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静涛:国民政府外交部处置琉球的方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7 次 更新时间:2023-06-22 00:48

进入专题: 国民政府   琉球  

褚静涛  


摘要:琉球群岛的主权属于琉球人民,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1879年,日本明治政府侵吞琉球国。1945年6月,美军攻占琉球群岛。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民政府外交部工作人员通过分析大量历史文献,界定琉球群岛地理范围。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联合国宪章》,他们设计了几个方案,拟将琉球置于联合国托管制度下,以中国、中美或美国作为行政管理当局。1947年,蔡璋领导的琉球革命同志会上书国民政府,要求归返中华祖国。1948年,国民政府外交部草拟对日和约,决定日本归还中国台湾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澎湖列岛、琉球群岛。

关键词:国民政府外交部  琉球问题  中美研议方案


关于国民政府的琉球政策,一些学者做了初步研究,学术质量有目共睹,但仍有相当的研究空间。笔者根据台湾“中研院”藏相关档案,对国民政府外交部处置琉球问题方案展开探讨。

一、中美领导人对琉球交换看法

古代中国与琉球保持着密切关系。由大量史籍可知,琉球群岛的地理范围,包括大隅诸岛、吐噶喇群岛、奄美群岛、冲绳诸岛、宫古列岛、八重山列岛。

1868年,日本开始明治维新,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1871年,明治政府“废藩置县”,将“萨摩藩”改称“鹿儿岛县”,将奄美群岛、吐噶喇群岛、大隅诸岛划归鹿儿岛县管辖。1879年,吞并琉球国,设置冲绳县,将冲绳诸岛、宫古列岛、八重山列岛划归其管辖。清政府反对日本吞并琉球国。琉球归属成为中日两国间的悬案。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将日本从侵占的土地上驱逐出去,是反法西斯国家的共同目标。1943年11月,蒋介石赴开罗参加中美英三国首脑会议。开罗会议期间,中美两国领导人讨论了琉球问题。根据蒋介石日记,11月23日晚所谈要旨广泛,包括“谈领土问题。日攫取中国之土地,如东北四省与台湾、澎湖群岛,应该归还中国。惟琉球可由国际机构委托中美共管,此由余提议,一以安美国之心,二以琉球在甲午以前已属日本,三以此区由美国共管比归我专有为妥也”。据《美国外交文件》,23日晚罗斯福总统提及琉球群岛问题,并几次询问中国是否想要该群岛,蒋介石称,“中国将很愿意同美国共同占领琉球,并根据国际组织的托管制度,与美国共同管理该地”。对琉球问题,中美交换了看法,没有决定其归属。12月1日,中国、美国、英国发表了《开罗宣言》,主要内容是:“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从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一切领土,例如满洲、台湾岛、澎湖列岛,归还中华民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

太平洋战争结束前夕,1945年7月26日美国、中国、英国共同发表了促使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公告,即《波茨坦宣言》(又称《波茨坦公告》)。其中第八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9月2日,日本政府签署《日本降书》,正式接受《波茨坦宣言》。

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1946年1月29日盟军总司令部发布《日本领土划分备忘录》。日本国土系“四个主岛(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及其邻接之约一千个小岛”,明确把北纬30度以南的南西诸岛从日本分离出去。不久,盟国对日本控制的领土范围稍微做了调整。3月22日,盟军总司令部发布了一项指令,将“伊豆七岛及北纬30度以南的孀妇岩又划入日本的行政范围以内”。1947年6月9日,日本外相芦田均表示,“对琉球、千岛之最后处理,盼盟国能予以同情考虑”。

国民政府外交部等部门派官员组建中国政府驻日代表团,赴日本开展工作。关于琉球群岛的地理范围,在不同历史阶段,各方看法不完全一致,存在相当程度的分歧。处置琉球问题,首先必须弄清琉球群岛的历史沿革,界定其具体范围。对于芦田均的说辞,中国政府驻日代表团研究认为,日方此项主张的理由并不充分:“(一)庆长十五年之割让,在日方记录,幕府并未正式承认。(二)宗主国之中国政府并未接受日政府及琉球王之此项文书。(三)琉球王贡船船员之血书誓词,否认岛津并吞五岛事。(四)明清两代琉球王继续受册封,册封范围为三府三十六岛,即包括北纬廿七度零四分至卅度间各岛”。

国民政府外交部官员张廷铮草拟了《关于解决琉球问题之意见》,对琉球群岛地理范围“自应以琉球国原有之领土为范围。盟总所定北纬三十度以南之琉球群岛,脱离日本,此与过去琉球领土范围相符,实甚允当”。

日方又称,“南大东岛、北大东岛与冲大东岛等三岛,为明治时代新发见诸岛,原非琉球王国之领土”。盟总确定琉球群岛北部与日本国的分界线为北纬30度,其南部与中国的分界线在何处,需要深入研究。1947年6月,中国驻日代表团根据史籍等资料绘制了“琉球领土沿革图”,中国驻日代表团还绘制了“美国所指琉球疆界图”“日本占领后琉球(冲绳县)疆界图”。对比这些地图,盟国与日本的分歧主要是奄美群岛等北部岛屿是否属于琉球群岛的一部分。1895年1月,日本政府侵占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1900年,日本占领冲大东岛。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大东群岛并不属于琉球群岛,但被日本政府划归冲绳县管辖。因缺乏史料,中国驻日代表团当时未能深究日本占领这些岛屿的具体时间及经过。

二、研议托管琉球的方案

中、美、英、苏、法等国于1945年6月26日在美国旧金山签署了《联合国宪章》,确立了联合国的宗旨、原则,规定了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基本原则。《联合国宪章》国际托管制度适用于下列各类领土:“(子)现在委任统治下之领土。(丑)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果或将自敌国割离之领土。(寅)负管理责任之国家自愿置于该制度下之领土。”托管制度基本目的是:“(子)促进国际和平及安全。(丑)增进托管领土居民之政治、经济、社会及教育之进展,并以适合各领土及其人民之特殊情形及关系人民自由表示之愿望为原则,且按照各托管协定之条款,增进其趋向自治或独立之逐渐发展”。相关原则包括,“凡托管协定均应载有管理领土之条款,并指定管理托管领土之当局。该项当局,以下简称管理当局,得为一个或数个国家,或为联合国本身”。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攻占了日本在太平洋地区的委任统治岛屿。1947年4月2日,应美国政府的请求,联合国安理会将托管制度推行于前委任日本统治的太平洋各岛屿。这些岛屿由美国单独托管。

如何处置琉球群岛,美国与苏联意见不一。因琉球问题牵涉中国等国家的利益,1946年12月9日美国出席托管委员会的代表杜勒斯,密告国民政府外交部刘锴次长,“自日本领土之太平洋岛屿,除美已划为不置托管区者外,苏联有要求托管之意”。刘锴询问,“是否琉球群岛?”美方告,“当然包括在内”,并称“前在金山会议时,美外长曾密承认苏有担任托管资格,但并未提定任何区域。现苏方要求美履行诺言”。刘锴探询,“苏方此种要求美政府将取何种态度?”杜勒斯回应,美国不主张由苏联管理,“将来或可提作普通托管地域,置于托管制度之下,或于解除其设备之后交还日本管理”。闻此讯,国民政府驻美大使顾维钧紧急致电国民政府外交部,指出“琉球群岛为我海防之缓冲,苏联企图如获实现,与我至为不利,似宜筹商对策,以资应付”。

美国政府对琉球问题的处置未有定论,一部分官员主张将琉球群岛分为南北两部分,“以人民及习惯与日本殆全相同之北部归还日本,其南部划并于台湾”;一部分官员主张,“将琉球全部交联合国代治”。故美国官员征询国民政府驻美大使馆的意见。顾维钧相告,“尚未奉到政府任何训令,然私人意见可交我国代治,或交由中美两国共同代治,协助成其独立,但不可交由联合国共治,而引起苏联之掣肘,而深入太平洋西部”。美方认为此种看法颇有道理。1947年4月16日,顾维钧致电国民政府外交部,通报此事。

国民政府不愿苏联插手琉球问题。4月22日,国民政府外交部致电顾维钧大使:“我对琉球政策,已拟就两点呈主席核示中,(一)反对以全部或一部归还日本,(二)反对除由中美两国联合托管以外之任何其他办法,但中美托管应有一确定而短速之时期,如以五年或十年为期,以完成其关于自治及独立之各项准备”。

由于美苏冷战逐步升级,对日和约问题未能提出讨论,琉球问题也就迟迟不能提上议事日程。1947年7月16日,美国政府突然致函远东委员会各国,建议8月19日在美国举行会议,讨论对日问题,由远东委员会11国参加。因美、苏围绕和约起草程序的争执以及在表决制方面的分歧,该会议未能如期举行。但此事推动了国民政府关于对日和约的准备工作。

根据联合国托管制度,国民政府拟将琉球群岛定位为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果或从日本割离的领土。在听取专家、学者意见的同时,国民政府外交部官员对托管琉球问题,努力搜集资料,展开专题研究。外交部亚东司官员张廷铮草拟了《我对琉球政策之研究》,“关于琉球之托管”,第一种方案“由中国单独托管”,第二种方案“中美共同托管”。其理由是,“如我国单独管理,不易为各国所承认,可主张中美共同管理,因基于我与琉球之地理、历史关系,美在实际上之力量与贡献,合作共管当为最妥善之办法”。但“采此办法,亦不无顾虑,即刺激苏联,是苏联如不能达到托管目的,可能反对我或美国或中美二国为托管国”。第三种方案为“美国单独管理”。其理由是,“如其他国家反对我单独管理,而美国复愿担任单独管理之责,则基于中美邦交之亲密,自应予以支持,良以由美国托管,对我不具威胁,且美国在琉球一役中贡献最大,而目前又负占领之责,如由其继续单独管理,亦属合理”。第四种方案为“实行普通托管制由联合国托管”,其理由是,“如中美两国之单独共同托管,均不能获各国之支持,则唯坚主实行普通托管制,由联合国委托一国或数国或联合国本身托管(联合国宪章81条)”。第五种方案为“反对由苏联托管”。他建议,“惟苏联如坚决反对美国托管,则不但可能反对我为托管国,甚且可能主张以琉球留与日本,此不可不防者。如苏联反对中美单独或共同托管,则我可主张由联合国托管,以为退步”。

对于美国拟单独托管琉球,国民政府外交部有所察觉。1947年,张廷铮草拟了《关于解决琉球问题之意见》,分析“琉球由美国单独托管”,“在当前国际情势之下,将来美国对于琉球归属问题之实际主张,恐将如此”,其主要理由:“(1)冲绳岛一役美国牺牲惨重,故甚重视琉球在战略地位上之价值,极欲保有琉球,但绝不能保有合并之责哉。盖乃违反同盟国公认不扩张领土之原则也。(2)美国军独托管琉球,不但在实际上美国仍可依联合国宪章之规定,利用该地为军事基地,且表面上亦可藉此以显示其重视联合国之政策。”他建议,如果美国提出此项主张,中方对策可为,“强调琉球与我国国防及其他方面之关系”,“提醒美方注意,如美国军独托管琉球,且利用之为军事基地,将使美国在东亚与其他强国间之关系益趋复杂,而对于东亚国际间之和谐空气亦显将有不良之影响”。关于“琉球自成一独立国”,“若干琉球人士刻已表示此种愿望,将来和会中如此案提出讨论时,我方在原则上似无可反对”。他建议,“为爱护琉球及顾全我国防之安全计,我方似宜先主张琉球由我国单独托管,次之由中美共同托管,待将来联合国拥有国际武力, 足以预防及制裁侵略时,然后助其独立”。

如果由联合国托管琉球,其具体程序为何?根据《联合国宪章》托管条款,国民政府外交部人员研究后提出初步方案。1947年,外交部亚东司第一科陈剑横草拟了《琉球托管协定草案》。其主要内容有:“琉球实为中国之属国”。“中国自愿将琉球群岛交付联合国托管,因此联合国安理会认此与宪章中有关条文之精神一致,乃决定批准下述为琉球交付联合国托管之条款。”第一条,琉球群岛“经指定为托管领土,置于联合国宪章中所规定之托管制下托管,琉球群岛地区此后称为托管领土”。第二条,“联合国得按照联合国宪章第八十一条之规定,指定某国或某数国为管理托管领土之当局,以下简称为管理当局”。

如果召开对日和会,中国政府应如何阐明其关于琉球交由托管的立场、方针、程序,国民政府外交部继续探讨。1947年,外交部亚东司陶樾草拟了《我国主张琉球群岛由联合国本身托管说帖》。其主要内容有:“依联合国宪章第八十一条之规定,指定管理托管领土之当局,得为一国或数国,亦得为联合国本身”。“我人认为就各种条件以观,琉球乃一极适于交由联合国本身托管之地,夫然后联合国宪章第八十一条之规定始得贯彻。”“使琉球达到由联合国本身托管目的之程序:(甲)先由对日和约会议决议琉球交由联合国本身托管。(乙)依宪章第七十九条之规定,联合国本身对琉球之托管条款,应由直接关系各国予以议定。”“(丙)托管协定草案由直接各国予以议定后,依宪章第八十五条之规定,该项草案应由联合国大会核准之。”“琉球由联合国本身托管之办法:(甲)由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授权由托管理事会各理事国共同负责托管琉球。(乙)由联合国托管理事会理事国(目下为中、英、美、苏、法、比、澳、纽、墨、伊拉克十国)各派富有行政经验之特别合格代表一人, 组织托管琉球联合委员会。”

国民政府外交部人员专职从事对策研究工作。当时中国处理琉球问题,只有根据国际法,特别是《联合国宪章》,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方可使美国和国际社会接受。张廷铮等人经过反复研议、斟酌方案,争取由中国托管或中美共管,尽量维护中国权益,且实事求是、留有余地。国民政府外交部高层对几份草案予以首肯,认为有理有据、有守有为、有所准备。

三、处理琉球问题的不同意见

在准备托管方案的同时,国民政府外交部集思广益。1947年9月4日,外交部邀请一批党政高级官员、专家学者等,就对日和约草案召开第一次座谈会,9月15日召开第二次座谈会,9月30日召开第三次座谈会。关于琉球处置问题,围绕中国收复、中国托管、中美共管等论题,听取不同意见。

《观察》杂志是战后上海著名的政论刊物,对琉球前途问题展开讨论。1947年11月15日,《观察》第三卷第12期,发表胡焕庸文章《对日和约与对日通商问题》,其中指出:“琉球原为我国领土,自明以来,世受册封。一八七五年,日本藉口琉球(渔民)被台湾番族杀害,进占琉球,实属毫无理由。琉球不仅在历史上为我领土,而且在地理上亦与我不能分割。我国如不欲出太平洋则已,否则琉球一如我国之外篱,乃出入必经之道。美国既无理由必需加以占领,日本更无理由仍欲保有其地。小笠原群岛距我较远,我可不必坚持。美既托治日代管诸岛,则亦无理由拒绝我国收复琉球群岛。再退一步言,如琉球果仍还日本,则若干年后,台湾必有再度被侵之虞”。

在同期杂志上,李纯青发表文章《论琉球归属问题——及可能纠纷的日本领土》,与胡焕庸商榷。他指出,“依民族自决原则,琉球人民可以要求加入中国,那是他们的自由权利。反过来说,中国似不能强迫琉球归还中国。假使琉球人民的自由意志选择的是独立、解放,他们希望恢复他们的国度,愿意重树三巴国旗,我们实在没有理由不加以赞助”。他认为,“(一)首先让琉球人民投票愿不愿加入中国。(二)如其不愿,则实行有期限的托治,扶助琉球民族自由独立。托治形式,可交一国或数国共管。(三)托治国不得有久占琉球的企图或设施,并不得利用琉球作战,除非为对付日本。(四)联合国保证琉球永远脱离对日本的从属关系,并保证其永不受侵略”。

中国社会各界关于琉球归属的讨论基本上有3种意见。地理学家张其昀、胡焕庸等人,从国防安全和中国复兴角度,主张琉球应该归属中国版图。万灿、王芸生等人则认为,要琉球归还中国似不合法,可主张由中国托管,成为一个缓冲地带。还有专家、学者主张由联合国托管。

出于国防安全的考虑,中国社会各界基本上形成一种共识,不管如何解决琉球的归属,琉球绝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日本力量不得再进入琉球。至于是收复琉球,还是联合国托管,或中美共管,仍在研议中。国民政府外交部对这些意见一直保持关注,态度谨慎,出言把握分寸。

中国政府是否收复琉球,国民政府外交部内部亦有不同看法。1947年底,外交部职员林健民草拟了《琉球必须归还中国之理由》,主要依据有:“一、根据开罗会议宣言及波茨坦宣言之承认,是联合国均有共同遵守与拥护之义务。二、琉球过去原属中国和平统治,后被日本非法所侵夺,现在公理战胜,应当归还中国。三、就宗主国与附属国之关系言之,琉球领土之全部即属中国领土之一部,即退一步,就保护国与被保护国间之关系言之,中国对琉球享有保护权。四、琉球是中国历史上东海岸国防的屏障要塞,中国收回可分担太平洋安全与和平之责任,并可防止日本南进野心死灰之复燃,同时能缓冲美苏间之争占。”

他陈述了其他国家缺乏托管琉球的理由,“一、美国联合对日战争声明是为和平及正义而战争,目的在解除侵略,是美国若主张占领、所有或托管均有自蹈于侵略覆辙之嫌疑,事实实为矛盾,且可招致苏联之冲突,美国果因对日管制关系所必需,可与中国直接磋商。二、苏联若要求托管,因地理、历史关系,无论任何理由均无其必要,且亦招致美国及他国之不安,造成远东的危机。三、日本无权主张琉球再受其侵略,并以为重建侵略之太平洋各国基地,且重归日本不但违反开罗及波茨坦宣言,且于公理不合,又启日本扩张领土侵略之野心,失却和平之意义”。当然,还有一条重要前提,即“琉球王愿意由中国统治或保护”。

琉球人民愿意回归中华祖国,是国民政府提出收复琉球的前提条件。台湾光复后,滞留在台湾的琉球精英喜友名嗣正(中文名蔡璋)等人成立琉球革命同志会,开展活动,要求归返中华祖国。国民政府高度重视琉球民意。国民党中央党部与琉球革命同志会建立联系。

对于社会各界要求收回美国占领下琉球的呼声,国民政府密切观察。蒋介石意识到琉球的战略地位,要求部属加强对琉球问题的研究,重视琉球革命同志会的作用。国民党中央秘密支持在台湾的琉球革命同志会开展工作,呼应琉球人民要求回归中华祖国的声势来给美国和国际舆论施加影响,增加中国在即将召开的对日和会中关于处治琉球问题的发言权。

四、草拟对日和约领土条款

二战胜利后,在法律层面上结束与意大利、日本、德国的战争状态摆在盟国面前。德国分裂成东西两个国家,签署对德和约有现实上的困难。因盟国达成了《联合国宪章》,成立联合国,故重新界定意大利、日本领土成为起草和约的首要任务。盟国在法律层面上结束与意大利的战争状态较为顺利。1947年2月10日,苏联、英国、美国、中国、法国等国与意大利在巴黎签署了《对意大利和约》。

国民政府外交部人员草拟对日和约领土条款,探讨处理琉球问题的方案,参考了《凡尔赛和约》《对意大利和约》,特别是有关领土条款具体内容、措辞。1948年,国民政府外交部条约司司长吴南如、亚东司司长黄正铭及金问泗,根据《开罗宣言》《雅尔塔协定》《波茨坦宣言》,起草了《对日和约草案》。其“第一部领土条款”“第一章日本疆域”,“第一条,日本疆域应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各岛及下款所列举在其附近之各小岛,此项小岛为OOOOOO(此项为空,待留盟国协商)。日本疆域图附载本约”。“第二条,除上条载明外,日本对所有领土及海外属地正式放弃所有权利及权限。日本同意接受美国、中国、联合王国及苏维埃联邦政府对于上述领土及海外属地所作最后处置之任何协议。”“第二章中华民国(特殊条款)”,“第三条,日本将下列领土及其全部主权归还中华民国:甲、台湾省及附属于台湾省之各岛。乙、澎湖群岛即位于格灵威治以东经线一一九度与一二零度及北纬线廿三度与廿四度之间诸群岛。丙、琉球群岛”。列“对日和约草案说明”,“领土及政治条款中尚有下列问题应再研究决定”,包括“一、日本本土附近各小岛究有若干,何者应归属日本(第一条)。二、日本所放弃之领土及海外属地,除本约已有规定外,同盟国对其余各地应作何种处置(第二条)”。这仅是关于中国收复领土条款的初步方案。

国民政府外交部拟议收复琉球,是一项重要举措,仍有许多重要工作待做。草拟对日和约,对日本本土、台湾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琉球群岛具体的地理范围,除了要列举岛名外,还应用经纬线标注,精确到度、分、秒,并附地图,尽量做到准确、严谨,不留下任何争议空间。

1947年,美国国务院组织相关专家,开始草拟对日和约领土条款,数易其稿,反复斟酌,决定归还中国台湾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澎湖列岛,使琉球群岛脱离日本版图,在联合国框架下交由美国托管,列举了日本本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的岛名,用经纬线标注,并附地图。对琉球群岛、台湾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亦予以清晰界定,用经纬线,并附地图。

国民政府外交部草拟的这份对日和约领土条款,没有吸取《马关条约》措辞的教训,仍未界定台湾岛所有附属岛屿的岛名。台湾岛南部与菲律宾群岛的分界线为何?台湾岛东部、北部与琉球群岛的分界线为何?琉球群岛北部与日本本土的分界线为何?国民政府外交部工作人员虽说明这些问题仍在研究中,日本疆域地图暂缺,不是定稿,但显现宏观研究的不足之处。

不同于学术界的基础研究、历史研究、地理研究,国民政府外交部官员张廷铮等人研拟处理琉球问题的方案,属于国家战略对策研究,为对日和会做准备,必须做到有理、有据、有法、有用。以琉球与中国历史上宗藩关系,来申索琉球的主权,理论上难以顺应殖民地人民独立的历史潮流,因朝鲜、越南等国均实现独立,在实践上很难得到盟国的认同,因美军已占领琉球,并打算托管。除非琉球人民强烈要求回归中国,国民政府不宜主动出面,以琉球曾是中国的藩属提出收复琉球。因此,退而求其次,根据《联合国宪章》的托管条款,在现有国际法框架内,探讨托管琉球,决不能使日本再次控制琉球,重蹈覆辙,危害中国东部海疆的安全。

张廷铮等人听取专家学者的意见,搜集了大量资料,弄清了琉球群岛地理范围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变化,对托管问题展开深入探讨,包括中国托管、中美托管、美国托管、联合国托管,反对苏联参与托管,并对托管的具体程序予以分析,确定时间及设计方案。同时,国民政府外交部与琉球革命同志会建立联系,争取琉球人民,民气可依,民意可用。国民政府外交部草拟的对日和约领土条款,初步拟议收复琉球,为参加对日和会,公开阐明处理琉球问题的主张做准备。

国民政府外交部做好收复或托管琉球的两手准备。因台湾国民党当局未能参加对日和会,这些方案仅仅停留在纸面上,难有实际操作的国际空间。这些方案属于对策研究,具有一定的战略价值与可操作性,实属难能可贵,有其积极意义,也存在着历史局限性。

与日本、美国对琉球大规模、长时期的调查研究相比,当时的中国知识界几位学者对琉球的研究基本上是单兵作战,以编写、翻译资料为主,几乎无人赴琉球考察。张廷铮等人没有赴琉球实地考察,只能根据公开出版的中文、日文、英文资料开展研究。现在仔细阅读国民政府外交部处置琉球的方案,仍然可以发现其中存在一些不完善之处。

综上所述,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外交部搜集资料,弄清琉球群岛的地理范围,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联合国宪章》研议托管琉球的方案,包括中国托管、中美托管、美国托管、联合国托管等,并与琉球革命同志会建立联系,草拟对日和约领土条款,提出收复琉球的初步意向,为参加对日和会做准备,有其积极意义。


褚静涛,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东北亚学刊》2021年第3期


    进入专题: 国民政府   琉球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专题研究 > 琉球研究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2742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