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砺锋:苏轼诗歌的用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1 次 更新时间:2022-08-08 09:54:37

进入专题: 苏轼     诗歌     用韵     次韵  

莫砺锋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苏轼诗歌所用韵部或窄或宽,所择韵脚或难或易,以及长篇古诗中自由转韵,都是服从其诗意表达的需要。苏轼最引人注目的是大量写作次韵诗,不但次别人之韵,也次自己之韵,这种写作方式虽受后人讥议,但事实上是因难见巧的特殊艺术追求,并由此产生了大量名篇。

  

   关 键 词:苏轼  诗歌  用韵  次韵

  

   苏轼诗歌的用韵,非常引人注目。其弟子李之仪云:“千首高吟赓欲遍,几多强韵押无遗。”[1]11178前句指苏轼擅长次韵唱和,后句指他善于押“强韵”即“险韵”,也即收字甚少且较难押之韵。先看后者。苏轼押“强韵”之诗,最著名者无过于熙宁八年(1075)在密州所作的《雪后书北台壁二首》:“黄昏犹作雨纤纤,夜静无风势转严。但觉衾裯如泼水,不知庭院已堆盐。五更晓色来书幌,半夜寒声落画檐。试扫北台看马耳,未随埋没有双尖。”“城头初日始翻鸦,陌上晴泥已没车。冻合玉楼寒起粟,光摇银海眩生花。遗蝗入地应千尺,宿麦连云有几家。老病自嗟诗力退,空吟冰柱忆刘叉。”二诗分押“盐”韵和“麻”韵,都是收字甚少的险韵。前一首所押的五个韵脚中,只有“檐”字较为常用,尾韵“尖”字尤为奇险。后一首所押的韵脚较为平易,但尾韵“叉”字也很难押。这两首押强韵的诗当时就引起人们注意,苏辙随即作《次韵子瞻赋雪二首》。[2]苏轼见之,复作《谢人见和前篇二首》:“已分酒杯欺人懦,敢将诗律斗深严。渔蓑句好应须画,柳絮才高不道盐。败履尚存东郭足,飞花又舞谪仙檐。书生事业真堪笑,忍冻孤吟笔退尖。”“九陌凄风战齿牙,银杯逐马带随车。也知不作坚牢玉,无奈能开顷刻花。得酒强欢愁底事,闭门高卧定谁家。台前日暖君须爱,冰下寒鱼渐可叉。”①仅从“尖”“叉”两个韵脚而言,苏轼的四句诗都堪称出奇制胜,精警绝伦。宋末方回赞曰:“偶然用韵甚险,而再和尤佳……虽王荆公亦心服,屡和不已,终不能压倒。”又曰:“非坡公天才,万卷书胸,未易至此。”[3]879,880相比之下,苏辙的“应是门前守夜叉”,以及王安石的“岂即诸天守夜叉”“为谁将手少林叉”“画图时展为君叉”“袁安交戟岂须叉”[4]等句就难免勉强凑泊,捉襟见肘。清人吴汝纶评曰:“半山和作,极尽艰难刻画之苦,而公前后四章皆极天然妙趣,所谓天马行空者也。”[5]所评甚确。纪昀评苏诗曰:“二诗徒以窄韵得名,实非佳作。”[6]第二册,1231未免持论过苛。

  

   苏诗押强韵的另一种情形是所用的韵部并非窄韵,但所押的韵脚中包含相当难押之字。如作于熙宁四年(1071)的《腊日游孤山访惠勤惠思二僧》:“天欲雪,云满湖,楼台明灭山有无。水清石出鱼可数,林深无人鸟相呼。腊日不归对妻孥,名寻道人实自娱。道人之居在何许,宝云山前路盘纡。孤山孤绝谁肯庐,道人有道山不孤。纸窗竹屋深自暖,拥褐坐睡依团蒲。天寒路远愁仆夫,整驾催归及未晡。出山回望云木合,但见野鹘盘浮图。兹游淡薄欢有余,到家恍如梦蘧蘧。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此诗一韵到底,全押“虞”韵(仅有第十七句押的“馀”属于“鱼”韵,“鱼”“虞”在古诗中通押),属于宽韵,但苏轼在押韵方面仍然颇费心思,全诗共20句(开头两个三字句算是一句),押韵之句多达16句。全诗每隔四句中就有一个出句押韵,就像换韵的七古一样。此外,第十九句也押韵,末尾四句简直类似句句押韵的柏梁体。这种写法大幅度增加了入韵的句数,显然增加了押韵的难度。纪昀评曰:“忽叠韵,忽隔句韵,音节之妙,动合天然,不容凑泊。”[6]第二册,631更值得注意的是,苏轼紧接着又写了《李杞寺丞见和前篇复用元韵答之》《再和》《游灵隐寺得来诗复用前韵》,三诗严格地逐句次韵,连第十九句也不例外,真是有意识地因难见巧的范例。到了第三次次韵,诗人更加技痒,干脆写成了柏梁体,请看《游灵隐寺得来诗复用前韵》:“君不见,钱塘湖,钱王壮观今已无。屋堆黄金斗量珠,运尽不劳折简呼。四方游宦散其孥,宫阙留与闲人娱。盛衰哀乐两须臾,何用多忧心服纡。溪山处处皆可庐,最爱灵隐飞来孤。乔松百尺苍髯须,扰扰下笑柳与蒲。高堂会食罗千夫,撞撞击鼓喧朝晡。凝香方丈眠氍毹,绝胜絮被缝海图。清风徐来惊睡余,遂超羲皇傲几蘧。归时栖鸦正毕逋,孤烟落日不可摹。”这四首诗虽非押强韵,但是所用的韵脚中不乏难押之字,元人陈秀明云:“此诗惟‘孥’、‘蘧’二韵艰涩,而公三叠之。”[7]先看四诗中押“孥”韵的句子:“腊日不归对妻孥”“追胥连保罪及孥”“君恩饱暖及尔孥”“四方游宦散其孥”。虽然“孥”字都是指儿女或妻子儿女,但是句法多变,并无重复之感。再看押“蘧”韵的句子:“到家恍如梦蘧蘧”“知非不去惭卫蘧”“莫惜锦绣偿菅蘧”“遂超羲皇傲几蘧”。第一句中的“蘧蘧”语本《庄子·齐物论》,乃惊动之貌,苏诗用来形容神思恍惚。第二句中的“卫蘧”指卫人蘧瑗,蘧瑗“年五十而有四十九年非”[8],又能“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9],此句意谓自己不像蘧瑗那样早退。第三句中的“菅蘧”乃两种草名,句意乃谓对方的和诗美若锦绣,而自己的诗则如小草般丑陋。第四句中的“几蘧”乃古代帝王名(见于《庄子·人间世》),此句合上句意本陶渊明语“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10]。四个“蘧”字义皆不同,一、三两例用“蘧”字的本义,尚属意料中事。二、四两例用古人姓名,真乃想落天外。

  

   作诗押强韵,苏轼既非始作俑者,亦非格外留意于此者,但由于他才大名高,成就卓著,《雪后书北台壁二首》遂喧传一时,影响且及后代。南宋陆游作《跋吕成叔和东坡尖叉韵雪诗》,“尖叉韵诗”遂成为专用名词。据陆跋所言,“今苏文忠集中,有《雪诗》用‘尖’、‘叉’二字。王文公集中,又有次苏韵诗。议者以为非二公莫能为也。通判澧州吕文之成叔,乃顿和百篇,字字工妙,无牵强凑泊之病。成叔诗成后四十余年,其子栻乃以示予。”[11]陆游此跋作于开禧元年(1205),则吕成叔之和诗应作于南宋绍兴末年。此后,胡铨、赵蕃等人亦相继和作,以“尖”、“叉”为韵作诗咏雪遂成风气。[12]方回在赵蕃《顷与公择读东坡雪后北台二诗,叹其韵险而无窘步,尝约追和,以见诗之难穷。去冬适无雪,正月二十日大雪,因用前韵呈公择》一诗后批曰:“昌父当行本色诗人,押此诗亦且如此,殆不当和而和也。存此以见‘花’、‘叉’、‘盐’、‘尖’之难和。荆公、澹庵、章泉俱难之,况他人乎?”[3]903可见虽押险韵而妥帖精妙乃是“尖叉韵诗”的最大特色,苏诗因难见巧,从而名震千古。周裕锴先生称“‘尖叉’成为险韵诗的代名词”[13],诚为确论。

  

   苏轼虽然善于押强韵,但他并未以此自限,而是配合诗意的需求选择合适的韵部或韵脚。例如就在写作《雪后书北台壁二首》的次年,苏轼作《雪夜独宿柏仙庵》:“晚雨纤纤变玉霙,小庵高卧有馀清。梦惊忽有穿窗片,夜静惟闻泻竹声。稍压冬温聊得健,未濡秋旱若为耕。天公用意真难会,又作春风烂漫晴。”纪昀评曰:“绝胜尖、叉韵诗,而人多称彼,故险韵为欺人之巧策。”[6]第三册,1436说此诗“绝胜”押险韵的《雪后书北台壁二首》未必妥当,但此诗确实也是咏雪名篇。首句押“霙”字,《艺文类聚》卷二引《韩诗外传》曰:“雪花曰霙。”句意谓细雨变成雪花,此处用“霙”字十分精当。“霙”字属于“庚”韵,乃是宽韵,此诗的其余四个韵脚遂用同属“庚”韵的“清”“声”“耕”“晴”字,皆是常用之字。可见苏诗选韵,决非刻意求险,而是首先服从诗意的需要。

  

   更值得注意的是苏轼的长篇古诗换韵的情形。先看元丰六年(1083)作于黄州的《初秋寄子由》:“百川日夜逝,物我相随去。惟有宿昔心,依然守故处。忆在怀远驿,闭门秋暑中。藜羹对书史,挥汗与子同。西风忽然厉,落叶穿户牗。子起寻裌衣,感叹执我手。朱颜不可恃,此语君莫疑。别离恐不免,功名定难期。当时已凄断,况此两衰老。失途既难追,学道恨不早。买田秋已议,筑室春当成。雪堂风雨夜,已作对床声。”此诗24句,每4句为一段,逐段转韵,所用韵部分别为去声“御”韵、平声“东”韵、上声“有”韵、平声“支”韵、上声“皓”韵、平声“庚”韵。平仄交替,声情宛转,汪师韩评曰:“五言转韵能一气旋折,笔愈转而情愈深,味愈长,此等诗他人不能为。”[6]第四册,2453再看作于元祐七年(1092)的《送运判朱朝奉入蜀》:“霭霭青城云,娟娟峨眉月。随我西北来,照我光不灭。我在尘土中,白云呼我归。我游江湖上,明月湿我衣。岷峨天一方,云月在我侧。谓是山中人,相望了不隔。梦寻西南路,默默长短亭。似闻嘉陵江,跳波吹枕屏。送君无一物,清江饮君马。路穿慈竹林,父老拜马下。不用惊起藏,使者我友生。听讼如家人,细说为汝评。若逢山中友,问我归何日。为话腰脚轻,犹堪踏泉石。”此诗28句,每4句为一段,逐段转韵,所用韵部分别为入声“月”韵(古通“屑”部)、平声“微”韵、入声“职”韵(“隔”字属入声“陌”部)、平声“青”韵、上声“马”韵、平声“庚”韵、入声“质”韵(“石”字属入声“陌”韵)亦是平仄交替,而且以入声韵始,以入声韵终,很好地配合了去国怀乡的抑郁情怀。汪师韩评曰:“五言换韵,体制最古,而后人少效之者,以其气易断而情韵反减耳。此则累累如贯珠,清妙之音,读之百回不厌也。”赵克宜亦评曰:“五古转韵体,蝉联断续,饶有古意。”[6]3919-3920由此可见苏轼写作长篇古诗时,以声配情才是他选择韵部与韵脚的首要考虑。

  

   正因如此,苏诗名篇往往具有声情摇曳之妙,试看一例。《法惠寺横翠阁》:“朝见吴山横,暮见吴山纵。吴山故多态,转折为君容。幽人起朱阁,空洞更无物。惟有千步冈,东西作帘额。春来故国归无期,人言秋悲春更悲。忆泛平湖思濯锦,更看横翠忆峨眉。雕栏能得几时好,不独凭栏人易老。百年兴废更堪哀,悬知草莽化池台。游人寻我旧游处,但觅吴山横处来。”纪昀评曰:“短峭而杂以曼声,使人怆然易感。”[6]第二册,841此诗共18句,押6个韵部。前面8句五言,分成两段,分别押平声“冬”韵和入声“物”“陌”二韵。②由平声转为入声,句子又短,颇有“短峭”之感。后面10句七言,前有押平声“支”韵的4句,后有押平声“灰”韵的4句,且都是首句即入韵,仿佛是两首七言绝句。最巧妙的是在两段之间插入押上声“皓”韵的“雕栏”两句,“好”“老”两个韵脚的声调悠长且先抑后扬,读来仿佛是两声长叹。全诗的声调与情愫的变化配合得天衣无缝,从而在声、情两方都产生了“使人怆然易感”的效果。这是苏轼作诗用韵巧夺天工的范例。

  

苏轼作诗用韵最为人注目的特点是次韵,南宋费衮云:“作诗押韵是一奇。荆公、东坡、鲁直押韵最工,而东坡尤精于次韵,往返数四,愈出愈奇。如作梅诗、雪诗,押‘暾’字、‘叉’字,在徐州与乔太博唱和押‘粲’字,数诗特工……盖其胸中有数万卷书,左抽右取,皆出自然,初不著意要寻好韵,而韵与意会,语皆浑成,此所以为好。若拘于用韵,必有牵强处,则害一篇之意,亦何足称?”[14]由于次韵诗受到原唱所用韵脚及其次序的双重限制,最能考验诗人用韵的技能,故苏轼的此项绝技最为人们称道。费氏所举的三组例子都是苏轼自作首唱,且留待后论,先看苏轼次韵他人之作的情形。嘉祐六年(1061),苏辙作《怀渑池寄子瞻兄》:“相携话别郑原上,共道长途怕雪泥。归骑还寻大梁陌,行人已渡古崤西。曾为县吏民知否,旧宿僧房壁共题。遥想独游佳味少,无言骓马但鸣嘶。”苏轼作《和子由渑池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知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苏辙的原唱句句实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莫砺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苏轼     诗歌     用韵     次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840.html
文章来源:《江淮论坛》2019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