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奉孝:往事联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12 次 更新时间:2006-06-14 22:58:30

进入专题: 世态杂谈  

陈奉孝 (进入专栏)  

  

   我在北大读书时念的是数学力学系。由于我从小喜爱文学,中外名著却也读了不少,其中我特别喜欢读中国的古典小说。上初中时喜欢读武侠小说,象“隋唐演义”、“七侠五义”、“三侠剑”之类,也喜欢读“水浒传”、“三国演义”等等。上高中时便喜欢读“红楼梦”。从高中到大学,“红楼梦”我读了不下十几遍。由于喜欢,我到中文系旁听“红楼梦”整整一学期。数学系的课都在上午,“红楼梦”的课在下午,因此我有时间去旁听。我记得当年讲“红楼梦”的是吴组缃先生和何其芳先生。“红楼梦”课程每个礼拜两节(连堂),第一个礼拜吴先生讲,下一个礼拜何先生讲。我记得有一次在吴先生的课堂上,一个苏联(或是东欧)的留学生向吴先生发问:“中国封建时代,不允许青年人自由恋爱,可是没有别人在场的时候,贾宝玉为什么不敢对林黛玉说:我爱你?”吴先生笑笑回答说:“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礼教的毒根在中国人的脑海里扎的太深了,这使得即便那些反对封建礼教的人也摆脱不了封建礼教的束缚。这一点,其它国家,特别是欧美国家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现在仔细想想,吴先生讲的可说是至深至透。自从“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至今已有近百年,中间还进行了五十七年的社会主义教育,封建主义的毒根从人们的脑子里铲除了没有?恐怕没有。“文革”期间大多数国人对毛的那种崇拜,再举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每当党的换届选举,都有所谓前任领导指定“接班人”的问题,既然党章有选举的规定,为何还要前任领导的“指定”呢?这难道不是封建主义的毒根在做祟又是什么?不仅在重大选举问题上如此,如果我们每个人认真刨析一下自己在对待家庭问题、对待老婆孩子的问题上,封建主义的家长主义、大男子主义是否完全根除了呢?恐怕没有,尤其在落后的农村。

   走后门求人办事,这在中国是司空见惯的事,几乎人人有之,没有人谴责过这种现象。

   下级员工(或干部)批评了上级领导,或向上级部门反映本部门领导的问题,往往会遭到打击报复。

   家长和老师总是喜欢听话的孩子,往往不尊重孩子独立思考的能力。

   某个掌握一定权力的领导人,如果他的亲戚朋友求他办一点事,他认为这事不该办而不办,或者亲戚朋友中有人犯了事,他要秉公处理,往往会被骂成六亲不认,不通人情。

   以上种种看起来都是一些极平常的琐事,但细研究起来,这不能不说这都是封建主义毒根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几千年来,中国是一个重人情而轻法律的国家,因此说要想让全体中国人民树立起真正的民主法制的观念,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再看如今天的台湾,已经由国民党封建主义的一党独裁过渡到了民主政体,不管你怎样贬低它,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上,无法否认这是一大进步。但封建主义的毒根是否就从台湾人的脑袋里彻底铲除了?恐怕远远没有。举例来说,2000年美国民主党的戈尔与共和党的布什竞选总统,民主党提出佛罗里达州的选票计点有问题,应该重新点票,重新点票的结果仍然是布什领先,又经最高法院的裁决,布什获胜。戈尔立即承认自己选举失败,并向布什祝贺。同年台湾的选举则不同。国、亲、民三党竞选,结果陈水扁胜了,那连战、宋楚瑜应当公开承认选举失败并向当选人祝贺呀,没有,而是为了避开陈的就职典礼,跑到美国去了。本来如果不是宋楚瑜分裂了国民党,陈水扁是不可能当选的。2004年的大选那就更有意思了。这时国、亲两党已经认识到,如果三党同时参选,国、亲必败无疑,于是两党搭配提候选人,这已经是笑话了,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在选举时,不同的党派搭配提候选人的,两党又没有合并为一党。国、亲估计这次必胜无疑了。结果出乎意外,两颗子弹使陈水扁获得了不少同情票,又胜了。这下连、宋不干了。在没有有力证据的前提下指控两颗子弹是陈水扁自导自演,于是动员了几十万国、亲的拥护者包围了总统府。宋楚瑜更是扬言要开拖拉机冲撞总统府,一直闹了一个礼拜,引起大多数台湾民众的反感,最后不得不改变招数,回归司法,提出“选举无效”和“当选无效”的司法指控。在国、亲两党人员严密监控下,重新点票的结果,陈水扁的得票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几万张。“选举无效”的指控失败后,又从美国请来了“当代福尔摩斯”李昌玉,对枪击案进行调查,以图证明枪击案是陈水扁自导自演。李昌玉首先声明,他的调查只服从科学,不涉政治。经过几个月的严格调查研究,证明两颗子弹是从陈、吕坐的竞选车外面打来的。这实际上已经说明不是自导自演。如果真是自导自演的话,枪手应该安排在车内,由陈的保镖担任,这样才会使陈、吕只能受点轻伤,而不至于死于非命,否则的话危险太大了,世界上有哪一个竞选人会去冒这样的风险呢!可是连、宋及国、亲的追随者至今仍然咬住“自导自演”问题不放,可两年多来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再看今天台湾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和其父赵玉柱一家的弊案,这在台湾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其中是否有陈水扁亲自插手,至少现在还没有揭露出有力的证据。可有一点恐怕不能否认,赵建铭及其父并非政府官员,为什么能贪污受贿?为什么有人会向一个并非政府官员的人行贿?因为赵建铭是陈水扁的乘龙快婿!在行贿者看来,只要乘龙快婿帮助说句话,事情肯定能办成,这与大陆的走后门现象无甚区别,其实质就是对权力的崇拜,而对权力的崇拜正是封建主义毒根之一。因此我在跟朋友门闲聊时谈到,改变一个政权容易,改造一个民族难。台湾虽然成功地实现了从独裁统治到民主政治的转型,但台湾要想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的民主社会,恐怕尚需很长的时日。“五.四”运动本来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但由于马克思主义的传入而夭折了,其根本原因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与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主义的不谋而合。因此说,要想在中国大陆实现民主政治的转型,必须首先要铲除封建主义的毒根,这非一朝一日办得到的,需要全体中国人的不懈努力。

  

   二00六年六月十二日。

进入 陈奉孝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态杂谈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