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磊:中国的环境债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36 次 更新时间:2006-06-19 23:19

进入专题: 环境  

石磊  

作者按﹕一张赤色清单,以血本换资本。千灾万灾不如人灾。中国自然环境正从结构性破坏转入深层的功能性紊乱,并向不可逆转的临界点迫近。这一环境加速恶化过程,如果不能得到控制,最终会演变成一场大灾难。

中国自然生态环境继续加速恶化是不争的事实。基本状况是﹕旱涝灾害频发,冰川退缩,河水断流,湖泊枯萎,水库蓄水量剧减,地下水位下降﹔沙漠推进,草场退化,沃土刮走,天然绿洲消失,生态严重破坏,沙尘暴恶性爆发﹔主要资源极度耗损﹔污染向环境结构的根基方向迅速扩散,水和空气的环境安全度急剧下降﹔在局部环境小规模得到一点改善的同时,总体在加速恶化,治理能力远赶不上破坏速度。

触目惊心的赤色清单

这一切,使中国深深陷入人口—贫困—环境破坏的恶性循环之中,苦苦挣脱不出,不仅被迫陷入偿还巨大环境债务的困境,而且民族生存直接受到威胁。

下面的数据可以看作是中国环境主要债务的一张赤色清单﹕

水土流失面积三百六十七万平方公里,超过国土面积百分之三十八点二,接近全国耕地面积四倍。平均每年新增水土流失面积一万平方公里,每年流失土壤五十亿吨。

荒漠化土地面积二百六十二点二万平方公里,达国土面积百分之二十七点三,并且每年以二千四百六十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连水丰草茂的南方也出现了十六点五万平方公里荒漠。

沙漠化土地面积一百七十四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面积百分之十八点二,每年以三千四百三十六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四亿多人受影响。

百分之九十可利用天然草原不同程度退化,其中沙化、退化和盐渍化面积一百三十二万平方公里,每年还以近二万平方公里的速度增加。

水土流失、荒漠化和草原退化已经威胁到十八个省四百个县的人,每年因荒漠化造成的经济损失达五百四十亿元(人民币,下同),相当于西北五省三年财政收入的总和。

近五十年来,中国湖泊面积缩小百分之二十六点三。到一九九六年底,中国湖泊因围湖造田损失面积一点三万平方公里,由此净减少蓄水三百五十亿立方米。黄河源头曾有四千多个小型湖泊,现在只剩下一千多个。青海湖水位近四十年来平均每年下降十二厘米。长江中下游的内湖水面率从五十年前的百分之十六至二十,降到现在只有百分之五,湖北省的湖泊面积比五十年前净减百分之六十五。按生态学的要求,一个大湖水面围网养殖面积应在百分之八以下,但位于长江中游北岸的洪湖,五十三万亩水域却被围了百分之七十。

黄河持续断流最长时间,从一九七二年三十六天发展到一九九六年一百三十二天,断流长度也由一百三十公里增加到七百多公里,直逼中游河南开封。一九九七年,黄河下游首次出现汛期断流,全年累计断流二百二十六天。专家估计,二*峇G*峖~黄河下流将全年断流。黄河变成内陆小河的命运,不可逆转。华北平原巨大地下水库的水源同时处于严重衰退,而全国浅层地下水约有百分之五十受到污染。

一九九八年长江大洪水过后不久,又传来坏消息﹕死海要死、长江断航、淮河断流,连有「人工天河」之称的河南红旗渠也断流。新疆罗布泊和居延海先后于一九七二及一九九二年完全干涸,塔里木河及黑河亦断流。

内蒙乌梁素海是黄河流域最大湖泊,现在湖底每年以六至七毫米的速度抬高。按此,乌梁素海将在三十年内成为芦苇沼泽地,使附近土地因失去涵养而加速荒漠化,形成新的沙尘暴发源地。

二*朐峇@年洪泽湖一干见底,汉水断流,湖北省二千三百万亩农田龟裂,三百七十三座蓄水池池底朝天,而这是「南水北调」东中两线的取水区。

南方近几年大旱,到二*朐峇G年五月,广东二千多座水库干枯,一千多万亩农田无法作业。

二*朐峇@年全国污水排放六百三十七亿吨,人均四十九吨,其中工业污水占百分之六十七,生活污水处理率不及百分之十。全国百分之二十九的人饮用不良水,七千多万人饮用高氟水。

全国七大河流全面受到污染。淮河已丧失自净能力,而黄河的污染指数已接近淮河,海河的污染指数比淮河高近二点七倍,辽河更高三点七倍。七大河流中污染指数最低的长江,每年倒入污水有二百多亿吨。南水北调的东线取水方案被天津坚决拒绝,就因为长江水体污染不能接受。

二*朐峊|年四月国家环保总局宣布﹕二*朐峇G年全国年排二氧化硫约二千八百万吨,超过大气环境容量一千六百万吨,即超过全国容量的百分之一百三十三﹔而到二*朐峇郎~结束的「十五」治理计划,现在只完成五分之一。酸雨面积占国土百分之三十以上,每年损失一千一百亿元。全国五百多座城市空气达一级标准的不到百分之一。

近五十年,全国滨海湿地丧失一半,红树林丧失百分之七十,渤海百分之四十受污染,全国海洋污染速度年增近百分之七。

沙尘暴肆虐中国

水土流失、断流、洪灾、水污染、沙尘暴是中国环境五大致命内伤。其中,沙尘暴是各项环境恶化最集中的表现。

二*朐峇G年初春,中国北方接二连三的沙尘暴不仅波及十八个省市,而且沙尘越洋过海,成为空前的世界性大污染。仅其中三月二十日开始持续五十一个小时的一次尘暴,北京地区就降尘三万吨,人均竟有三公斤,总悬浮颗粒物每立方米高达一万一千微克,是国家空气质量二级标准的四十倍。

这次沙尘暴虽然风头不在中国,但主要沙尘源区在中国南北疆、河西走廊、河套以西。大风卷起狂暴的沙尘,直扑东亚,洒向北美。沙尘传输距离之远,在大气中停滞时间之长、遗害之大,实为空前。

二*朐峇T年沙尘暴声势小了,环保总局刚设立的专题项目组立即被撤消,今年初沙尘暴又起。环境专家指出,北京沙尘暴的主要原因是永定河干涸,河?裸露,不断制造「起地沙」。

中亚是全球四大沙尘暴源地之一。中国沙漠百分之六十在地处西风环流带多风区的新疆,这使新疆成为中亚沙尘暴最大源区。中国自一九四九年以来的十次特强级沙尘暴,有七次就发生在新疆,累计损失达数十亿元。

沙尘源区的形成和扩展与冰川退缩相关。目前祁连山冰川的融水比二十年前约减少十亿立方米,冰川局部地区雪线正以年均二至六点五米速度上升,有些地区雪线年均后退竟达十二点五至二十二点五米。因为水源减少,腾格里和巴丹吉林沙漠面积十二万平方公里的戈壁和沙地、绵延一千多公里的河西走廊及内蒙阿拉善盟,目前已经成为中国北方强度最大的沙尘暴源头。

三江主要源头的冰川,是整个中亚地区十大水系的水塔,现在正全线萎缩,三江流域众多河湖水源枯毁与此有关。

中国沙尘暴在一百年前,约五年发生一次。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沙尘天气一年发生多次。二*朐朐峖~中国发生十四次扬沙和沙尘暴事件,二*朐峇@年更发生三十二次,频率是二*朐朐峖~的二点三倍,其中有十八次到达北京地区。时间早、范围广、强度大,前所未见。国家环保总局和中国科学院联合发布的科学考察报告更指出,未来几年中国沙尘暴仍将呈增加之势。

三江源区水土流失最严重

水土流失最严重地区亦集中在三江源区。目前仅长江流域水土流失面积就达五十六点一万平方公里,占流域总面积百分之三十三点一。与五十年代相比,年均增加五千平方公里,流域内土壤流失量每年高达二十二点四亿吨。沿江地区能被利用的地都被开垦了,包括山间零星的「豆腐干」坡地。开垦使三峡库区水土流失严重,面积达百分之六十八,产沙量增达一点五五亿吨,进入长江的泥沙年均四千万吨。

洞庭湖是长江中下游最重要的过水性调蓄湖,现在洪水调蓄能力比五十年代损失近百分之四十,整个长江流域由淤积造成的库容损失达十二亿立方米。

长江干流河?五十年来提高了五米,一遇汛期就变成地上悬河。有些河段泥沙积高达三十五米,荆江段河?已比地平面高出十米。年年汛期时倾倒入江的沙石也不断抬高河?,为日后的长江种下祸根。

黄河河?目前平均高出地面十三点五米,有些地方高出二十多米,并且现在每年还以零点一二米的速度增高。水位提升,挡水堤坝也年年拔高、频频加厚。黄河铁路大桥每隔十年就要因堤坝升高而重新修建。全国大约百分之七十的人口处于悬河威胁之下,地上悬河已成为中国洪涝灾害致命点。

一九九八年长江大水后,由洪水挟带来的泥沙淤积在中下游,河?普遍提高。在中下游河段,出现严重泥沙淤积的地方甚多,许多地段航线吃紧,在不到五个月时间里,长江主航道已先后改道四十七次,武汉长江大桥水域主航道也首次被迫改道。

现在还很少人关注西南的石漠化问题,实际上其严重程度不下于西北的荒漠化。

由于没有计算负产值,有关中国高速发展的数据是不真实的。据世界银行估算,目前中国仅大气和水污染造成的价值损失,按支付意愿价值估计为每年五百四十亿美元,约占一九九五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十八。北京清华大学一项较早的同项计算结果更为百分之十五点六八。在二*朐峊|年四月召开的第三届「绿色中国」论坛上,中国科学院教授牛文元认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至少百分十八来自生态环境和资源透支。近五十年来,中国因为自然灾害付出了二万五千亿元的代价。资源耗竭、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造成的损失还未全部计算在内。生态破坏会引发环境产业「发展」,环境污染又会引发医药产业「发展」,这些亦未计算。目前全球乙肝病毒携带者三点五亿,近三分之一在中国。

仅从经济上说,如果计入负产值,中国「高速发展」的得失还未能确切计算。此外,在一些产业结构单一的矿业城市,目前不仅存在?因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导致生活质量下降的问题,而且还面临?因资源枯竭和市场需求下降而造成结构性衰退和就业困难的问题。

「中国环境的新时期来临」

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人员提出﹕一九九七年黄河二百二十六天断流、一九九八年长江大水、二*朐朐峖~北方沙尘暴这三大问题,「标志?中国环境的新时期来临」。我有同感,但认为这个新时期可能是个迫近不可逆转的临界点的时期,而开始的标志是一九九一年的华东水灾。

中国近二十年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环境换发展、以血本换资本的过程。这一过程,加速了中国主要生态系统,从结构性破坏向更深层功能性紊乱的转变,成了环境恶化不可逆转的预警。

因为黄土、季风、泥河始终是影响中国命运三大因素,所以历史上,讲天灾的多,讲人祸的少。近几十年来,由于各种灾害发生频率加快,灾害威胁愈来愈大,多数研究人员认为人祸甚于天灾。洪水和大风多不是人造成,但洪水和大风成灾,主要决定于人的活动。人的活动破坏了生态环境,导致严重水土流失、沙化、荒漠化,不仅是洪水成灾主要原因,而且是河水断流和沙尘成灾主要原因。近年全国性地质灾害猛增,连广东亦如此。广东信息通报会在二*朐峊|年四月就宣布此类灾害二*朐峇T年比上年猛增三成多,且八成属人为。

有些水利官员认为,大禹时期,不能说有人祸了,还不是到处洪灾﹖所以天灾是主要的,要靠水利工程解决。问题是仅长江六千六百公里干堤和支堤所筑土石,已达四十多亿立方米,灾情却愈来愈重。上游人家为生存,仍不得不砍林垦荒、围地、筑水库,下游河堤只好愈筑愈高,结果是愈筑愈险,生态问题愈积愈多。在这里,人祸甚于天灾至为明显。最近甘肃省民勤县一位小学老师带学生去民勤红崖山水库上算术「体积」课。结果让人大吃一惊﹕水库引黄调水量每年六千万立方米,而蒸发量是五千立方米。他问﹕既然下游缺水,为何不开库泄水回灌地下水呢﹖原来是因为无人支付水费。于是,上游水库宁愿「白烧」,下游农户就用水泵拼命超采有限的地下水。「结果是水位下降,植被枯死,风沙狂吼,生态崩溃。这种荒漠化是立体的﹕天上水、地表水、地下水一齐枯竭」。

历史上的黄土高原,曾经是森林和草原的世界,森林覆盖率达百分之五十三,目前只剩百分之一。每年用于黄土高原的水土保持费只有约一亿元,单位面积的投入仅为日本的二百分之一。目前中国在环境方面最大的努力,也只有减缓恶化速度的可能,近期根本看不到有整体改善的前景。

有些不明事理的中国官员往往表现出可怕的狂妄。例如最近他们口称「重建山川秀美的西北」,「五十年后把浑善达克、塔克拉玛干沙地变成绿洲」,「十年后北京将告别沙尘暴」。这种不负责任的政治口号,只会成为人祸新源头。

一些官员认为,有点钱去种一片树,就可以解决沙漠化问题。宁夏一片林区由于有项目资金,种下小树五年,有水有光,健康成长。五年一过,资金用完,项目结束,小树的生命也结束,成片倒下。一个连人畜都无水可用的地方,哪里有水供养小树﹖有些荒漠化地区的地表千百年来形成了一层坚硬的壳,大风吹来,风沙沿表面滚过并不起尘。可为了治理沙尘暴要出政绩,有些官员组织人力在荒漠深处植树造林,坚硬的表壳受破坏,大风一来就为新的起沙源。「三北」沙漠区直接威胁华北,北京下了很大功夫去治理。宣传界就说「三北地区森林覆盖率由原来的不足百分之五提高到百分之十五」。但生态学家却问﹕森林能在沙漠成活吗﹖大面积生态退化可以用建设生态林的办法治理吗﹖他们甚至算出,按目前的治理费用计,要治理涉及五百五十多个旗县的草原生态退化,需要上万亿元。

主张「加强水利工程投入」的人自然没有错。可惜官员讲多做少,不断喊口号、发指示、开傻会、搞战略计划。政府只要有了一点钱,便大上快上面子工程、献礼工程,而且个个工程都是过硬的。真正急需的山林水土工程一拖再拖,甚至一吹而过。这不是人祸是什么﹖

四十八亿元计划不见影

长江大洪灾前的官方作为是很典型的例子。一九八*峖~中央就提出《关于长江中下游近十年防洪部署的报告》,部署了一九八*峖雂@九九*峖~的任务。目标非常动人﹕「遇一九五四年同样严重的洪水,确保重点堤防安全,努力减少淹没损失。」全计划三十四项工程,需投入资金四十八亿元。但实际上一拖再拖,直到一九八七年,总投入还不足四亿元。甚至到一九九八年大洪水来临时,那个四十八亿元的计划还未完成。十八年过去了,还没有建成一条可以真正防御洪水的大堤,堤坝的防洪标准还是只有十至二十年一遇,有的只有五至十年一遇,连农田标准的一半都未到。

很多学者都指出,一九八*峖~的计划若能执行,九十年代长江水患就不至于那么凶险。三峡工程开工后,每年投入上百亿元,对一九五四年型的洪灾损失也只能减轻百分之五,蓄洪垦殖的计划同样流产。为什么一个只要四十八亿元的有效计划,反而一再搁浅呢﹖一九九八至一九九九年间,全国为筹办五十周年国庆所做的「面子工程」,一个大城便动辄多少百亿,全国花了多少钱呢﹖一九九八年大洪灾后追加了几倍的水利工程资金投入,却生出几十倍的「豆腐渣」工程来。一九九九年全国环保投资约八百二十亿元,占国民生产总值比重为百分之一,远不及同年五十大庆的「面子工程」投入多。

一九九八年八月下旬,当二亿多人还挣扎在洪水中时,四川率先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但有天然林八十八万亩的洪雅林场却被排除在禁伐区以外。林场在政府保护下为获取暴利,疯狂砍伐、大量囤积天然林木,以待国家全面禁伐后高价出售。漫山遍野的天然林被地毡式采伐,堆成木头山。一百五十亩的天然林以五千元的价格就承包给外地人任意采砍。在这穷乡僻壤,居然有为砍伐专修的公路,有先进的油锯、进口的大卡车,而这些都是用一九八五年世界银行贷给洪雅的八百万美元购置的,世界银行的原目的是希望防止对天然林的采伐。

黄河更是个空前怪异的例子。五十多年「治黄」,讴歌过多少「伟大领袖」和英雄,出过多少「宏伟的战略计划」,今天却眼看要把黄河活活治死。

「治污」问题亦一样。以淮河、黄河及云南滇池为例,近些年花费几十至几百亿元不等治污,结果无一达到预定目标。二*朐峇@年一月刚宣布历时七年耗资一百一十亿元的淮河治污成功,七月就出现了近亿方的黑臭污染水体,导致淮河鱼虾死光,印证了国家环保局官员关于淮河已丧失自净能力的说法。今年6 月安徽调查,0-64岁死亡人口中,20%死于癌症。普遍认为就跟淮河污染有关。

中国农村现在已普遍成为城市的环境「殖民地」,情况更可怕。

中国历史上,王朝的更替大都源于灾情惨重造成的生存压力。史家早已指出,明清都是被一连串水旱灾祸打垮。现在连绵不断、接踵而来的灾难已不再是一般危机,而是直接威胁民众生命和国家安全,同时也会影响地区安全。当一国安全受到威胁时,许多反常的、不可思议的行为便会发生,这一点可以解释近半个世纪的中国历史。

越过临界点后果不堪设想

新中国五十多年来,在前三十年政治运动中,损失最大是人力资本,主要是人才和人心。损失的方向主要还是内在,是自己革自己的命,自己损害自己。当然,这对世界发展进程也会产生影响。后二十年改革开放,损失最大是环境资本,这个损失便有全球意义。二十多年上下一心,不惜一切地全力扑向工业化的结果,使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环境加速恶化,终于形成了人类史上规模最大、涉及面最广、后果最严重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现在许多人在重复康有为当年的话,说中国正在发生”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其实应补充一句:同时在发生的是三千年未有的环境大破坏!如果这个破坏一旦越过某个临界点,就有可能产生广泛的生存危机,产生混乱,从而造成全球影响。

中国在一九三六年前有史记载的水灾为一千零三十七次,平均两年一次﹔一九三六至一九四九年,水灾五十五次,平均每年超过四次﹔一九四九至一九八六年的水灾往往殃及半壁河山,已无法用次数计算﹔进入九十年代,特大水灾已有六次,次次喊「百年一遇」,灾情愈演愈烈。

旱灾的情况基本上与水灾对称。大洪之后是大旱,救灾解祸成了全国头等大事,让人惊心动魄。名为天灾,实为人祸,山林水土问题迟迟不能下决心解决。现在搞「退耕还林」,每亩却只补二十元。大洪灾一来,明明是内部生出严重威胁性变量,直接危及民众生命与国家安全,人力物力亦在无辜中消耗,却反而成为「领袖英明」、「英雄不朽」、「国力增强」的表现。行事与认识之反常,亦属少见。

人类正在建立没有边界的文化,环境问题的边界就最模糊。沙尘暴是典型例子,颗粒愈细吸附力愈强,可以吸附重金属、有机物等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物质,并通过呼吸进入呼吸道深层,对人体影响最大。而且颗粒愈小传输距离愈长、影响愈大。现在从中国传到韩、日、美的,主要就是这种最危险的细小沙尘。北京最近的沙尘暴,就曾使韩国数千所学校被迫停课,诊所也挤满了患眼疾和呼吸病的人。

几年前,我曾跟一位美国国会官员讨论中国环境问题。他说﹕「一般人很少关心另一个国家的环境问题。」现在美国人却不能不关心中国的沙尘暴了。(当然,--删除)美国世界观察研究所前所长布朗是一例(是例外---删除)。他在新着《生态经济》中引用材料说,「从加拿大到亚利桑那州都蒙上一层尘土」,「几乎没有什么美国人,意识到他们车上的尘土和美国西部的阴霾,实际上是来自中国的土壤」。

在这以前,港台和韩、日多次测到沙尘暴粉尘到达它们上空。布朗说﹕「中国正在失去数以百万吨计的表土,如此巨大的自然资源损失,是它无力承担的。」关于最近沙尘暴的成因,一般认为是过去连续三年的干旱。布朗却认为,干旱只是把环境退化的情况显示出来,问题在于过度放牧和耕种。中美国土面积与载畜能力大致相当,美国只有九千八百万头牛和九百万只羊,而目前中国却有一点二七亿头牛和二点七九亿只羊。

当局被迫面临两难选择

当前中国的困难就在这里﹕各种复杂因素使当局被迫面临一连串两难选择。

第一,一个本已十分脆弱的环境,为了改善生活又不得不进一步破坏环境,哪怕最终还是要进一步破坏生活。

目前最突出的是西部问题,这本是最不可轻言开发的地区,但当局又迫于种种困难,不得不提出「西部大开发」口号。甚至有人要在西部和北部「新增五亿人口」,「重造一个中国」。

西部是大陆众多主要江河发源地,是中东部的生态环境屏障,其环境变化会直接影响全国经济发展与社会安定。中国水土流失面积的百分之六十二点五、沙化面积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在西部,是大陆环境最脆弱、最应受到保护的地区。

所谓「西部开发」是历史老问题,问题的核心是东部人掠夺西部人的资源。今天的「西气」、「西电」、「西油」东送是同一问题。虽说是「引入市场规则」,但同样是以中央名义进行的,差别只是技术水平、掠夺速度不同。

另外还有一个事实﹕纵观当代世界,靠出卖资源的地方都是愈卖愈穷的地方。西部今天的贫困,就跟千百年来东部人对西部资源的掠夺有关。中国西部开发问题,不论得失,都会成为地区稳定性的大变量。

第二,目前中国经济的外向依存度约为百分之四十,但开放的经济同时也是资源外流的经济。中国面对极度枯竭的资源,为了改变贫困落后的状况,不得不快速发展经济,因而又快速消耗资源。

事实上,中国人均水资源已经排世界百位之后,二*朐朐峖~全国五百多个城市有四百多个缺水,其中一百三十多个严重缺水,总缺水量达一千六百万立方米,为此每年损失二千四百亿元。

中国耕地数量少、质量差、损耗大,无人不知,以致江泽民说「要用全世界最严厉的法律来管理」,但中国政府在许多方面不肯支付执法成本,有能力颁布法令却无力执法,使全国耕地至今仍以每年约一千三百万亩的速度减少,近七年减少了一亿亩,等于12个上海市的面积。这是中国青年报今年11月3日报道北京《科学发发展观》展览会提供的数据。第二天,《南方周未》在报道国家统计局长李德水的讲话时却说:“去年一年中国净损失耕地3806万亩”。按国家的耕地平衡政策,每年新增耕地应为一千多万亩。这样,去年实际耗损耕地应为五千万亩左右。一年六个大上海!中国的后备耕地更严重不足,可开垦为耕地的宜农荒地仅有一点七亿亩。

中国林木积蓄量占世界不足百分之三,但消耗占百分之八点六。按现在年均森林消耗量三点七亿立方米计,今后五十年,中国森林资源消耗量需要一百八十五亿立方米,为中国现有森林总量的一点六倍。广东就是一个主要靠消耗资源和能源获得财富的典型地区。

第三,中国几经艰难,终于「入世」。但「入世」就要参加自由贸易的游戏,就要接受角色分配的规则,即要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分工。中国的比较优势就是资源消耗、劳动密集的优势,是污染严重、环境破坏强度和环保阻力大的「优势」。

贸易自由化会增加资源消耗、加速污染环境,世贸组织的西雅图会议遭到环保组织抗议的原因也在这里,中国人现在却常以自己是世界最大加工厂而自豪。其实在中国目前情况下,地区工业发展往往是以资源耗竭、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为代价的,加工业超前也是环境破坏、资源损耗超前。

今年三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二*朐峊|年年会上,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指出﹕中国去年消耗内外资源约合五十亿吨,其中原油、原煤、铁矿石、钢材、氧化铝和水泥的消耗量,分别为世界的百分之七点四、百分之三十一、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二十七、百分之二十五和百分之四十,而创造的国内生产总值仅占世界百分之四。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每单位能耗比世界平均高二点四倍,金属消耗量为二至四倍。大致就是用世界近三分之一的资源,只换得世界约百分之四的产值。如果按这种方式,要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的份量与人口规模一致,需要消耗的资源为世界总量的百分之一百八十三。这正是以环境换发展、以血本换资本的一个可观察的具体过程。

近两年中国进出口总额近二万七千亿元。据香港百富勤公司估计,到二*朐峇郎~,中国贸易额将翻一番,突破六千亿美元。可以预料,中国会因此受到更专业和更大规模的生产扩张压力,会进一步陷入资源、环境问题的困境。

第四,中国面临自身的种种困难,但又不得不被迫介入境外事务。中国石油的自给自足在一九九四年便结束了,二*朐峇T年进口石油超过一亿吨,更严重缺乏储备。随?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对石油的依赖会加大,这必然会进一步导致中国对中东和中亚事务的积极介入。

事实上,全世界都知道,这个过程早已开始。

环境压力可能引发大灾难

我一直在猜测,中国下一次如果有可能发生大乱子的话,不管导因是什么,基础都可能是在环境压力方面,而且波及时间会很长,特别是由于多方面利益冲突,我们还未能看到在短期内真正解决的可能性。

中国环境加速恶化的过程如果不能得到控制,最终会演变成全人类的灾难。中国环境恶化是从正在面临的不可逆转点退回来,还是可悲地越过去,已经不仅是中国人的难题。当问题有可能变成全人类的灾难时,挽救这个灾难就应该看作是全人类的责任。国际社会在看到亚洲的价值、成果和方式将会无所不在的同时,也要看到亚洲的冲突、困境和压力将同样会无所不在。

    进入专题: 环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9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http://www.tecn.cn)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