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寿龙:经济危机与政府治理之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1 次 更新时间:2014-01-26 11:00:26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政府治理  

毛寿龙 (进入专栏)  

    

   〔摘要〕经济危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和非市场经济条件下,有很大的差异。市场经济是过剩的危机,实际上就是让穷人能够用很低价格获得产品的机会,也是企业家优胜劣汰的窗口。市场经济的危机是分散的,审慎的企业家能够生存,不审慎的企业家被淘汰。政府如果不理解市场经济条件下危机的特点和性质,贸然集中风险,结果不审慎的人会越来越不审慎,导致过剩越来越严重,最后导致集中的过剩,所有企业家都不得不为此背黑锅,生产过剩危机导致生产力浪费,转而转变为物质匮乏的古典经济危机。市场经济需要有限政府,只有在有限政府条件下人们才会培养审慎的美德,这就需要政府治道变革,控制自己想要集中控制危机的冲动。

   〔关键词〕经济危机; 治道变革; 审慎

    

   在市场经济时代,经济危机似乎无处不在。一会儿产能过剩,生产的产品没有市场; 一会儿证券市场一落千丈,投资不足; 一会儿流动性过剩,通货膨胀,经济过热;一会儿流动性不足,通货紧缩,经济发展劲道不足; 一会儿劳动力不足,企业出现广泛的用工荒,人才短缺严重;一会儿劳动力过剩,企业纷纷解雇员工,人才过剩,低就业,失业率纷纷高企。一旦出现经济危机,人们的分析无一不是市场失灵,政策建议也无非是加大政府干预。真的是如此吗?本文将从政府治理之道的角度来分析经济危机的性质,以及政府应该如何作为。

    

   一、新的危机,新的角色

   经济危机在人类历史上是一直存在的。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经济危机几乎都表现为物质匮乏的危机。物质匮乏,最严重的情况是食品和药品极端匮乏,饿殍遍野,最严重时还发生人吃人的悲惨事件,《资治通鉴》等历史书里有很多这样的记载。这样的危机,才是真正的危机。

   历史上的经济危机,最主要的原因是政治斗争和因此而出现的血腥的战争。一个城市被包围,几个月乃至一年下来,所有的食物都被吃掉了,只好吃人,小孩最先会被吃掉,然后是相互吃。这种危机要解决的是物质匮乏,有很多解决的方法,比如说屯田,也就是军队不再打仗,留出人力去种地。比如说休养生息,政府不再要求老百姓做任何事情,不再大兴土木,不再征兵打仗,而是给老百姓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从事生产,安居乐业。军队屯田,人民休养生息,政府无为,然后天下就大治,呈现一派繁荣的景象。可惜好景不长,政治家总是很容易积极作为,而很难无为而治。其结果是一段时间的无为而治之后就是再次好大喜功,工程和战争连连,经济再度陷入危机,民不聊生。再加上帝国本身很不稳定,绝对权力自身不稳定,绝对权力交接班不稳定,权力结构不稳定等,〔1〕这说明,和平只能是暂时的、短暂的,发生匮乏的经济危机势所必然。

   现代社会的经济危机有了很大的变化,物质匮乏的危机基本消失了,转而变为物质过剩的危机。这其实不是什么危机,但很多人认为是危机,我们先姑且称之为危机。现代经济危机基本上是市场性危机,它是市场内在的因素决定的。有了市场以后,每个人都会发现自己面临着危机。生产者没法捕捉别人的有效需求是什么,总是跟不上别人的变化,不是生产的产品供不应求,就是生产的产品有好多没法卖出去。过去物质匮乏时代经济危机时商人往往囤积居奇,现在市场经济危机如果有人囤积居奇,谁就很可能破产,因为市场很容易找到新的产品,或者替代品。生产厂家最喜欢的是供不应求,原料和产品是零库存,周转速度越快越好。市场经济时代生产者不能囤积居奇,而是要根据消费者的偏好生产东西,要有预见性,但是只有少数人有很好的预见性,而预见性不够好,或者运气不好的人,就会面临危机。一旦大量的生产者都预期某个产品将供不应求而拼命生产时,经济就很容易从产能不足到产能过剩,因为现代市场经济很容易集中资源和力量到某一个领域。如果生产者都是独立根据自己的信息做出预见,他们的各种预见会相互抵消,生产能力集中的过程同样也是分散的过程,所谓的过剩危机只是暂时危机而已,因为减少过剩的努力一直是存在的。如果政府介入,就会让企业家形成集中的预见,政府鼓励扩大产能,扩大产能的企业家会加倍努力,做退出努力的企业家就会受到政府鼓励的损害而不再推出,一旦过剩势头出现,一发不可收拾。政府削减产能的努力也一样会扩大产能不足的波动幅度。于是经济就会在生产不足和产能过剩之间加大幅度来回摆动。实际上也是,政府喜欢界定产能不足,需要鼓励发展,也喜欢界定产能过剩,实施限制产能的政策。其结果就是周而复始的大幅度的经济波动。如果政府不介入,不去鼓励,也不去限制所谓的产能,实行无为而治,那么生产者就会根据各自掌握的信息来扩大或缩小自己的生产。有些生产者自然会判断失误,有些生产者自然会判断正确。失误的人会亏本,但会吃一堑长一智,正确的人会因此赚钱,并促进经济增长。但是如果大家都根据政府的风向标来决定自己的行为,其结果就是大家一起生产不足,或者一起生产过剩,当然如果一起实现均衡那是最好,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家都有竞争,都需要最先冲过终点,而一旦都冲过了终点,又是冲得越远,越能够获得没有冲到终点的人的好处,其结果显然就是一起过剩,或者一起不足,也就是轮流经济危机。

   在市场里,企业家有危机,消费者也是有危机的。过去是消费品匮乏危机,但现在也是过剩危机,吃得太多,衣服太多,房子太多。吃得太多,运动太少,就产生了现代才有的普遍的肥胖病。现代消费者没有时间好好消费,导致很多消费品没有被充分消费,比如匮乏时期一个留声机的音乐,会被反复多次消费,但现在买了CD,买了mp3,网络上有很多音乐可以下载,甚至很多是免费的,却没有多少时间去很好地消费。物质太富裕,消费能力不足,消费时间有限,有的是钱,却没时间花费。现代人在闲暇和工作之间,依然像物质短缺时期那样,选择更多的时间来工作,而不是选择更多的时间去消费,结果就形成了一部分消费过剩,一部分消费不足。消费不足,比如运动不足,是危机。消费过剩,比如吃得太多,也是危机。对此,政府也喜欢进行干预。比如政府规定,全职工作的人一周要干六天,或者五天,全职工作的人每天要工作八个小时。政府规定每年的节假日,大家一起放假。尤其是规定某个长假,大家一起放假。政府还规定,全职员工一定要买医疗保险,养老保障,到六十岁就一律退休,甚至是延迟退休,或者提前退休。为了鼓励大家出行,规定高速公路必须全部免费。这些政策看起来很好,但是由于不是消费者自己理性比较闲暇和工作之后做出的选择,其对经济的影响也势必是危机性的。最简单的就是长假高速公路全部免费,结果是只有一部分得到了实惠,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有呆在家里,因为高速公路早就堵住了。其他政府行为基本与此类似,即使看起来是好的,其结果也是灾难性的。比如政府认为交养老保险是每个人的义务,到60岁就应该获得正常的养老。于是大家到60岁就退休了。如果人口是静态的,经济是静态的,政府的计划很容易成功,但可惜的是人口是动态的,经济也是动态的。人口年轻时交的人多,养的人少,政府不得不让养老人多拿一些,以取得经济平衡,否则会储蓄过多,投资不足。但一旦人口老化,交的人少,而养的人多,养老金又降低不下来,其结果就需要进一步调整,让老年人延迟退休年龄,或者降低养老水平,从而缓解养老危机。经济不稳定,也同样会出现问题,经济不发展时期交的养老保险较少,经济发展时期养老的人需要较高的生活水平。给定经济是稳定发展的,每一代年轻人所交的养老保险是自己年老时无法用来养老的。由于政府的货币政策是刺激经济增长,必然导致通货膨胀,其结果是年轻时所交更不能用来年老时所用。显然,政府介入所有的个人生活,规定一天工作多长时间,一周工作几天,什么时候放假,什么时候高速免费,什么时候交多少养老金,什么时候可以一起退休过养老生活,要实现每个人都有工作,每个人都有假期,每个人都能够养老,这显然是无米之炊,画中之饼,不导致危机才怪。

   所以,现代经济的过剩不是危机,它是市场经济内在的一个组成部分,市场自身会有内在的调节机制,只要生产者和消费者能够做出多样化的选择,经济就会有内在的稳定性。如果政府强制干预,看起来能够缓解或者解决危机,其结果却是放大了市场经济内在的过剩,于是真的成了危机。因为市场是分散的,而政府却是集中的。市场解决危机之道是分散风险,鼓励审慎。而政府解决危机之道是集中风险,鼓励冒险。分散的风险,是个人的风险,集中的风险,才是集体的风险,才是经济危机之源。

    

   二、分散不是危机,集中是危机

   古代的危机,都是好大喜功的政府发动战争或者内部政治权力斗争导致的内战导致的。现代市场经济的过剩危机,其实也是政府集中的行为导致的。正是政府的集中性、普遍性和强制性,使得分散的风险集中起来,进而转变为集中的危机。

   市场中的风险及其个人的危机之所以没啥大问题,因为它都是很分散的。假定存在生产者张三、李四、王五,他们都要做产品来赚钱。他们要赚钱,就要做好产品,就要提供优质的服务,一定要知道别人需要什么,而且越专业化的服务越好。假定张三是审慎的生产者,而李四是风险偏好的,王五是保守的。在市场里面,保守的王五,显然是做不大的,他从做小商品开始,一直到老,都在做小商品。张三是审慎的,他从小商品做起,逐步发展到做大宗商品,从本地贸易做起,一直到区域贸易,一直到国际贸易。他还会逐步从做产品,到做房地产,到做投资,然后还可能做金融。他是审慎的,逐步发展的,稳扎稳打的。李四是风险偏好的,所以,他觉得做小商品没有风险,也没有暴利,不好。做企业,做投资,做金融,也不好。他最喜欢的是进行风险投资,他喜欢做期货,喜欢做股市短期波段操作,喜欢做头寸,喜欢卖高买低,喜欢炒汇,喜欢做衍生证券。只要有风险的,他都喜欢。扩展的市场显然是有无数张三、无数李四,还有无数王五组成的。无数的王五,没有风险,自然也不会有危机。无数的张三,稳扎稳打,是经济稳定发展的基础。李四虽然偏好风险,在过去经常被当作投机商,但没有它们,就没有经济的活力,就没有创新,没有价格高昂的奢侈品,也没有超级便宜甚至低于成本价的产品。

   当然实际上的市场不可能只是一般的日用品,还包括房地产等资产市场,也包括产权市场、证券市场,还有金融市场、期货市场。这些市场的存在和发展,使得无论审慎的张三、偏好风险的李四、还是保守的王五,都处于风险的状态,即使赵六在某个领域存在产品压倒优势垄断地位,自然的垄断地位,乃至国家垄断地位,都因为市场的充分存在而面临竞争的压力,甚至可能很快失去生意,退出市场。因此,保守的王五,他们稳定没有风险的小本生意会因为大批量低价格超级市场的出现而倒闭。居于垄断地位的赵六们,如诺基亚会因为iphone

   的横空出世而失去市场,而互联网的微信则一下子让处于自然垄断加行政垄断地位的通信公司失去了利润丰厚的手机短信市场。

现在为了让保守的王五能够继续经营他们的小本经济,政府介入,成立担保公司支持银行给他们无息无担保贷款,或者给银行补贴给他们无息无担保贷款,王五们可以继续安心经营了,但他们的风险集中到了政府身上。银行没有风险,还有政府担保,何乐而不为呢。审慎的张三,在风险面前很是审慎,但随着风险增加,张三们也会考虑缩小生产规模,或者退出风险加大的项目,为了支持张三们继续扩大而不是缩小产业,从而确保经济增长,政府也给予其担保条件很好的低息贷款,审慎的张三们吃了政府的定心丸,开始改变审慎的心态,继续进入很有风险的项目。偏好风险的李四,一见风险增大,也开始举棋不定,毕竟赔大钱,不是偏好风险,偏好风险,也是为了赚大钱。政府也开始给风险项目提供担保或者补贴,甚至给纯粹赔钱的项目,如新能源,提供补贴,让其短期赚钱。其结果是,政府把市场的所有风险,都通过财政补贴和风险担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毛寿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政府治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78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