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珍 苏磊:从政党政治到个人政治的演变

——以政治素人唐纳德·特朗普为例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75 次 更新时间:2023-12-20 09:15

进入专题: 政党政治   个人政治   政治素人   特朗普  

杨云珍   苏磊  

本文系2020 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 “当代欧洲民粹主义思潮与政党体制的变革及其 影响研究”(20BZZ007)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杨云珍法学博士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比较政治学、欧洲政党政治。苏磊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2022 级博士研究生。

 

内容摘要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西方传统的政党政治经历着深刻的变迁出现了从政党政治向个人政治的演变趋势本文以美国第 45 任总统特朗普为分析个案从三个维度即政治机构的个人化、 媒体的个人化、政客和选民行为的个人化加以阐探究了从政党政治向个人政治的演变何以能够发生本文指出也恰是在此演化过程政治素人顺势崛起使得以法治和制度为基础的政党政治逐渐让位于以个人魅力为基础的个人政治与此同时政治素人天然带有浓厚的民粹主义色彩个人政治与民粹主义难解难分某种程度上出现了从政党民主滑向民粹民主的倾向“特朗普主义”不仅给美国的政党政治带来了深刻的侵蚀与挑战也折射出美国历史上长久以来在政治理想与政治制度之间存在着的巨大鸿沟。

关键词政党政治;个人政治;政治素人;政党民主; 民粹民主

 

2021 年 6 月 9 波士顿环球报发表社论呼吁起诉特朗普。“长远来看拯救美国民主需要明确谴责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这意味着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1]回顾 2016 年 11 月 8日地产商人、 电视人唐纳德.特朗普以政治素人的形象横空出世成功当选 45任美国总统成为 2016 年度的黑天鹅事件特朗普执政后刻意与传统的建制派拉开距离其标新立异的政策鲜明的个人风处处以“离经叛道”的总统形象示人给美国政党政治以及全球政治都留下了深刻的印痕更有甚者 2020 年度大选结束后他拒绝承认败在政权交接之际鼓动其支持者酿成了 2021  1 月 6 日攻击国会山的事件舆论哗然举世震惊深刻侵蚀了美国的政党民主与政党政治。

目前的文献多从民粹主义的视角分析特朗普现象鲜有从政党 政治的视角探究这样一位政治素人为何能脱颖而出什么是政治素 在政党政治向个人政治嬗变的过程中哪些因素与契机促成了政 治素人的崛起? 特朗普给美国政党政治带来了哪些侵蚀与挑战? 当前 西方民主制度面临哪些困境通过对已有相关文献的梳理本文试图对以上问题进行思考并做出回答。

 

一、政治素人及其崛起因素

 

(一)政治素人的概念溯源

政治素人(amateur politician)又称 “业余政治爱好者”或 “政治新 ”(political newcomer), 最早指二战后美国民主党中涌现的一批以 改变美国政党制度性质为目的的政治参与者。詹姆斯.威尔逊(JamesQ. wilson)认为业余政治爱好者致力于通过内化的信念来控制公共权力机构实现某些社会政策重心并不在于确保该党在下次选举中 获胜[2]业余政治爱好者具备三个核心特征:第“业余”并不意味着 浅尝辄止他们对政治有着深刻的理解能通过选举获胜来证明自己 的能力第二他们并非为了仕途或赚钱而从政们认为政治主要 是一种消遣第三业余政治爱好者倾向于从思想理念来看待世界认为政治表达了公共利益政治本质上是有趣的[3]

约翰·W·索特尔(John W. sotle) 和詹姆斯·克拉克(James W. clarke)借鉴威尔逊的研究区分了业余政治爱好者和专业政治家的 不同指出政治社会化的时间差异导致了两者对政党的价值、工具属 性以及对选举胜利的认知不同业余政治爱好者不愿意为了党派利 益或党派团结而妥协 ;他们所秉持的业余主义(amateurism)独立于既 定党派的意识形态和政策因而对业余政治爱好者的投票偏好有重大影响[4]

20 世纪六七十年代对“业余政治爱好者”的研究受威尔逊影响深 并没有在概念方面产生较大的突破大卫.卡农( David T.canon)在 90 年代突破了“业余—专业”两分的研究视角将业余政治爱 好者分为“寻求政治经验的”(experience—seeking)与“雄心勃勃 ” (ambitious)两种类型并将“业余”定义为缺乏政治经验以此与威尔 逊的“业余”概念加以区分[5]

“政治经验”维度“政治新人”(political newcomer)与政治素人 更接近哈维尔.柯拉勒斯(Javier corrales)对政治新人划分了三个限 定级别:高度限定指在竞选活动之前没有全国声望的人中度限定指的是只在国家政治中没有选举经验的人州长 ;低度限定指自 称为政治新人的候选人或简单的反建制主义者柯拉勒斯借鉴林茨 (Juan Linz)的定义“政治新”界定为“那些在竞选政治职位没有 选举经验也没有重大公共管理经验的总统候选人[6]

国内学者张弘在研究乌克兰的政治素人与民粹主义现象时 其定义为“没有从政经验参与选举的候选人”,将其等同于业余政治 爱好者[7]基于以上分析本文将政治素人的概念界定为:在竞选政府 首脑前在行政或立法部门中缺乏实质性政治经验和选举经验的候选人。

(二)政治素人崛起的因素

由于时代背景以及政治体制的差异政治素人崛起的原因也不 尽相同有学者统计了 1945—2015 年所有竞争性选举体制国家中的 议会和总统选举认为政治素人更有可能在总统制、民主制度确立时 间短、政党制度化较弱以及政府绩效较差、经济表现不好和贪污腐 败严重的国家取得成功[8]除了这些一般因素经济焦虑和政党危机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拉美国家政治素人崛起的关键变量[9]张弘认 为明星效应、民粹主义、政府腐败丑闻、选举制度设计漏洞皆导致了乌克兰政治素人的崛起[10]

总体来看政治体制、当局政府、选民诉求以及政治素人自身特 质四个维度共同决定了政治素人的崛起在政党政治时代一个国家无论是何种政体、不管政府治理能力的强或弱、选民诉求是否得到回应、候选人的个人特质是否更迎合选民需求虽然这几方面都充满不 确定性但其中有一条是确定无疑的即政府首脑总是通过传统的政 党选举路径产生因此政党自身的变化对于政治素人的崛起而言就是不可或缺的考量因素。

从整个西方政党政治发展衍变趋势来看 20 世纪 60 年代以西方政党政治最大的变化无疑是政党的衰败:政党与社会的联减弱与国家的联系加强政党组织卡特尔化 ;政党组织缩减、党员人数减少、选民对政党的认同度降低并且 “随着实质性政策立场的趋选举竞争的重点已经从政策差异转移到个人的差异”。[11]“先进 ” 的民主政体的政治权力愈加向高级行政官员手中集中出现了政治的个人化、首相化、甚至总统化[12]与欧洲国家的政党组织不同美国的政党组织是非中央集权的、分化的全国政党组织是各州政党组织 的松散联合后者又是地方自治组织的松散联合美国政党的这一特征可以追溯到联邦主义和国家的多样化这使得美国政党很难作为全国政权的工具而行动[13]尤其是美国 “以候选人为中心”的竞选特更削弱了政党的动员和组织能力。

政党政治时代的民主是以法理为基础的法治取代了以传统和 个人魅力为基础的人治而发展起来的然而随着政党日益衰败个人 政治日益勃兴则逆转了这一进程人们更加强调民选代表尤其是领 导人的魅力技能[14]因此政治个人化为政治素人崛起提供了土壤和 契机与二战后美国民主党的业余政治爱好者不同今天的政治素以竞选获胜为其最大目的。

 

二、政党政治向个人政治演变的个案分析—— 以特朗普为例

 

萨缪尔·亨廷顿(Samuel p.Huntington )指出 1960—1975 年的 “S&S 时期”[15],保守主义势头强劲美利坚信条中隐含的反政府主义 走到了公众意识的前台这一时期的政治气候对整个美国社会权威 结构造成巨大冲击在参与式民主和平等主义浪潮的冲击下美国人 不仅不信任政府权威他们还对政府活动采取敌对态度[16]媒体和国会的功能与权力增加而总统和政党的功能与权力在减少[17]

吉迪恩.瑞哈特(Gideon Rahat)和奥弗.肯宁(ofer kenig)从个人 化视角论证了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政党的衰落认为由于政治媒介 化、政党与社会联系减弱、个人主义文化氛围导致政治机构个人化 (政府和非政府机构)、媒体个人化(受控媒体和非受控媒体)和行为 个人化(政客和选民)程度不断加深因而西方政治逐渐从政党政治走向个人政治[18]

政治个人化是指在政治过程中个体行动者的政治权重随着时 间的推移而增加政治团体(即政党)的中心地位不断下降的过程。[19] 个人政治则是政治个人化的产物与政党政治相对应同时个人政 治又可以分为“中心化的个人政治”(centralized personalization)与“去 中心化的个人政治”(decentralized personalization)两种类型区别在:中心化的个人政治指权力越来越集中于一个人手中其所归属的 “团队”则越来越黯淡如总理对于内阁、政党领袖相对于其所归属的 政党 ;而在去中心化的个人政治过程中即使 “团队”的地位下降 团队中的一些人(不是仅仅一个人)的权重却上升如部长对内阁、议员对议会党团[20]实行总统制的美国是一种典型的中心化个人政治。

 

资料来源 :Gideon Rahat and ofer kenig, From party politics to personalized politics?,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 p.126.

从个人政治与政治素人的关系来看个人政治是西方国家政党 政治发展的一般趋势大部分国家都发生了或多或少的中心化或去 中心化的个人政治而政治素人则是其中的特殊现象在发生个人化 的国家中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意大利前总理 孔特 、斯洛伐克总统苏珊娜.恰普托娃等是完全意义上的政治素人而法国总统马克龙由于与传统政党联系不密有学者视其为“政治 新人”(与出身于两大传统政党的前总统相区别而非在政治经验维),但他是一个政治经验丰富的政治家[21] 由此可见政治个人化不一定出现政治素人但政治素人一定是一种个人政治政治个人化是政治素人的必要而非充分条件。

(一)政治机构的个人化

政治机构个人化指个人在政府和非政府机构中的政治权重增 削弱了政治团体的中心地位[22]在总统制下候选人与选民之间的 个人化联系、候选人个人魅力的传播等都更容易导致政治素人崛起。[23] 在非政府机构如政党内部当选举政党候选人的方式由党内选择变 为直接初选就会变成一种高度个人化的总统候选人选择过程总统 候选人越来越独立于传统的政党组织政党的个人化也随之增加[24] 如果政治素人在党内初选中依靠个人特质而非依靠党内层级选拔来赢得选民就更容易脱颖而出。

1.政府机构的个人化

首先20 世纪 30 年代经济大萧条引发的社会动荡迫切要求美国 “国会政府”转向“总统制政府”。[25]总统制作为一种中心化的个人政 政党和内阁等集体行为者的权力原本就有向总统个人转移的趋 自罗斯福新政以来美国的政治体制更是表现出以下四个特点在宪法层面以牺牲州政府的利益为代价加强联邦政府在体制层 将政府活动的重心从国会转移到总统 ;在政治层面削弱各党派作为政治代理人的作用 ;在组织层面加强执行机构的功使其能够承担相应的新任务[26] 自此之后美国总统的权力逐渐膨胀。

特朗普担任总统之后他的施政方式更多地希望通过总统的行 政力量绕开国会的否决政治[27]如为了兑现竞选期间减少非法移民的 承诺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绕过国 用行政权力调拨军事建设账户中的 36 亿美元以凑齐足够的资 金修建其承诺的美墨边境墙这一项目原本应通过国会立法进行充 分动员和论证因为没有国会批准白宫通常不能将资金从一个账户 转移到另一个账户[28]美墨边境墙的修建凸显了特朗普与国会权力体系的分离。

其次特朗普在政府官员任命上秉持“忠诚大于专业”的原则这个忠诚是对他个人并不是对共和党的忠诚上任伊始他就对外交系统进行大换血 2017 年 7 月到 2018 年 7 月迫使 722 名专职外交官辞职换成了总统竞选时的捐赠者美国外交学会院长、前副助理国务卿罗纳德.诺伊曼(Ronald E. Neumann)称特朗普任命的外交官不仅 “在数量上不正常且在政治任命人员的质量上更不正常”[29]此外特朗普以不领政府薪水为由逃避《反裙带关系法》,任命其大女儿和女婿为总统高级顾问发放安全许可使这对夫妇可以干预国家行政事务特朗普正是凭借着将美国政治机构的个人化达致“亲戚选择、互惠利他”[30]的目的。

2. 非政府机构(政党)的个人化

考察政党的个人化不难发现特朗普的表现符合马丁.瓦滕伯 (wattenberg p. Martin)对美国政治个人化的两阶段分析:第一阶 政客将自己与所属的政党划清界限在公众与舆论面前将自己呈 现为一个独立于所属政党的实体持与所属政党并不完全相同、独特 的立场和世界观有自己独特的个性 ;第二阶段政客接管其所归属 的政党将政党作为自己获得政治资本、争取选举获胜的平台此时 提名人或领导人已成为政治舞台上的主导人物以至于公众更多是透过其领导人的棱镜来看待政党[31]

对政党组织而言初选是可以想象到的最严重的障碍如果初选 并不存在候选人为了赢得提名就必须通过政党组织运动候选人 如果不忠于党的目标就会在下次提名时被否决然而正是初选的存 候选人就可以自主地选择职位而且一旦当选(无论是否获得本 党的帮助),他们就能召集一批追随者从而有效地使候选人脱离政党的直接控制[32]

由于美国实行直接初选制竞争的个人化已经成为整个选举过程中最显著的特征候选人使用自己的资源而不是完全凭借自己所属政党的资源来资助自己竞选与候选人所属的政党相候选人更注重的是自身的声誉、支持其本人的资助者、候选人的政策偏好乃至沟通技巧等[33]第一阶段特朗普在初选时以保守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的意识形态与共和党内的建制派精英划清界限以白人种族主义、 排外主义、反全球化和维护国家安全的立场赢得初选第二阶段朗普借助选民的支持在共和党内重塑意识形态标准将其打造成“特朗普的党”,塑造自身为共和党的形象和政策代表并激起一批以 特朗普为榜样的共和党政客追随使自己成为党内的权威领袖共和党俨然成为他个人的俱乐部。

在政党的个人化中个人并没有完全与其所属政党分离而是借 助特定手段使政党与个人利益逐渐捆绑在一起如果分析特朗普的 胜利至关重要的一点没有共和党大佬的支特朗普无法仅凭一 己之力获胜首先共和党是动员选民和筹措资金的平台共和党通 过固定地方政党总部 、增加专职党务人员等方式增强政党的组织动 员力量并通过建立强大的筹款机制为候选人竞选提供并分配一定 资金[34]其次专业政治家以赢得选举胜利为目的更倾向于采取妥 协、务实的态度以实现政党团结[35]在特朗普成为无可替代的候选人 共和党与特朗普的命运就绑定在一起只要特朗普能够放松管 制、降低富人税率、迅速任命极右翼法官共和党领导人就可以容忍 甚至袒护他怪异、非法的行为[36]如在媒体爆出特朗普侮辱女性的言 论后共和党内仍有 18 位高层支持他 10 位共和党高层撤销对他 的支持但不要求他退出竞选[37]惟其如此特朗普才能击败党内对手成为共和党全力支持的总统候选人。

(二)政治呈现与媒体报道的个人化

媒体(受控媒体和非受控媒体)的个人化[38]包括政治的呈现和报道越来越多地关注个别政治家政治呈现的个人化指政治行动者发 出的信息是以个人而非以政党名义来加以呈现[39]例如打开英国保守 党网站跳入眼帘的是现任总理约翰逊的巨幅画像以凸显其个人形 政治报道的个人化是大众媒体在报道政治相关事件时聚焦于个 人而非政党报道内容从政党的名称、标签、意识形态转移到政客身 [40]这也印证了理查德.卡茨(Richard S. katz) 和彼得.梅尔(peter Mair)的观点即电视、互联网等传播媒体为政党领导人和选民之间 提供了直接联系的沟通渠道取代了传统的党的组织干部和积极分 子的中介功能并且政党的信息越来越与政党领导人个人联系在一[41]

媒体的个人化对政治素人的帮助是不可或缺的政治素人以“局 外人”,不同于政党建制派精英自居与政党精英划分立场是他们争 取支持的必要手段因此政治素人更倾向以个人名义在社交网站 和媒体平台发布政治信息此外在媒体关注个人的基础上挖掘不 同政治个体之间的“稀缺性”是媒体的本性政治素人与政治精英相 在政治领域是一副新面孔更容易被媒体挖掘和关注从而达到提高流量的目的这无疑增加了政治素人的曝光度。

由于受到美国主流媒体的抵制特朗普独辟蹊径通过社交媒体 推特发布自己的政治意见和动员信息利用社交媒体的碎片性、广泛 性、传播速度快的特点与选民建立起即时、个人化的政治沟通渠道一度被称为“推特治国”。特朗普对社交媒体的利用不同于其他美国 总统他把它作为改变政策的跳板、反对批评的棍棒和表达自我肯定的途径白宫顾问凯莉安.康维(kellyanne conway)  “他需要发推就像我们需要吃饭一样”。[42]

在呈现的内容方面特朗普主张反建制、反全球化以种族和文化塑造人民将移民问题视为最紧迫的问题主张维护国家安全[43]呈现的方式方面特朗普以民粹主义修辞和话语方式进行政治动员“美国优先”“如果不建墙美国就难以伟大”“全球变暖是一场骗局 ” 等政治信息将自己塑造为美国的“救世主”。总统超过 1. 1 万条的推文 半数以上都是在攻击目标从俄罗斯调查、美联储到黑人橄榄球运动员及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不一而足但在 2000 多条推文中特朗普只引用了一个人的话来赞美那个人就是他自己[44]可见在政治信息呈现的内容和方式上不仅具有个人政治风格带有强烈的民粹主义色彩。

社交媒体日益渗入到政治生活中一方面有助于选民的政治参 但也导致社交媒体政治化2021 年 1 月 6 日攻占国会山事件后twitter、Facebook、snapchat 等社交媒体宣布永久停用特朗普个人账 这一举动又引发了人们对社交媒体与民主制度新的思考即对网 络寡头威胁民主制度的担忧如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推特永久

封禁特朗普账号的做法是有问题的”[45]

(三)政客与选民行为的个人化

大众政治和 “以候选人为中心”的选举制度是美国政党政治生态中两个最重要的特征在竞选过程中具有更大主动性和影响力的是候选人而不是政党一个世纪以前一个政党如果控制了政府 就赢得了对公众职位的控制权职位都分配给了党的忠诚之士 20 世纪早期随着政府职位的分配从委任制转为考绩制政党也 失去了对此类职位的控制权传统的政党分肥制受到侵不仅削弱 了政党为政府选拔官员的功能也弱化了对选举的影响力如今多数雇员认为自己更多地是受惠于政治人物个人而不是党组织[46]

政治行为的个人化意味着选民或政客的政治观念和政治行动 是以独立的政治个人而不是政党为导向的[47]在政客层面政党候选 人与自己所归属的政党保持距离在竞选活动中建立自己独立的竞 选团队并且由于日益增长的竞选经费候选人仅凭政党组织无法承 担庞大的支出还需要通过个人途径筹款“这种体制迫使候选人成 为相对独立的运营者以筹措自己的竞选资源来抵御对手从本质上 增加了政治个人化的程度”[48]同时党内的议员在投票时顾及本 地区民情也会做出背离政党路线或反对政党政策的行为在选民层 选民投票的依据越来越由政党认同转为判断候选人个人的身份特征个人魅力、道德品质、政策立场等。

政治行为个人化更加契合政治素人的特点政治素人并非出身 于草根阶级他们往往是商界、学术界、法律界、影视界的突出代表具有较高的声望和影响力能够在竞选时将专业领域中的影响力转化为选票和经济支持。

在政客行为个人化方面特朗普选择与建制派政治精英对立 不得不依靠选民群体主张将权力还给 “人民”,塑造其反精英、反全 球化、白人至上的平民政治形象此外他的政治顾问越来越取代政党组织负责经营管理竞选他们不负有政治责任不看重政党关系不在乎候选人的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唯一的目标是使候选人当选因而在竞选中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希拉里进行无底线的人身攻击[49]

在选民行为个人化方面20 世纪六七十年代45%~50%的有选举 资格的年轻人表示自己不支持两党中的任何一个取而代之的是以 具体议题为导向的投票显著增加因而候选人的个人品质、他们对待 具体问题的立场成为了影响美国人投票趋势的最重要因素[50] 2016、2020 年两次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将两党的竞争视为“代 表人民利益”的特朗普与代表“非人民利益”的政治精英的斗争由于 美国社会族群结构变化美国白人人数占总人口 比重不断下降2000-2019 年美国非拉美裔白人占总人  的比例从 69%下降到 60. 1%[51]族群规模的变动以及中下层白人在政治、社会、经济生活中 不断被边缘化使得白人对两党的建制派政治精英感到失望因而他 们对身份政治的诉求不断凸显在这一部分选民看来政治素人特朗 普是他们利益的代表而共和党内建制派与民主党派候选人是华盛 顿腐败官僚和少数族裔的利益代表者这一认知激发了选民对政治 素人的寄托在党内初选和总统大选中白人选民抛弃政治精英转而支持“人民的代表”特朗普。

综上所述美国政党政治从政治机构、媒体、政客与选民的行为 三个维度同时向个人政治演变这三个维度在推动个人政治上并不 是孤立的而是相互关联、互相促进政治机构个人化的增加推动媒 体和政客与选民行为的个人化而媒体的个人化又会增加政客和选民行为的个人化反之政客和选民行为的个人化又进一步增加了政治机构的个人化色彩[52]正是在此演变过程孕育出具有强烈右翼 民粹主义色彩的政治素人特朗普为期四年的 “特朗普时代”为美国乃至世界政治留下了“特朗普主义”的政治遗产。

 

三、政治素人特朗普给美国政党政治带来的挑战与影响

 

正如大多数学者担心的“日益增加的政治个人化将向民主政治注入非理性元素增加民粹主义趋势它将更加强调个人魅力而非法治和制度”[53]。天然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政治素人会在崛起过程中向政党政治持续注入民粹主义反过来进一步加深政治个人化的程度弱化政党民主以至于异化为“民粹主义民主”(populist democracy)[54]作为一个在政党政治向个人政治演变过程中抓住契机顺势崛起的政治素人特朗普令人瞠目的言行、强烈的个人政治风格确实威胁了美国传统的政党政治。

首先由于“民粹主义者”声称自己代表人民在他们眼中其政 治竞争对手基本上都是不合法的任何不支持他们的人就不是人民 的一份子”[55]。在接管共和党后特朗普将个人政治与党派利益捆绑不断加剧政党极化刻意制造社会对立撕裂民意迎合支持自己的 选民群体使除此以外的美国公民处于政策关怀的边缘“减税政 ”为例其减税政策更加倾向于惠顾富人使少数族裔等社会底层 更加贫困。2018 年最富有的 0.01%的人税率接近 1953 年的水平 他们在全国财富中所占的份额却从 2.5%上升到 9.6%与此同时国更多的底层少数族裔却陷入“负财富”状态 2019 年 28%的黑人 家庭和 26%的拉丁裔家庭的财富为零资产或负资产这一比例是白 人的两倍[56]

其次民粹主义通过提供一种将政府合法化的手使民主实际 上为领导人的利益服务。[57]2020 年大选疫情危机、经济危机与种族 危机成为美国选民关注的核心议题特朗普在应对三大危机时却没 有积极承担起总统的政治责任特朗普的个人利益成为政府的行动 指南减税政策惠顾他的商业任命的司法部长像其私人律师无意 调查支持他自己的种族主义等[58]特朗普在整个大选过程中指责民主 党通过邮寄选票进行选举舞弊使美国大选的公信力受到质疑在大 选胜负已定后特朗普还力图推翻佐治亚州的选举结果施压佐治亚 州的州务卿要求他“找到”足够的选票来弥补自己的失败[59]波士顿 环球时报的社论对此批评民主政府体制中的总统不应该从政府服 务中获取个人利润——或者向被监禁的伙伴们提供赦免 、歪曲司法 或煽动叛乱特朗普可能并没有摧毁美国总统职位但他确实让这个机构走上了无比危险的道路[60]

最后作为选举渠道内公民与政府之间唯一的调节机构当政党 这一核心作用下降时大众民主就会越来越倾向于民粹主义民主[61]粹民主虽然某种程度上是对民主的矫正提醒政治家关注自己忽略的民情民意但是当政治领导人挟持民意越过法律底线时民粹主 义民主就会在实质上危害政党民主正因如此在特朗普的煽动下2021 年 1 月 6 美国出现了建国以来第一次民众占领国会大厦的 事件示威者试图干扰正在计算选票的国会议员让其拒绝确认拜登 获胜结果国会山骚乱事件表明特朗普个人对美国政治制度的挑战达到了最高点。

攻占国会山事件发生后即使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英国首相约 翰逊也第一时间表态认为特朗普鼓励出现的混乱是“完全错误的”, 并将这些场景描述为“可耻的”。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博雷尔表示攻击国会山事件应该归咎于特朗普如果有些人认为选举是欺诈性 那是因为他们的领导人一再暗示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呼吁应该停止对民主的践踏[62]

但是在个人政治生态下如果政治领导人与选民之间的私人关 系超过了政党与选民之间的关系就会削弱对政府的问责机制[63] 使发生如此震惊世界的骚乱民主党以此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却遭 到共和党的反对“对历史上最重要的政治审判之一的裁决是根据党 派教条而不是根据证据也不是出于国家利益”[64]无疑反应了个人 政治与党派利益纠缠之深以及政党在推动民主政治发展功能上的衰落。

 

四、结语

 

随着传统政党的衰落个人政治行为体逐渐弥补了政党远离社会留下来的政治真空以法治为基础的西方政党政治越来越让位于以个人魅力为基础的个人政治这一趋势不仅暴露了西方民主自身存在的张力且为政治素人的崛起提供了有利的政治环境与此同政治素人自身带有强烈的民粹主义色彩在其崛起过程中不断加深民粹主义趋势某种程度上使政党民主滑向民粹民主从而弱化、 侵蚀政党民主特朗普虽已离去“特朗普主义”对美国政治生态的侵蚀给美国社会带来的巨大创伤短时间之内难以愈合。

罗伯特·达尔在半个世纪前提出的问题仍振聋发聩“在一个成 年人几乎均可以投票但知识、财富、社会地位、与官员的接触和其他 资源都不平等分配的政治系统中谁在真正统治? ”[65]约瑟夫.熊彼特 也指出民主并不意味着也不可能意味着人民在真正统治我们不 得不增加另一个识别民主的标准即由未来领导人自由竞争选民的 选票[66] 并且民主有其不可逾越的局限性它需要选民做出理性选择但是人性中存在的弱点要达到理想的民主状态还有遥远的距离 是民主面临的难以摆脱的困境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制度自身存在着张力与困境个人政治可以说是民主制度永恒的影子。

纵观美国历史由于对自由、平等、民主等政治价值的一致认可 和信仰美利坚合众国成了最不和谐的现代政体的典型在自由的政 治理想与半自由的政治制度之间一直存在着深刻的鸿沟[67]美国的 政治制度具有较少的整合性和较多的分散性美国宪法体系中的反 多数主义 、总统与国会的相对独立 、政党的虚弱以及强大的压力集 都鼓励总统通过把巨大的政治资源集中在自己手中并以超出国会、法院和选民有效控制的方式运用它们从而克服对总统这一职位设定的限制[68]可见正是政治机构、媒体、政客和选民行为这三个面 向都存在个人化的趋势使政党更为分散更少凝聚也让政治素 人顺势崛起如何缓解个人政治、民粹政治给政党民主带来的挑战和压力呢尝试从以下三个方面思考:

首先政党必须将被忽视的选民群体纳入到主流政党代表体系虽然政治素人不断为民主政治注入非理性因素但他的支持者却不应该被忽视正如拉里.M. 巴特尔斯所担忧的代表性上的差别尤其值得关注因为不断加剧的经济不平等有可能不断加剧政治回应上的不平等政治回应上的不平等带来了对贫穷民众的利益越来越有害的公共政策这又会造成更大的经济不平等这显然是一个明显不平等的民主政体[69]其次媒体需要回归本质“后真相 ”时代媒体作为民主制度的重要支撑应客观报道现实将真实的政治信息传达给民众。惟其如此才能健全民主制度。最后政府应该通过制度化的方式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社会问题的产生根植于社会、政治与经济现实中英雄主义的个人破除疯弊是不可持续且难以预测的终究需要通过长期、稳固的制度化渠道进行解决

 

[1]“Thecase forprosecuting Donald Trump- The Editorial Board”,https://apps.bostonglobe. com/opinion/graphics/2021/06/future-proofing-the-presidency/part-6-the-case-for-prosecut— ing-donald-trump/?p1=Article一Feed一contentQaccessed June 132012.

[2] James Q. Wilson“The Amateur Democrat in American politics”parliamentary Afairs, 1963

(1),p.84.

[3]James Q. Wilson“The Amateur Democrat in American politics”parliamentary Afairs, 1963

(1),pp.74—75.

[4] John W. sotle and James W. clarke“Amateurs and professionals:A study of Delegates to the

1968 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970(64), p.897.

[5]David T. canon“sacrificial Lambs or strategic politicians? political Amateurs in U.s. House Elections”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1993(37),p.1119.

[6]Javiercorrales“Latin Americas Neocaudillismo:Ex-presidents and Newcomers Running for president and winning”Latin American politics and society,2008(50),p.5.

[7]张弘:《政治素人现象与民粹主义:乌克兰 2019 年总统选举评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 究》2019 年第 5 期。

[8]Miguel carreras“InstitutionsGovernmental performance and the rise of political Newcom— ers”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2017(56),p.364.

[9]Javiercorrales“Latin Americas Neocaudillismo:Ex-presidents and Newcomers Running for president and winning”Latin American politics and society,2008(50),p.1.

[10]张弘:《政治素人现象与民粹主义:乌克兰 2019 年总统选举评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 究》2019 年第 5 期。

[11]RichardS.katz and peter MairDemocracy and the cartelization of political parties,ox— 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p.82.

[12]Gianluca passarelli“partiesGenetic Features: The Missing Link in the presidentializationof parties,”in The presidentialization of political parties:organizations,Institutions and Lead—ers,edited by Gianluca passarelliNew york:palgrave Macmillan2015p.1.

[13]托马斯·帕特森:《美国政治文化》,顾肃等译东方出版社2007 年 257—258 页。

[14]Gideon Rahat and Tamir Sheafer“The personalization(s) of politics: Israel1949—2003” political communication,2007(24),p.65.

[15]S&S 时期ear of sixes and sevens英文原意为无法消除的迷惑、失序或分歧亨廷顿用 S&S 时期指美国历史上 1960—1975 年的动荡与黑暗时期。

[16]萨缪尔·亨廷顿:《美国政治:激荡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先萌奇等译新华出版社2017  409 页。

[17]萨缪尔·亨廷顿:《美国政治:激荡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先萌奇等译新华出版社2017  371 页。

[18]Gideon Rahat andofer kenig, From party politics to personalized politic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pp.119—126.

[19]Gideon Rahat and Tamir Sheafer“The personalization(s) of politics:Israel1949—2003” political communication,2007(24),p.65.

[20]GideonRahat and ofer kenigFrom party politics to personalized politic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p.118.

[21] Florent Gougou and simon persico“A New party system in the Making? The 2017 French presidential Election”French politics,2017(15),pp.303—304.

[22]Gideon Rahat andofer kenig, From party politics to personalized politic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p.119.

[23]Miguelcarreras“InstitutionsGovernmentalperformanceandtheRiseofpoliticalNew— comers”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2017(56),pp.376—377.

[24]sergioFabbrini“Thesemi—sovereignAmericanprince:TheDilemmaofanIndependent president in a presidential Government”in The presidentialization of politics:A compara—tive study of Modern Democracies,edited by Thomas poguntke and pual webb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5p.313

[25]sergioFabbrini“Thesemi—sovereignAmericanprince:TheDilemmaofanIndependent president in a presidential Government”in The presidentialization of politics:A compara—tive study of Modern Democracies,edited by Thomas poguntke and pual webb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5p.319.

[26]LowiTThe personal president:power Invested promise unfulfiled,Ithaca:cornelluni— versity presscited in sergio Fabbrini“The semi-sovereign American prince:The Dilem— ma of an Independent president in a presidentialGovernment”in The presidentialization of politics:A comparative study of Modern Democracies,editedbyThomaspoguntkeand pual webb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5p.320.

[27]刁大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治:延续、变化与走向》,《美国问题研究》2017 第 2 期。

[28]DamianpalettaMike DeBonis and John wagner“Trump Declares National Emergency on southern Border in Bid to Build wall”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trumps-bor— der-emergency-the-president-plans-a-10-am-announcement-in-the-rose-garden/2019/ 02/15/f0310e62-3110-11e9-86ab-5d02109aeb01-story.htmlaccessed August 82021.

[29]The world News”‘ Beyond the pale:Antics of Trump Ambassadors Highlight crisis in us Diplomacy,”https://theworldnews.net/gb-news/beyond-the-pale-antics-of-trump-ambas— sadors-highlight-crisis-in-us-diplomacyaccessed May 182021.

[30]弗朗西斯·福山:《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毛俊杰译广西师 范大学出版社2015 年 421 页。

[31]wattenberg Martin p.us party Leader: Exploring the Meaning of candidate centered poli — tics“in political Leaders and Democratic Elections,edited by kees AartsAndr6 BlaisandHermann schmitt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1p90.

[32]托马斯·帕特森:《美国政治文化》,顾肃等译东方出版社2007 年 274 页。

[33]sergioFabbrini“Thesemi-sovereignAmericanprince:TheDilemmaofanIndependent president in a presidential Government”in The presidentialization of politics:A compara— tive study of Modern Democracies,edited by Thomas poguntke and pual webb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5p.317.

[34]周淑真、冯永光:《美国政党组织体制运行机制及其特点》,《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0 年第 3 期。

[35] John W. sotle and James W. clarke“Amateurs and professionals: A study of Delegates to the

1968 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970(64), p.896.

[36]IanBuruma“TrumpsGotterdammerung”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 trump—departure—and—future—of—republican—party—by—ian—buruma—2021—01accessed June 162021.

[37]AaronBlake“ThreedozenRepublicanshavenow called for Donald Trump to drop ou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 —fix/wp/2016/10/07/the —gops —brutal —responses — to—the—new—trump—video—broken—down/accessed May 202021.

[38]媒体个人化中受控媒体指的是政治家或者政党自己控制的发布渠道如网站、推特账 号等新媒体 ;非受控媒体指的是不受政党或政治家控制的主流媒体。

[39]GideonRahat and ofer kenigFrom party politics to personalized politic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p.120.

[40]GideonRahat and ofer kenigFrom party politics to personalized politic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p.120.

[41]RichardS.katz and peter MairDemocracy and the cartelization of political parties,ox— 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p. 60.

[42]Mike McIntireNicholas confessore“九个要点带你了解特朗普如何以推特治国”,纽约 时报中文网https://cn.nytimes.com/usa/20191104/trump一twitter一takeaways/, 最后访问  :2021 年 4 月 8 日。

[43]陶夏楠:《桑德斯的左翼民粹主义与特朗普的右翼民粹主义比较分析》,《比较政治学研 究》2020 年第 1 辑。

[44]Mike McIntireNicholas confessore“九个要点带你了解特朗普如何以推特治国”,纽约 时报中文网,https://cn.nytimes.com/usa/20191104/trumptwitter一takeaways/,最后访问 日 :2021 年 4 月 8 日。

[45]Mark Moore“world leaders speak out against Twitter suspending Trumps account”https : //nypost.com/2021/01/12/merkel 一world 一leaders 一speak 一out 一against 一trumps 一twitter 一ban/ January122021accessed Augest 42021.

[46]托马斯·帕特森:《美国政治文化》,顾肃等译东方出版社2007 年 275 页。

[47] HeleneHelboepedersenandGideonRahat“political personalizationand personalized politics within and Beyond the Behavioural Arena”party politics,2021(27),p.212.

[48]RichardS.katz and peter MairDemocracy and the cartelization of political parties,Ox— 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p.183

[49]周淑真、冯永光:《美国政党组织体制运行机制及其特点》,《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0 年第 3 期。

[50]萨缪尔·亨廷顿:《美国政治:激荡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先萌奇等译新华出版社2017  386 页。

[51]“u.S. census Bureau. overview of Race and Hispanic origin:2010”https://www.census.gov/ library/publications/2011/dec/c2010br-02.htmlaccessed June 112021.u.S. census Bureauhttps://www.census.gov/quickfacts/fact/table/uSaccessed June 112021.

[52]GideonRahat and ofer kenigFrom party politics to personalized politics?,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8, pp.131—136

[53]HeleneHelboepedersenandGideonRahat“politicalpersonalizationand personalized politics within and Beyond the Behavioural Arena”party politics,2021(27),p.211.

[54]又称“无政党民主”,详情参见 peter Mair“populist Democracy vs party Democracy”in Democracies and the populist chalenge,editedbyyvesM6nyand yvessurelLondon: palgrave Macmillan2002p.89.

[55]·威尔纳·穆勒:《解读民粹主义》,林丽雪译时报出版社2018 年 205 页。

[56]“wealth Inequa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Inequality”https://inequality.org/facts/wealth—in — equality/accessed June 152021.

[57]peter Mair“populist Democracy vs party Democracy”in Democracies and the populist chal— lenge,edited by yves M6ny and yves surelLondon:palgrave Macmillan2002p.90.

[58]TheBoston Globe“A Treasure Map for an American Tyrant”https://apps.bostonglobe.com/ opinion/graphics/2021/06/future—proofing—the—presidency/part—1—a—treasure—map—for—an — american—tyrant/accessed June 162021.

[59]heBoston Globe“The case for prosecuting Donald Trump”,https://apps.bostonglobe.com/ opinion/graphics/2021/06/future—proofing—the—presidency/part—6—the—case—for—prosecut — ing—donald—trump/accessed June 132021.

[60]TheBoston Globe“A Treasure Map for an American Tyrant”https://apps.bostonglobe.com/ opinion/graphics/2021/06/future—proofing—the—presidency/part—1—a—treasure—map—for—an — american—tyrant/accessed June 162021.

[61]peter Mair“populist Democracy vs party Democracy”in Democracies and the populist chal— lenge,edited by yves M6ny and yves surelLondon:palgrave Macmillan2002p.91.

[62]Ruby Mellen and Adam Taylon“what the world is saying about the U.S. after the capitol Attack and Trump,s Impeachment,”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1/01/13/world- reactions-capitol-attack-aftermath/accessed June 112021.

[63]Helene Helboe pedersen and Gideon Rahat“political personalization and personalized pol— itics within and Beyond the Behavioural Arena”party politics,2021(27),p.211.

[64]“Trumps Acquittal Marks a Dark Day for USDemocracy”https://www.theguardian.com/us- news/2021/feb/15/trumps-acquittal-marks-a-dark-day-for-us-democracyaccessed June 11,2021.

[65]RobertA.Dahl.who Governs? Democracy and power in an American city,NewHaven and London:yale university press1961p1.

[66] 约瑟夫·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吴良健译商务印书馆2011 年 415页。

[67]萨缪尔·亨廷顿:《美国政治:激荡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先萌奇等译新华出版社2017  36-37 页。

[68]罗伯特·A·达尔:《多元主义民主的困境 自治与控制》,周军华译吉林人民出版社2006 年 169 页。

[69]拉里·M·巴特尔斯:《不平等的民主:新镀金时代的政治经济学分析》,方卿译上海世纪 出版集团2012 年 296 页。

    进入专题: 政党政治   个人政治   政治素人   特朗普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955.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比较政治学研究》总第23辑,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