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文 郑仪 梁建武:俄乌冲突对全球粮食安全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1 次 更新时间:2022-09-14 21:59:09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粮食安全  

司文   郑仪   梁建武  

  

   【内容摘要】俄乌冲突重创俄罗斯、乌克兰两国粮食生产、出口,削弱俄乌在全球粮食格局中的优势地位。冲突也导致化肥短缺和价格飙涨,引发全球粮食减产、价格突破历史高点、布局生变,致使全球粮食安全形势不断恶化。同时,俄乌冲突叠加多种因素令全球粮食不安全形势长期化,全球粮食不安全问题正成为全球治理的主要议题。脆弱国家粮价暴涨、政局动荡,改变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实力对比,加剧了两者之间现有的不平衡。各主要粮食生产国借助“粮食武器”扩大影响力,展开新一轮的战略博弈,使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再添变数。

  

   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在全球化背景下,两个农业生产大国间的这场冲突对全球粮食安全带来前所未有的威胁。伴随着两国战事不断升级,乌克兰粮食出口停滞,粮食生产和收获遇阻,俄罗斯出口变数增多,全球粮食价格随之飙涨。高度依赖乌克兰和俄罗斯粮食的国家面临粮食短缺风险,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全球粮食危机已然发生。同时,俄乌冲突推高化肥价格,进而影响全球下一个粮食生产周期。这场冲突叠加其他因素形成复合型冲击,使得全球粮食不安全形势长期化,引发国际社会高度担忧,以致粮食安全成为当前全球治理的紧迫议题。

   一

   俄乌冲突或改变两国在全球粮食格局中的优势地位。对乌克兰而言,城市和农村遭到严重破坏,正当季节的冬收春播被迫中断,民众大规模逃离家园,农业劳动力短缺。乌克兰土地、农作物和农业基础设施大量损毁,燃料、种子、肥料和农药等农资运输供应受阻,主要跨国粮商基于安全考虑纷纷暂停运营。不仅如此,俄乌冲突后乌克兰港口关闭、亚速海航运暂停,主要出口通道被切断,导致其国内库存严重积压。对俄罗斯而言,西方国家的严厉制裁和俄自身的反制裁造成了双重冲击。俄乌两国历经20余年才发展成为全球粮食生产链中的关键角色,这种优势地位都在不同程度地遭到削弱,而其他主要粮食生产与出口国则有可能抓住机会抢占市场份额,全球粮食市场格局或将因此生变。

   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全球粮食和化肥市场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2016~2020年,两国大麦、小麦、玉米产量合计年平均分别占全球总量的22%、16%和4%,大豆、油菜籽产量合计年平均分别占全球总量的3%、6%,葵花籽产量合计年平均占全球一半以上(见图1)。同时,两国也是全球最重要的农产品净出口国。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报告显示,2021年,俄罗斯是全球第一大小麦出口国,出口总量达到3290万吨,占全球的比重为18%;乌克兰是第六大小麦出口国,总计出口2000万吨,占全球的10%。乌克兰、俄罗斯在葵花籽油市场上的优势地位尤为明显,分别是第一、第二大葵花籽油出口国,合占全球市场份额的63%。许多国家的农产品进口高度依赖俄乌两国,在所有小麦进口国中近50国对两国进口依赖度达到或超过30%,其中,26国超过50%,白俄罗斯、格鲁吉亚、蒙古和厄立特里亚对其进口依赖度甚至超过90%。此外,俄罗斯还是全球重要的化肥出口国。2021年,俄氮肥出口量全球第一,市场份额占比约为16%;钾肥出口全球第二,占比约为22%;磷肥出口全球第三,占比约为14%。农业大国巴西每年从俄进口的氮、磷、钾肥分别占其使用量的约20%、11%和24%。欧洲25%的氮、磷、钾肥从俄进口。拉丁美洲、东欧和中亚许多国家对俄化肥的进口依赖度超过30%。

   俄乌冲突重创两国粮食生产、出口。根据乌克兰农作物的生产周期,每年3~4月是小麦、冬大麦和油菜籽的关键生长期,也是春大麦的播种期,4月后进入玉米、向日葵等的播种期。第一阶段战事主要集中于乌克兰东部、南部和北部地区,涉及基辅、切尼尔戈夫、苏梅、哈尔科夫、卢甘斯克、顿涅茨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等州,这些州覆盖了乌克兰小麦产量的39%、大麦的29%和油菜籽的22%。第二阶段战事主要集中于东部和南部地区,除基辅州和切尼尔戈夫州外,其他6个州战事仍在继续,覆盖了葵花籽产量的34%和玉米产量的15%。战事持续越久,乌克兰农业生产遭受到的破坏就越严重,不仅更多的农耕作业将被耽搁,更多的可耕地也将损毁。据乌克兰农业部预测,俄乌冲突可能导致乌克兰2022年春播面积减少20%,其中,北部地区因为排雷需要可能减少30%~40%,卢甘斯克、顿涅茨克等冲突激烈地区可能减少60%~70%。冲突还将在收获季前持续影响农业活动。预计乌克兰2022年单产也将下降。乌克兰谷物协会预测,2022年乌克兰谷物产量损失将多达40%。其中,小麦产量预计1820万吨,低于2021年的3300万吨;大麦620万吨(2021年1010万吨),玉米2310万吨(2021年3760万吨)、葵花籽980万吨(2021年1690万吨)、油菜籽150万吨(2021年290万吨)、大豆180万吨(2021年350万吨)。

   为防止国内因减产而出现粮食短缺,3月初,乌克兰政府下令禁止黑麦、大麦、小米等出口,并对主要农产品小麦、葵花籽油、玉米等实施出口许可制度。在确认春播面积和库存充足后,乌克兰政府解除了对玉米和葵花籽油的出口限制,后续还可能酌情逐步放宽对其他产品的出口限制。

   乌克兰的粮食运输通道主要为黑海,每年98%的谷物通过黑海港口出口,转运量可达1.6亿吨。港口关闭后,乌克兰农产品只能通过公路、铁路和多瑙河港口出口。其中,多瑙河港口由于此前并不经常营运而设施建设投资不足、运力有限,目前经运的出口量约占30%。通过铁路运输出口约70%,但只能从西乌克兰出境,进而运往波兰、罗马尼亚等欧洲国家,然后再出口,年转运量仅1200万吨,远不及港口运力。加之乌克兰铁轨宽度与邻国不同,其间还需重新装载货物或换轨,不仅耗时,还将推高粮食出口成本。大量装载粮食的货车因此积压,需要两到三周才能将货物清空。其他可用的运输出口渠道如罗马尼亚的港口成本过高。据分析公司APK-Inform统计,乌克兰农产品运往罗马尼亚康斯坦察港的成本为每吨133至166美元,而运到乌克兰黑海港口仅为每吨40美元。

   乌克兰农作物无法正常出口还引发许多次生风险。一是作物变质风险。据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统计,目前乌克兰约有450万吨粮食滞留在黑海港口和船上。这些粮食何时能够运出仍不可知,但如果储存期超过3个月,部分货物可能变质。二是农作物收割延迟风险。预计乌克兰2022年将减产,但其国内5%的粮仓因战火损毁,15%的粮仓暂时无法使用,玉米等收割较晚的作物可能没有足够空间储存。如果黑海港口一直关闭至2022年9月,农民就不得不将玉米留在田里,势必将影响质量和价格。国际谷物理事会预测,乌克兰2021/22年度季末谷物库存将达2000万吨,是以往平均水平的4倍。农业咨询机构UkrAgroConsult评估认为,依靠铁路和公路将积压库存运出至少需要10个月。此外,未来农耕难以持续。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预估,目前乌克兰还有2500万吨粮食库存。若难以及时变现,农民就无法获得后续种植季所需的资金。

   俄罗斯农业生产未受战事直接破坏,作物产量总体向好,天气条件继续利好单产,为2022年增产预期打下了基础。欧盟数据显示,俄罗斯小麦播种量较此前预期同比小幅增长,5月小麦产量预报数已提高至1.395亿吨。但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全面、持续、强力的制裁还是给俄农业产业带来了一定冲击。西方国家联手将俄7家选定银行踢出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并且还在讨论将更多、更大的俄银行踢出。四大粮商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邦吉、嘉吉和路易达孚缩减俄业务规模,多家港口、航运和物流企业暂停往返货运,甚至退出俄市场。如果说西方制裁从外部限制了俄的出口能力,那么俄的出口政策则从内部施加了限制。一方面,俄为保护国内粮食市场、稳定农产品价格,暂停葵花籽、油菜籽、白糖等出口,对葵花籽油和饼粕及固体残渣等实行出口配额;另一方面,俄为反制西方制裁,称只向“友好”国家供应农产品,且按商定比例以卢布和该国货币结算,这等同于对美国、欧盟、加拿大、日本等48个“不友好”国家和地区实施出口禁令。2022年,俄罗斯出口尤其是对上述国家和地区的出口可能会进一步收紧。

   俄乌冲突或改变两国在全球粮食格局中的优势地位。乌克兰和俄罗斯都具有农业发展的得天独厚条件。乌克兰可耕地面积占比高达56.8%,拥有世界1/4的黑土地。俄作为世界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可耕地面积虽然只占7.4%但总量仅次于美国和印度,且土壤肥沃。21世纪初,两国在全球粮食市场上都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当时,全球谷物价格上涨,农业种植利润也随之上升,极大提高了乌克兰农民的积极性。玉米相较其他谷物更能抵御寒冬,因此种植面积自那之后增加了多达90%。加之玉米单产也大幅提升,在过去10年内增长约30%,乌克兰玉米总产量因此由2000/01年不足500万吨增至2011/12年的2000多万吨,2021年更是达到创纪录的4200万吨。同样,在上述因素以及需求增加的推动下,乌克兰油料种子种植面积在过去10年增长35%,其中3/4是葵花籽。同期,乌克兰大麦产量较为稳定,小麦产量稳中有升。由于国内市场消费有限,乌克兰得以有余力大规模供应国际市场。20世纪90年代,乌克兰只有约25%的玉米和20%的小麦用于出口,至2008/09年,玉米和小麦的出口比例均跃升至约50%。近几年每年玉米出口占比高达80%,为全球四大主要玉米出口国之最;小麦出口占比也超过2/3。

   俄总统普京充分认识到农业发展的重要性,1999年就着手对农业政策进行调整,包括完善农业法律法规、优化农业政策体系、加大税费支持力度等。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俄农业生产逐渐恢复并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与20世纪末相比,小麦产量增长了175%以上,玉米产量增长了16倍,大麦产量较为稳定,主要谷物出口量均大幅上升。2017/18年,俄出口小麦约4140万吨,首次成为全球最大小麦出口国。2020年,俄首次成为农产品净出口国,提前两年实现目标。两国经历20多年的发展后已成为重要粮食生产与出口国,赢得“世界粮仓”的称誉。过去20年,全球小麦贸易几乎翻了一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乌、俄的小麦出口增加。

   由于战事的冲击,俄乌两国在全球粮食市场的优势地位恐难维持,全球粮食生产、出口格局或将重新洗牌。乌克兰农业基础设施及生产能力遭严重破坏,要想重建并恢复至之前水平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投入,何时能恢复主要粮食生产国的地位尚难预料。乌克兰黑海沿岸港口恢复通航遥遥无期,乌克兰境内包括两个炼油厂在内的许多燃料储备设施都被炸毁,且难以从其传统进口国——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获取燃料,未来粮食生产将面临能源短缺问题。俄2022年虽然粮食产量预期不会受较大影响,但是农资供应风险逐渐上升,不确定性增加。俄农作物种子的进口依赖度高,包括小麦、玉米、大豆、油菜等的百余种农作物种子来自德国种业巨头拜耳。拜耳目前已经向俄提供了2022年度农业物资,但表示将根据俄乌战事变化决定是否提供2023年度及之后的农资。若战事升级、拜耳的农资供给渠道被切断,将对俄未来农业生产造成重大打击,其依赖外国种子和农资的恶果或将于2022年秋播至2023年春播时暴露。另外,美西方国家对俄制裁不断升级,如运营俄一半以上谷物出口的新罗西斯克海港遭到制裁;欧盟第5轮一揽子制裁甚至包括禁止悬挂俄国旗的船只进入欧盟港口,这一切都会妨碍俄的粮食出口。

   二

   全球粮食和肥料市场对俄乌两国高度依赖,两国冲突加剧了全球粮食体系的脆弱性、损毁了农业基础设施,导致农业生产受限、农资供给受阻,恶化了粮食安全形势。

俄乌冲突爆发之前全球粮食体系极度脆弱,供需紧张、粮价持续高位运行。根据美国农业部(USDA)和国际谷物理事会(IGC)数据(见表1),(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俄乌冲突   粮食安全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506.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22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