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宇军:人与人的对立

——《经济学的新框架——兼及西方经济学的批判》第四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2 次 更新时间:2022-11-15 09:30:29

进入专题: 人与人的对立   自由竞争  

方宇军 (进入专栏)  

   在市场经济时期,人与人对立的普遍性,被西方主流经济学摒诸脑后,在他们眼前看到的是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的和谐、均衡、普遍富裕、最优配置等等的美妙图景。那些体察市场经济的强烈对立、阶级斗争、贫富对峙、社会震荡的经济学家,却被排除在主流之外。更严重的是,人与人对立的一个表现——自由竞争,被新古典经济学发展为完全竞争理论,一个活生生的自由竞争被改造为一个僵死的躯壳,在这个僵死的躯壳内,新古典主义构造着无数优美的模型,殊不知,正是这个僵死的躯壳,成了经济学发展的坟墓。

  

   一  人与人对立的理论推演

  

   商品交换的出现,除了产生了个人利得最大化,同时还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普遍对立。这一巨大的变化,我们还须从商品交换发生前后的关系中来寻找。

  

   在原始的封闭经济中,按照一部分人的观点,那时人类还处于原始共产主义时期,人们在一个氏族或共同体内,共同生产,共同消费,相互之间不存在对立的物质利益关系。人们物质需要的满足,是在共同的劳动中实现的,其生产与消费的对立运动,不是在人与人之间,而是在人与自然界的斗争中进行的。或者换句话说,人们生存资料的获取,是人们共同与生产资料结合的结果,在这一运动中,以人们的协同劳动为一方,以生产资料的存在为另一方,生产过程是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的直接结合。在协同劳动的人与人之间,他们并不曾作为不同的所有者互相对立,他们之间不存在物质利益上的对立关系,而是表现为共同生产共同消费的和谐性。按照另一部分人的观点,那时私有家庭已经存在。即使是这样,由于封闭式经济把人们局限于这个经济实体  中,与外界不存在商品交换,在家庭内部人们自己生产自己消费,当然也就不存在人与人之间对立的物质利益关系。因此,无论是在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还是个体家庭中,当商品交换未出现时,人们之间的关系是和谐的,不存在对立的物质利益关系。尽管在原始部族之间,有时会为了居留地的争夺而发生冲突,但这种冲突是偶然的、个别的、暂时的。

  

   史前史时期人类的和谐友爱,古人早有洞悉。孔子把这一时期称之为大同社会,并作了这样的描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为,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不闭。是为大同。”[1]无独有偶,公元前8世纪的希腊诗人海西奥德把人类的原始状态称之为黄金时代,他写道:“鸿蒙初辟之时,奥林匹斯山上诸神缔造了黄金般的生灵……他们像神一样生活,无忧无虑;没有悲伤,没有劳顿。等待着他们的不是可悲的衰老,而是永葆的青春。他们欢宴终日,不知罪恶的骚扰。死亡之到来一如睡眠之降临。他们拥有一切美好之物,富饶而又慷慨的大地向他们奉献源源不断的丰收。在一片莺歌燕舞中人们和睦相处。”[2]后人认为孔子的大同社会过于理想化了;而海西奥德的述说更是穷人的心愿、黑暗现实中的向往。[3]

  

   诚然,孔子与海西奥德的描述有理想的成分,但是,原始社会条件下人们之间相互关系的融洽和谐是有定评的。摩尔根在他的人类学的开山之作《古代社会》中,虽然没有用专门的章节来谈原始状况下人与人的关系,但在他那段比较文明社会与原始社会的著名的话中,明确说到原始社会中人与人关系的自由、平等与博爱。虽然摩尔根使用了现代的概念,但以他在印第安人部落多年的深入考察,他的结论是客观的。[4]西方学者因马克思对《古代社会》的激赏而对之白眼相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最终也以平实和肯定的态度对待摩尔根的研究成果了。[5]即使到了现代,当历史学家们回望非洲这块大陆时,也认为在原始社会内部人与人的关系是平等的、和睦的。[6]

  

   商品交换出现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最初的物物交换到完全意义上的商品交换,人类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程。在商品交换关系中,交换者双方作为不同的商品所有者互相对立,交换过程体现了不同所有者之间物质利益的对立统一关系。作为具有不同物质利益的所有者,交换诚然使他们之间具有物质利益上的同一性,即以其所有易其所无,相互满足对方的需要。但是,他们之间的对立性也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的商品的相异性,他们在交换中总是讨价还价,锱铢必较,双方之间的利益此消彼长,尔损我益,即是对立性的具体表现。在此,我们不难看出,当商品交换出现后,在人们的相互关系上出现了物质利益的对立性。这种对立性是人类相互关系中最重要的变化。马克思曾经指出:“人的孤立化,只是历史过程的结果。最初人表现为种属群、部落体、群居动物,显然绝不是政治意义上的政治动物。交换本身就是造成这种孤立化的一种主要手段。”[7]

  

   在商品交换发生以前,人们物质需要的实现或满足,是在与大自然的对立中来完成的。在商品交换发生后,人们除了仍然要在与大自然的对立中来实现物质的互换,同时还必须在人与人的对立中来实现商品交换,从而满足自己生产与生活方面的各种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对立,是伴随商品交换而来的,商品交换越发展、越普遍,人与人之间的对立就越发展、越普遍。

  

   前面我们曾经谈到,商品交换引致了个人利得最大化。其实,人与人的对立和个人利得最大化是一母同胎的孪生子,它们都是商品交换的产物,而且二者共同生活在一起,在其成长过程中互相促进,为人类历史演示出诡异奇伟的画面。个人利得最大化体现为人们对财富的无限追逐,人们对财富的追逐越是急迫、越是狂野、越是无耻,人与人之间的对立就越尖锐,因为在商品交换条件下,人们的财富追逐,大多是在人与人的对立中实现的。同理,人与人之间的对立,是在人们追逐财富、实现个人利益的过程中出现的,人与人之间的对立越广泛、越普遍,财富的涌流就可能越多,人们自身利益的实现就可能越快速,自由竞争的好处就是一个显明的例子。[8]

  

   要特别提请注意,我们所说的人与人之间的对立,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之间的一种相互关系,这里所指的对立是辩证法意义上的对立统一关系,[9]也就是说,对立与同一同处于一个矛盾体中,没有对立,便没有同一;反之,没有同一,也没有对立。没有对立的同一,只是一主观性;没有同一的对立,用黑格尔的话说,就是恶的对立。更重要的还在于,在一定的条件下,同一转化为对立,对立转化为同一,正是在这种对立同一的互为转化中,事物得于变化发展。因此,对立同一是辩证法的精髓,是事物运动、发展的基本形式和根据。

  

   还要强调的是,对立统一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人们往往希求同一,厌恶对立,试图以消灭对立的方式来寻求同一,这只会适得其反,没有对立的同一不可能是真正的同一,这种同一很快会以新的意想不到的对立的出现而告终。同时,我们也不要以对立统一的客观性而排斥人类的主观努力,人们希求同一,因为同一是目的,而对立又是实现同一的条件或前提,人们不可能消灭对立来实现同一,但可以在对立中来寻求同一,促使对立向同一转化。另外,不是所有对立都具有同一性,没有同一的对立是恶的对立,对于恶的对立,人们或者改造它,或者以新的对立取代恶的对立。总而言之,对立统一是事物的运动形式,忽视它,否定它,就将丧失事物的生命力。

  

   二  人与人对立的现实表现

  

   人与人之间的对立,随着商品交换的出现而出现,最初它只表现在商品交换者之间,但随着商品交换的发展,这种对立将表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人与人的对立一出现,就成了人类历史的定格。马克思主义把它称之为阶级社会,在更一般的意义上,历史学家们把它定义为人类的文明时代。我曾经对此进行过比较研究,得出了人类文明社会起源于商品交换的论断。[10]商品交换的存在,使人与人之间的对立成为突出的社会现象,但是,在前资本主义时期,由于自然经济或半自然经济在社会生活中占据主导地位,商品生产与商品交换仍未成为经济生活的主流,因此,相对于资本主义社会而言,前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对立,没有那么广泛,没有那么深刻,尽管有时这种对立采取了更为暴虐的形式。随着商品交换的发展和日益频繁,资本主义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人与人之间的对立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勃发,遍布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来势之凶猛,涉及的社会阶层之多,影响的范围之广,造成的社会动荡之深,都是史无前例的。早期资本主义暴烈的社会对立,引起了强烈的社会愤懑,启蒙运动代表人物之一的卢梭,疾言厉色地抨击资本主义社会的非人道,极力向往原始人类的和谐美好;空想社会主义的领袖们,并没有把他们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停留在“空想”上,而是积极地投身于实践,试图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人类社会;马克思主义更是把人与人之间的对立(以阶级对立的形式)视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根本矛盾,是资本主义发展、衰亡、毁灭的主要动力。这里我们还无须算上无政府主义、浪漫主义、封建社会主义等同样对资本主义深恶痛绝的思想流派了。[11]

  

   仅以经济领域而论,人与人之间的对立也表现在各个方面,生产者与消费者的对立、不同生产者之间的对立、生产资料所有者与劳动者之间的对立、不同劳动者之间的对立、自由竞争是一种对立、垄断也是一种对立、专利是一种对立、著作权也是一种对立、企业与银行的对立、企业与政府的对立、企业与税务的对立、企业与工会的对立……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是,在西方主流经济学的理论中,往往忽略了经济领域人与人之间对立的普遍性,至多把他们的眼界局限在非常狭小的范围内,而且还绘制出非常诱人的画面。亚当·斯密把人们自利的追逐,比喻为“看不见的手”,能实现社会的普遍富裕。李嘉图从自由竞争中看到的是供给的增加,价格的降低,生产力的提高。大多数经济学家都盛赞自由竞争的好处,到了新古典经济学手中,自由竞争更被包装为完全竞争理论,并依此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在以后的经济学岁月中占据了主流的位置,殊不知,这样却把经济学引入了死胡同。〔关于完全竞争理论,下一节专门论说。〕

  

   诚然,自由竞争的确值得褒奖,它的优势前人强调得够多了。但是,自由竞争的危害,自由竞争所带来的社会冲突,主流经济学家们却不屑一顾,看来只能由未入主流的经济学家来指出了,威廉·汤普逊在历数了自由竞争的弊病后写道:“在追求财富的个人竞争中,一切努力的目标都是为了取得供直接享受或积累的个人财产。每一个人在冒贫困或死亡的最后危险而为自己努力挣扎时,永远有一种动机起作用使他认为自己的利益和旁人的利益是对立的。因此,他就会不断受到引诱,在有可能时就牺牲别人的利益来满足自己。只要是达到这一目的有必要时,他将不惜采取一切手段。”[12]在这里,汤普逊既指出了自由竞争的弊病,也指出了弊端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对立,同时,他并没有忘记自由竞争有积极的方面。

  

其实,自由竞争在市场经济中只是人与人普遍对立的一种表现形式,这种表现形式主要体现的是企业主与企业主的对立,即使这种对立都是优点,〔何况它还不是〕这种对立也只是诸多对立中的一种,不可能全面地反映市场经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方宇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与人的对立   自由竞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02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