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冷战鼻祖、遏制之父——乔治·凯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0 次 更新时间:2018-07-06 16:25:46

进入专题: 乔治·凯南   冷战  

林晓光 (进入专栏)  

  

   2005年3月18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日报》同时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一个人去世的消息,两家报纸标题分别为“冷战时代顶级战略家”、“构筑美国外交政策的局外人”,此人便是乔治凯南。凡是学过国际关系史的人,对这个名字都不会陌生。尤其是二战以后的部份,美苏关系是个大头、重头,需要对冷战起源之际的美苏各自的对外战略、政策行为、地缘政治、全球构想等一系列的问题进行较为详尽而全面细致的了解,其中美国冷战政策的出笼和确定竟然与一封来自莫斯科的电报密切相关,因此电报的作者——乔治.凯南就成为一个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重要人物。

   乔治-凯南出生于威斯康辛州的一个普通家庭,幼年丧母。1925年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交部接受了专门俄语和俄国事务的培训,之后进入美国驻苏联大使馆担任大使助手兼翻译。1944年至1946年他出任驻莫斯科代办,在此期间他仔细考察研究了苏联的政治、经济、军事、民生,也因此对俄罗斯怀有敬意和热爱。而对苏联的制度抱有极负面的评价认识。他描写过自己1944年10月在莫斯科街头漫步时的感受:仿佛是在这里度过了童年,眼中的一切、耳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尤其是在对苏联基础民生做了详细调查后他确信美国一定能在美苏较量中取胜。当苏联人民在欢庆二战结束时他却说:“人们都在欢呼雀跃,他们以为战争结束了,其实战争才刚刚开始。”

   一、著名的8000字“长电报”(Long Tele:gram)

   二战结束后,美国部分政治家仍对美苏战时同盟关系的存续抱有幻想,而凯南对于这种想法嗤之以鼻。但凯南此时只是美国驻苏联大使馆的区区一个代办,无权直接越过大使致信华府表达自己的看法。但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1946年2月22日,在外交领域打拼了20年仍碌碌无为的凯南终于等到了属于他的机会。当天,美国驻苏联外交使团临时代办乔治·凯南(George-Kennan)正卧病在床。由于大使正在办离任手续,凯南暂时顶替大使处理华盛顿发来的电报。当天他需要答复的一封电报是财政部询问为什么苏联人不想加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十八个月来这样的电报司空见惯:战争部询问为什么苏联人高层谈判没诚意;外交部询问为什么苏联人不想援助欧洲战后重建。在一九四六年的美国政界看来,苏联仍是坚定的盟友和伙伴,虽然几个月来似乎在撒娇闹着小脾气。尽管电报如雪片一般纷至沓来,但实际上再华盛顿没人指望驻苏外交官能对这些让人烦心的小脾气发表什么真知灼见,说到底他们不过是办事员:参议员访苏他们负责安排行程,杜鲁门想给斯大林捎口信他们负责填表。政策早在华盛顿的各个部门制定好了,只是例行公事地发个电报给驻苏使馆,等着例行公事的回话,彼此走个形式,然后上交总统办公室。

   但时年42岁的乔治·凯南并不想公事公办的文牍主义的既定程序中消耗自己的余生,他在20年的外交生涯中疲于奔命、兢兢业业却碌碌无为,不出意外的话,再熬几年将凭着资历派驻某个无足轻重的小国当个大使,然后退休回国颐养天年。不甘心就这样默默无闻的乔治·凯南在床上读完财政部的电报,叫来秘书多乐茜·海斯曼小姐( DorothyHessman)草拟回复,他盯着多乐茜的笔看了一会儿,“今天可得让你的手受罪了”。于是,正在发烧,重感冒引起鼻窦发炎、牙龈出血的他,哑着嗓子口述了一封八千字的回电,篇幅之长让习惯了上司谨慎作风的多乐茜大吃一惊,因为她所熟悉的外交工作原则之一是严谨、简约、扼要,如此之长的电文在外交史上实属罕见。

  

  

   乔治·凯南

  

  

   1946年2月22日,美国驻苏联代办乔治·凯南向国务院发回一份8000字的电报,对战后苏联的外交理论、对外政策、行为动机和做法以及美国应当采取的对策,提出了全面系统的分析和建议,为美国“已经采用的‘强硬’政策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理论和逻辑的依据”。凯南把这篇全名为《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代办乔治·凯南致国务院电报第五一一号》的电报分为5个部分,使“每一部分都是独立的,而且看起来不会长得离谱”。电报对二战之后的苏联政治与外交进行了详尽分析,并提出了应对克里姆林宫的基本原则:由于传统的不安全感,苏联的对外政策具有扩张性;当政者不愿与西方世界接触,以免国民了解真相;而且斯大林深信,与西方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时间:1946年2月22日

   地点:美国驻苏联大使馆

   人物:大使级代办乔治·凯南和秘书多萝西·海斯曼

   主题:凯南就美国财政部询问苏联会否加入世界银行及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一事回电

   内容:国务院2月3日第284号电令要求回答的问题,既复杂又非常敏感,既与我们常规思考极为不同,又对分析我们所处的国际环境十分重要,我实在无法将我的回复压缩在一份简单的电文中,又避免造成我认为是非常危险的过分简单化。据此,我希望国务院能够容忍我将我的回复用五个部分提出。这五部分的小标题分别是:

  

   1、苏联战后(战略)思维的基本特征;

   2、这一思维的背景;

   3、这一思维在政府政策层面的反映;

   4、这一思维在非政府层面的反映;

   5、从美国政策角度的可行性推断。

  

   请允许我先就对电报通讯所造成的负担表示歉意。然而,所涉及的问题,特别是考虑到目前发生的事件,是那么的急迫、那么的重要,我认为对这些问题的解释——如果这些问题确实需要我们予以重视的话——(采用如此长电的形式)是值得的。

  

   这封著名的长电报通过分析俄罗斯人的民族性,苏联的民族、社会与经济、政治的情况和特征,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马克思主义为何首先在苏联大获成功等深层问题,来解读和判断苏联对外政策的逻辑,进而提出美国应采取的对苏政策方针。在历史上首次明确指出,虽然苏联人民和平而友好,可是俄罗斯民族主义在缺乏安全感的心理驱使下,需要通过树立一个外部敌人来证明其集权制度的合理性,由于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诸多原因,苏联必然选择消灭资本主义和与美国对峙的政策的立场。于这样一个难以妥协的敌人对话谈判,收效可能微乎其微。但与纳粹德国相比,社会主义苏联无论经济基础还是意识形态仍是一个弱小力量,特别是由于在二战中遭受的巨大损失,苏联经济相对于资本主义仍处劣势,所以绝不会冒险扩张。电报因此判断,正确的美国对苏政策应该是:面对苏联政府,既不能妥协,也不必诉诸武力,放弃继续在国际事务上与苏联合作的天真幻想,通过媒体教育美国民众了解苏联的真相、防止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扩散,致力解决美国国内问题不让苏联有可趁之机;援助欧洲各国战后重建,培养欧洲的反苏阵营以达到遏制苏联的目的;他还精准地预见到社会主义阵营必将分化。总之,尽管美苏不大可能合作,但也无须诉诸战争,可以采取“遏制”苏联扩张的政策,促使苏联政权衰弱并走向最后崩溃。

   这封也许是美国外交史上最重要的电报,在华盛顿的各政府部门被广泛传阅、轰动一时,引起了决策层的广泛关注,凯南也因此受到美国国务院的高度重视。“我的名声由此确立。”乔治·凯南(George F.Kennan)在自传中不无得意地写道。尽管他一生著述颇丰,各种著作多达20本,其中《苏联离开战争》和《回忆录》还为他赢得了两个普利策书奖和国家图书奖,但在世人看来,乔治·凯南最著名的还是那封电报。美国政府高层非常重视这个“长电报”,杜鲁门总统和国务卿马歇尔以此为基础制定了冷战时期以对抗苏联为中心的美国外交和全球战略,由此揭开了冷战的序幕。。

   二、遏制政策

   随后,凯南又以X署名进一步阐发了其对苏政策观点,在1947年7月的《外交季刊》发表了题为《苏联行为的根源》的文章,系统阐述了“遏制理论”,主要内容有:

   1.苏联行为的动机根源,是俄国人传统的本能和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来自于“对西方更能干,更强大,组织得更好的社会抱有畏惧心理”。因此俄国人谋求安全的唯一做法,是为了彻底毁灭同自己竞争的国家而进行耐心和殊死的斗争,决不会同那个国家达成妥协。

   2.苏联行为的理论根据。凯南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是苏联维持国内“独裁制度”和同外部资本主义世界进行斗争的理论依据。“苏联的意图必须始终庄严的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以保证对内虚弱的政权获得外部安全。

   3.苏联的政策目标。凯南认为苏联的近期目标,是从一切方面致力于提高苏维埃国家的势力和威信,力求分裂和削弱资本主义国家的力量和影响,以及努力扩大苏联的势力范围。

   4.美国的对苏政策。美国不可能指望在可遇见的将来同苏联政权享有政治上的亲善关系,美国必须在政治舞台上把苏联当作对手而不是伙伴。对苏政策的主要因素,必须是一种长期的、耐心然而坚定、并且时刻保持警惕的“遏制俄国扩张倾向的政策”。苏联对于理智的逻辑无动于衷,而对武力的威胁表现敏感,所以只要美国拥有足够的实力,并表明将使用实力的时候,就可遏制住苏联,不用诉诸武力。

   5.遏制苏联的目标。遏制苏联扩大势力范围的努力,把苏联的影响限制在其本土和东欧,并竭力促使其内部发生变化。乔治·凯南的遏制理论对战后初期美国对苏战略和政策的确立和执行,产生了直接的重大影响,为杜鲁门主义提供了理论依据。

当时从战时美军参谋长转任国务卿的马歇尔将军正需要这样一位具有独特外交理念并且熟悉苏联政策行为的人才,因此将凯南提升为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主任。当时乔治·凯南的办公室就在马歇尔办公室隔壁,可以通过连接两个办公室的边门互相出入,享有直接递交报告的特权,并为马歇尔设计了著名的“马歇尔计划”。1947年,他以“X”之名,在《外交季刊》发表了《苏联行动的根源》,可视为“长电报”的加长版续篇。文中建议“美国对苏联政策的主要特征,必须是对苏联的扩张倾向加以长期的、耐心而坚定的、警惕的遏制”。这是乔治·凯南第一次正式提出“遏制”的概念。当时冷战开始,美苏关系恶化,美国在寻求新的对苏战略。凯南的学说应运而生、适逢其时,“遏制”旋即成为“冷战”的核心词汇,也是20世纪国际关系和冷战史时期最重要的词汇之一。不过当时凯南并未对“遏制”进行严格界定,致使这个词一度被误解为“军事遏制”。随着国际环境风云突变,东西阵营对抗加剧,丘吉尔于1946年发表了“铁幕”演说;1949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先后建立;此后华沙条约组织成立;美苏两大阵营的军事对抗进一步组织化、制度化,“遏制”政策作为军事战略的框架和特征也日益固定和突出。对于这一重大的误解和误用,凯南倾其后半生进行澄清和修正,他说,自己从未设想过苏美之间的战争,“遏制”应为“政治遏制”,即采用政治、外交的手段,而非“军事遏制”。所以当“X文章”发表35年后,有杂志试图采访凯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乔治·凯南   冷战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83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