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原:一篇文章何以伤害了“一些人士的感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8 次 更新时间:2022-11-28 10:05:55

进入专题: 基础科学   无尽的前沿   美国  

江晓原 (进入专栏)  

  

   载2022年6月27日《晶报》

  

   2021年11月9日,在经历了报社内部争议后,我的题为“美国是因为重视基础科学而强大的吗?”一文在《文汇报》发表,不出意外地引发了剧烈争论,特别是几天后文章被观察者网转载(https://www.guancha.cn/jiangxiaoyuan/2021_11_13_614635_s.shtml),阅读量超过24万,留言区一片争吵和骂声,当然也有赞成我的。按照通常的惯例,我自己不会加入争吵,但我喜欢观察那些争吵。

   此文之所以引发争论,据说原因之一是因为它“伤害了一些人士的感情”,但这对我来说实属冤枉。我平时是喜欢舞文弄墨写点文章,虽未必篇篇做到“正大平和”,至少也追求个“嘉乐和平”境界,怎么会伤害别人感情了呢?深自忏悔之余,我仔细考察了一番,发现这种说法确实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原来在不少人士心目中,“美国”和“基础科学”都是美好的事物,甚至是他们顶礼膜拜的对象,而以往在大家普遍习惯的认知中:美国当然是最重视基础科学的国家,所以美国的科学技术最发达。换句话说,“美国”和“基础科学”一直是可以同时美好的。现在我竟说美国从来不重视基础科学,美国也不是因为重视基础科学而强大的,这就使得“美国”和“基础科学”不能再同时美好了——如果我的说法成立(美国不重视基础科学却能强大),那基础科学岂不就变成不重要、甚至可有可无的了吗?

   所以,我确实伤害了一些人士的感情,至少是伤害了他们对“基础科学”的感情。

   然而有趣的是,他们生气之后,不是去反驳我文章的结论(至今没看见对我文章结论的有效反驳),而是在我的文章中找茬,宣称文章“有许多硬伤”,但是找来找去,却只(自以为)找到了一处——我文中说《无尽的前沿》出版于1960年,找茬者兴味盎然摆开阵仗论证说,这书实际上出版于1945年。然后对读者说:你看,江晓原把年代弄错了,既然年代都弄错了,那他的文章怎么能信呢?于是证毕。

   当然,有人说了,即使那书真是出版于1945年,也不影响江晓原文章的结论呀?看过我文章的人都知道,这确实丝毫不影响我文章的结论。

   但是,我们应该虚怀若谷不是吗?再小、再无关宏旨的硬伤,也是硬伤嘛。于是我又对《无尽的前沿》的身世考察了一番。

   1944年某日,盟军的胜利已经在望,美国总统罗斯福未雨绸缪,找科学官员范内瓦·布什(V. Bush)来商量战后如何对待科学技术,布什担心打完仗科学会被扔在一边没人重视,建议罗斯福“做点什么”。11月17日,罗斯福书面要求布什提交报告,回答四个方面的问题。布什将任务分包下去,他按照精英主义理念挑选了一些人,分别成立四个委员会,让每个委员会各自向他提交报告。四份报告交上来之后,布什为每份报告撰写了提要,这些提要构成他提交给总统阅读的报告,而将四份报告原文,连同他交代四个委员会成员构成的简要报告,作为附录。整个文件,就是《无尽的前沿》(Science: The Endless Frontier, A Report to the President on a Program for Postwar Scientific Research)。1945年7月5日,布什将报告呈送上去时,美国总统已经换成了杜鲁门。

   那么《无尽的前沿》究竟是不是1945年出版的呢?

   找茬者关于《无尽的前沿》在1945年“公开出版”的证据,是一张扉页的照片,但是那扉页下端,通常应该印有出版机构名称的地方,并无任何出版机构,却分明印着“印刷局”(又称文印局,Printing Office)字样。

   这恰恰证明,它是一份内部文件。从常识看,这是递交给总统审阅的长篇报告,当然要打印印刷的,难道还能让总统阅读手写的文本?

   另一个证据来自扎卡里(G. P. Zachary)为布什写的传记《无尽的前沿:布什传》,扎卡里在谈到这份报告时,一则曰“因为国家印刷局的耽误……”,再则曰“布什……曾经把100份报告事先分发给了华盛顿的圈内人”,这都进一步表明《无尽的前沿》当时就是一份内部文件,扎卡里也是这样看待它的。

   所以《无尽的前沿》当然没有在1945年“公开出版”。

   布什确实在报告中强调要发展基础科学:“基础科学研究是科学的资本。再者,我们已不能继续依赖这种科学资本的主要源泉——欧洲。”他还在报告最后提出,要成立一个基金会来资助基础科学研究,这就是后来在国会投了五年票才在1950年勉强通过的“国家科学基金会”(NSF)。

   眼看杜鲁门对他的报告和建议毫无兴趣,布什只好转而向媒体兜售他的报告,收到了一些“非常卓越”、“划时代的报告”之类的溢美之词,让他聊以自慰。但布什的说法靠媒体在国际上传播,居然影响了几代中国人。

   在中国,许多人一听说《无尽的前沿》,一看到NSF,就在精神上被震得跪了,就想当然以为美国“开启国家强力资助基础科学研究新时代”了。许多人天真地相信:美国人说的和做的,必然是同一套。这直接导致《无尽的前沿》在中国产生了奇特的影响——被杜鲁门丢在角落里的一份报告,在中国科学共同体的某些边缘小圈子里却成为顶礼膜拜的对象。许多学者由此形成了坚定信念:美国就是因为重视基础科学而强大的。其实他们只是因为见布什说了要重视基础科学研究而已,事实上这个信念完全得不到数据的支持——关于这些数据及其意义,且听下回分解。

  

  

进入 江晓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基础科学   无尽的前沿   美国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47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