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克:维特根斯坦:不要想,要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26 次 更新时间:2012-09-02 17:46:57

进入专题: 维特根斯坦  

雷·蒙克  

  

  雷·蒙克 著 吴万伟 译

  

  雷·蒙克解释了哲学家照片中的哲学。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曾经写道“形象思维比用文字思维更接近无意识过程,无论从个体发生的还是系统发生的来说都肯定比后者更古老。”换句话说,有关视角思维存在一些原始的基础性东西。

  

  这样的观点对许多哲学家来说是一个诅咒。许多哲学家相信所有的思想都是命题性的,思考就要使用词语。对历史上的最杰出的若干哲学家来说,思考和使用言语实际上是一回事。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有时候感到沮丧的是对形象化感到绝望,对视觉艺术多少有些冷漠。他的思想生活似乎完全由词语而不是形象组成的。当他的朋友鲁伯特·克劳榭-威廉斯(Rupert Crawshay-Williams)让他做了一次智力测验,里面涉及到将越来越复杂的几何模型配对,罗素在某点之前做得非常好,接着就很糟糕了。威廉就问“怎么回事?”罗素回答说“我还没有找到这些形状的名称”。在这方面以及很多其他方面,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正好和罗素相反。在维特根斯坦看来,图画对思考和理解都是首要的。在与朋友的交谈中,他好几次提到自己是弗洛伊德的“学生”或“追随者”。此后许多人特别纳闷他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笔者认为本文最初引用的弗洛伊德的话或许就是答案,它与人们在弗洛伊德对“形象思维”的重要性的强调有关。

  

  像弗洛伊德一样,维特根斯坦确实严肃看待梦境为我们提供系列形象的观点,对形象的解释将揭示我们委托给思考中的无意识活动。维特根斯坦曾经写到“如果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理论有道理的话,它显示了人类思维用图画表达事实的复杂方式。复杂和不规则的程度之高让我们很难再称之为表达。”

  

  不是我们看到的所有东西即我们的思想抓住的东西都可以诉诸文字。这个观点是维特根斯坦思想的根本,无论是早期著作《逻辑哲学论》还是后期著作《哲学研究》。在《逻辑哲学论》中,这似乎是可言者与可显者之间的差别。本书最著名的末尾一句是“凡不可言者,须处之于沉默”,因为维特根斯坦在私下的交谈和通信中清楚说明,他相信我们必须沉默的东西最重要。(对比逻辑实证主义者奥图·纽拉特(Otto Neurath)在呼应维特根斯坦时说的话“我们必须保持沉默,但不是在一切问题上沉默。”)

  

  为了抓住这些重要的内容,我们不需要言语推理而是更加专心地观察眼前的东西。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中敦促读者“不要想,要看!”他认为,哲学困惑不是源自用言语表达出来的相对肤浅的思考而是弗洛伊德研究的更深刻领域。位于我们无意识阶段的形象思维表现在非自愿性的比如梦境中和心不在焉的乱画和“说漏嘴”中。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中说“图画把我们变成俘虏,”确实如此,他作为哲学家的任务不是支持或反对这个命题或那个命题的真理性,而是更深入地钻研用一幅图画代替另一幅。换句话说,其使命是让我们看到不同的东西或至少有能力看到不同的东西。

  

  维特根斯坦赋予看的重要性栩栩如生地体现在一种很合适的视觉形式上---今年暑假早些时候伦敦经济学院的一次展览“维特根斯坦:哲学与摄影”,在此之前该展览在剑桥大学展出。此次展览收集了众多引人入胜的照片,包括维特根斯坦家人在维也纳宫殿般的家的书房的肖像画(他有四个兄弟三个姐妹),维特根斯坦本人的照片,依次是婴儿、穿海军制服的小孩、学生、士兵、最后是教授。他为妹妹葛列塔(Gretl)在维也纳设计的现代风格的家的照片,维特根斯坦用他在沃尔沃斯(Woolworths)购买的廉价的照相机拍摄的假日快照;他的相册里包含的朋友和家人的小照片;还有他在照相馆拍摄的一系列(坦率地说非常怪异的)照片(他改变了表情,眼睛的视线,这些不同的照片放在一起组成我们最近距离观察这个伟大哲学家的变动的形象。)

  

  展览开始于最令人好奇的物品:由维特根斯坦的四幅照片和他的三个姊妹的照片组合而成的照片。初一看,它是一个人的照片,虽然看不出是男还是女,或许是非常女人气的男人或许是“男人似的”女人。但是人们随之注意到不同照片组合而成的细节,如在脖子周围可以看到奇怪的多样的装饰品,海伦的围巾奇怪地与葛列塔的项链结合起来还有路德维希开领衬衫的影子。但是,眼睛、鼻子和嘴巴看着确实像一个人,这让人直接看到四姊妹身上高度的家族相似性。

  

  “家族相似性”这个概念是维特根斯坦后期著作的关键。它在把他认为是最大的哲学困惑的图画赶下台的尝试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即“奥古斯丁式意义画面”。

  

  《哲学研究》的开头不是来自哲学著作而是选自一本自传(圣奥古斯丁的《忏悔录》)的一个段落。在本篇中,奥古斯丁描述了他是如何学会说话的。他说“当家人说出某个物品的名称,我抓住了被他们发出的声音所叫的东西”;因此,听到用这种方式不断重复的话,他“逐渐学会了理解这些话指代的物品。”

  

  维特根斯坦说,这个段落为我们提供了了解“人类语言本质的特殊图画”,把意义表现为词语和物品之间关系的图画。当我们把自己局限在诸如“桌子”“椅子”之类词的时候,这种图画没有多大危害,但是如果应用在哲学家认为的更复杂的观念---思想、灵魂、正义、真理、意义上,就可能造成困惑。我们问“什么是思想?”时期待的答案是能呈现“思想”这个词所指代的东西的形式。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维特根斯坦建议我们把词语理解为不是从单一物品中挑选而是在一组不一定有共同之处的物品中挑选。与同一家族的成员不同,它们或许有一系列的相似性和差异性,这些以各种复杂的形式相互重叠或者交叉。维特根斯坦姊妹(如路德维希和他的姊妹)或许有同样的鼻子、同样的嘴巴、 同样的眼睛,但前额不同。一个家族的所有成员不一定有共同之处。同样的,“真理”这个词的不同例子也不一定有共同之处。寻找真理本质的哲学任务是没有尽头的,不是因为它深刻而是因为它是我们被一幅图画俘虏的方式的一个例子。

  

  因此,维特根斯坦哲学的核心是他所说的“理解什么构成了‘看见联系’”。这里,‘看见’不仅是隐喻而且有字面含义。难怪在本书的快要结束时,他花费这么大的篇幅讨论看见模糊影像的鸭子兔子现象。当我们“改变看待图画的某个方面”,这时看它是鸭子,那时看它是个兔子,什么变了?不是图画,因为它还在那里没动。改变的是不是物体而是看待物体的方式。我们看待它的方式变了,正如我们看某个人的脸,先看到幸福的表情,接着看到骄傲的表情。

  

  维特根斯坦有一次告诫他的朋友莫里斯·德鲁瑞(Maurice Drury)“你没有仔细观察人们的脸,这是你应该改正的缺点。”“维特根斯坦:哲学与摄影”的一大优点是它向我们提供了接受他的建议的机会。

  

  作者简介:

  

  雷·蒙克(Ray Monk)南安普顿大学哲学教授,著有《维特根斯坦:天才的义务》(Vintage, £12.99)。

  

  译自:Ludwig Wittgenstein’s passion for looking, not thinking by Ray Monk

  

  http://www.newstatesman.com/culture/art-and-design/2012/08/ludwig-wittgenstein’s-passion-looking-not-thinking

    进入专题: 维特根斯坦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大师与经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93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