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善波:什么才是“软对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23 次 更新时间:2023-08-16 23:21

进入专题: 香港问题  

邵善波 (进入专栏)  

 

“软对抗”这说法,首先是由中联办前主任骆惠宁提出。2021年4月,在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开幕活动上,时任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提出:“凡破坏国家安全的,属‘硬对抗’,就依法打击;属‘软对抗’,就依法规管。”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则在今年4月的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提醒大家,要“警惕‘软对抗’暗中作乱,警惕海外乱港活动倒灌香港”。

但两个说法,均没有讲清楚什么是“软对抗”。

香港政策研究所行政总裁冯可强日前在《明报》归纳了香港数名官员的有关说法(《如何解读“软对抗”》,2023年8月9日),认为“软对抗”的含义可以包括以下方面:

(1)“是潜伏的力量、涌动的暗流,目的在挑拨矛盾,甚至煽动港人对中央及特区政府的仇恨”;

(2)“透过不同网络、媒体、文化艺术等渠道发生和散播”;

(3)“经常在犯法红线下做,所以要依法规管、开展‘网上巡逻’,以及就《基本法》第23条立法,等等”。

这些就是“软对抗”吗?冯也承认这些说法“相当笼统”,“含义……的用语都比较含糊,可涵盖很大范围,可延伸至无远弗届的领域,并令人觉得可用来针对众多人士”。所以他的文章针对的不是“软对抗”是什么,而是像很多人一样,担心有人无限延伸“软对抗”的内容、将“软对抗”等同为煽动行为、借用“软对抗”的名义任意扩大打击面、以“软对抗”比拼谁最爱国,破坏社会的安定团结局面。但什么是“软对抗”呢?文章并没有交代。

骆惠宁提出,破坏国家安全的行为就是“硬对抗”。这比较简单,因为《香港国安法》大概已经将这些行为列出,尽管尚未完整,要待基本法第23条立法作补充。违反国安法的,当局当然会依法打击。但对于属“软对抗”的行动,就依法规管。那又是依什么“法”呢?怎样“规管”呢?首先就要弄清楚什么是“软对抗”。

明或暗并非“软硬对抗”分界线

首先,“暗中作乱”的“暗”,并不是“软”、“硬”的问题。如“作乱”是违法,就是硬对抗,就得以法律制裁。明、暗并不是软硬的分界线;传播形式、渠道,也不是界定软、硬的标准。

如“透过不同网络、媒体、文化艺术等渠道发生和散播”,若其内容是“煽动港人对中央及特区政府的仇恨”的言行,就是违法的,就得以法律处理。倘遇到一些网上活动,欠缺法律规管,那就是立法的问题。这些行为也不会因为传播的方式,而被定性为“软对抗”或“硬对抗”。

网上的煽动仇恨言论,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对抗行为,没有什么“软”、“硬”的分别。法律上出现漏洞,也不是区别“软对抗”与“硬对抗”的标准。例如在网上发放“港独”歌曲作为香港的“国歌”,反对力量在境外发起活动,阻止及骚扰香港纪律部队在加拿大出席国际活动,都是正面的对抗、捣乱的行为,不属“软对抗”。

探讨何谓软对抗

那什么才是“软对抗”呢?试用数个例子来探讨这问题。

如果有个“黄”的图书馆管理员,他支持“港独”、反对国安法。学校要将涉及“港独”、违反国家安全的读物下架,他就以鲁迅的作品是“鼓励学生上街”、推翻现有秩序为由,下架鲁迅的书籍。将反“港独”、违反国安的要求,无限扩大,这就是“软对抗”。

如果有一个同情甚至内心支持那些参加2019年“黑暴”运动的年轻人的检控官,被上司要求主持起诉这青年人,他就有意采取一些错误或不适当的指控,蓄意导致败诉,这也是一种“软对抗”。若一个有相同情况的法官要实行“软对抗”,就更容易了。

“软对抗”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黑暴”事件之前,在立法会上演的那些宣誓闹剧。法律上要求议员就职前,必须宣誓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及遵守基本法。但这些人并不认同这两个要求,惟为了上岗,拿下议员的权力及好处,这些反对派当选人在庄严的立法会会议大堂上,采取各种形式,包括带上道具、服饰及标语,宣读誓辞时做各种蓄意及不必要的停顿,着意表达其藐视、污蔑整个严肃的宣誓程序。而坐在台上的主席,及在旁边负责监誓的秘书长,却视若无睹,完全不当一回事。这就是“软对抗”。

软对抗违反的必不是国安法

“软对抗”实际上是一种抵抗、抗拒的行为,表面上不一定违法,但可以是违法,例如2014年“占中”行动。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即反对派鼓吹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行动,也是一种“软对抗”。它是非暴力,但行为是明确(捣乱、扰乱交通秩序)违法的。

所以“软对抗”也不一定是非违法的行为,惟它违反的一定不是国安法。戴耀廷推动的“35+初选运动”,就有明确颠覆政府的目标。虽然手段是“和理非”,但绝不属于“软对抗”。

立法会议员谢伟俊将“软对抗”与“软实力”这两个完全不相关的概念拉在一起,认为“‘软对抗’和‘软实力’只是一线之差,倘政府和个别政界人士,将尖锐批评或不主动配合的行为都视为‘软对抗’、对国安有害而加以打击,会扼杀香港最大优点”。这其实与冯可强的出发点相似,担心一些人以“软对抗”为借口,打击提出不同意见的人。

但这些指控,都清一色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事例或事实,以支持他们这个顾虑、担心,特别是涉及这类行为的官员的言行。社会上是否出现言论自由空间收缩、有没有寒蝉效应,跟提出“软对抗”的概念并无必然关系。

维护国安乃长远持久工作

这探讨反映处理“软对抗”的行为,并不是依法规管这么简单。依什么法?怎样规管?有关方面需要采取因时制宜的手段。社会也要有高度警觉、较全面的认识,才能有效处理“软对抗”的问题。

中央政府及香港政府官员提醒大家,要对各种“软对抗”及“硬对抗”的行为提高警惕、增强认识,是正确及有必要的,因为正如夏宝龙主任早前提醒大家,危害国家安全的因素、动力,并未完全消失,也不会消失。维护国家安全会是一个长远、持久的工作。

进入 邵善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香港问题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港澳研究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5389.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