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读现当代散文杂感(四)

————闻一多文章杂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5 次 更新时间:2012-03-15 17:08:41

进入专题: 当代散文   闻一多  

戴建业 (进入专栏)  

  

  引言

  

  闻一多先生的《唐诗杂论》我读过多次,有时是作为学术论文来读,有时则是作为文学散文来读——作为论文来读能见出闻先生新颖的见解,作为散文来读能感受到闻先生鲜明的个性。闻先生渊博的学识,精微的体验,深刻的思想,敏锐的才思,强烈的激情,俏皮的文笔,都熔进了这本薄薄的小册子中,它是一本学术经典,也是一本文学经典,它是一本薄薄的“大书”。下面是我读它的随笔杂记,它们先发在我新浪的微博中,再辑录在自己的博客里,并加一个标题——《闻一多文章杂论》

  1、闻一多先生是一位著名的诗人和学者,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散文家,他散文的成就至少可以媲美他的诗歌。由于过分强调新诗格律,过分看重句式整齐,他的诗歌多了点拘谨,少了点灵动。他的散文正好弥补了这方面的缺点,在他的散文中可以看出闻先生的情感的浓烈,感觉的敏锐,体验的深度,还有文字的俏皮。

  2、《唐诗杂论》是闻一多先生的学术名著,同时也是他的散文代表作。看闻先生的像片觉得他有点古板,读他的《死水》觉得他有点严肃,但读《唐诗杂论》中的文章,他一定会觉得闻先生特别机智、幽默,闻先生的想象特别丰富,比如《杜甫》一文说:李白和杜甫在洛阳相会,是中国的太阳和月亮走碰了头。

  3、闻一多先生的文章常发惊人之论,如称《春江花江夜》“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如称唐初只有“太像文学的学术,和太像学术的文学”,这些议论都偏激到了极端的程度,但读来叫人眼明乃至震撼,因为这些文字都带着闻先生生命的体验,烙下了闻先生生命的印记,它比那些四平八稳的陈词滥调要好上万倍。

  4、《唐诗杂论》除《少陵年谱会笺》《岑嘉州系年考证》考辨文章外,其余七篇都是绝佳的学术随笔,有体验的深度,也有理论的深度,如《宫体诗的自赎》从《春江花月夜》分析诗中的宇宙意识,分析《长安古意》“生龙活虎般的节奏”,分析骆宾王诗歌“缠绵往复的旋律”,无论分析视角还是方法都耳目一新。

  5、在我国学术史上,很难见到像《唐诗杂论》这样富于个性和灵气的文字,如《孟浩然》一文说:隐居对于“旁人只是暂时的调济,或过期的赔偿,在孟浩然却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事实”,别人只为外在目的而隐居,孟浩然则是“为隐居而隐居”。这些议论很浪漫,所以不可信,也由于很浪漫,所以可爱。

  6、“奖励人性中的矛盾,以保证生活的丰富”、“矛盾是常态,愈矛盾愈常态”、“淡到看不见诗了,才是真正孟浩然的诗,不,说是孟浩然的诗,倒不如说是诗的孟浩然,更为准确。在许多旁人,诗是人的精华,在孟浩然,纵非人的糟粕,也是人的剩余”,在当代学者中,还有谁能说出像闻一多这样俏皮的话来?

  7、在今天的学术文章中,再也找不到比闻一多先生《贾岛》更漂亮深刻的文字了。他说贾岛一生时运不济,“为责任做诗以自课,为情绪做诗以自遣”,他对时代“不如孟郊那样愤恨,或白居易那样悲伤……他爱静,爱瘦,爱冷,也爱这些情调的象征——鹤、石、冰雪,甚至爱贫病,丑和恐怖”。知贾岛者,闻一多也。

  8、《英译李太白诗》是一篇论翻译的杰作,此文只有学贯中西的闻一多写得好,他既精通英文翻译,又擅长诗歌创作,所以谈论李白诗的英译也就头头是道。他说多翻译一些李白的乐府歌行,对李白了为公道,对译也最为合算;五律七绝虽是李白的长处,却是翻译者的难关。不是深知个中甘苦,断然道不出个中三昧。

  9、今天很难见到像闻一多先生这样既有鲜明个性也有独特见识的学者,在无数次违心表态和被迫说谎后,在沉重的生活压力和复杂的人事关系中,读书人的棱角全都磨平了,开始是不敢说出自己的真见解,最后变成了根本没有自己的真见解,“矮子看戏何曾见,跟着别人说短长”,是我们这代学者真实的写照,可悲!

  

  2011\2\23

进入 戴建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当代散文   闻一多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2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