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朝鲜半岛危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3 次 更新时间:2013-04-23 21:25:52

进入专题: 朝鲜  

金灿荣 (进入专栏)  

  

  内容提示:朝鲜用炮弹般的语气攻击美国和韩国,威胁对美韩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而另一方面美韩进行联合军演,频频调动先进的武器,世界正嗅到一股非常浓烈的火药味。那究竟朝鲜这样一个动作背后有什么样的真实意图,而朝鲜半岛的战争会不会一触即发呢?本期节目请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来为我们详细阐述朝鲜半岛危局。

  凤凰卫视4月21日《世纪大讲堂》,以下为文字实录:

  

  田桐(主持人):学术前沿,思想对话,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2013年2月12日,在国际社会的一片反对声中,朝鲜进行了自己的第三次核试验。而3月7号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了对于朝鲜更为严厉的制裁决议,这也使得朝鲜的态度更加的强硬,宣布废除《朝鲜停战协定》与《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而同时朝鲜还用炮弹般的语气攻击美国和韩国,威胁对美韩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而另一方面美韩进行联合军演,频频调动先进的武器,世界正嗅到一股非常浓烈的火药味。那究竟朝鲜这样一个动作背后有什么样的真实意图,而朝鲜半岛的战争会不会一触即发呢?

  就这些问题,我们今天荣幸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来为我们详细阐述朝鲜半岛危局,我们现在有请金教授。

  解说: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外交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对外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研究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太平洋学会常务理事兼研究部主任,国家海洋事业发展高级咨询委员等职位。主要研究领域有,美国政治制度与政治文化,美国外交,中美关系及大国关系,中国对外政策。主要著作《中国的未来》《大国责任》《美国二十讲》《多边主义与东亚合作》《中国学者看大国战略》等。

  

  田桐:很高兴又在大讲堂见到了金教授,那么其实您对大讲堂来说已经不陌生了,那这次来到这儿呢,我们主要谈一谈这个目前非常火热的朝鲜问题,您觉得真的有可能战争一触即发吗?

  金灿荣:是这样,全面战争不会有,但是擦枪走火的可能性确实比以前要大,因为现在大家都觉得朝鲜的领导人还比较年轻,这个80后,然后跟他父亲不一样,他父亲比较成熟,他父亲是1972年开始工作,到1997年交接班的时候,已经二十五年了,就是比较老练了,政治上。另外当时从心态上讲,这个朝鲜对自己的情况大概还是有认识的,他现在这个80后,他工作时间太短了,所以大家就觉得他跟他父亲一样玩那个战争边缘游戏,他会不会那个度掌握不好,玩过了,这些就没有把握了,所以这是一个危险。

  再一个危险是韩国方面,韩国以前是比较内敛的,所以以前有人开玩笑是说,朝鲜一不高兴就打韩国,因为打得没有风险。因为过去呢是有这么一个体制,就是韩国人实际上自己是没有战争指挥权的,它必须接受美军的领导,所以当挨打以后吧,它向它的指挥部报告,然后韩国向美国军方报告,等到美国司令部决定,做出决定的时候,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所以基本上这个是韩国就无法反击。

  现在不一样,现在美韩之间有一个新的机制,允许前线指挥官,韩国前线指挥官,马上做出决策,这就加深了我们的忧虑。

  田桐:可是就在这段时间,韩国的最高领导人朴槿惠,她也说了,希望能够与朝鲜进行这样的南北对话,这有没有说明,其实韩国也是在有退让的可能性?

  金灿荣:是这样,就是朴槿惠在前年,已经在美国的那个《ForeignAffairs》美国《外交》杂志发过一篇文章,就是她认为,她是要抱着一个现实主义的态度来处理与北方的关系。那么所谓的现实主义,我理解大的方向其实跟她的前任是一样的,前任总统李明博和现任总统朴槿惠,都属于一个党,以前叫大国家党,现在改名了叫新国家党,所以同属一个政党,意识形态也都一样,属于保守派。

  因为大方向不会变,她变的是什么呢?方法上有变化,比如说在与北方的谈判方面,她就强调说,任何情况下我的大门都是敞开的,所以谈判的这种态度要更积极一点。但另一个方面要注意到,她在反击的方面的那个决心也很大的,因为大家也要注意,她在她所谓的国家安全会议上做过这个表态,就是如果朝鲜发起挑衅活动,她要反击,对等反击,而且不顾政治后果。那这个决心很大,因为朴槿惠是一个女性,而大家知道韩国是一个男权主义非常严重的一个国家,因为她是女性嘛,所以她还有点这个担心说你瞧不起我,对不对?所以她愈发要在受到挑战的时候,做出坚决的表示。

  田桐:那么美国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金灿荣:美国是整个半岛游戏当中重要的一方是吧,除了朝鲜,我想排在第二位就是美国吧,相反像中国和韩国,应该排在第二个梯队里边,像日本和俄罗斯就比较边缘化了。所以美国态度非常重要,那么美国呢,现在麻烦,就是美国人自己把自己叫做“战略忍耐”,还有一个说法叫“善意的忽视”,就是故意不理它,因为朝鲜现在这样闹,很大的一个目的,想引起美国关注,那美国故意不理它。

  这是美国现在的那个基本态度,“战略忍耐”或者就是“善意的忽视”,他们这么自我形容,但实际操作呢,现在美国操作挺复杂的,所以这也是难以判断的一个地方,其实美国私下和朝鲜一直是保持接触的,现在这么紧张,那个美朝之间三个管道还是通的,纽约管道,日内瓦管道,北京管道都是通的。同时私下接触很密切的,那么通过私下接触呢,它吊着朝鲜的胃口,不让朝鲜绝望,对美国总是有某种期待。

  但另一个方面朝鲜又要美国跟它就关系正常化,完全好起来,它不干,私下有接触,保持你的期待,但公开呢,它又忽视朝鲜,那朝鲜当然就搞得脾气很差了,摔锅摔碗的,砸杯子砸窗户的。美国人就是,另一个方面就是你这个一闹吧,它就借朝鲜闹事,它达到几个目的,一个就是巩固它与它盟国的关系,朝鲜这一闹,威胁出来,那么韩国、日本、菲律宾、欧洲都借这个机会跟美国靠拢,所以它可以巩固与盟国的关系。

  还有它在这个地方可以部署那个反导系统,反导系统坦率来讲,是会打破战略平衡的一个事情,对美俄关系,中美关系都有影响的一个事。如果就平白无事,它就跑到这里来建这一堵墙,它无法解释啊,朝鲜这一闹,它都过来了,中国不好说现在,对不对。那美国就成功地实现了这个目的,至少是减少了这个部署导弹的战略阻力吧,所以它的主力部队来了,还可以布防,是吧。

  最后它还有一个,是不是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可以借这个事对中国加以指责,现在它满世界造舆论,说朝鲜这么不听话,捣乱,完全是中国宠的。在这个事我们不宠它的,我们是反对的,但是对美国来讲挺好的,又巩固盟友关系,又在这里建立防线,又把责任推给中国。所以反正从我们中国角度来讲,美国就跟朝鲜一样,这个朝鲜是出于种种动机,现在在惹事,美国其实是暗暗的,在给朝鲜犯错误创造条件,它就是故意刺激朝鲜,不断刺激朝鲜,一会儿来一个尖端武器吓唬它一下,其实来的也不多,比如说B—2就来两架,来了就跑了。

  所以中国指责说你推高形势,它说我没有,我大部队没来,美国真要动手,它是来五个航母舰群的,那个时候它才真动手,现在它说我没有。但是它通过这种手段,什么B—2、B—52、那个F—22,还有那个叫什么X波段雷达,麦凯恩号,这个宙斯盾驱逐舰等等,当然还有夏延号核潜艇等等吓唬朝鲜。然后朝鲜也不经吓,吓了它就声调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就往上爬,等你爬到上面,它不给你那个梯子下,把你晾在上面。所以从我们中国角度来讲,美国人说我很负责任,但是从中国角度看它是有意在做局。

  朝鲜现在就尴尬了,现在到了那个悬崖上面,它想下来,下不来,下不来呢所以最近它就是做了非常奇怪的动作,它就是要求外交官撤离,这是在近代国际关系上很罕见的,要外交官撤离,然后要就是外国人撤离韩国,对吧。我觉得它最近这些动作呢,其实是向中国喊话,你赶紧搬个梯子过来让我下来啊,它其实是这么一个信号。所以这么说就回到话题,就是美国这个态度,我觉得美国态度挺复杂的,它没准有某种政治操作在里面,所以这是中美需要沟通的地方,你到底底牌是什么你得告诉我。

  田桐:面对朝鲜半岛这样一个复杂的国际关系,中国自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在4月6号的时候,外交部部长王毅和潘基文,在就朝鲜半岛问题对话的时候,有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是说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那么其实这个态度已经很强硬了,我们以前似乎没有这么强硬过的喊话。

  金灿荣:中国呢我觉得是六方里面比较负责任的一方,中国总是追求两个目标,一个是朝鲜要半岛要无核化,因为这个地方要有核很危险,对它们也不好,对我们也不好。还有一个就解决核武器的过程当中,追求无核化的目标的过程当中,我们不希望打仗,不希望太大的代价,所以我们又要追求无核化,又要保持半岛稳定,这个选择就比较难了。美国选择很简单,反正我就是无核化,至于说这个过程当中,把你推翻了,乱了我不管,它跟我没有关系,所以它选择非常简单。中国选择就比较多,但是我觉得这是比较负责任的一个东西,就是我们肯定还是要追求无核化目标,对大家都好。

  但同时呢我们希望用和平的方式,代价比较小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中国总体态度非常的负责。那么至于说这个方法,中国原来的方法是两个,战术层面呢中国是希望用这个多边会谈,具体讲就是六方会谈来控制战争的风险,战略层面我们是希望帮助朝鲜改革开放,让它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因为它现在是意识形态优先的国家,然后是一个军事优先的国家,跟我们坦率的讲,别的一般国家不太一样,我们现在追求的目标就是经济发展,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它不是的,它是以国家安全军事建国为中心。

  那我们要改它,就是如果这个国家,以国家利益优先,经济发展优先,它就比较正常,比较正常以后我们可以跟它交换,这个时候就可以让它自愿地,和平地放弃核计划。

  田桐:那么接下来呢,请出金教授为我们带来他今天的演讲,演讲的题目是《解读朝鲜半岛危局》,有请金教授。

  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朝鲜半岛这一个多月,一直是气氛非常紧张,所以各界都在揣测各方的动机,问题的走向还有问题的出路,另外特别是关心对中国的国家利益的影响,那么下面我是逐级的就是对相关各方它的动机和可能采取的行为,谈一点自己的看法。这么说,半岛问题现在大家关注度都很高,很高以后呢,观点就非常的纷纭,很不一样,因此坦率地讲,现在没有什么统一的立场,那我现在谈的也就是我个人的看法。

  就像我刚才在回答主持人问题的时候谈到过,朝鲜问题现在涉及到六方,它这六方是三个层级,最关键的是朝鲜和美国,再下来是中国和韩国,然后是日本和俄罗斯,是分这么三个层级。所以第一选手是朝鲜,因为这一切朝鲜游戏呢是围绕着它转的。

  应该这么说,2011年12月17号,金正日先生去世,然后金正恩先生就执政了,当时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应该讲对他是有比较高的期待的,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年轻,应该是思想开放而且在瑞士留过学,所以大家对他是有一定的期待,期待是什么呢?就期待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经济建设上,放到人民生活上面,然后应该讲很多方面都做了一些努力,比如说我们中国,中国应该讲是在他权力交接的时候,做了大量的努力,使得这个权力交接能够顺利地进行,这个里面包括经济援助,包括对可能挑衅朝鲜的各方发出警告,那么结果呢是权力转移很顺利,应该讲。

  所以2011年底那场权力交接就顺利地过去了。但问题在于就是去年下半年开始,好像朝鲜内部发生了非常复杂的变化,好像它这个整个政策的走向又回到了传统的先军政策,因为它上半年谈那个经济发展谈了很多,大家都抱着期待,但是到了下半年呢又回到了这个军事这个方面来了,所以有人猜测在半岛内部,它的那个集体决策层内部有不同的派别,有一派是比较喜欢经济发展的,有一派还是强调传统的先军政策,现在看起来可能是强硬派是占了上风,这是它内部的情况。

  那么在这样一个内部政治变化的情况之下,朝鲜就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说它搞这个发射卫星,那么发射卫星呢,美日韩方面就把它定义为是导弹试射,从联合国安理会的角度来讲,因为原来通过两个决议,对它导弹技术是有所限制的,所以朝鲜在这个问题上,确实它是有在国际法上是面临一些问题的,因为现在我们有一些网民认为,就是说每个国家都有和平利用太空的权利,对吧,这个是没错的。

  但是如果你原来犯过错误,然后法院定义为你现在是在缓刑期,那你的行为就跟一般人是不一样的,知道吧。那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两个决议,对它是有所限制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金灿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29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