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善波: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困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70 次 更新时间:2022-10-05 22:42:27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  

邵善波  

  


   日前在一个电视访问中,美国总统拜登被问到假如中国以武力攻台,美国会否协助台湾的防卫,他爽快地回答道:“会”(yes) 。这已是拜登总统第四次表态会介入台湾的防卫,但中方对美国总统这次表态并没有作出强烈的反应。

   其实更重要的表态,是在中美高层会面后的美国国务院的记者招待会上。会上美联社记者马修·李(Matthew Lee)提问道:“我只是想确保我的理解是正确的,你们(美国政府)的‘一个中国’政策(是否)意味着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你们尊重中国对台湾地区的领土完整和主权吗?”。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在回答时表示:“美国政府在主权问题上没有立场,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没有改变,这是美国在公开场合所展示的‘非常明确的立场’,同时也是国务卿布林肯私下会见中国外长王毅时所展示的‘非常明确的立场’。”随后另一名记者再追问他的回答是否意味着美国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普莱斯依然没有正面回答这问题,更重复表示美国政府:“基本,非常基本上在主权问题上我们没有立场”。实际上,美国自从1979年与中国建交时曾公开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后,再也没有美国官员公开再表示过这态度。很明显,美国政府不认为他们对台湾主权的立场,与承认“一个中国”的立场有什么矛盾。

   美国一方面避免表明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又打出对台湾的主权“没有立场” ,基本上是表示台湾的主权“不一定”属于中国。在国际法中,一个地方归属于某一个国家,并不一定意味这地方的主权就属于该国。他们的关系可以是“托管地” 、“属地” 、“领地” ,或 “邦联”。这些地方的主权通常未被确定。对于这问题,我方早已在《上海公报》中表明反对“主权未定论” ,但美方在公报中的声明对此并没有作出回应。二战后,国际社会对台湾的主权着实有不同的看法,“台湾主权未定论”本来就是美国政治及学术圈子内的一个看法,麦克阿瑟将军就是其中一个表表者。美国政府现在隐晦地重新提出这立场,应是一个重要的政治信息,但中国外交部对此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

   美方对台的基本政策主要包括三点:一:承认“一个中国”,二:不支持台独,三:维持台海和平,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

   承认“一个中国”针对的是“两国论” ,应也包括“一中一台” ,实质的关键内涵应是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的主权属于中国。美国口头接受“一个中国”,但对这两个核心元素,均不表态,甚至提出异议,我方批评美国掏空了“一个中国”的内涵,不无道理,但是并没有找到问题的核心。

   第二点,美方说“不支持台独”,但从其实际行动上来看,只是不支持台湾“法理”上独立。对推动台湾独立的政治力量及人士,美国则采取包容、同情、甚至支持和鼓励的态度。对台湾内部的促独、推独的政策及行为,美国也从来不表示反对态度。美国也曾出手阻止民进党推动“法理”台独的一些举措,但动机只是不让北京有借口以武力攻台,因为在这情况下,中国可以理直气壮地动用武力,到时企图动员国际力量反对中国这举措将会变得非常困难。从这角度看,美国的所谓“不支持”台湾(法理上)独立,是认真的。

   美国对台政策的基本立场重点在第三点,即维持台湾目前与大陆分离、分隔,实际独立的状态,反对武统,也制止和统,这才是美国目前对台湾政策的核心元素。所谓维护台海的和平稳定、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的要义,就是一方面反对我方以武力统一台湾,另一方面又制止台湾方面出现和谈、投降的动向。美国对台的核心政策,就是保持台海不统、不独、不战的“三不”状态,这亦是国民党的长期立场。与民进党的台独立场的唯一差别,只在台湾“法理”独立的问题上。在这问题上,相信没有人会质疑美国对民进党有绝对的管控能力。

   在这分析基础上,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面对的真正困难,是在面对中国20多年来在军事力量上的发展,及大陆与台湾在经济及社会上的互动,台湾对大陆经济上的倚赖性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如何防止及阻止台湾会“不战而降”? 即《孙子兵法》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才是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最大恐惧。近期美国所有对台的举动,都应在这基础上作解读。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内部都已承认,中国在其沿海地区(离岸1000-1500公里以内)出现的武装冲突,已有绝对的优势。近年来美方不同机构进行的多次兵棋推演,美方没有一次能取得胜利。假如我们决定采取武力统一台湾,我方对外力的介入必然会做出一个充分的预判及准备,故美国是否支持防卫台湾,是否放弃了对台海的所谓“战略模糊” 政策,已无实际意义。事实是美国早已高度介入台湾的防务,除了公开出售越来越高等级的武器,及大家都默认存在的协助培训台湾的军队外,情报工作上高度合作、互通资料及信息,在防务策略方面出谋献策,甚至实际上深度介入台湾的军事参谋工作,以美台几十年来军方的密切关系来看,这应一点也不意外,我方对这些情况亦应早有预判。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问题学者黎安友(Andrew J. Nathan)近期在《外交事务》网站撰文表示,他认为中国大陆在台湾问题上仍会遵循“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他相信中国会耐心等待台湾最终“投降”。这里的重点是他认为“台湾会投降”。

   与黎安友持不同看法,有军方背景的派恩(David T. Pyne),在美国杂志《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因佩洛西访台而发表的专文《这意味着战争:佩洛西访问是否已决定台湾的命运?》(This Means War: Has Pelosi’s Visit Sealed Taiwan’s Fate?)中认为,中国对“和平统一台湾”的耐性已经耗竭,经过20多年来大幅精进改善发展的两栖作战能力,中国对台湾动武的布局已非常完整,而美方到时将无法阻止。他估计如果大陆动武,台湾可能在短短几周之内就会投降。在这里,派恩也反映了美国政治及军事圈子内面对中国日渐强大的军事力量的一个巨大的恐慌:即台湾内部会因而出现与共产党谈判的意愿及力量,不战而降。企图制止这情况出现才是解释美国近期一连串对台动作的最符合事实、最有说服力的理由。这从台湾内部的一些动态也可以支持这个观点。

   台湾将在11月举行地方选举,多个独派团体日前召开记者会呼吁参选人签署所谓“捍卫台湾、绝不投降”承诺书。这实际是威逼参选人表态,公开承诺“当中国以军事方式侵略、威胁台湾,或台湾与中国之间发生、即将发生武装冲突时,誓死保卫台湾安全、反击侵略、绝不投降” 。这事件反映“投降” 已成台湾社会内的一个热门话题,可以成为舆论及政治施压的一个手段。

   撇开支持统一的台湾退役将军高安国公开呼吁台湾三军向解放军投诚,以及出现了一个“台军起义投诚”网站的这类动作不算,台湾的国防部长邱国正去年底在《华尔街日报》也曾高调表示“台湾不会向中国投降” 。就在不久前,《路透社》透露一名台湾高层安全官员在接受专访时也表示,如中国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台湾绝不会投降” 。这些在美国及台湾圈子内的“投降、不会投降” 的观点,反映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最大的忧虑是台湾会向现实低头,与大陆展开谈判。对美国及一些台湾人来看,谈判即是向北京“投降”。 这也是内地网上广泛流传、获不少人认同的“以武逼统”的所谓“北平方案” 。现在军事条件看来已存在,但“以武逼统” 会因为美国因素,以及台湾缺少了一个像傅作义将军这样的人物,而很难出现,美国因素在这情况中是关键的。

   美国对台售武升级,提供各种枱底、枱面的军事援助,就是要强化台湾的抵抗能力与信心,有顺手大赚一笔,但这不是重点,因为打起上来,美国也明白就算有他们的介入,台方也必败。美国不断派出政治人物访台,就是要在社会层面表示对台湾的支持,以稳定及强化台湾社会内部抗拒中国的心态及信心,这才是局面中脆弱的部分。背后更重要的是抓紧台湾两个主要政治力量,为阻止中国武统台湾,最近美国更以俄乌事件为先例,强调制裁的阻吓手段。美国的这一系列举动,看来的主要目的不是“以台制华”,不是进取地在中国周边制造麻烦和紧张局面,更不是制造“法理上”独立的台湾,而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摆出支持台湾的强硬姿态,以稳定台湾的内部的情况。

   从台湾当前整体社会的情况来看,要求与大陆谈判的声音及力量都非常微弱,支持统一的力量更少。虽然北京已尽了很大的努力,在可见的将来看不到两岸会出现谈判的可能,但这只是表面的现象。从来自美国及台湾的一些声音及动作来看,美国对防止及阻止台湾投降,看来是他们对台湾现状的一个真实的忧虑。维持台海两岸分裂、分治的现状,是美国当前在台湾问题上的最大挑战。

   外长王毅日前在纽约会见美国的国务卿布林肯时,向对方清楚表达了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中的核心,并直指美方违背了以前的承诺,损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阻挠中国的和平统一,搞“以台制华”,要求美国老老实实的回到“一个中国”政策,清楚表明反对各种台独分裂活动。这应是至今以来,中方对美国的台湾政策作出最直接及坦率的指责。我们对美国的台湾政策,重点仍然放在台独,及对方利用台湾问题替我们制造麻烦,遏制中国。这是对美国对台政策的一个偏差。美国对台政策的重点,如外长王毅说的,主要在:“阻挠中国的和平统一”。

   从实际的情况来看,台湾当前的主要问题及危机不在“修宪、公投、改国号”等造成“法理”上台湾独立的手段,而是在民进党及国民党双方的默契下,台湾内部“去中国化”的程度日益严重,年青一代台湾人的心态离中国越来越远。这使统一工作,及统一后的治台工作更加困难。美国的一连串对台动作,主要目的不是针对北京,而是针对台湾。如这些观察及分析正确,我方对台的工作便需要作出大幅度的调整,对台的工作目标及焦点也需要重新定位。

   台湾问题当然要从近几年出现重大变化的中美关系大局下去了解。冷战后美国成为全球有绝对优势的强国,美国的外交行为和其战略理论基础是现实主义,无论是防御性还是进攻性的。核心思想是在国际处于无政府的状态下,美国必须占据主导及管控地位。无论是从其自身的国家利益出发,还是出自某些道德标准或国际责任,美国都要扮演大佬角色,不容许出现一个同等级的挑战者(peer competitor)。美国自立为维护国际秩序的仲裁者及执行者,在美国构建的一套国家利益和价值观的话语体系下,这现实主义论述无论是真诚的还是虚伪的,也成为了美国两党和国民意识中不容质疑的政治正确标准。美国可以因应自己的国家安全或利益考虑,或以道德及价值观为由,完全无视“不干预他国内政”的国际关系原则,及任何国际法与国际往来的惯例。任何力量只要被视为对美国地位构成挑战,都不容许存在。近年美国对中国政策出现的转变,就是因为美国早在七、八年前就认识到,中国的快速发展很可能不会像他们原来预见及设计的一样,会变成西方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一员,成为她们的一个“听话”的“初级合伙人”(junior partner) ,而是变成为他们的一个“同等级的竞争对手”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噩梦”。

我们当然不认同这判断,中国强调我们的努力只是寻求自身的发展,改善人民的生活,回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在国际关系上并无意取代美国的地位。但现实是中国的整体经济实力已接近美国,以购买力来计算更早已超越美国(这是较有意义的实力比较标准)。科技及军事上也已成为大国的一员,在部分方面更已领先美国。在地缘政治和一些重要的国际问题上,我们与美国也存在重要的分歧。中国坚持自己与西方不同的政治体制、不同的意识形态及价值观。在这些现实面前,很难令美国不认为中国是他们最强的竞争对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9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