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晓芒:史铁生的哲学——铁生67岁生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39 次 更新时间:2018-01-21 20:42:09

进入专题: 史铁生  

邓晓芒 (进入专栏)  

   主持人(王克明老师)发言内容

   各位来宾,大家好!我叫王克明。很荣幸,在史铁生67岁生日这天,由“写作之夜丛书”编委会和北京青年报副刊部,在这里举办演讲会,请我国著名哲学家邓晓芒先生,为喜爱并且敬重史铁生的朋友们做“史铁生的哲学”专题演讲。

   今天来到会场的有史铁生的妹妹史岚。邓老师的夫人肖书文老师也在,肖老师和邓老师一样也是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从事日语和日本文学教研。今天到场的有很多北京青年报“青睐”喜爱史铁生作品的读者朋友,有邓晓芒教授的学生和粉丝,有史铁生当年的同学、插友,还有“写作之夜丛书”编委会的编委们。欢迎大家!

   我个人觉得,邓晓芒教授是1949年以来,中国著名哲学家里,突出具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哲学家,他主张的“新批判主义”和“第三次启蒙”,尤其具有重要的当下意义。我不懂哲学,今天由我主持,一是因为我和史铁生有同样的陕北插队知青经历,二是因为我和邓教授有同样的十年下乡知青经历,而且回城之后都当过搬运工。我去过邓教授下乡的那一带地方,那风光景色,绿野山乡,长亭古道,薄雾炊烟,色彩好极了。黄土高原太不一样了。但这两个地方又有相同的地方,我们插队的陕北,以前出过屠杀四川人的张献忠;晓芒老师下乡的湘西,他下乡的时候,出过屠杀黑五类的贫下中农法庭。那个时候,人为制造的阶级斗争,改变了年轻人的命运,在那个似乎只有效忠的可能、或是绝望的可能的年代里,邓晓芒老师坚持追求自由的可能,思想越来越宽广,直到今天,成为一代哲人。我后来到故纸堆里钻牛角尖去了。

   今天演讲会原来计划在地坛举办,因为在铁生生日这天,在地坛具有很好的象征意义。但是那里面暖气温度不够,北京青年报热情邀请,就改到这里来了。谢谢王耀平先生的地坛邀请,谢谢陈徒手老师的北青报邀请。在这里我们并没有远离地坛。大家看这里会场前后的幕布上,有用照片做的浮雕效果背景,后面的那是黄土地,清平湾,是史铁生文学创作开始的时候的立足之地。前面的浮雕背景是地坛,是用铁生自己照的一张地坛照片做的。地坛是史铁生哲学思考开始时候的立足之地,他从这里走入了“写作之夜”,关注内心本质,看到“里面竟然比外面辽阔,比外面自由”,从地坛这儿,用邓晓芒老师的话说,史铁生进入了“纯粹精神和理想的可能世界”。我们可以比喻说,从黄土地到地坛,是史铁生从文学创作走入“写作之夜”的象征,是他从现实世界走入可能之夜的象征。所以,虽然没有在地坛里面举办,但这里还是保持了今天这个日子,应该具有的象征意义。

   邓晓芒老师说,中国作家中,只有史铁生在可能世界中寻找自我,彻底孤独地思考存在,用他神圣的语言,使他成为真正的创造者、颠覆者。邓晓芒老师将给我们分析史铁生的命运观、生死观、爱情观、宗教观、语言观,介绍铁生哲学思想中的灵魂、自由、可能、存在等等这些价值,帮助我们理解史铁生在写作之夜中的追寻。

   演讲结束以后晓芒老师回答大家的问题。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邓晓芒教授演讲。

  

   邓晓芒演讲内容

  

   各位朋友,非常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和北京的史铁生作品爱好者以及关注者在一起,谈论我们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就是关于史铁生的作品,关于他的思想,关于他的哲学。

   我对史铁生的作品的关注由来已久,90年代的时候曾经出过一本书,《灵魂之旅》,把90年代比较有名的一些主要代表人物,可以说大部分都扫了一遍,评论了十几位作家,其中史铁生这一部分是最长的,那一章写了有三万多字。至今在网上流传的就是其中的那一部分,叫做“可能世界的笔记”,主要谈了他的一部代表作《务虚笔记》。我读《务虚笔记》非常投入,读完以后简直感到精疲力竭,之所以这样关注、这样感动,与我跟史铁生有共同的经历、以及共同的思考有关。

   刚才克明兄也介绍了,我在农村曾经有过十年的插队经历,后来回城做搬运工。实际上我是从1968、1969年在农村当知青的时候开始认真读书和自学的,因为我们是文革前1964年下放的,在农村当知青的时候,在某个时间点上,我觉得自己该认真读一读书了,于是广泛涉猎了当时只要拿得到的各种哲学和文学的,也包括历史、经济、政治等各方面的书,一个人在那里看,在那里思考。我想我在农村当知青的时候读书和史铁生后来在地坛读书,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史铁生是身患残疾,面临生死抉择。而我是在“广阔天地”里面,不存在生死抉择。我是一边劳动一边用业余时间提高自己,丰富自己。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史铁生在他的作品里面也讲到了,残疾只是一个象征,其实每个人在一定意义上都是残疾的,所谓残疾就是人的有限性,总有些事情是你力所不能及的,那就相当于你的残疾。只不过史铁生遇到的困难、障碍更大,而我们那个时候看起来还是比较自由的,天不管地不收。但是也面临某种生死抉择,那个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你如果不在精神上向彼岸世界眺望,那么你就是没死,哪怕你还活着,也是行尸走肉。

   我曾经讲过,我被两次忽悠,第一次是1964年上山下乡,满怀激情,第二次是文革,也是满怀激情,我不能第三次再被忽悠,所以拼命地去看书。我和史铁生的学历同样的,都是初中毕业,史铁生是初二、初三就搞文革了,等于比我还少读一年书,但是实际上是在同样的水平上起步的。

   今天谈史铁生的哲学,这个题目是我主动提出来的,他们说你谈谈史铁生,我说我就谈史铁生的哲学。后来决定了以后,我才收到《史铁生全集》,北京出版集团出的,出得非常漂亮。我拿到以后,《史铁生全集》中主要的作品我可以说都读了一遍。又有一些新的感受,在1996年写《灵魂之旅》的感受之上,又补充了一些东西。我那本书是1998年出的第一版,《灵魂之旅》,后来残雪的日文翻译者近滕直子来我家作客看到了,她就拿到日本去翻译成了日文,出了日文版。2005年湖北人民出版社出了第二版,收在《文学与文化三论》里面,上海文艺出版社2009年又出了一个第三版。去年是作家出版社和高高国际出版公司出的第四版《灵魂之旅》,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看。

   下面我们就来谈一谈史铁生的哲学,我提了这么几个问题,当然这几个问题都是互相相关的,并不是说每一个观点和另外一个观点是不同的观点,都是相通的。

  

命运观

  

   首先是命运观。史铁生的命运观,大家很容易理解。一个人惨遭那样的疾患,面临生死抉择,命运这个概念马上就跳出来了。史铁生21岁那一年,用他的话说是“活到最狂妄的年纪上,忽地就残废了双腿”。他当时就知道,无论他还能活多久,他这一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怎么办?他狂躁过、绝望过、伤心过、自暴自弃过,但是当所有这一切都过去了以后,他开始思考,他还这么年轻,21岁,他不得不思考。在他的年纪,他更愿意到世界上去闯荡一番,去猎奇、冒险、成就梦想,但是现在他只能沉思默想了,他是被逼无奈。

   他想到了命运的问题,他有一段话:

   所谓命运,就是说,这一出“人间戏剧”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你只是其中之一,不可以随意调换。……要让一出戏剧吸引人,必要有矛盾、有人物间的冲突。……上帝深谙此理,所以“人间戏剧”精彩纷呈。

   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上帝安排给我的命运注定如此,上帝这样安排自有他的道理,我们有限的人怎么猜得透,不要埋怨、不要抱怨。因为有我,还有很多其他形形色色不同的命运,所以人间才精彩纷呈。这个当然是斯多葛派的命运观,这是在西方很有名的、古希腊的一个哲学学派。他们认为,上帝让每一个人在世界大剧场里扮演自己的角色,所谓“愿意的人命运领着走,不愿意的人命运拖着走”,你反正得走,命运已经规定好了,你总得走。当然这个观点融入到了基督教的思想里。古罗马时代就流行着一句谚语,“人间是一个大剧场,每个人在里面扮演不同的角色”。后来基督教讲“天职”,不管你是当总统,还是当扫地的清洁工,都是你的天职,上天安排的,没有等级之分。既然你承担了这样一个职位,你就得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以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个观点很消极。但是也不一定,一个人病到了史铁生那样的程度,宿命论可能就是他唯一的心灵救助。通常中国人也讲,这是命,你得认命,你不可改变。既然不可改变,你抱怨什么呢?你抱怨无济于事,你只得忍受。

   史铁生说,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任何灾难的面前都可能再加一个“更”字,你会觉得自己有可能更不幸运。他把命运、灾难相对化了,我觉得难忍受,有人比你更难忍受。有人劝他拜佛,他不愿意,他认为怀着功利的目的拜佛是玷污了佛法,不应该认为命运欠你什么。他读《圣经·约伯记》,悟到“不断的苦难才是不断地需要信心的原因”。约伯无缘无故受到了各种折磨,灾祸降临到身上,其实是上帝和魔鬼打赌,魔鬼说你把灾祸降临给他,他就不信任你了,上帝说你可以试试,于是魔鬼给约伯带来种种灾祸,但是他仍然坚信。不断的苦难就需要不断的信心,不可贿赂谁,也不要埋怨谁。由此他走向了一种真信仰,真正的信仰不是因为这个信仰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处,哪怕它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好处,哪怕它给我带来的只是灾难,我还信,我仍然信。不要通过牺牲一点什么东西去献给神佛,换取一些什么东西,命运不受你的贿,但有希望与你同在,这才是信仰的真谛。信仰的真谛就是希望,就是仰望,希望来世。甚至不一定是来世,而是希望一个暂时看不到的,或者也许永远看不到的结果。但是神在哪里?史铁生说神只存在于你眺望他的那一刻,在你体会了残缺,去投奔完美,但不一定能找到答案的那条路上。神只存在于这样一条路上。他说“那也应该是文学的地址,诗神之所在,一切写作行为都应该仰望的方向”。一个是路,一个是方向,一个是眺望,这几个词都是非常关键的。信仰就存在于这几个词里:道路、仰望、眺望、希望。

   写作就是文学的思想之所在,你眺望什么,不是眺望今天多少物质的回报,而是眺望文学的圣地。那么写作由此就成为了他的命运,他自从坐上轮椅的那一刻,他的命运就只能是写作。走上这条路颇为不易,这是一条务虚之路,这就是为什么叫《务虚笔记》,当然也可以叫“超越之路”,务虚就是超越。我们日常太务实了,现在需要有一段时间让我们来想想务虚的问题,超越一切,包括物质利益,包括身体上的健康或者是痛苦。《务虚笔记》里面讲了“童年之门”,那就是命运开始的时候,就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一开始是命运在敲门。童年之门就是这样的门。童年有很多的门,他把童年设想为一间美丽的房子,房子里面有很多个房间,你走进了一个门就会与其他的门永远绝缘。而另外一个人走进另外一个门,他的命运跟你也可能就完全不同。

当然这都是现实的命运,我们这个都好理解,日常生活中人们都讲到,我当初如果不那样的话那就会怎么样,那现在就完全不同了,那一瞬间决定了我的命运,一般都这样说。但是史铁生这个时候考虑童年之门,是立足于一个务虚的层次上看的,一但你务虚,你就会觉悟到所有的门都是同一个“我”的门,虽然我没有进到那个门,但是进了那个门的人也是我。他说,“我在哪儿?一个人确切地存在于何处?除去你的所作所为,还存在于你的所思所欲之中。”别人的命运也许不是你的命运,但是别人在他的命运中的所思所欲同样是你的所思所欲。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务虚的层次上,你描写他人就是在描写自己。他人不管是善也好,恶也好,你在描写他,就是在描写自己,你不要把自己撇得太干净,好像我写的恶人就是我的批判对象。你的批判对象其实也包括你自己,而这就是人们需要忏悔的理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邓晓芒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史铁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981.html
文章来源:玺璋评论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