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启亮:“太平盛世”的两难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21 次 更新时间:2012-04-25 23:17:47

进入专题: 吴英案  

余启亮  

  

  吴英案一审吴英被判死刑,二审维持死刑不变,所以只要最高法院核准,吴英31岁的人生就算走到了尽头。出人意料的是,大快人心的是,最高法院没能狠下心来,所以吴英现在还好好活着。有学者指出,吴英案峰回路转主要归功于舆论媒体、业内人士以及我们人民群众。这种说法当然是正确的,但不够准确。我校光华法学院李有星教授说:“用历史的眼光看,我们身处一个把尊重生命权置于无上地位的时代,一个不再希望依靠极刑解决问题的时代。”也是,时代到底不同了,当下不是“文革”期间,不是可以草菅人命的封建社会时期。至于业内人士、舆论媒体、人民群众则都是这一时代的产物。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感慨道:“邓小平保护了年广九,现在没有一个‘邓小平’来保护吴英。”照我说,年广久这个事情真的太具有特殊性、偶然性了,纯属历史的偶然。在那个年代,邓小平保护的只有年广久一个人,且还是偶然的,现在虽然没有邓小平来保护吴英,但我们这个时代却在扮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我们有什么理由愁眉苦脸,我们应该感到无比的自豪与庆幸,——我们生在了当下。吴英一案立案以来,各种评论层出不穷,可见,中国真的变了,现在的中国是民主的,是人人都有发言权的。当然,民主是不完全的,还有待有识之士的完善。

  相比于不完全的民主,“非法集资”这种法律根本就是恶法,是邪恶透顶的。任何一个成年人都明白知道这一点,但我们却对它的存在无能为力。因为对待法律我们必须持慎重的态度,如果“把自己的标准(有极少数人有他们自己的标准)强加于人,便容易导致没有理性没有秩序而只有暴力。”(《西窗法雨》)苏格拉底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以死为后人树立了榜样。苏格拉底自然是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哲学家,但他这么做真的不辱他的威名吗?人类历史已经大致证明,他的慎重是徒劳的,他的牺牲说到底没有半点价值。每一时代的法律都受其时代所困,都有其不可摆脱的局限性,所以恶法亦法,但恶法是不必乖乖遵守的,也是没有一个人(除了苏格拉底)甘心遵守的。但历史上还是有许多好人死在恶法上,那是因为他们的反抗太软弱了,或者说恶法背后的势力实在太强大了。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恶法虽不必遵守,但什么是恶法这一标准就很难说了,这正是吴英案如此纠结的关键所在。

  “‘非法集资罪’是一条恶法,与当年的‘投机倒把罪’没有两样。”张维迎如是说,其他人也基本都是这个观点。恶法是不必遵守的,所以吴英不能被判死刑。这种逻辑当然是正确的,但中国的国情却不容许这样思考问题。因为中国还没准备好金融改革。“机会通常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中国要想富强,就要在此之前做好做足准备。显然,准备才刚刚开始,因为中国才确定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而且要不是吴英案,这准备肯定来得更迟。所以,吴英的生死是个十分强烈的信号,生,则表明中国刚刚开始改革,政府必须考虑的是改革的前途,会不会手足无措这些问题;死,则表明中国金融改革的号角还没吹响,政府又必须考虑的是民心向背,会不会社会动乱这些问题。显然,政府有它的为难之处,经济学家却只关心跟他们有关的。他们只想让吴英活,然后证明中国金融市场是垄断的,恶法非法。敬业当然无可厚非,但识时务者方为俊杰。何况,在他们的带领之下,民间不知不觉已经形成一股力量,姑且称作“保吴派”。吴英案刚开始只是一件普通案件,如今已是一桩路人皆知的法治事件,越来越多的感情不自觉的投入其中,吴英案已经偏离本来不以价值判断为转移的法律区域,而变成多方力量的博弈。网上更有人直言:“吴英不死,有些人可能要死。”且据吴英之父吴永正透露,一审前,东阳市政府十几个人曾写联名信,要求法官判处吴英死刑。且吴英之所以还活到现在,也是因为她检举揭发有功。可见,正如某人所说,吴英案不是一个人的罪与罚。如所周知,任何事情一旦闹大,就会渐渐偏离其本来的面目。那吴英案本来的面目是什么?自然是吴英有没有犯罪,有的话,犯的是“非法集资”罪,还是“集资诈骗”罪?现在的面目却是“非法集资”罪是恶法,民间借贷困难重重,市场经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那些躲在背后的贪官罪该万死。前三点代表经济学家和法学家,最后一点代表最容易冲动的老百姓。可见,到现在就连吴英的影子都不见了。当然,吴英的下场是衡量双方力量最好的最直观的天平。在目前中国,天平掌握在政府的手里,故中国政府面临空前强大的压力,中国社会身处千钧一发之际。

  吴英的罪该不该判她死刑,这点暂且不论。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来讨论。那就是怎样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目前来看,我国金融市场是被垄断的,民间企业家要想混到吴英这样是很难的,也是很危险的。也就是说,中国已经大致到了不改革不行的地步。可改革不是过家家,不能说改革就改革,也不能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一切都还要从国情出发。所以金融改革这条路走起来必然是缓慢的。太慢了当然不好,但安全第一。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就是个很好的开始,改革开放不也是这么一步步搞起来的吗。

  前面已经说过,现在的中国还是很自由的,人人都有发言权,但我国社会仍有很多亟需解决而未被解决甚至提出的问题。一方面是不完全的自由,一方面是假的和谐,所以现在的中国很不稳定。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有很多,根本是由于畸形的发展,有的方面世界领先,有的方面远远落后。吴英案说到底是由于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理想又是不能低估的,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改善现实,朝理想一步一步迈进。

    进入专题: 吴英案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71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