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东陆:生存的法则——美国电视节目“生存者”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44 次 更新时间:2005-09-28 09:07:10

进入专题: 世态杂谈  

时东陆 (进入专栏)  

  

  当人们,尤其学者们试图把达尔文的进化论应用于人类社会时顿时引起了一阵恐慌。许多人尖锐地批评这种所谓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而恐慌来自于这种思维威胁到人类的定义和自我认同。因为达尔文的进化论仅限于自然界的动,生物世界。如果人类也和动物一样“物竞则优,适者生存”那人文主义里对同类的仁爱和对儒弱的关怀如何有存在的意义?那么人性和兽性岂不没有区别?所以,“社会达尔文主义”尽管有科学上能够自圆其说的理论,但由于对人类的本性有根本的挑战,学术界从来没有让其成为主流的认识和理论。

  但有趣的是当代的社会潮流和人类现象却无时不刻地在证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普遍性和准确性。这使得人类不得不开始怀疑人性的古典定义和当代意义。于是在许多社会科学的应用理论中,尤其在解释人类社会行为时常常会“不由自主地”陷入“社会达尔文主义。”比如在解释男人的性行为时,流行的理论认为男性的“多偶化”(polygamy)倾向来自于一种动物的本能。这种本能是动物生存的基本机制。在原始人类中,为了生存,要求男性与尽可能多的女性配偶以达到一定的出生率,从而使族群得以生存。这种理论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认为:如果交合时不是出于双方的情愿和同意,那么,同样也是为了生存,性活动很可能是强迫的。正是由于生存的需要,这种男性的“多偶化”与“暴力”倾向进化成为一种人类生来自有的能力(innate ability),而且延续至今。按照这种逻辑,于是就得出了“每一个男子可能是潜在的性侵犯者”的结论。这种理念在西方社会至今是一种流行的认识。

  同样是渊源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影响,当代的科学家甚至做了系统的试验,来证明“物竞则优,适者生存”的机制。在统计调查中研究者发现,在现代社会,那些英武俊健的男士和妩媚多姿的女性在一生中会比大多数人拥有更多的性伴侣。在古典的社会中基因优秀,健康智慧的成功男性可能得到社会所允许的众多妻子,从而尽可能的使他们的基因广泛流传,并逐代优化。拥有数位美丽健康的妻子也是一种对优良基因的占有和控制。对于动物来说,这种竞争是通过角斗来实现的。强者胜,弱者亡。从而使基因不断优化。在古典社会,虽然“决斗”也时时发生,但对优良基因的竞争更多是通过智慧,财富,势力和实力。在现代社会,由于一夫一妻制的规定从而改变了基因优化的机制。研究者发现,在当代环境下,男性的“多偶化”倾向是通过多次婚姻来实现的。多次婚姻可以使他们有更多的机会与多位女性配偶,并繁衍后代。所以现代社会的婚姻变得十分不稳固。在许多欧洲国家,未婚同居早已被社会,法律,福利系统完全接受。在社会竞争中,人们不仅仅是竞争地位,财富,荣誉,而且是配偶和优秀基因。无论人类的生活方式有多么不同,为了生存的竞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值得指出的是女性行为的变化。在古典社会中:女人向往花前月下的爱情和罗曼蒂克的情调而男士追逐功勋与荣誉。而在现代社会中女人已经进入男士的行列而为同样的目的而竞争了。

  无论是现代还是古典社会,为了更清楚的定义人类,表征人性,社会学者,宗教人士,哲学家们不断的建立,发展,完善社会的准则,伦理,道德系统。从内容到标准,从教育到媒体,无时不刻地在提醒人们关于人伦的规范。尽管有文化与宗教的区别,但基本的准则大致相似,无外乎告诉人们什么是“人的行为,”什么是“非人类的”“兽性的”。而在“人的行为”中又区分什么是“高尚的,”什么是“低劣的”行为。比如:珍视友谊,忠贞爱情,感恩他人,热爱父兄,关爱弱者,就死扶伤,等是“可佳的”的品质。而背叛朋友,偷窃他人,冷漠傲慢,妒嫉仇恨等是“不良行为。”而欺骗,暗算,狡诈,歧视为“恶劣的品性。”至于残杀,残暴,虐待,迫害显然是“非人性的。”

  但是可悲的是,人类为了生存,能够履行“高尚行为”的机会越来越少。社会的本质,流行的理念,和经济的模式迫使人类不得不走向“低劣的行为。”而其原因则还是为了生存。以致于“生存”成为对任何行为的理由和辩护。只要是为了生存,似乎必须具备所有人类可能的禀性,包括那些最为“恶劣”甚至“残暴”的行为。而近期以来,美国主流媒体就是基于这种生存和竞争的需要,把这种人类可以肆意“放纵”自己的信息传给社会。

  今年美国播放的几个重要电视节目都反应了这样一种需求和对人们“不良行为”的辩解。其中最为生动,也最具有说服力的就是“生存者”(Survivor)。本来“生存者”的最初目的是测试人们在原始的环境中,与自然搏斗,并求得生存的能力。很有点现代“鲁宾逊”的味道。一群来自各行各业的美国人在没有任何现代工具,设施的条件下,试图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海岛上生存下来。他们刀耕火种,打鱼为生,天当被,地当床,野果充饥,山泉解渴。这本来是人们希望体验早期人类生活,回归自然的一种方式。这种经历可以使我们认识到人类的过去,锻炼自己的意志,建立团队精神。同时也是一种情趣十足的游戏和体力,智力竞争的独特途径。但是每个季度的节目都有形式和内容的改变。也许是为了收视率和增加刺激性,最近的一期节目经过精心巧妙的设计,把“生存者”变成了一个赤裸裸的金钱竞争游戏。它的目标十分清楚,谁能坚持到最后,就能得到一百万美金!

  游戏的规则十分简单:通过体力和智力竞争,在每一次仅有一个人可以获得一种“豁免权。”拥有豁免权的人在那一轮的评选中不会被抽选淘汰。而剩下的所有人将按照自己的“表现”和“人际”能力参加不记名选举。每次必有一人被大家选中而淘汰。于是,能够在每一次不被选掉而坚持到最后,并获取一百万美金就成为唯一的生存目的。而达到这个目的的方法和手段便反映了“彻底的人性。”“生存者”节目的原本目的是“人类在自然界的生存,”即考验现代人在险恶环境下生存的能力。后来发现现代人是如此“坚韧”这种野生生活对他们的挑战性似乎不大。而后来发现最大的挑战不是自然,而是人类自己。它包括对自己的认识,对同伴的认识,对友谊的认识,对信任的理解,对道德的定义,和对一个人综合能力的评价。而这个能够夺得百万美金的“综合能力”在“生存者”中有了全新的定义。这些“生存者”们在后来的确为自己的“本性”而惊讶,而对社会和人生有了新的理解。不是这些人过去对人性的认识有错误,而是因为人类一直在“愚弄”自己。

  在生存者中有一对青年男女:罗伯和安波。罗伯英俊智慧,安波美丽动人。这一对年轻人素不相识,却在这风景秀丽的海岛上一见钟情,并结为攻守同盟,相互依赖,彼此信任,共度风波。如果是一个传统理念中动人的故事,他们一定是勤劳,善良,坦诚,忠实的一对,而他们也的确试图在众人面前展示这样的形象。但实事上,我们发现这一对美丽的情侣是所有生存者中最为狡诈,擅长欺骗,挑拨离间,口是心非,道貌岸然,诡计多端的高手。正是因为他们背信弃义,良心泯昧,在大胆的行骗之后由安波最后得到了那一百万美金而实现了俩人初始的计划。更有趣的是在最后宣布胜者时,面对所有观众,罗伯含情脉脉地向美丽的安波求婚。他的微笑告诉大家:他才是真正的胜者:不仅和同伴共同获得一百万美金,更重要者,还得到了爱情:一举两得。

  有意思的是观众的心理变化。在罗伯和安波合手行骗时,很可能受到了大多观众的鄙夷。他们出卖盟友,制造隔阂,当面许愿,背后插刀,使那些还幼稚地试图依靠信赖,忠诚,和高尚的情操取胜的人们一败涂地。被自己的朋友抛弃还不知怎么回事。最后恼羞成怒,怨天尤人,对罗伯与安波恨之入骨,但一切都晚了。有多少观众为这些“善良的弱者”捏了一把汗,期望大家识破罗伯和安波的谎言,把他们抽选淘汰。因为观众大多同情弱者,对罗波和安波的做法嗤之以鼻。但是,在节目的结尾,当大家把整个游戏从整体上分析之后,却发现自己错了。而他们意识到真正的智者,勇者,强者是罗伯和安波,他们是最优秀的生存者。因为游戏的目的简单而明确:不被淘汰,获取美金。显然在这场生存的游戏中,只有狡猾奸诈的“坏蛋”才有可能生存并且取胜。而那些善良,忠诚,讲信义,重朋友的人无法生存。而自然界的淘汰法则就是这样的无情。

  节目最后的讨论富于哲理,令人回想联翩。是的,我们都承认,这仅仅是一个游戏,游戏的规则人人都必须遵守。但在这个荒岛上人们首先意识到的是信赖与合作,友谊与情感。因为这是在险恶环境下求生存的必要。但同时这又是一个游戏。在生存与表现最基本的人性之间,很多人迷惑,失落,不知所措。这是真正人性的挑战。是做人还是做“鬼”每个人都必须作出自己的抉择。罗伯和安波勇敢的决定:先做“鬼”,再做人。所以他们胜了。我想,如果他们真的为此付出了“良心”的代价,那将是令人欣慰的。因为他们看上去的确是那种纯情可爱,坦诚忠厚的年轻人。

  节目的制作者的用意显而易见,当今的社会,尤其商业社会也是一个“生存者”的竞争和游戏。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是唯一的目的。而生存的代价必须建立在击败对手的前提之下。那么生存的法则就是游戏的规则。这里无法讲究善良,宽厚,忠诚,信赖,更不可能感情用事。因为失败意味着淘汰和消亡。如若需要生存必须“出门是鬼,回家做人。”不是吗?尽管罗伯搅尽脑汁,欺上瞒下,谎言连天,但他面对心上人安波却是永远的忠诚和信赖。现代社会竞争愈加激烈。这使人们的“高尚的空间”愈来愈小。而这种纯洁的心理和善良的禀性仅仅能够留给自己的亲爱者和亲人。”生存者”电视节目实际上是对某种现实社会生活情景的一种模拟,比如公司裁员,商业生存,盈利底线,和个人竞争。

  在一般的情况下,竞争压力越大,尤其生死存亡的关头,个人生存便成为首要的。在这种条件下,人们必须选择一切可能生存的手段而达其目的,所以呈现“恶性”和“魔性”,所谓弱肉强食,你死我活。只有在理想的,松弛的,友好的,无关紧要的环境下,人们才表现一种互爱,可亲,温和的态度和行为。如果社会急剧演变成为高度商业,竞争的结构,显然会从本质上改变人的行为而把“人性”挤压的“畸形。”现代的人类正是在高科技,高竞争,高商业化的环境和进程中逐步的变异。然而能够在险恶的环境中仍然表示出“伟大的人性,”比如自我牺牲的精神的确是人类非常独特而且高尚的情操。

  但是人类还是在执着的讴歌“永恒的人性。”在自相残杀的血腥中,在背信弃义的谎言里,在无可奈何的竞争场上,人类任然傲慢地述说自己美丽动人的故事。比如建立在印地安人血泪上的“感恩节”和关于美丽的普卡杭塔丝姑娘与英国青年热恋的情节。人类在迷茫和失落中继续寻找人性中最为纯洁的空间和时间,并把可歌可泣的人和事演绎在好莱屋精彩的电影里。

  达尔文创建了自然的生存法则。是否有完全属于人类而别于兽类的生存法则呢?

进入 时东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态杂谈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06.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