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彦君: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报告再解析——以美国馆藏史料为中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8 次 更新时间:2022-11-02 23:08:51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七三一部队   人体实验   生物战   美国档案  

杨彦君  

  

   【内容提要】1933—1945年,七三一部队秘密进行了大规模反人道、反文明、反伦理的人体实验。美国在二战之后记录和整理的日本生物战和医学实验数据资料中,涉及人体实验犯罪的史料主要有《费尔报告》《希尔报告》《A报告》和《G报告》。通过梳理、比对和分析上述史料,能够厘清人体实验相关报告的生成过程、主要内容、流转路径和内在关联,并在判断文本史证价值的基础上,补充和丰富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犯罪证据链条,揭示其战争犯罪和反人道犯罪的本质。现有文本亦有助于重新认识美国在二战之后调查七三一部队的动机和目的。

   【关键词】抗日战争 七三一部队 人体实验 生物战 美国档案

  

   1931—1945年,战时体制下的日本卫生机关和医疗组织被强行卷入“国策化”“军事化”轨道,在战争与医学的交叉和互动中形成了非常时期的医学体制。正是在这种战时医学体制驱动之下,七三一部队、陆军军医学校、大陆科学院等军事医学组织,九州帝国大学、“满洲”医科大学、佳木斯医科大学等高等教育机构,陆军医院、野战医院和兵站医院等陆军附设机构,都强制利用战俘、平民和病患进行生物感染、活体解剖和冻伤测试等人体实验。无论从受试对象来源,还是从实施目的和性质来看,七三一部队的人体实验与医学界定义的人体实验都有着本质差异。七三一部队的人体实验导致受试者全部被残害致死,完全超出医学实验的底线,是二战期间骇人听闻的医学犯罪、反人道犯罪和战争犯罪。

   围绕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问题,学界从战争暴行、医学犯罪和伦理责任视角出发,取得了一系列有价值的研究成果。然而,已有研究虽对人体实验问题做了一定程度的梳理和探讨,但鲜有从史料本身深入剖析进而判定人体实验的实际状况,这给本文的“再解析”留下了空间。笔者试以美国国家档案馆、国会图书馆、斯坦福大学保存的史料为中心,厘清人体实验相关报告的文本生成、主要内容、流转路径和内在关联,判定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的性质、目的及其过程,揭示其战争犯罪、反人道犯罪的本质,同时亦可透过人体实验相关报告探究美国自身生物战研究的利益关切。

   一、 美国馆藏人体实验报告的形成及其主要内容

   二战甫一结束,美国国防部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基地先后派出桑德斯(Murray Sanders)、汤普森(Arvo T. Thompson)、费尔(Norbert H. Fell)和希尔(Edwin V. Hill)四位军事医学专家,作为调查官前往日本调查生物战和人体实验情况。从1945年到1948年,这四人绕开东京审判,摆脱苏联的追踪,在战后特殊的环境下获取了数量庞大的生物战和人体实验数据资料。这些资料随后成为美国德特里克基地、达格威实验基地生物战项目的重要参考。2000年后,美国国会图书馆和美国国家档案馆有选择地解密了日本生物战和人体实验资料。两馆馆藏人体实验报告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是美国人秘密讯问七三一部队成员之后,依据七三一部队成员提供的实验数据资料,由美国人撰写的调查、评估和总结报告书,如《桑德斯报告》《汤普森报告》《费尔报告》和《希尔报告》;二是由七三一部队成员在战时撰写的人体实验报告书,战后翻译成英文并提交给美国,如《A报告》和《G报告》。

   在美军的秘密调查中,第一任调查官桑德斯和第二任调查官汤普森虽然非常怀疑七三一部队使用了活体受试者,但他们都没有得到人体实验数据资料。首次得到人体实验资料的是第三任调查官费尔,他讯问了七三一部队、陆军军医学校、关东军第一〇〇部队核心成员,于1947年6月20日撰成《日本生物战活动最新资料概要》,即通常所说的《费尔报告》。

   (一)《费尔报告》

   《费尔报告》首次记述了七三一部队采取直接口服、针剂注射和环境感染等方式,进行炭疽、鼠疫、伤寒、甲乙型副伤寒、细菌性痢疾、霍乱和鼻疽等人体实验。费尔记录了感染力、直接感染、免疫实验、喷洒实验、炸弹实验、野外感染和实验室感染等实验活动的详细数据。

   鼠疫菌感染力的人体实验,“鼠疫菌皮下注射的半数死亡感染量(动物最小感染量的50%)为10-6毫克,口服为0.1毫克,在浓度为5毫克/立方米的空气中呼吸10秒,受感染概率为80%。直接感染潜伏期一般为3—5天,在发热后3—7天内死亡”。低空喷洒鼠疫菌液的人体实验,“无论把受试者囚禁在屋子里,还是暴露在室外,通过飞机低空喷洒细菌,受试者有30%—100%受到感染,死亡率至少为60%”。鼠疫媒介物跳蚤感染人体实验,“如果受试者在一个每平方米20只跳蚤的室内随意走动,10人中有6人被感染,其中有4人会死亡”。通过注射和口服炭疽菌直接感染受试者,进而得出人体最低致死剂量数据。炭疽菌感染力的人体实验,“通过人体皮下注射的半数感染量(动物最小感染量的50%)是10毫克,人体口服的半数感染量是50毫克;皮下注射感染人群死亡率为66%,口服感染死亡率为90%,开放性伤口和吸入感染死亡率为100%”。炭疽菌炸弹野外感染人体实验,“在一次使用15名受试者的炸弹实验中,其中6人被炸死,4人被炸弹碎片感染,这4个人中有3人死亡”。

   《费尔报告》还记载了七三一部队进行鼻疽、伤寒等人体实验情况。如关于一次鼻疽菌实验,其中描述道:“把1克干化的细菌放在一个小玻璃盒子里,然后用送风机吹动,把连接盒子的橡皮管分别插进3个受试人的鼻子里,这3个人在吸入约0.1毫克细菌后全部被感染。人体皮下注射的半数感染量是0.2毫克,由此产生的死亡率是20%。”在伤寒人体实验中“口服半数感染量是4毫克,由此产生轻度的典型病例,但不会致死”;在甲乙型副伤寒人体实验中“口服这两种微生物的半数感染量是1毫克”;在细菌性痢疾人体实验中“口服志贺菌的半数感染量是10毫克”。

   费尔在报告中总结道:“关于人体实验的资料,当我把他们与我们已有的动物实验资料联系在一起时,会证明其具有无比珍贵的价值。”另外,美国海军情报部主任英格里斯(Thos B. Inglis)于1947年8月30日完成的《海军方面生物战报告书》中全文引用了《费尔报告》中的人体实验数据。由此可见,这些数据在美国陆军和海军看来均具有相当重要的情报价值。

   (二)《希尔报告》

   1947年10月28日,希尔受美国国防部指派前往东京接替费尔。他们调查了七三一部队、陆军军医学校、日本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相关成员石井四郎、冈本耕造、石川太刀雄丸、小岛三郎等20余人,于1947年12月撰成《生物战调查总结报告》(即《希尔报告》),提交美国国防部。

   希尔在报告中记述:“在金泽市得到的病理学资料,是依据石川太刀雄丸1943年从哈尔滨带回去的约500份人体病例整理而成。”希尔根据石川第一次提供的样本清单,判定其仍保留大量的样本材料。他“对石川医生稍加鼓励之后便得到了其他样本,且远远多于首次提交的数量”。《希尔报告》同时记述:“冈本医生对此进行了解释,他推测石川医生从哈尔滨带回大约不到500例病例。”据此可以确定七三一部队基础研究部“冈本班”班长冈本耕造也协助了希尔。希尔最终得到850例记录在案的病例数据,其中401例是完整的人体实验数据,317个病例数据有缺失,其余病例数据未予说明。

   在《希尔报告》末尾处有一附录“主题索引”,罗列了炭疽、霍乱、鼻疽、鼠疫、伤寒等34个细菌和病毒种类,并在每个种类之下列出多则180个、少则一两个的两位数或三位数的不规则编号,这些数字编号的含义并没有特别说明。附录的左上角处标有“※为不足或缺失部分”,且“※”标识在数字编号之前。在“炭疽菌”之下共有35个数字编号,分别是:17、18、26、53、54、225、318、320、325、328、383、388、389、390、393、394、396、397、399、400、401、403、404、405、406、407、408、409、410、412、413、414、416、417、743。在“鼻疽菌”之下共有22个数字编号,分别是:16、50、85、146、152、167、176、178、180、190、193、205、207、221、222、224、229、254、256、727、731、778。

   这些不规则的数字编号代指什么?是不是人体实验受试者的数字编号?笔者带着这样的疑问考查了《A报告》和《G报告》。

   (三)《A报告》和《G报告》

   《A报告》中的A指的是“Anthrax”,意为炭疽菌,全文共408页,书写文字为英文。《A报告》分为两部分:第1—95页为第一部分“前言和调查病例提要”,记载了全部32个病例的基本情况,包括受试者编号、性别、感染方式、从实验到死亡的病程天数,心脏、脾、胃等器官的感染路径和病变数据。第96—406页为第二部分“微观详细观察记录”,是通过显微镜观察受试者心脏、肺、扁桃体等器官病理变化的跟踪记录,另附有大量图纸、图表和病理切片照片。

   《A报告》详细记载了32名受试者不同器官的感染过程、病理变化和实验结果,文中可以明确看到人体实验的精确信息。如正文第1页写道:“此9名病例是通过口服含有炭疽菌的食物感染的,这些人几天后全部因为严重的腹部感染和腹水出血症状而死亡。”正文第9页写道:“在一些牢房中突然爆发了炭疽病疫情,接连有20个人在牢房中被含有炭疽菌的污浊空气感染,几天后这些人由于严重的胸腹部症状全部死亡。感染初期他们主诉患严重的扁桃体炎症,之后由于炭疽菌在人体内扩散,他们出现了严重的出血症状。扩散的途径主要有两个:支气管周围和口腔周围。”依《A报告》文字所述,9名受试者的感染方式是“经口服感染”,其他20人的感染方式是“经鼻腔感染”。这些受试者在死亡之前“主诉患有严重的扁桃体炎症”,受试者感染地点是“集体牢房”。另外还附有近百幅彩色人体简图、病变图表和病理切片照片等。据此可断定:《A报告》是炭疽菌人体实验报告书,受试者经过短则2天、长则7天的人体实验之后全部死亡,死亡之后被病理解剖,并制成病理切片。

   《G报告》中的G指的是“Glanders”,意为鼻疽菌,全文共376页,书写文字为英文。第1—72页是目录和前言,记载了受试者病例的基本信息和病变状况;第73—372页为显微镜观察记录,记录了受试者心脏、肝脏、脾脏、肾脏、淋巴结等器官感染程度和病理变化。报告记载了受试者年龄、病程和感染模式等基本信息,直接隐去姓名,代之以数字编号。报告所记受试者共有21例,全部为男性,其中“经鼻感染”5例,“经皮肤感染”16例。除178、221号没有年龄记载外,其他19名受试者皆有明确的年龄记载,最小者23岁,最大者40岁,平均年龄约30岁。关于“病程”的记载,从实验到死亡之间的病程最短为4天,编号为224,为经皮肤感染病例;病程最长为105天,为经鼻感染病例,编号为727。

   《G报告》将受试者病程状况分成四个类型:一是急性期,病程0—14天,共8个病例,其中有5个经皮肤感染病例,3个经鼻感染病例;二是亚急性期,病程14—28天,共7个经皮肤感染病例;三是亚慢性期,病程28天—7周,共3个经鼻感染病例;四是较慢性期,病程7周—数月,有两个经皮肤感染病例和1个经鼻感染病例。此外,《G报告》中随文粘贴有近百份病理切片照片、数十张手工绘制的人体彩图、不同颜色标识的细菌感染路径图。结合“经皮肤感染”和“经鼻感染”的记录,以及受试者感染之后的病理变化,可以认定《G报告》是鼻疽菌人体实验报告书,而且受试者在实验之后全部死亡,这无疑是七三一部队医学犯罪的实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抗日战争   七三一部队   人体实验   生物战   美国档案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765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