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志平:“东突”的“三位先生”与国民政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55 次 更新时间:2017-03-21 21:00:11

进入专题: 国民政府   东突厥斯坦   中国突厥斯坦  

潘志平  

  

   【摘要】“三位先生”,即麦斯武德·沙比尔、艾沙·阿尔普特金、穆罕默德·伊敏,代表着“东突厥斯坦”运动中的反苏反共的政治集团。1933年喀什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破灭后,“三位先生”相继投靠国民政府,以赞同“三民主义”为伪装,鼓吹“中国突厥斯坦”“高度自治”论,与国民政府的相互利用关系延续了三十多年。1949年艾沙、伊敏亡命克什米尔,后又辗转至土耳其,公然打出“东突厥斯坦独立同盟”旗帜,不买偏隅台北国民政府的“新疆反共同盟”的帐,尽管国民政府高官朱家骅以“友人”身份苦口婆心地再三劝慰,但它不再愿与台湾国民政府维持貌合神离的关系。目前,“东突”的主要组织《世界维吾尔人民代表大会》的先后两任主席艾尔肯、热比娅则是“三位先生”徒子徒孙。

  

   【关键词】三位先生 国民政府 东突厥斯坦  中国突厥斯坦

  

   潘志平,新疆大学中亚研究院、中亚地缘政治研究中心教授

  

   “东突厥斯坦”运动,是以“东突厥斯坦”独立为旗帜的民族分裂运动,它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不同的政治派别,其中,麦斯武德·沙比尔、艾沙·阿尔普特金、穆罕默德·伊敏(以下分别简称:麦斯武德、艾沙、伊敏)等代表着投靠国民政府的反苏反共政治集团,曾长期在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陪都重庆从事分裂活动,1945年随着国民党势力返回新疆,还曾被国民政府委以新疆省省主席、副主席、秘书长等要职。三区领导人阿合买提江曾撰文谴责:“三位先生和他们的集团”是“帝国主义间谍”。[①] 阿合买提江在此虽未点出这“三位先生”大名,但那个时代新疆政坛上,所谓的“三位先生”指的就是麦斯武德、艾沙、伊敏三人。兹有艾沙的土耳其文本的《自述》为证,即他对麦斯武德说的一段话:

  

   我们以‘三位先生’(Ȕҫ Efendi)著称,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民族主义者都非常尊重您、伊敏先生和我。[②]

  

   本文将充分使用这份《自述》。其《自述》是M. Ali Ta???根据艾沙晚年口述录音译成土耳其语,其中不乏有艾沙的自吹自擂成份,也有时间记忆不清和史实讲述混乱的问题,但艾沙自始自终地参与了这个政治集团与国民政府交往的全过程,应是最重要的当事人,故此其《自述》还是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历史细节。

  

   关于国民政府1930至1940年代的新疆政策,特别是应对“三区革命”的行动策略,已有较多研究[③],而国民政府与这一的政治集团的关系,除了Wu,Aitchen K. (吴蔼宸)和A. D. W.Forbes[④]的较粗线条的描述外,琳达·本森(Linda Benson)的论文《1940年代的维吾尔政治家:伊敏、艾沙和麦斯武德》[⑤]是比较重要的专题研究论文[⑥]。本文将在前人工作的基础深入这方面的研究。

  

   一,不同文化背景的“三位先生”

  

   “东突厥斯坦”运动的“三位先生”结成一个铁帮派,但出身的文化背景还大不相同。

  

   麦斯武德。

   全名麦斯武德·沙比尔(Mas’ud Sabri) ,虽在“三位先生”中年最长,政治地位最高,也是当时维吾尔人中最大的知识分子,但我们对他的早年经历却了解得较少。目前,唯有他们出版的《阿勒泰月刊》一期中“新疆名人介绍”有粗线条的比较可靠的记载:1887年生于伊犁,其祖阿图什富商玉山巴依因生意上的缘故,曾遍游巴黎、柏林、莫斯科、伊斯坦布尔等地,因为受宗教的影响,他对伊斯坦布尔有浓厚的感情。这种影响后来一直主导着麦斯武德的人生。麦斯武德1904年赴土耳其求学,先后在哈美的耶学院和伊斯兰堡医学院大学获得哲学和医学两个学科的学位[⑦]。麦斯武德土耳其求学期间接受了泛突厥思想,并憎恶与奥斯曼土耳其为敌的俄国,更加敌视苏联“十月革命”奉行的共产主义。麦斯武德1919年带了几个土耳其人回国,在伊犁办医院,还出资创办了“土兰”、“德尔乃克”、“东迈亥莱”等学校,有两千多名学生,全部用土耳其文授课,四所“德尔乃克”(讲习班之类的非正式学校),大肆传播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即鞑靼斯坦和土耳其“扎吉德”运动[⑧]在新疆的延续。杨增新认为麦斯武德所办学校对地方社会稳定危害甚大,从而对其一一查禁,并曾将其下狱关押十个月。1933年,新疆处于大动乱之中,麦斯武德投奔地方军阀麻木提师长(Mahmut Muhiti ?,1887–1944),充当其政治顾问。关于麻木提师长这里还得多说点,因为,如下文所述,“三位先生”之一的艾沙还曾特意到印度寻找过他。麻木提师长为哈密事变的首领和加尼牙孜的亲信部将,1934年被盛世才收编,任省军第6师师长,驻喀什。1937年出逃印度,后又投靠日本帝国主义,在东京组建维吾尔同胞独立协会,但混得连一顿白面都吃不上,终客死在日本统治下的北京。按照艾沙的说法:“他曾把所有希望都寄托于日本人,但日本人也让他失望,在失望中伤心地逝去”[⑨]。此人还曾将当年年少的,后为三区领导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政府主席赛福鼎派送苏联留学。临行前麻木提师长叮嘱:“去苏联后要好好学习文化知识,不要接受布尔什维克的赤色宣传,不要忘记每天做五礼。若那里没有清真寺,要请他们为你们盖一座。若他们不让你们做礼拜,你们要和他们做针锋相对的斗争”。[⑩] 麦斯武德在麻木提师长亡命境外前便假道印度来到国民政府首都南京,与先前来到南京的艾沙会合,并很快南京国民政府的贵客。

  

   伊敏。

   全名穆罕默德·伊敏·布格拉( Muhammad Amin Bughra),1900年生于和田宗教世家,六岁入其父的经文学校,后入和田汉立克学校、墨玉乌巴依巴克学校学习宗教和阿拉伯语、波斯语,1924年就教于墨玉宗教学校,成为年轻的宗教学者。1930年伊敏由和田出发。在库车、库尔勒、吐鲁番、迪化、塔城、伊犁、阿克苏等地旅游6个月,专门在塔城的谢依赫·穆罕穆德·穆拉迪宗教学习。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在此过程中,关于家乡的形势、民族的精神状态和敌人的力量得到了较深入的了解。意志得到进一步坚强”。[11]返回家乡后与其兄弟艾米尔·沙依甫、满素尔建立了“民族革命组织”(Milliy Inkiab T?xkilati)。1933年2月伊敏在墨玉发动暴动,成立和阗伊斯兰政府,自称帕夏,即“和田王”。伊敏为军事指挥官,领兵攻下且末、皮山、叶城、泽普、莎车、伽师、疏附。1933年11月与泛突厥组织,“青年喀什噶尔党”(Young Kashgar Party)[12]联手在喀什成立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将有在西亚游学经历的沙比提大毛拉推到前台,伊敏的俩兄弟分别控制着莎车和英吉沙,伊敏则直接管理和阗。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灭亡后,伊敏逃回和阗,再逃往英属印度克什米尔。印度“东突厥斯坦民族统一协会” 认为“革命没有结束。但是,曾发生的事件是很有教益的,为我们的将来提供有益的经验”。伊敏应这个协会要求,竭尽全力写一本20多万言的《东突厥斯坦史》, 1940年在喀布尔出版。书中宣扬的核心思想是:

   ——突厥的政治是和平、人道和高贵、尊严的政治[ ] [13]

  

   ——中国的政治是侵略、不人道和奸邪的政治[ ] [14]

  

   ——中国是东突厥斯坦人民3000年的敌人…因为,汉族人在世界上的落后民族。它想要发展与改革,但是没能力。[15]

  

   这是“东突厥斯坦”思想的开山之作,对以后各个时期的“东突厥斯坦”思想的发展有着重大影响。1980年代,新疆学者吐尔贡·阿勒玛斯写的《维吾尔人》等三本书,实际上就是伊敏《东突厥斯坦史》的当代翻版[16]。伊敏后来前往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伊敏在喀布尔期间,转而寻求日本对其独立活动的支持,1942年被英印当局以日本间谍罪逮捕。在艾沙周旋下,在国民政府最高领导蒋介石的干预下获释接到重庆与麦斯武德、艾沙汇合,关于这一问题将在下文中详述。

  

   艾沙。

   全名艾沙·玉素甫·阿勒甫金( Isa Yusuf Alptekin),1901年生于喀什英吉沙县的伯克[17]家族,艾沙因此号称“艾沙伯克”。按照艾沙回忆,其祖父卡斯木曾参加同治年间的暴动,在社会上颇有地位,其父玉素甫就被县知事(县长)要求进了官办汉语学堂。当时清政府要求有地位的地方士绅的孩子必须就读汉语学堂。玉素甫毕业后不久就被委任乡里伯克。艾沙作为伯克之子也被要求就学于汉语学堂。艾沙学堂毕业后任税务官助手。[18]1923年,杨增新义子陈立德任英吉沙知事,艾沙成为县衙的通事(翻译),并通过教授陈立德维吾尔语的过程中获其信任。1926年8月随陈立德赴安集延领事馆[19]任通事,秘书, 就成为中国政府驻外官员,并且驻中亚就是六年。艾沙任职期间游历了浩罕、撒马尔罕、纳曼干、玛尔古兰、奥什、阿拉木图、莫斯科、圣彼得堡、萨玛拉等地,还通过西伯利亚铁路,经满洲里到过北京,眼界大开,同时也广泛地接触了中亚民族主义者,从他们那读了许多来自鞑靼斯坦和土耳其的禁书,受其影响接受了泛突厥主义思想。[20]作为伯克之子艾沙“亲眼目睹了布尔什维克对西突厥斯坦(中亚)的暴政”[21],对共产主义的苏联极为憎恨,如他所言:

  

我读了一些西突厥斯坦用维吾尔语出版刊物,对这些刊物中反复出现的令人作呕的诸如“帝国主义殖民统治”、“枷锁”、“革命”、“挣脱”、“民族主义者”、“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革命派”、“人民公敌”、“霍加”、“专制”、“独裁”、“资本主义”、“资产阶级”、“间谍”等字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民政府   东突厥斯坦   中国突厥斯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68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