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慕樊:《不离西阁二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1 次 更新时间:2022-12-07 01:39

进入专题: 杜甫  

曹慕樊  

之二,起联:“西阁从人别,人今亦故亭。”杨引《复古编》:“停、亭通用。言非西阁留人,人则自留耳。”仇说:“西阁何心,亦任人别去。只人不能离,直视为故亭耳。”又引《杜臆》:“亭以行旅止宿得名,故西阁亦可称亭。”施解亭为停,“故亦故意之故。言人故意停留,为其胜事可耽也。(仇)注与《杜臆》皆以西阁为亭,已属牵强,又以故亭字连读,亦无所本。”按《复古编》此说不必是。杨、施所说殊浅(施未见《镜铨》,故许多议论都是乾隆时候的杨伦已经提出来了的。这里即是一例)。因为这样解释,“亦”字就是多余的。仇注大体得之。“西阁从人别”,隐含一个“新”字。阁是主,人是客;傅舍阅人,是人常新。下句明提“故”字见意。意思是说,反过来,以人为主,亭为客;那么,朝止暮去,亭即常新。现在既不离此亭,朝朝暮暮,住此西阁,则亭既经新,即复成故。“亦”,犹义,是说不但客是故客,亭亦是故亭了。陆机《叹逝赋》:“川阅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世阅人而为世,人冉冉而行暮;人何世而弗新,世何人之能故。”其实后两句意思差不多,都是说世上无旧人。本来,“人间正道是沧桑”,这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但陆机有悲观的意思,在他手里,事物的辩证性质就成为颓废的理由了。现在再看杜诗。杜把人和亭的常故常新的关系用五字句简单说出来,理致在陆机之上。全诗亦没有颓唐的意思。这种深刻的思想,大概就是刘歆所谓“沉郁之思”了。


施鸿保以为“故亭”连读无本。准之造词法则,既可以说故山、故园、故家,为什么不可以说“故亭”?俗人以为定要前人用过的词才能用,才算“有本”,这是不值一驳的谬论。比如某词见于《史记》,用起来就算“有本”,请问司马迁用时又何所本呢?施又说,把西阁叫作亭,事属勉强。不思“西阁”只是杜甫叫的(这是文人习气)。安知它本来不叫×ד亭”?把不可期必的事物作驳论的前提,是站不住的。况“亭”是就性质说,即使那个地方本来就叫“西阁”,称“亭”也未尝不可。



    进入专题: 杜甫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诗文鉴赏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8852.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杜诗杂说全编/曹慕樊著.—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9.4,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