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朝鲜经济观察之三:不可低估朝鲜社会经济发展潜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4 次 更新时间:2018-03-29 02:28:30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局势   朝核问题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前言:

   3月9日美韩宣布特朗普与金正恩将于今年5月前会晤的消息震动了国际社会,也令中国民众与网络舆论近乎鼎沸,而且貌似大部分舆论都是“中必输”,抱怨中国为什么没有料到,……简直就要追责“究竟是谁失去了朝鲜”似的。美朝韩三方可能是看中这个时间段中国正在“两会”,俄罗斯正在总统竞选,不能集中全部精力料理半岛事务,但此举对我而言并不意外,我也并不认为他们这次就一定能够谈成。

   在《香港传真》2011-2(2011-1-7)刊发的《密切关注朝鲜经济复兴的机会》一文中,我已经明确写道:

   “尽管美国政府和主流舆论每天对朝鲜恶语相向,但这些并不表明美国企业就不会探索门路打开朝鲜市场,不表明美国政府就不会试探与朝鲜改善关系。实际上,从美国前总统卡特1994年、2010年两度访朝,到2010年3月天安号事件发生后美国一些专家试图访问朝鲜,美国内部始终存在一股势力主张与朝鲜开展接触、交流而不是对峙,朝鲜也一直对西方游客开放,某些做法还显得相当‘体贴’。……”

   至迟在2012年的文章《论朝鲜变局及经贸契机与风险》(《战略与风险管理》2012-11)中,我已经提出,朝鲜核武器策略目的是“拥核谋和”,在2013年2月17日《环球时报》刊发的《朝鲜想“拥核谋和”,得见好就收》一文中再次强调了这个看法。

   所以,这次美朝双方宣布元首会晤,我并不感到意外。而且,中国学者中预料朝美接触可能的远远不止我一人,张文木也早就写过这方面文章。半岛无核化是我们的目标,而要以非军事手段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经过朝美接触这个环节;既然如此,对现在朝美元首可能直接会晤又有什么大惊小怪呢?

   关于朝美对话,我对双方目的企图都不抱幻想,对双方与中国利益的重叠、冲突之处都不抱幻想而持冷静态度,对他们谈成的概率、谈成之后可能的走向也抱有冷静看法。

   在政府层面,我们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数年来一直在公开主张美朝对话,9日中美元首通话时,特朗普也表示:事实证明,习主席坚持美国应该同朝鲜开展对话的主张是正确的;有些人不必大叫大嚷一副“中必输”的架势。

   差不多十年前,我开始写关于朝鲜的文章,迄今公开发表的文章有10来篇的样子,我很清楚这些文章引起了美韩等国外交部门的关注。主要篇目清单如下:

   《到朝鲜投资去》,《环球》,2010-21;

   《探索朝鲜新市场》,《海峡商业》,2010-10;

   《密切关注朝鲜经济复兴的机会》,《香港传真》,2011-2(2011-1-7);

   《论朝鲜变局及经贸契机与风险》,《战略与风险管理》,2012-11;

   《参与朝鲜经济复兴》,《环球》,2012-24;

   《值得关注的朝鲜经贸契机》,《环球》,2012-24;

   《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国企》,2013-2;

   《对朝经贸切入点与潜在波折风险》,《国企》,2013-6;

   《朝鲜想“拥核谋和”,得见好就收》,《环球时报》,2013-2-17;

   《美韩想破坏朝粮食安全》,《环球时报》,2013-4-18;

   《朝鲜经济发展潜力不容小觑》,《环球时报》,2014-2-21;

   《中国可为朝韩经贸合作提供平台》,《环球时报》,2015-7-28;

   ……

   2012年末,我将截至当时写的朝鲜文章整理成了“朝鲜经济观察”系列4篇,依次是:

   《朝鲜经济观察之一: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本公号文章链接:朝鲜经济观察之一: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

   《朝鲜经济观察之二:朝鲜“拥核”意在“谋和”》(本公号文章链接:朝鲜经济观察之二:朝鲜“拥核”意在“谋和”)

   《朝鲜经济观察之三:不可低估朝鲜社会经济发展潜力》

   《朝鲜经济观察之四:对朝经贸切入点与潜在波折风险》

   后面的一些公开文章内容都是从这4篇而来的。现在公号陆续贴出这个系列4篇文章,以供关注者参考。6年时间过去,一些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某些具体问题的判断也要因此而发展,但我相信基本分析思路、方法论是能够长久成立的。

   今天贴出系列第三篇文章《朝鲜经济观察之三:不可低估朝鲜社会经济发展潜力》,写于2013年初,其中未指明年份的日期指的都是2013年。根据当时情况,这篇文章主要论点:

   “尽管目前对朝贸易在中国外贸总额中所占比重微乎其微,但地缘和战略决定了我们不能将朝鲜与那些对华贸易额相当的国家等量齐观。”

   “在严峻军事威胁下经历了近20年经济冲击和封锁而仍未发生大规模动乱,反而在航天、核技术和计算机网络开发方面取得了相当进展,这一事实本身就表明了朝鲜社会的凝聚力,也显示了这个国家在度过难关、实现与西方大国关系正常化之后具有经济复兴的潜力。”

   “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世界上,任何个人、任何国家都不能指望永远不遭遇危机冲击,只有勇气、奋斗精神才是应对危机冲击的最可靠支柱;朝鲜已经度过经济危机最严峻时期的考验,某些热门新兴市场一旦遭遇经济社会危机冲击,其国民缺乏顽强拼搏精神的致命弱点将使得这些国家原形毕露,阿拉伯国家近两年的动荡已经充分显示了这一点,我们还将在拉美和非洲国家继续看到这一点。”

   ——现在,我继续给朝鲜人民的凝聚力、奋斗精神打高分,这个国家前途如何,取决于能否与西方大国实现关系正常化而又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

   2018.3.11

  

  

   正文:

  

一、对朝经贸:战略价值远超一时贸易额比重

  

   作为世界头号贸易大国,对朝经贸在我国对外贸易中所占份额甚低,远远不能与韩国相比。2011年,我国对外贸易36421亿美元,其中对朝贸易56.4亿美元,占0.15%;对韩贸易2456亿美元,占6.7%。2012年,我国对外贸易38668亿美元,其中对朝贸易60.3亿美元,占0.16%,对韩贸易2563亿美元,占6.6%。然而,仅仅根据贸易额及其占比来衡量对朝经贸的重要性是错误的,因为现实世界中的国际关系并不仅仅包括经济关系一个方面的内容,单纯注重一时的贸易数据必然误导。

   即使不谈身为周朝诸侯的箕子朝鲜侯国,即使不谈汉武帝在朝鲜半岛设立四郡,至迟从隋唐以来,半岛局势就开始纳入中原王朝的核心利益,地缘政治基本原理和千百年来的历史教训无时不在告诫中国人,中国必须在朝鲜半岛拥有一个毗邻友邦。韩国官方和社会某些势力对延边乃至中国东北整个东半部及乌苏里江以东地区提出领土要求,韩国女运动员在长春举行的亚洲冬季运动会上公然挑衅中国观众,并因此在归国后被视为“英雄”而备受追捧,表明此种建立在捏造和歪曲基础之上的历史观和领土野心几乎已成韩国社会共识,韩国某些人更在2011年8月16日悍然宣布成立所谓“间岛临时政府”;近年来美韩两国密集军演;高调部署射程1500公里的玄武-3C远程巡航导弹(覆盖中国京沪等数十个大城市);李明博提议开征“统一税”;2010年8月16日至26日,美韩联合军演首次加入假设韩国统一部官员接管平壤政权内容;2012年10月7日,韩国政府宣布美国同意修改《韩美导弹协议》,将韩国弹道导弹射程从300公里延伸至800公里,同时将300公里射程导弹弹头重量上限从500公斤提高到2吨;……所有这一切,让中国一次又一次看到了美韩某些势力的野心,深切感受到何谓唇亡齿寒,户破堂危。虽然朝鲜接二连三的核试验对中国周边环境构成了不可忽视的严重干扰,理所当然在中国社会招致了强烈的反感,但与在可预见未来也不具备实战能力的朝鲜核武器相比,驻韩美军和韩国海军射程上千公里的巡航导弹对中国东部经济精华区的威胁更为实在,更不用说韩国某些势力图谋借朝鲜核爆之际将美国核武器引进半岛了。尽管目前对朝贸易在中国外贸总额中所占比重微乎其微,但地缘和战略决定了我们不能将朝鲜与那些对华贸易额相当的国家等量齐观。

  

二、朝鲜经济曾经辉煌


   同时,我们也不要因为朝鲜这些年遭遇的经济困难而低估该国经济潜力,特别是不要低估这个国家发展开放经济的潜力。朝鲜这些年的经济困难并非主动闭关锁国所致,而是暴露了开放经济和石油农业的风险。须知朝鲜经济本来并不封闭,而是相当深入地参与了前社会主义阵营国际分工体系,也因此而受益不浅,多年保持着比中国更高的生活水平,某些工业比中国更先进,农业比中国更现代化。

   在工业领域,朝鲜比中国更早完成了工业化。早在1970年,工业在朝鲜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就已经达到65%;[1]同年中国GDP构成中第二产业所占比例为40.3%,其中工业所占比例为36.6%。1978—2010年间,中国GDP构成中第二产业所占比例在41.3%(1990年)—48.2%(1980年)之间,其中工业所占比例在36.7%(1990年)—44.1%(1978年)之间。2000—2011年间,工业占比在39.4%(2002年)—42.2%(2006年)之间。[2]在单个工业部门中,最突出的是朝鲜化纤工业曾长期领先于中国。朝鲜著名的咸兴二八维尼纶厂于1961年投产,到1970年化纤就占纺织品70%以上;而中国直到1963年才与日本仓敷人造丝株式会社签约引进维尼纶成套设备,北京维尼纶厂1967年投产,但产量规模长期比不过朝鲜同行。1984年5月7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参观咸兴二八维尼纶联合企业时,就很赞赏朝鲜化纤工业取得的成就,表示在化纤工业方面中国要向朝鲜学习。[3]直到1980年代末,笔者的同学中还有人被派往朝鲜留学,学习轻工专业。

   在农业领域,根据中国学者温铁军(曾被联合国请到朝鲜担任农业顾问)提供的数据,到1980年代,朝鲜已经装备了6万台拖拉机,从而全面实现了农业机械化,年收入人均900美元。虽然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朝鲜农业蒙受了毁灭性打击,韩国统计厅公布的联合国粮农组织资料显示,2010年朝鲜大米、玉米等粮食产量仅有452万吨,但在朝鲜外部贸易环境正常时期,其粮食产量1976年便达到了800万吨,[4]人均粮食800斤。即使在苏联已经解体的1993年,由于外贸体系尚未彻底破坏,其粮食产量仍然创造了913万吨的最高纪录。[5]

在工业化和农业生产两方面都取得长足进步的基础上,在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朝鲜城市化人口比例已达70%。与此相对应的是,1978年末我国总人口9.6259亿,其中城镇人口1.7245亿,城镇化人口比例17.9%;2011年末我国总人口13.4735亿,其中城镇人口6.(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梅新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局势   朝核问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183.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