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孟:苏格拉底论普遍正义和一般定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9 次 更新时间:2017-07-31 18:11:13

进入专题: 苏格拉底   正义  

安希孟  

  

   [内容提要]人类这个“类”,地球村这个“村”,利益与共。人类命运共同体以正义为基础,而不是以狭隘社群为基础。我们应该走出价值相对主义的误区。价值相对主义否认人类命运共同体,否认普遍价值和价值一般,只讲价值的相对性、随意性和主观性。苏格拉底主要为道德和哲学概念正名。他探求合乎逻辑的定义。虔诚的“定义”,是强调“定义”的意义。定义是一般,而不是特殊。《游叙弗伦篇》集中体现了苏格拉底对多神教的批判,反映了对普遍、普世和一般的追求。虔诚的本质是什么?虔诚是据以判定虔诚之为虔诚的标准,也是判定不虔诚之为不虔诚的标准。没有脱离虔诚的不虔诚的单独定义。这表明苏格拉底唯独关怀定义,以期达到清晰的思想。我们必须澄清自己的观念。普遍定义,就是“相”的雏形。探讨普遍定义,是苏格拉底的功劳,也是柏拉图“相”论的来源。苏格拉底显然没有达到关于虔诚的恰当定义,但他反对根据神的意见给虔诚下定义,也反对根据献祭祈祷给虔诚下定义。苏格拉底的探索丝毫不意味着相对主义、模棱两可。他寻找坚实的基础。他不是怀疑主义者。始于怀疑,期于底实,终于确定。

  

   [关键词]  相  型  定义   一般  普遍  抽象  正义  共同体  普世  价值

  

   我们必须反对价值相对主义(relativism)和价值虚无主义(nihilism),反对“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哲学分析》论坛主旨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A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 for All Mankind)。命运与共、患难与共、同舟共济、风雨同舟,搭乘一条船——挪亚方舟。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承认人类命运共同体有物质基础和精神指针。当代世界的“正义”与“社群”之争,当然有正义,正义在先。正义就是符合定义,合乎标准,中规中矩。社群应按正义办事。否则不能成群结伙。结伙就是结义,要盟誓,歃血为盟。不是正义迁就社群。中国智慧应当服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社群、社区服从于更大共同体,方能走出价值相对主义和价值虚无主义,方能推进全球文明与多元文化的协调发展。社区、族群可能是狭隘的种族中心主义。这种价值纯粹是相对价值。国际主义,就是国际正义。正义,叫国际正义,超越社群、社团、社区、小区。这是价值一元论。

  

   价值独断主义这帽子不合适。价值是独断的、唯一的。人是万物的尺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重新评估一切价值,你要别人怎样对待你你就怎样对待别人,待人 如己。都是绝对命令。多元以全球文明之一元为前提,多元归于一元,万流归宗,趋于一元,世界大同。多元有一个共同之“元”——普世标准,共同价值。其表现是多元共生互动。相对主义,从而价值相对主义,是误区、盲区。相对主义认为观点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立场不同。这种抹平机制是不存在的。如果一社区一团伙没有共约、公法,没有乡规民约,则地球村就没有共同价值。

  

   一  价值发凡

  

   存在着绝对价值、普世价值、绝对命令,存在着人类命运共同体。存在着普适价值、普遍价值、通用价值、共通价值、共同纲领、共同富裕。普遍也是普通,通向四面八方。价值相对主义是价值虚无主义,根本上抹杀价值。“常言道”、“人同此心情同此理”“神人公愤”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就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也自称是公理。毕竟,公说公有“理”,而没有说“我就不讲理”。大家都认一个“理”字。盗窃犯不会说“我偷盗有理”。或者说“我就不讲理”。 他只是说“我没偷盗”。或者他说,我偷盗有我的理由和原因。墨索里尼总是有理。他不说,“我就不讲理”(但你不能够说价值是相对的,这样你就抹杀了价值)。不许偷盗,不许杀人,就是绝对命令,内心律令,良知。造反,就是叛乱。造反无理,这就是公理。公理没了,就是浩劫。造反,就是破坏秩序,使秩序,就是使“存在”,变为无序和混乱——无序就是非存在,虚无,是存在的缺如。腐败和贪污断送了秩序,因而是虚无的力量、毁灭的力量。

  

   价值者,一般也,乃普适(世)价值。“普世价值”, universal value,“普适价值”也。它不是国学、国粹、国宝——一国之学,一族之粹。普世价值指那些不分畛(zhěn)域,超越信仰、民族、国家,出于人类的良知与理性之价值观念。比如货币,代表一般,可以换回一切东西。这就是普遍价值。普适价值包括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博爱。国家有义务保护国民与生俱来的天赋之权,如生存权、就业权、不分家庭出生的受教育权、免于饥饿、匮乏、劳累和恐惧的权利、知情权、收发收看微信权、自媒体权、免于匮乏的权利、思想自由、表达自由。

  

   普世价值确实是目前人类文明共同体的重要成果,不应该把普世价值歪曲为西方价值观。当然人类共同价值自有其出处。它不会是空穴来风,它自有其所从出者,但不限于其所从出者。

  

   价值相对主义认为价值评价与价值规范无法形成普遍价值,因而否认了价值一般。有人认为价值相对主义源于普罗泰戈拉“人是万物的尺度”。但这种以人为本并不是价值相对主义。 道德观念的多样性、文化的差异性、道德的不确定性和情景的不同性多元化,并不排斥价值的确定性。维特斯马克、本尼迪克特、涂尔干和萨姆斯等人的“文化相对主义”, 文化的多样性,并不意味着道德或价值信仰无标准和杂乱。恰恰是西方,秉持多样性多元文化,但这并非价值相对主义。 西方思想是理性主义一元论。 古希腊哲人不承认民族、种族、宗教与气候的差别,而这种对普遍性与永恒性的追求,恰恰是哲学的本质所在。它与相对主义格格不入。

  

   其实,没有相对主义。相对主义把“价值相对主义”奉為圭臬。主义(ism)者,便绝对了。凡主义,就不是相对。相对主义诡辩论属于虚无主义。那是以相对为普遍。共同人性、人性论、先验论,就是普遍、绝对。功利主义、意志哲学、实用主义,不能和当下中国相对主又混为一谈。孔学名片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事,是价值绝对主义。价值在具体场合的运用,并不就是价值相对主义。中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临时抱佛脚,是典型相对主义——但也绝对。艺术、小品、音乐,故作狼嚎尖叫,女子出丑,低级情趣,满地打滚,口说脏话,互相取笑,以嘴作画,以脚挥毫,这价值相对主义即是虚无主义。

  

   价值相对主义在当前畅行无阻,怎么都行(Anything goes)成为时尚。汉语纯洁性受玷污,曾为祖国的语言纯洁性而奋斗,如今语言受玷污:“整整三十三天”,“各位观众”“河北,包括山西”(应为还有)。你应该首先对“河北” “观众”作出界定、定义。“妻子说,丈夫在家里经常打自己”。“整整一个多月”。语言不现范,法律制度规章也难规范。语言纯洁受玷污,价值混乱,称不上多元。其实国人没有“元”,没有“原理、原则、本原”,每人自己有个“元”。读经、办私塾、恢复繁体、否认辛亥、五四、整理国故、光复国学。国医、国山(泰山)也跃然纸上。非物质文明遗产(非文明物质遗产)遍地开花。人就是人,世界公民,马克思四海为家,何必马革裹尸还,无国籍国人士,但有人自称“国人”。 这是僭越。国人,指皇民,你不够格。西周时期,国人是指天子脚下城邑及附近之人,因而有级别限制。这叫价值相对。

  

   我们应该走出价值相对主义的误区。价值不是相对的。相对的不是价值。相对主义甚至不是主义。主义者,尊奉一个原则。主义,“主”张一个“义”,就不是相对的。“价值相对主义”否认普遍价值和价值一般,只讲价值的相对性、随意性和主观性。康德认为人为自然界立法, 道德是绝对的,道德律是一种绝对命令。 它不允许随心所欲,而是要做符合准则的事。行动者要遵守道德准则,即“只按照你同时认为也能成为普遍规律的准则去行动”这绝对命令是普遍和必然的,是先验的。

  

   我们不能离开世界文明大道踽踽(ju)独行。哲学与科学研究共性、规律、一般,个别服从于一般。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认为:有一种荒诞的说法,认为自由是西方的产物。然而事实上,我们所拥有的不是西方价值观,它是人类精神的普遍价值。无论在哪里,只要老百姓拥有机会选择,选择都是相同的:自由,而不是奴役;民主,而不是暴虐。

  

   曾经提倡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前者是共性,普遍性,后者服从前者,由前者引领。前者是普世价值、全球化、世界一体化、解放全人类、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反恐怖主义。在全球化时代,思想文化碰撞与融合是势所必至,理之固然。碰撞不是目的,不是为了分散,不是回归原生态,而是为了交融。中国正走向世界。民族的并不就是世界的,可能被世界大潮冲没。只有融入世界,牺牲民族小我局部利益,“民族的”才能以“新的形态”(革固鼎新、摧枯拉朽、死而复生、凤凰涅槃)得以传承。马克思主义标榜的是普世价值观,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传之万世而不惑的普遍真理,追求人类解放、世界公民、人类大家庭、一大二公、共同富裕、普遍幸福。马克思主义追寻普遍性,具有世界历史性意义。我这里不是提倡暴力革命普遍规律,而是想说,马克思主义也追寻人类共同康庄大道。科学、文学、文化没有国界。

  

   价值相对主义价值虚无主义的绝佳例子,比如说,“不是怀念那个时代的贫穷,而是那个时代的公正”。贫穷地公正?公正地贫穷?但贫穷绝对不应被赞美为“公平”、“正义”。普遍贫穷、大锅饭,居然也算作期许和怀恋的“公正”?公正,难道不应是以财富为前提的公平正义?反倒是共同贫困,集体潦倒?

  

   普世价值、普天之下、公民社会、人类命运共同体、环球同此凉热、解放全人类的襟抱、普遍主义、四海一家,全世界无产者、国际共运,这反映了对普遍和一般的追寻。这种对普遍正义的渴望,也见于古代中国。但这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有着天壤之别。这不是王臣、王土。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礼记  礼运》)

  

   康有为的《大同书》和孙中山的"天下为公",都与此相通。康氏勾画人类未来大同世界的蓝图,深受西学浸润,内容如:无国家、全世界置一总政府,分若干区域总政府及区政府皆由民选、妇女有身者入胎教院、儿童出胎者入育婴院、儿童按年入蒙养院及各级学校、病则入养病院、老则入养老院、死则火葬。康氏主张去国界合大地:"大同无邦国故无有军法之重律,无君主则无有犯上作乱之悖事,无爵位则无有恃威”,等(《大同书》)。

  

   二  给虔诚(piety)下个定义

  

古代希腊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苏格拉底   正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3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