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三定:关于新世纪“学术大师”讨论的评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55 次 更新时间:2012-03-11 21:46:55

进入专题: 学术大师  

余三定 (进入专栏)  

  

  摘要:关于“学术大师”的讨论是近年来的重要学术热点之一。其主要围绕下面四个方面的问题展开讨论:关于“学术大师”含义的界定;关于当今是否有“学术大师”存在; 关于当今“学术大师”缺失的原因;关于“学术大师”产生的土壤和机制。

  关键词:学术大师;讨论;含义;缺失;原因;土壤和机制

  

  近十多年、特别是几年来,关于“学术大师” 的讨论成为学术界、乃至社会的重要热点之一,值得我们认真梳理和总结。

  

  一、关于“学术大师”含义的界定

  

  什么是“学术大师”?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学术大师”?学术大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素质和品格?这些都是与“学术大师”含义界定相关的问题,是此次“学术大师”讨论中论及到的重要的、基础性的问题。

  戴逸在《学术大师的标准》(载《光明日报》2005年8月18日)中指出:称得上学术大师,应具备四个条件。“第一,学术上博大精深。” “第二,创造性的思想贡献。”“第三,学术大师往往桃李满天下,学术上薪火相传,有许多的追随者、继承者。”“第四,学术大师不仅学问高,而且道德也高。”戴逸进而认为,黄宗羲完全具备了这些条件。

  “零点花园”网2007年5月至8月,开展了专题有奖讨论“谁是你心目中的大师?”不少网友参与讨论,他们在回答“谁是你心目中的大师”的问题时,也分别对“学术大师”的含义作出了自己的界定。网名“蓝皮鼠”说:1、学术大师应为国际著名教授或同领域公认的知名学者,学术水平在国际同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取得过国际公认的重要成就。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眼光,能够把握国际科学发展的趋势,引领本学科保持或赶超国际领先水平,汇聚国际上本学科的学术骨干,解决对学科或国民经济发展有重大影响的研究课题。2、除了学术,大师还应该有高尚的品德。 网名“tandong”说:陈寅格,他所活动的时代,是中国变动最剧疾最频仍的时代。他是一系列新旧时代交替之际成长起来的学者、思想家中间的一个。勤励教学,桃李天下,他在师生中享有“盖世奇才”、“教授的教授”、“太老师”等称誉。在清华校园里,不论是学生还是教授,凡是文史方面有疑难问题,都向他请教,而且能一定得到他满意的答复。大家称他为“活字典”、“活辞书”。他讲课时,研究院主任吴宓教授是风雨无阻,堂堂必到的听课者;其他如朱自清等水准很高的教授,也常到教室听他讲学。哲学专家冯友兰,当时任清华大学秘书长、文学院长,可每当陈寅恪上《中国哲学史》课时,冯先生总是恭敬地陪着陈寅恪从教员休息室走出来,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听他讲课。 网名“laowang”说:大师有着常人不能及的毅力、人格魅力、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和卓越的研究成果。网名“子手不与”说:要称得上大师,首先得为人处世上绝对过硬吧。然后在学术上不仅是自己的研究他人难以企及,更要会细心栽培后生,令人心生蔚然才行,要不然,最多叫做大家吧。大师,很难的,一定要登峰造极的才行。

  《云梦学刊》与《学术界》于2011年6月共同举办了“学术大师与当代学术发展论坛”,该论坛的学者发言后来以专题形式集中发表在《云梦学刊》2011年第4期。其中叶继元《学术大师与学术大师的认定》对“学术大师”作出了如下界定:融合不同观点中合理的内核,我认为,学术大师是在一个学科或多个领域有原始创新的学术思想、理论体系的研究者,在学术发展十字路口具有里程碑、转折点、标志性学术成就的贡献者,对学术发展具有开创新的范式、导引学术方向的集大成者。其重点是有无实质性的学术贡献,也兼及其人品道德。对学术大师,既不能“神化”,也不能“俗化”。学术大师是“人”,不是“神”,在学术上、道德上、生活上等有可能存在不足,但不能因此而否认其学术的巨大贡献。同样,学术大师也不是一般的人,不是在学术上取得一点成绩、有所创新(不是原始创新)的学者。叶继元文接下去作了具体分析:综合有关学术大师的各种标准或条件,可以归纳出学术大师认定的基本标准和根本标准。基本标准类似于“必要条件”,不具备必要条件,肯定不能成为大师,但具备这些必要条件,未必一定是大师。根本标准类似于充要条件,是否为大师关键是看根本标准。我认为,学术大师的基本标准可以概括成八个字:正直、勤奋、聪颖、成果;根本标准则是衡量成果中的实质性学术贡献,这些贡献必须由同行专家、学者认可、并经实践、时间所验证。所谓正直,是指学术大师必须实事求是、诚信,在充分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这里包含有人品、道德的因素,但与一些空洞的、违反人性的戒律无关。所谓勤奋,是指学术大师必须长时期乃至终身关注于某些学术问题,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用于学术,要有学术积累。所谓聪颖,是指在学术研究上具有悟性,有一些“天分”,能透过复杂的现象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或本质。所谓成果,是指口头、文字发表过思想、理论等。这些基本标准仅是“门槛”,根据此门槛,人们很容易将那些明显不符合学术大师标准、滥竽充数者拉下来。但对于根本标准的认定则复杂许多。根本标准的认定,实际上涉及到对学者及研究成果内容的实力评价和效用的实践、时间评价。这是一种费时费力的学术活动,这需要评审专家细致的阅读、深入的分析、讨论,要对有无原始创新,在思想、观点、体系、方法、资料、论证等哪个方面有原始创新等取得大体共识,还要经过较长时间的实践检验。段钢的《学术大师与时代》(载《云梦学刊》2011年第4期)认为:所谓学术大师,巨大的学术成就和深厚的学术功底以及具有学术创新等等是根本。但是,大师形象的确立应该是立体的。真正的大师还需要具备德性的修炼才可称之为大师。德行不够如何配称大师之衔?传统中国文化几千年的积淀,浸润的是知识与德行的综合。

  刘道玉《什么样的人可以称为学术大师》(载《新课程研究•教师教育》2008年第7期)写道:《辞海》中的解释是:大师是“指有巨大成就而为人所宗仰的学者或艺术家”。大师至少要具备四个条件:第一,学术上博大精深,博古通今,是学术多面手,重要学术著作丰硕。第二,要有创造性的贡献,其成果对科学技术发展具有革命性作用。第三,必须是一个学派的首领,桃李满天下,拥有众多的拥戴者。第四,作为大师不仅学问高深,而且道德、人品堪为人师,对后人具有楷模作用。 朱维铮《“大师”该由谁来封?》(载《人民日报》2009年3月2日)在作出词源意义上的探究后进一步作出界定,该文写道:“大师”一词,初见于《周礼》,说是周代宫廷的乐官长的职称。据清代经学家考证,它即《论语》所述教孔子学音乐并体悟天人关系的盲人艺术家。但孔子死了,鲁国衰乱,他们四散流亡异国,“大师”也成绝响。...... 清代汉学复兴,民间经史学家按学问分等次,各学派的继往开来人物,被公认为大师,才给这个徽号恢复了名誉。清末由日本借来“国学”一词,民初又突现“文化”的作用。因而直到上世纪“大革文化命”,又大搞“破四旧”前,学界约定俗成,凡称大师必合若干尺度。那尺度,简单地说,就是博古通今,学贯中西,德才学识兼备,非但于本门学科为不世出的专家,并以卓特识见、新颖方法或指明未来取向,而受众多学者景仰。这里的裁判官,仅有一个,就是由时间体现的历史。

  比较上述各位论者的观点,可以看出,关于“学术大师”含义和标准的基本理解是大体一致的。或者如戴逸所说包括“学术上博大精深”;“创造性的思想贡献”;“学术大师往往桃李满天下,学术上薪火相传,有许多的追随者、继承者”;“学术大师不仅学问高,而且道德也高”。或者如段钢所说包括“巨大的学术成就”、“ 深厚的学术功底”、“ 学术创新”、“ 德性的修炼”。对照戴逸与段钢的观点,除表述上有不同外,基本观点是一致的,只是戴逸多提了一项即“学术大师往往桃李满天下”(类似于刘道玉所说的“必须是一个学派的首领,桃李满天下,拥有众多的拥戴者”),相较而言,可能戴逸的表述更为全面。朱维铮则对“大师”作了词源意义上的探究。

  与上述对“学术大师”进行正面界定不同,一些论者采用逆向思维的方式,采用“排除法”,即逐一排除某些被误认为或自认为是“学术大师”的人物。余三定《“学术大师”辨析》(载《云梦学刊》2011年第4期)认为,在当今学术界有几类所谓的“学术大师”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学术大师,他们是:学术名流、学术高管(高官)、学术掮客。该文具体分析说:其一,学术名流不是“学术大师”。当今学术界,已被官场和商界习气严重浸染,学术炒作越来越厉害,学术泡沫、学术垃圾、“学术作秀”越来越多,各种媒体联手行动(炒作),造就了若干学术名流,他们或则是借助将学术通俗化(包括“戏说”)的途径,或则是借助“口头艺术”的力量,使得自己一时名气大振,能各领风骚三五天。他们离真正的“学术大师”可谓十万八千里。其二,学界高管(高官)不是“学术大师”。当今学界高管(高官)中包括了多种成分,其中的一部分人士早年曾是作学术研究的,并可能取得过一定的学术成果,但由于后来长期从事行政管理工作,已多年不再作学术研究,可却在许多重大课题(项目)、重要奖项、大部头著作和论文中排名第一;还有一部分人士,从来就没有做过学问,但一旦担任了学界高管(高官),一夜之间就变得“权大学问大”,学界的荣誉、名位、利益他都优先获得。上述两部分人士虽然在学术界位高权重,领衔制造了许多“学术政绩工程”,但却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学术大师。其三,学术掮客不是“学术大师”。学术掮客,也称“学术批发商”、“学术包工头”,严重的或可称为“学霸”、“学阀”。当今学术界有一部分人士,采取各种手段(或者说是不择手段)“公关”,弄到一个又一个的省级和国家级的研究课题,他自己并不真正去做研究,而是向“学术打工仔”或“学术民工”(主要是高校的青年教师和研究生等)发包,自己坐收渔利,不但赚得著作等身、名声显赫,而且大发科研课题(包括科研奖励)经费财。学术掮客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成为“学霸”、“学阀”,“学霸”、“学阀”往往在学界称霸一方,但与真正的学术大师风马牛不相及,相反只可能是日益败坏学术风气,因而阻遏学术大师的孕育和产生。

  阿里《真正的“学术大师”是怎样一种人?》(中国作家网2011年4月15日)写道:有人问我,真正的“学术大师”是怎样的一种人?我回答说,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先搞清楚哪些类型的人不是真正的“学术大师”。该文特别排除了下述两种类型的人为“学术大师”:“第一种类型的人,翻译型的学者”;“第二种类型的人,不是专家的学者”。《重庆晨报》2009年9月9日发表记者周睿题为《学术大师不是炒作出来的》的报道,该报道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在昨日举行的科协年会开幕式上致辞,直言对现行科技评价体系,部分科技工作者有强烈的不信任感。该报道正文包括6个部分,其中第三部分的小标题为“学术大师不是炒作出来的”。该部分中引用韩启德的话说:“学术大师,一流学术成果、优秀研究团队、高价值研究项目,不是由媒体来加封的,也不是哪一级组织决定的,更不可能是社会大众一人一票评选的。”韩启德是从“学术大师”的认定方式上采用了“排除法”。

  

  二、关于当今是否有“学术大师”存在

  

  当今时代是否产生了“学术大师”,或者说是否有“学术大师”存在,对此看法比较一致,即大部分论者认为,当今是一个大师缺席的时代。

  我们先从“钱学森之问”说起。“钱学森之问”说的是: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时,钱老曾发出这样的感慨:回过头来看,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钱学森认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转引自《中国劳动保障报》2010年6月13日)《人民日报》2009年11月5日发表的《钱学森最后一次谈话:中国大学缺乏创新精神》(涂元季、顾吉环、李明,几位作者为在钱学森生前身边工作的人员)一文中作了相类似的记叙:我们可以向大家提供的,是钱老最后一次向我们作的系统谈话的一份整理稿:钱老谈科技创新人才的培养问题。那是于2005年3月29日下午在301医院谈的。后来钱老又多次谈到这个问题,包括在一些中央领导同志看望他时的谈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余三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学术大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1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