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孟:乡贤文化的璀璨明珠

——南常村碑文碑记选刊注疏(凡十一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5 次 更新时间:2018-01-25 15:35:29

进入专题: 乡贤文化  

安希孟  

  

   在漫长历史岁月里,为乡村建设、风习教化、乡里公约贡献才智的文化人,被称为“乡贤”。乡贤,当地德行高尚、知书达理、精通文墨,在乡间实行风俗教化者。他们求取科举功名,但科第落榜,未必步入宦海仕途,没有官运亨通。乡贤文化植根于中国传统村落,是中国农村的母土文化,担戴公益事业。旧中国皇权触须很难抵达社会底层。极具地域风貌的乡贤文化,承载古代社会习俗传习。充分挖掘乡贤文化,如今已成阵势。

  

   此文属于民间文化孑遗。民间信仰在乡间广为流传,具有非官方性、朴野性、自发崇拜性。有学者称之为“民俗宗教”(folklore religion)或“普化宗教”(diffused religion)。 在意识形态层面,民间信仰、仪式和象征,对理解中国社会有重要的意义。俗神信仰,在中国具有悠久历史。民间信仰多借助于碑碣石刻流传。碑石林立是我华夏特色。碑记也是一种文学体裁。碑记,a record of events inscribed on a tablet,古代刻在碑上记录人物生平事迹的文体。碑文是范围极广的实用文体。

   南常村现残存的几幢石碑,与宗教祭祀活动(佛道)缘源深厚,而村民田间旷野坟茔之高大墓碑,则于五八年平整土地时填埋,不知凡几。如今已难觅踪影,殊为可惜。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呀。掩埋之石碑,据说可凭地质探测仪探得挖掘,亦未可知。唯寺庙之宗教碑石,尚存残断。吉光片羽,弥足珍贵。足见,在吾国,民间乡野,佛道影响旷日持久。土地庙,是祭祀土地神的地方,属民间信仰,专一护持当方土地。按习俗,每个人出生都有“庙王土地”,即所属的土地庙,类似于籍贯。人去世后,行超度仪式,即做道场,都会获取其所属土地庙。南常村人去世,要到土地庙行告别礼。最是仓皇辞庙日,和尚道士犹奏离别歌。

  

   南常村民历代留有石刻碑记(inscriptions),庙院留有石碑(stone tablet)十几幢。足见宗教文化渗透民间乡野。惜由于兵燹水火,极左思潮,填埋墓碑,拆毁寺庙,推到菩萨,碑碣或搭桥铺路,或填埋地下,或遗失于道旁。或挪入私家院落成阁台或捶布砥石,或作垒墙基石,或流落他处,狗溲猫尿落于其上。字迹已模糊不清,唯大意尚可猜度。古代勒石树碑,旨在不朽。可惜被挪用于庭院,碑基趺佚。经县文物局和我村常自治、李金贵诸君多方搜寻,找到五、六幢残存石碑。前几年修撰村志,尽行收录,已有注释或今译。唯遗憾者,经费短缺,至今尚未付梓。明珠藏暗。

  

   本资料首先感谢翼城县文物局,是他们从南常村民院落搜寻、保存、拓碑、断句。南常村志编委常自治补充做了修补标点。本文依据他们的成果,进一步对标点和行文做了力所能及的填补纠正,校勘舛误。语词诠释注音,由本文完成。本文添加了较多注音和的出典注释。肯定不少是妄加揣度,希望方家教正。简介和今译,简化或从略。繁体,一律从简化字。凡属不规范之古代异体字,均采用现代规范汉字。这也是本文之工作。碑尾人名众多,亦删节。我们只是业余水平,对译注做些修正勘误,可能有所进步。注意,基本工作或成就,是村志原班人马的完成的。如果此文有所补苴罅漏,也只是献芹。

  

  

   一  创建石牌坊记[1]

  

   【简介】刊石时间不详。原为石牌坊构件,右部残缺。碣质青石。首题“创建石牌坊记”。正文118字。

  

   【碣文】创建石牌坊记

  

   土地尊神,一方之保障也。灵驱猛兽,福庇万民,神之功德,洵[2]浩荡而难名矣。里人[3]永盛宋君等,愿输[4]本社积金竖建石坊,以壮神威,以酬[5]神德,诚盛举也。但工大费多,财力不给[6],盛等更募化[7]村众,量力输财,以成斯举。厥工告竣[8],谨按事之巅末[9],就坊为记[10],永垂不朽云[11]。

  

   郡庠[12]增广生员[13]宋大起撰书

  

   施财[14]姓名开后

  

   (下缺)

  

   二  迁修土地牛王祠碑记[15]

  

   【简介】明崇祯七年(1634)10月刊。现存村民余自立门前。碑质青石。圆首方座。 正文 共158字。碑阴碑面剥蚀脱落严重,字迹漫漶不清[16],正文为施财姓名。王培德撰文并书丹[17]。孙日新刻石。

  

   【碑文】(碑阳)迁修土地牛王祠碑记

  

   善哉!土地等神众灵,专其[18]护于一方群生,食其报于万年[19]。盖有人此有土,然主之者神也[20]。我南常东门外,古有土地等神祀[21],其肇[22]址修建,俱镌石可考[23],复何赘焉[24]。第因去岁流寇焚杀极苦[25],修筑城堡,有碍庙宇。里众公议,焚香请神,新迁于城中玉帝大庙门前左侧,令其同受香火,共庇黎庶[26]。则神灵安而民福生[27]。于是工完事峻,谨将施财捐资姓名勒石,永垂不朽云[28]。

  

   里人肖台王培德撰文并书丹

  

   (从略)

  

   崇祯七年孟冬谷旦[29]

  

   玉工孙日新镌石[30]

  

   (碑阴)施财人姓名(从略)

  

   三 大圣准提菩萨碑记[31]

  

   【简介】清康熙十九年(1680)十月刊。原在村东涌泉洞内。1990年入翼城县博物馆收藏。碑质青石。圆首。趺佚[32]。下部残断。

  

   【碑文】(碑阳)峕康熙十九年岁次庚申小春月

  

   (中略)(碑阴)

  

   涌泉洞[33]重修南殿创塑准提(下缺)

  

   涌泉洞者,沙门铁钵[34]王禅师之(下缺),皋千峰矗矗[35],信斯洞之胜地[36]。亦南(下缺)朝旭晴霁[37],夜月映辉。松筠错阶[38],莓苔[39]缀阶,众佛列圣,簇簇芸芸[40],所缺者准提大士。夫大士,而胡以准提名?盖其笃生[41](下缺),无物不携[42],端坐一龛[43],凝然不动,心通万法[44],肆映无(下缺)。斯洞僧照奎,夙崇教者也[45],慨然以建像为己任。一时(下缺)先,且于洞后之古佛洞前之观音西龛之白(下缺)麟、常君鸿祚,诸工之督工,要皆刘君之德,有以鼓之(下缺)。天下事,往往成于弘毅[46],而废于因循。今刘君诸公之力(下缺)嗣而葺之[47]者。

  

   (从略)

  

   (碑侧)净土分明在目前,不须退步远尘寰。头陀[48]总是虚空趣,只为迷流不自看。弘谦书。

  

   云影飘扬,香华叆叇[49],万象森然,观空如在。松寡书。

  

   四 重修关夫子庙记

  

   【简介】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四月刊。碑质青石[50]。碑首残缺。阴阳两面刻。字迹漫漶不清。碑文楷书。碑阳首提“重修关夫子庙记”。约200字。碑阴首提“施财姓名”。宋友萱撰文,薛大成书丹。

  

   【碑文】重修关夫子庙记

  

   邑庠[51]弟子生员[52]子谅宋友萱沐手[53]敬撰

  

   邑庠弟子生员赞皇薛大成沐手敬书

  

   关夫子[54]庙由来久矣,里中疾病患难,咸祷于此[55],英灵赫濯[56],有求必应。但代远人更,创世莫稽[57]。后之屡损屡修,接踵[58]者不乏其人。一重修于元至正十六年,一重修于明崇祯十四年。古人云:“莫为之前,虽美弗彰;莫为之后,虽盛弗传。”[59]迄今又历多年,风雨飘摇,圮颓之患[60],所不免矣。舍弟友洵,度前人之心,继前人之事,因而布告里人,随份各输[61]。偶值岁歉[62],醵金不敷[63],洵则鸠工庀财[64],不惜所费。诸匠飮食之需,一身任之,而总其成焉。厥[65]工始于二十四年四月,告竣于五月六日。庶[66]实志之,以为后之乐善者劝。

  

   康熙二十四年五月初六日立石

  

   油匠 张垣  戴奎

  

   玉工 孙宜兰镌石[67]

  

   (碑阴)施财姓名(从略)

  

   五 戒赌碑记

  

   广东琼州府澄迈县知县含贞 秦大章撰 邑庠生[68]赞黄薛大成书

  

   惟王道之易[69],观于乡里,圣谕之要,严乎非为。天非为不止之事一端[70],而衰身败家,惟赌为最。故士而赌,则不能愤志青云[71];农而赌,则不能竭力垄亩[72];工而赌,则不能居肆成事[73];商而赌,则不能贸迁有无;富而赌,则富将日消;贫而赌,则贫且益甚。以至父而赌,则不能教其子;子而赌,则不能养其亲;兄而赌,则不能诫其弟;夫而赌,则不能赡其妻;老而赌,则不能安其身;少而赌,则不能收其心。甚至日赌不足,继之以夜;明赌不敢,诱之以暗。废寝恶食,愚不贻曷害大种,屯恶习良,良可浩叹。兹者[74],合堡公议,其时戒赌。大而五色三绝,小而纸牌骨牌,可犯输赢,皆属赌类。不分士庶,不分贫富,不论老少,永行禁止。

  

行文既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乡贤文化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06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