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包容性创新与我对海南发展的三点建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4 次 更新时间:2013-05-29 21:25:14

进入专题: 包容性创新   海南  

常修泽 (进入专栏)  

  

  大家好!今天上午和下午听了几位同志的发言,学到了一些新知识,也引起我的一些思考,中午休息,一个多小时没有合上眼,脑子里思考两个事:

  一是怎么“破题”。

  从纵向来说,海南这25年来,决策层有不少大策:邓小平,办“特区”;江泽民,搞“博鳌”;胡锦涛,开“金砖”;习近平,提“范例”。最难的是什么?本来邓小平提出办特区就很难,但依我之见,习近平同志提出的“成范例”最难。原话是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动范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全世界没有先例,要让海南省成为大陆其他30个省、市、自治区的范例,我觉得定位相当之高,责任相当之大。什么叫做“范例”?范例不同于“案例”,它的要害是“范”,北京土话叫“范儿”,就是模范、示范。人的职业选择无非三大方面,或经商,或治学,或从政。经商的,成“大款儿”;治学的,成“大腕儿”;从政的,成“大范儿”。要让海南成为全国的范例,这个要求应该说很高、很难。

  从横向来说,近期,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有一系列很重要的指示论断,今天上午保铭同志的“六个努力争创”已经渗透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若干重要指示,体会得很深刻。习近平总书记这些论断的总纲是什么?我认为,就是要成为一个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动范例。那么,如何“破题”?经济上干什么?政治上干什么?社会方面干什么?文化上干什么?生态环境上干什么?这得一条一条地研究、破题。下面我们应接着思考怎么破。

  二是思考实招。习总书记离开海南返北京,到今天已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省委、省政府很紧张地琢磨有什么招?保铭同志的发言和刚才几位提的意见,有不少好招。下来我们可以再进一步思考,要有大策,要有方略,但是现在看来一些方略还不是特别解渴。

  我的发言题目是《包容性创新与我对海南的三点建议》。但是前者只简要谈一点,重点是谈对海南的几点建议。

  去年,我在海南“国际论坛”上正式提出《包容性体制创新论》,上海发表了1万8千字全文,香港和台湾作了转载或报道。文中提出创建三个“大屋顶”。

  一个是创建中国改革的大屋顶。我觉得,中国改革走到今天,需要超越,应该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精神,把国内各种各样的改革力量都包容起来、整合起来,形成宏大的改革力量攻关破难。要超越惯性思维。文中除了谈包容人之道之外,还把《周易》的三道(天之道、地之道和人之道)都包容起来研究。这和海南有关系,这里埋下伏笔。

  第二个是两岸大屋顶,我建议海南的朋友一定要树立两岸思维。听说这次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讲了一些两岸的经济比较,也作了“两岛”经济的比较,如数家珍。海南的朋友应当从战略上把握中央的意图,我觉得应该跟上。去年我提出我们将来要建一个“两岸大屋顶”,“一论”发表后,引起海外关注,去年12月又在香港《中国评论》发了“再论”。基本思路:我的论文里面提了“起、承、转、合、一线穿”。第一个是“起”,已经启动了;第二个是“承”,就是搞两岸的和平框架协议,这个正在弄;第三个是“转”,在社会管理领域形成共同的治理框架,要探索,要摸索,比如福建平潭岛最近提出了“五个共同”,共同投资、共同开发、共同经营、共同管理等,共同管理就是在规定范围内由大陆人和台湾人“共同管理”,这里有值得探讨的地方;第四个是“合”,就是两岸合在一块,在大陆和台湾之上搞一个“大屋顶”,解决中华民族统一中非常棘手的矛盾。起承转合整个过程当中有一条线就是“中华文化认同纽带”,这是一个大战略。

  第三个“大屋顶”就是站在世界的高度,我主张“文明融合论”。为此要打造一个世界人类文明交融的“大屋顶”,促进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相互交融。

  以这三个大屋顶作为我的理论支撑向海南提三个建议:

  第一,建议探讨海南生态环境保护减碳有偿制度。

  我注意到上午保铭同志的报告中谈到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海南最大的优势,其中有一句话“良好的生态环境就是海南发展的最大本钱,是在市场配置资源条件下的最大卖点”。在“最大卖点”前加上了“市场配置资源条件下”,加得好。这引起了我的思考。从市场经济的眼光来看,这里面涉及到天地人的产权,我曾出过一部《广义产权论》,这里要探讨广义产权论怎么应用。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海南考察时说,“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据我所知,这是习近平同志首次提最公平的公共产品,而首次提是在海南,这是海南的优势所在。但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不等于没有价值,环境也有自身的价值。按照我的广义产权理论中的“环境产权理论”,环境产权是可以界定的,是可以交易的,是应该得到保护的。

  我建议可以建立一个生态保护的有偿制度,我提十六字方针:“确定基数,鼓励减碳,减偿挂钩,多减多偿”。如果操作麻烦的话,可以以森林的覆盖率或者是以水资源等等减碳指标计算。我了解到2011年海南森林覆盖率是60.2%,全国的森林覆盖率是12%,在整个中国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里面,海南名列前茅(比福建低一点)。去年省委提出绿色崛起以后,生态建设明显进步,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保铭同志的报告里提到2012年海南省森林覆盖率已经达到了61.5%,海南省一年时间就提高了1.3个百分点。我就以1.3个百分点来说事,不是说生态是中国最宝贵的财富嘛,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嘛,好啦,对海南一年提高1.3个百分点,有什么说法?提高了1.3个百分点十分不容易,意味着种植大量的树,做大量的环境保护。按照我的广义产权理论,让创造者受益,使破坏者受损,谁保护,谁受益。

  我建议确定一个基数将来可以挂钩。要研究一个环境产权的界定和交易补偿机制,来平衡环境创造者和环境受益者的利益关系。可以横向交易,也可以纵向交易或纵向补偿,与国家林业局、环保部、国家发改委环境司等部门汇报沟通、协商,这里大有文章。

  省里拿到生态补偿之后,再往市(县)乃至农民、或居民延伸,鼓励种树。假定种一棵树,补一块钱,保活一棵树给五毛钱,海南共800万人,一个人种一棵就是800万棵,每人种100棵就8亿棵,增加8亿棵树,那要提高多大的森林蓄积量呀!这样可“三得”:国家得生态(公共产品嘛),居民得利益,地方政府也得到支持力和公信力,何乐而不为?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可做。

  第二,建议探索海南和台湾两地的包容合作机制。

  最近习近平同志在海南讲了两岸合作问题,有几点特别值得重视。第一,尽快给予台湾企业与大陆企业同等待遇,这个地方是有突破的。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一直把台资作为外资企业。这次提出相同待遇,非同小可。第二,要探索新的合作途径。什么新的合作,习近平总书记出了题目,我们要研究,这是一篇作文。第三,尽快签署服务贸易协议。第四,团结合作,实现双赢,这是落脚点。

  我研究了两岸这些年的经济增长趋势,画了一张图,我曾经想把海南的数字也放进去,但是由于海南数据较小,图太小了,看不清楚。2012年大陆创造的GDP折成美金是8万多亿,台湾是4720亿,海南去年是2855亿元人民币,折成美金是460亿。一个大陆差不多等于17个台湾,一个台湾差不多等于10个海南,在这样的背景下两岛怎么合作?我建议:

  第一条,两岸的旅游业整合。这是应该好好做的。因为海南是“国际旅游岛”,旅游是我们的金字招牌,旅游怎么整合,阿里山和五指山怎么牵手,日月潭与万泉河怎样相连通,这就需要作文章。

  第二条,创办两岸中小企业论坛。我担任海南省经济顾问,同时也兼任台湾两岸企业发展协进会的顾问,去年在台湾考察的时候我顺便介绍了海南的情况,促成了海南现代服务业联合会与台湾两岸企业协进会的合作,最近我牵线海南一个团正在台考察。

  第三条,两岸金融合作。最近国务院批转了昆山产业发展示范区的文件,我从中得到很深的启发。我看了文件,并与台研所的朋友做了沟通,这里有真正的“招法”。比如,在昆山的台湾企业,母公司在台湾本岛贷的款,可以把资金通过母公司的管道汇到昆山的子公司。台湾的贷款利率只有2%,而大陆银行的贷款利率最低的基线是百分之六点几,加上浮动,要8%~9%。这么疏通了以后,母公司在台湾贷款后通过这种机制输送给在昆山的企业,昆山企业拿到了便宜的贷款以后,大大降低企业成本。此外,能不能以昆山作为一个二级的母公司,在大陆其他地方如天津滨海新区办一个子公司,再把钱放到那里。这很实惠,不是空话。

  第四条,两岸海洋合作。海洋优势是海南的一张大名片,海南的海洋面积非常之辽阔,陆地加上海洋蓝色国土海南是大省。海南与台湾海域连在一块。因此两岸之间,特别是台海之间围绕着南海问题大有合作的空间。

  第五条,两岸农业合作。台湾农业总产值占GDP的1.5%,海南农业总产值占GDP的25%,和台湾互补性很强,我了解到澄迈有台湾农业园,这叫“手拉手”。

  总之,我们应该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两岸的问题应该纳入领导们的视野。

  第三,建议海南应率先成为东西方文明交融试验地。

  我为什么产生这样的想法?一则,十八大报告正式把自由、平等、民主写入中国价值观,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二则,从海南来说,我通过今年的博鳌论坛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海南实际上已经变成国家一个公共外交的巨大平台,一些重要国事活动已经放在海南,虽然不能说是第二首都,但是至少具备了第二首都的部分功能。比如仪仗队在这里检阅,那是国家的仪仗队。与作为外交的大平台相关,这次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就提到,海南应成为国际文化交流的大平台。这些元首、首脑、企业家、学者在四月份的时候来了这么多,还有国际旅游者,去年共有3320万游人,其中外国游客占2.5%,那么去年应该有83万外宾到海南。因此,我觉得今天要破这个题,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范例,应沿着五条线破题,包括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其中有一条线是文化线,或者是文明线。去年省文联主席张萍和广电总台总编辑尹婕妤主编一套书《天涯文化系列丛书》,共31本,邀请我写了序言,其中谈到海南本岛的文化和大陆的文化有一个交融,整个海南本岛居民和移民在这里交融。下一步要研究中华文明怎么和海外的文明交融,这是一个带有战略的思考。因为人类文明是有共同价值的。我的主张是,中华文明的精华和西方文明的精华加起来就是新的普世文明,这个文明怎么搞,尚没有路数,我建议在海南做些试验,这个问题是21世纪的大战略,需要及早研究。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就谈这几点看法,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进入 常修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包容性创新   海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39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