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孟:知识与道德

——兼议鲁迅“个人的自大”、“合群的自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5 次 更新时间:2016-11-14 15:01:57

进入专题: 知识   道德  

安希孟  

  

   道德和知识之间有一个天然通道。愚蠢、无知、文盲,和野蛮、贫贱、犯罪之间,也有一座天然桥梁。文化、文明与粗暴、粗俗截然对立。富裕和野蛮之间有一道天然屏障。愚蠢就是甘心于无知。“不知不为罪”,还是“无知即罪恶”?应该是无知即罪恶,因为你应该求知,你有知情权,可以要求知情权,而不是掩盖无知,以无知为荣,以没有公投权利为骄傲,还心怀世界支援亚非拉。罪恶在于,你继续发扬无知,以无知为荣,延续无知,停留在无知状态——但无知不是一种静止状态,不是,而是动态,就是说,不求有知,不去追求知识,还在延续。要么求知,穷根究底,打开互联网,走出国门,知天下大事,或者,不学无术,甘于无知,和二月提纲一样不读书、不看报。二者必居其一。愚蠢就是甘于无知,无知又加深愚蠢,还对列国大事指指点点叽叽喳喳,误人子弟,貌似可以做出自由判断而不是木偶马戏。这就是罪恶。求知,就是善,对人对己都有利。因为人并不可能知其不可而为之。知其可,方为之。知其不可而不为之。不学无术,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无所帮助,也不会带来利益(马克思)。

  

   苏格拉底认为,认识自己,就是认识心灵的内在原则,亦即认识德性。他把德性与知识视同一体。知识即德性,无知即罪恶,人不会有意作恶。没有人自愿追求恶或公认的的恶。避恶扬善是人的天性。当可以选择较小的恶时,人们决不会选择较大的恶。懦夫拒绝作战,是因为他错误估算了善、荣誉、快乐。勇士作战,是因为他正确认识了快乐和痛苦。勇敢起于知识,怯懦源于无知。德性因而就是关于“善”概念的知识。佛教解释善知识:指正直而有德行,能教导正道之好人,即为善缘,又作知识、善友、亲友、胜友、善亲友。知识自身就是善。“善知识者。善解深法空无相无作无生无灭。了达诸法从本以来究竟平等无业无报无因无果性相如如。住于实际,于毕竟空中,炽然建立,为善知识。”

  

   苏格拉底建立了一个“知识即道德”的伦理体系。他强调人应该“认识自己”。探求普遍的、绝对的善的理念,把握概念的真知识,才是人们最高的生活目的和至善。要有道德,就必须有关于道德的知识。不道德的行为是无知的产物。人们只有获得概念的知识,才会有智慧、勇敢、节制和正义。此乃“知识即美德”。在某些时候和地界,不知不为罪。而在希腊,无知却是罪恶。当然也有时候,明知是对的,却不去做,明知是错的,也偏要去做。这就是恶。但哲学家们一般认为,自己并不知晓错在哪里。明知不对还要去做,罪莫大焉。不知道自己无知,就是罪恶,就会去作恶。不知道自己无知,还信口开河,冒充有知识,就是愚蠢。愚蠢既久而故意不自拔,也是罪恶。德性与知识等同,奠定了理性主义伦理学基础。

  

   罪恶源于无知。知识就是美德。犯罪往往起于无知。无知无畏。彻底的物质主义就无所畏惧。苏格拉底认为,无人有意作恶,恶只是来自于无知。一个人之所以会去作恶,只有一个原因:无知。由于无知,才认识不到善良。坏人有良知的种子,但却没有对良知的感知和认识。作恶的坏人,缺乏对良知、善良的认识。只有认识到自己内心的善,才会去行善,也就是有美德。王阳明说,“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如果知道了真善,一定会去做。坏人作恶,是对于善无知。如果知道自己无知却甘于无知,就是罪恶。不知就已经是罪错,若果任其发展下去,就是,无知即罪恶。转化是也。你无知,比如凤凰卫视央视专家信口开河,随便议论美国大选,议论海湾战争萨达姆卡扎菲,随便瞎说,错了,也没有罪,还居然有功。但在希腊,你得埋单,追究责任。反对言必称希腊,这是公然挑战全世界知识界、学术界、文化界、雕塑界。在太平洋那一边,辩论时双方经过精心准备精心策划谨言慎行,讲逻各斯。逻辑语法修辞规则要顾及,有幕僚,有竞选团队,有智囊,有理据,有风度,有脸面——不是不要脸皮。竞选者如履薄冰,不敢造次,和中国专家胡言乱语,拿了电视台津贴劳务费就走人,不一样。中国电视做客的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张召忠们,尽管可以胡说八道,但不怕受追究——当然必须符合当归前提条件:谩骂美国,赞美自家人——还以耻为荣。

  

   知识与道德,约略可与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相比照。王阳明心学核心概念是“致良知”。这知识是道德知识。良知是人本心的表现,只要发明本性,就可以致良知。它不同于运用知识指导行动。良知是内心的先验的道德规范、光明和良善。通过良知,人本能地知道是非善恶。就本性而言,人都是圣人。这和西方不同。按照圣经,人既非纯粹的善,也非纯粹的恶。人是一个矛盾的存在。人内心不仅有良知,而且还有罪性。

  

   知识与美德的关系,未经理性审慎的生活没有价值,只有真正认识自己,才能实现自己的本性,完成自己的使命,能够成为一个有德性的人。知识即德性,无知即罪恶。王明阳也说:“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无人自愿为恶。一个人了解什么是德行,就必然会去实践。无知就是愚蠢,本身就是罪。不知道自己愚蠢,孺子不可教,还得意洋洋,自命不凡。奇怪的是,我周围的教授名伶工人下岗者,骂起米国来,不用打腹稿草稿,出口成章,也不像平时那样左顾右盼压低嗓音附耳低语,还滴溜着贼眼,生怕有人侧耳偷听,谨防路边草里有人,令对方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几十年间,如履薄冰,惊弓之鸟儿,莺歌燕儿舞,只怕隔墙有耳,汗不敢出,战战兢兢,像小媳妇怕挨打。但在附和官方声音时,在骂台湾骂日本骂美国时,就毫无顾忌,打了鸡血,格外理直气壮,气壮如牛。不过大大小小爱国志士并没有多少知识储备,只要比赛似的反美爱国,就无忧无虑,无拘无束,放心大胆,肆无忌惮。几十年的小媳妇,此时就都是恶婆婆了。口不必择言,胆子也放肆。非学术非知识非正规用语朗朗上口。必要的国际知识国际规则,连在央视也都是多余。何况山西大大大大大学乎??

  

   知识即道德。这导致精英主义。柏拉图、马基雅弗利的著作中就有精英主义,但系统的精英主义形成于19、20世纪。精英主义发源于意大利。中国的决策规范是群众路线。群众路线反对精英主义,要求无条件代表社会普通民众利益。尼采反对畜群道德。让羊群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乃无政府主义、民粹主义。对群众必须管束。民粹主义相对于精英主义而言。19世纪的俄国社会思潮民粹主义(Populism,平民主义),认为可以依靠平民大众对社会进行改革,普通群众是政治改革的决定力量。通过平民的统一、全民公决、人民的创制权,可以对平民大众实施有效的控制和操纵。这迹近于“群众暴力”、“暴民政治”。暴民政治又称众愚政治(Ochlocracy),指被大众主导的政治形态。善变的人群,多数至上主义,贬义词。这是被政治煽动和“多数人的暴政”,狂热和激情压倒理性。群众专政一窝蜂,社会就一团糟。群众,就是群氓。

  

   朋霍费尔《狱中书简》“论愚蠢”说:有一种愚蠢,不是智力的缺陷,而是道德的缺陷,即,人们知道那是愚蠢,却甘愿愚蠢。皇帝的新衣,大多数臣民尽皆如此。这愚蠢就是罪恶,比罪恶还罪恶。有云,一切没有选择的行为,没有个人意志的行为,并非出于自愿的行为,在道德上都是没有价值的。生活在封闭环境里,只有一种话语,一种思想,一种生活,一条道路,别无选择,只能愚蠢。这是“道德上的缺陷”。朋霍费尔笔下的愚蠢,与智力无关。“人们把自己养成蠢人,或者允许别人把自己弄成蠢人”。

  

   白卷英雄不是真英雄。草莽英雄不是英雄。不是英雄创造历史,而是奴隶创造历史,这是一个伪问题。知识就是力量。亚里士多德提出四因说(Doctrine  of  four  causes):形式因、质料因、动力因、目的因。其中,目的因是终极的,最重要的。亚里士多德认为,整体大于部分的总和。质料因,是大众,建筑材料。动力因,劳动者。形式因,原型,表达出本质的定义,数,理念。目的因即最善的终结,类似于“存在”和“理性”。培根提出四种假象:种族假象、洞穴假象、市场假象和剧场假象,都是缺乏科学哲学素养的普罗大众容易着迷的。和群龙有关。这使我想到,民主就不是专政,民都成主子了,奴隶当大英雄了,普选了,普罗了,共赢了,还能叫专政?专政就是民无出头之日。人民不可能行使专政权力,只能被专政。专政者不可能是人民。专政即独裁,人民乃公权。专政属私权,如朝鲜家天下、私天下、父传子。没有圆的方。没有民主专政。人民专政是子虚乌有。英雄创造历史,还是人民创造历史?这个世界确实是少数精英统治,简单地说,就是英雄创造历史。思想家提供思想,实干家落实组织工作,草民则盲从。与英雄史观对应的是人民史观群众史观。这才是虚构。英雄是孤胆。1917年,毛泽东在《心之力》中说:“大凡英雄豪杰之行其自己也,确立伟志,发其动力,奋发踔历,摧陷廓清,一往无前。”他认为拯救危亡的中国,要靠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英雄豪杰。

  

   主人道德:贵族自已是自己思想的主人。善于管理财富,才善于整理思想。奴隶道德相反,别人是大救星,自已是奴才。贫穷者,思想知识也贫乏。积贫积弱,弱,指思想。穷,物质也,其精神文化必然“白”。农民喜欢面向东方唱“太阳升”。犯罪者往往头脑简单,孤陋寡闻,目不识丁,目光偏狭。奴隶喜欢唱“大救星”,“呼儿嗨哟”。贫穷、文盲、无知、愚弱、粗鄙、蒙昧、低端,连在一起。贫贱确能移,威武诚可屈,富贵则难移。富贵方有德。积善人家庆有余。善良连着富足,贫苦挨着犯罪。

  

   白卷不能成英雄。让白卷做英雄,天下英才会掩面痛哭。白者,白丁。白,没有文化,文盲。穷和白,是一对儿亲兄弟。穷和白,有时也是道德概念。作为贬义,它们也是恶。哲学上的恶,形而上学的恶,应该加以清除。(但有时,“白”指的是政治落后,和“红”对立。其实,那是清白,不是坏事。)穷和白,贫穷卑贱和落后无知相连。穷苦贫贱无法滋生先进观念。有人说越穷越革命。但贫苦者一无恒产,二无资金,就会为非作歹,不会有技术革新、文化创意。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愁容惨淡,面目黝黑,就会建立其乐融融的新秩序吗?打家劫舍,梭镖袖章,痞子惰农,革命先锋,就是成就那多年未曾成就的革命大业的元勋吗?那是恐怖活动。无恒产者无恒心,孟子定律。“无恒产者无恒心”“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梁惠王上》

  

   有两种革命,愚陋无知者的造反动乱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仗义疏财劫富济贫,这是一种伪革命、假革命、非革命,循环争夺,财富易手,乱混混你方唱罢我登台,铿锵铿锵手执钢鞭将你打,这不是真正革命。真正的革命,知识革命、工业革命、科学革命、宗教革命、文化革命、哲学革命。穷与革命,南其辕而北其辙。有的人相信越吃苦就越革命,以为富则修,卫星上天,红旗就落地,这是贫困拜物教、饥饿革命论、光腚英雄主义,糠菜共产。以为越穷越革命,宁要穷的草,不要富的苗,宁吃屎,不吃饭,宁睡土坷垃,不睡席梦思,现在的马列主义牛爷爷就是这样一批人。以为吞糠咽菜,头脑就会有自发革命理想。肥料丰厚,思想就超前。统治者对民众分而治之,挑动低级底层斗败上层,煽动仇富,打家劫舍,劫富济贫,至使十室九空,田园荒芜。财富即罪恶,知识即罪恶,美丽即罪恶,贫雇斗富农,工人斗厂长,群众组织红卫兵斗副总理元帅,学生斗老师,店员斗老板,青年斗老年,农村包抄城市,鼓吹知识越多越反动,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文盲加流氓,黄钟毁弃,瓦釜雷鸣,愚昧战胜智慧,野蛮战胜文明。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知识   道德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10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