摘要]近年来中国发展核武器的问题在中苏关系的演进中,特别是在中苏关系破裂中的作用引起学术界的重视。作者根据陆续出版和解密的中国和苏联方面的相关文献档案,对中国发展核武器的基本战略考虑、中国核武器的发展与中苏关系演进的互动关系、苏联政策的变化的动因以及此种变化对中苏关系破裂的影响进行深入分析:认为中国核武器的发展与中苏关系的破裂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中国发展核武器在当时背景下,只能争取苏联的援助,苏联向中国提供发展核武器的技术,有其特殊历史背景。1958年下半年后,随着两国在意识形态、对时代和国际形势以及核武器的态度等问题产生重大分歧,这些事件直接或间接促使苏联停止援助中国发展核武器。这成为中苏关系破裂的重要标志,也成为日后中苏论战的一个重要论题。

  

  (上)

  

  50年代中苏同盟关系的破裂,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历史事件,长期以来引起学者的持久探讨。随着苏联档案的解密和中国相关史料的不断出版,学术界对中苏分裂的缘起和进程的研究不断深入,不仅从宏观的视野论及中苏分裂,而且还关注于其中个案的分析。在相关的研究中,学者们所强调和关注的因素有所不同。西方学者强调中国国内政治的变化对中苏分裂的影响,强调毛泽东对国内政治问题优先考虑的根本变化,是导致中苏关系破裂的最重要的原因。①「典型的论点,参见Steven M.Goldstein ,"Nationalism and Internationalism:Sino2Soviet Relations",in Thomas W.Robinson ,David Shambaugh ,eds.,ChineseForeign Policy:Theory and Practice (Oxford:Clarendon Press ,1994),pp.224-265.」学者们还试图解释毛泽东和赫鲁晓夫的个性在中苏分裂进程中的作用。②「中国学者的论点,主要参见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编:《战后中苏关系走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杨奎松:《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西方学者的论点,主要参见William Taubman ,"Khrushchev vs.Mao :A Preliminary Sketch ofthe Role of Personality in the Sino2Soviet Split",Cold War International HistoryProject Bulletin,Issue 829,Winter 1996P1997(Washington DC :Woodrow Wilson Inter2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同时一些学者指出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外交政策变化及其同中国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战略分歧,导致中苏从同盟走向敌对。③「根据新近解密档案研究这一时期苏联外交、特别是赫鲁晓夫外交政策以及中苏关系的论著,主要参见James G.Richter ,Khrushchev′s Double Bind :International Pressures and Domestic CoalitionPolitics(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94)。James M.Goldgeier,Leadership Style and Soviet Foreign Policy :Stalin,Khrush2chev,Brezhnev,Gorbachev(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94)。Vladislav Zubok,ConstaintinePle2shakov ,Inside The Kremlin′s Cold War:From Stalin to Khrushchev (Cambridg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6)。Odd Arne Westad,ed.,Brothers in Arms:TheRise and Fall of the Sino2Soviet Alliance ,194521963(Stanford Univer2sity PressPWoodrowWilson Center Press ,1998)。中国学者的有关研究,主要参见陈之骅:《苏联史纲,1953-1964》,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研究中(不论是早期的研究还是依据苏联新近解密的档案写成的论著),都涉及中国发展核武器的问题在中苏关系的演进中,特别是在中苏关系破裂中的相当重要的作用。④「参见Robert S.Norris,Andrew S.Burrows,Richard W.Fieldhouse ,Nuclear Weapons Databook,Vol.5:Brit2ish ,French,andChinese Nuclear Weapons (Boulder ,CO:Westview Press,1994)。John W.Lewis,Xue Litai ,China ′s Strategic Seapower:The Politics of Force Modernization inthe Nuclear Age (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西方早前研究这一课题的较有影响的论著,主要参见约翰·刘易斯、薛理泰:《中国原子弹的制造》,中国原子能出版社1991年版。」近年来陆续出版和解密的中国和苏联方面的相关文献档案,对重新认识中国发展核武器的基本战略考虑,对重新解释中国核武器的发展与中苏关系演进的互动关系,特别是对重新解释苏联政策变化的动因以及此种变化对中苏关系破裂的影响,都提供了可资深入研究的史料基础,并由此研究认识到国家利益在中苏关系破裂过程中的不可忽视的作用。

  

  一、中国发展核武器的基本战略考虑

  

  美国现已解密的档案文献清楚地显示,在危机和战争中考虑对中国使用核武器,是美国外交和军事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⑤「有关朝鲜战争和第一次台湾海峡危机期间美国对中国进行核打击与核威慑的情况,参见戴超武:《论朝鲜战争时期美国对中国核打击的政策》,《青岛大学学报》,1992年第1期;戴超武:《第一次台湾海峡危机与中美关系,1954-1955年》,博士后出站报告,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1999年。」在整个50年代,中国曾经三次面临美国直接的和赤裸裸的核威胁。当年毛泽东决心与苏联结盟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担心新中国将面临美国等帝国主义国家的威胁。5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领导人认为,美国的主要进攻方向,在西线是德国,在东线是从海上来,就是中国。[1]对此中国领导人清楚地意识到,面对美国海空军先进的技术兵器和战术核武器攻击的威胁,中国依靠自己的军事力量是难以防御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需要苏联在维护安全方面承担义务,尽管中国有可能要为此付出较高的代价。同时,根据当时的条件,中国要迅速取得和发展先进武器和军事技术,最佳的乃至惟一的途径,就是争取得到苏联的援助。中苏关系发展的事实表明,正是中国发展原子弹、导弹以及核潜艇等先进武器的问题,以及在这些问题上同苏联关系的演进,成为导致中苏关系紧张直至破裂的重要起因之一。

  在朝鲜战争和第一次台湾海峡危机之后,中国开始高度重视核武器的发展,并将发展核武器界定为中国重大的国家利益。在此背景下,中国对国家军事战略做了相当大的调整,确立了积极防御的战略思想,而建立有限的核打击力量则成为积极防御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中国发展自己的核战略力量,主要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首先是中国国家安全的需要,毛泽东曾经说:中国"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3]其次是未来中国的国际地位。毛泽东认为帝国主义"看不起我们,是因为我们没有原子弹,只有手榴弹",因此中国"应该有原子弹,并尽快发展氢弹".[4]毛泽东1958年6月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原子弹就是这么大的东西,没有那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吧,我们就搞一点吧。搞一点原子弹、氢弹和洲际导弹,我看有十年功夫完全可以。"[5]

  从上述中国发展核武器的战略考虑,大致可以看出中国对待核战争和核武器的基本立场,那就是中国不怕核战争,但同时必须拥有核武器,这个政策立场一直贯穿中国发展核武器的进程之中。对此,周恩来在1958年4月指出,现在世界上是东风压倒西风,我们要把社会主义阵营中的社会主义因素扩大起来。人民不仅要赢得战争,而且要赢得和平。中国人民历经战争的磨难,但没有产生对战争的不健康心理。"认为原子战争可以毁灭一切的看法是错误的。如果这样,帝国主义自己也毁灭,那它就不敢发动战争,帝国主义没有很大把握不敢冒险。社会主义要加强力量,加强建设,力量愈大,帝国主义愈不敢发动战争".[1](P ,451-452)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要冷战,用原子弹吓人。"我们则动员人民反对冷战,反对原子威胁,同时不怕冷战,不怕原子威胁。要用斗争的方式动员人民,争取同盟者,甚至英、法等间接同盟者。要用更多的核武器来禁止核武器的试验、生产和使用".[1](P ,529)中国领导人还特别强调:帝国主义所坚持的就是实力地位,跟帝国主义接壤的国家更应增强武装力量,特别是科学发达的国家更应该加强现代化的武装力量。"只有三个国家拥有核武器来保证世界和平是不可靠的。如果社会主义阵营大家都有核武器,保卫和平的可能性就更大,而且禁止核武器的可能性也就增长".[1](P ,540-541)因此对中国来说,"现在进行国防工业建设,重要的是把最新的武器,如导弹、氢弹、无线电操作等搞起来,一旦战争发生可以解决些问题".[1](P ,406)所以尖端要有,有了导弹、核武器,才能防止使用导弹、核武器;"如果我们没有导弹,帝国主义就会使用导弹"."要抓紧尖端武器的工业,丝毫不容懈怠".[1](P ,556)

  因此,5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领导人高度重视以发展核武器为核心的原子能的研究和利用,特别强调掌握先进科学技术对巩固国防的重要作用,认为"科学技术新发展中的最高峰是原子能的利用,原子能给人类提供了无比强大的新的动力资源,给科学的各个部门开辟了革新的远大前景……只有掌握了最先进的科学,我们才能有巩固的国防,才能有强大的先进的经济力量,才能有充分的条件同苏联和其它人民民主国家在一起,无论在和平的竞赛中或者在敌人发动的侵略战争中,战胜帝国主义国家。"[1](P ,377)1955年1月15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听取了钱三强、李四光有关发展核工业的汇报。毛泽东当时说:"过去几年,其它事情很多,还来不及抓这件事,这件事总是要抓的。现在到时候了,该抓了。……现在苏联对我们援助,我们一定要搞好。"会上决定从各方面努力把这一工作开展起来。[6]2月18日,彭德怀就1954年的军事工作向毛泽东呈送的书面报告中,提出了"要逐步研究和争取生产核子武器".[2](P ,562)

  为了尽快开展原子能的研究,尽早掌握核武器,中国首先成立中央一级的领导机构,并设立相应的科研部门,以统筹、指导和规划中国的核工业。1956年4月11日,周恩来致函毛泽东并中共中央:"为了能够统一和有计划地领导利用原子能的工业和发展航空工业,拟分别成立原子能委员和航空工业委员会。"和平利用原子能委员会直属国务院,主任为陈云,副主任郭沫若、李富春、李四光、宋任穷。航空工业委员会直属国防部,主任聂荣臻,副主任黄克诚、赵尔陆。这个建议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批准。[1](P ,384-385)5月26日,周恩来出席中共中央军委会议,代表中共中央宣布发展导弹武器的决定;他指出:导弹研究工业应当采取突破一点的办法,不能等待一切条件都具备了才开始研究和生产,要动员更多的人来帮助和支持导弹的研制工作。会议决定成立导弹管理机构(国防部五局)和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2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