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东风:比坏与做奴隶的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508 次 更新时间:2023-11-11 19:40

进入专题: 比坏  

陶东风 (进入专栏)  

几年前本人曾写过一篇关于“比坏”的小文,分析时下一种社会心理和行为“逻辑”(如果也算是“逻辑”的话),即一个人通过和别人比坏,来为自己做坏事辩护:我这个人固然不怎么样,但别人比我更不怎么样,所以我还不算特别不怎么样。我虽然没少做坏事,但别人坏事比我做得更多,所以我还不算太坏。这样一种比坏逻辑会导致人越来越向下坠而不是向上升,且坠得心安理得,因为他的眼睛是朝下看的,总看到还有人在他下面,比他坠得更甚,因此自己也就坦然地每况愈下。

近日偶然重读鲁迅先生的《灯下漫笔》(1925年4月29日),发现还有一种也可以叫“比坏”的心理或行为“逻辑”。鲁迅写到袁世凯想称帝的那一年,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的钞票大贬,以至不能兑换银子了。虽然政府命令商家不允许拒收钞票,但是狡猾的商家总是找各种理由阳奉阴违。在这种情况下,“幸而终于”出现了钞票换银子的行市,尽管兑换率是六折几,鲁迅先生还是“非常高兴”,赶紧去换了手头一半的钞票;熟料竟然又涨到七折,先生“更非常高兴”,趁机全部兑了。完事后先生感叹:现银“沉甸甸地坠在怀中,似乎这就是我的性命的斤两”,并做了这样的比较:“倘在平时,前铺子如果少给我一个铜元,我是绝不答应的。”

“平时”不答应的事情,“非常时期”就答应了,不但答应了,而且“非常高兴”,这是什么逻辑在起作用?我以为也是比坏逻辑。鲁迅先生的“高兴”是因为与最坏的情况(钞票彻底不能兑换成银子,甚至彻底变成废纸)相比,以六几或七折兑换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至少不算最坏。如果不是这样比坏,而是坚持与“平时”的正常情况比,还能高兴得起来么?

令人略感突兀的是:鲁迅先生在叙述了上述“高兴”之事后突然笔锋一转:“但我当一包现银坠在怀中,沉甸甸地觉得安心、喜欢的时候,却突然起了另一思想,就是: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欢喜。”为什么会这样?鲁迅写道:

假如有一种暴力,“将人不当人”,不但不当人,还不及牛马,不算什么东西; 待到人们羡慕牛马,发生“乱离人,不及太平犬”的叹息的时候,然后给与他略等于牛马的价格,有如元朝定律,打死别人的奴隶,赔一头牛,则人们便要心悦诚服,恭颂太平的盛世。为什么呢? 因为他虽不算人,究竟已等于牛马了。

“将人不当人”而当牛马、当畜生,已属很坏,但还有更坏的“不及牛马”,于是能安安稳稳地当牛做马,也就来之不易、值得庆幸了。这是多么典型的比坏逻辑啊。这就好比做奴隶已经很糟糕了,但是还有更糟糕的“下于奴隶”(奴隶不如)。在鲁迅看来,“实际上,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因此,中国人的理想就是如何做稳奴隶,毕竟比做奴隶而不得要好。他的希望就是主子能够制定“奴隶规则”并比较遵守这规则,好让自己作稳奴隶,“使他们可上奴隶的轨道”,不至于像张献忠那样胡来:不管你是不是服役纳粮的顺民都乱杀一气。

我之前那篇关于比坏的文章,分析了《甄嬛传》的主人公甄嬛通过比坏战胜了那个一心想置甄嬛于死地的坏皇后(比皇后更坏)并取而代之。这是坏与坏的较量,一个人必须比坏人更坏才能战胜坏人。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社会流行劣币驱逐良币的“劣胜优汰”原则:不坏者活不下去,较坏者活得较好,最坏者活得最好,所以坏都是环境逼的。这似乎是做坏人的理由;而我在这里——由于受到鲁迅先生的启发——说的比坏,更像是怂人的苟且或犬儒逻辑:为自己的认怂、苟活、放弃尊严寻找理由,因“做稳了奴隶”而洋洋自得:反正没到最坏,还能有口稀饭喝,有件破衣穿,有间茅屋住,满足吧。前一种比坏让自己有理由去干坏事,去谋杀、去诬告、去告密;后一种比坏则让自己满足于做稳奴隶,安于现状,得过且过。但说到底,它们是相互关联的:怂人的苟且逻辑成就了坏人的强盗逻辑。

这使我想起了波士顿犹太人死难纪念碑上的一段碑文(作者为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当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一般认为,这段话的意思是:人类是命运共同体,其自由和生命权利都是相互关联的而不是孤立的,别人的自由同样也是你的自由。如果你不保护他人的自由,那么你的自由也终将不保。但我想这个道理也适用于比坏:当纳粹杀了共产党人时,你的自由与权利就少了一份,虽然你不是共产党员;当他们杀了犹太人时,你的自由与权利又少了一份,虽然你不是犹太人。如此这般下去,你的自由和权利很快就会荡然无存。因此我的结论是: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坏就是坏,只要是坏,对之就不能有丝毫容忍,不能因为还没到最坏就容忍那个较坏,否则的话,较坏必将很快发展为最坏。同样,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像人的自由、尊严这样的价值都是完整的,不可分割的,如果任其失去一部分,迟早必将失去全部。如果你认可了自己是奴隶和牛马,你就会拿奴隶和牛马的标准要求自己和统治者,只要自己过得像奴隶、像牛马,而不是“下于奴隶”“牛马不如”,就心满意足。换言之,就会陷入比坏逻辑而不可自拔。但是一旦你以作稳奴隶和牛马为满足,那么,你迟早必将沦入奴隶不如或牛马不如的境地;只有当你一开始就拒绝奴隶和牛马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做一个人,一个自由的、有尊严的人,以人的标准要求别人、更要求自己,你才能彻底跳出比坏逻辑。

这真是:比坏流行时,苟且无止境。

 

【本文原发于《随笔》杂志2023年第6期】

进入 陶东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比坏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1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