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佳明:炎帝神农与中华文明和湖湘文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5 次 更新时间:2022-06-25 22:04:49

进入专题: 炎帝   中华文明   湖湘文化  

郑佳明 (进入专栏)  

  

   本文为郑佳明先生在“石头记炎陵社暨‘炎帝与中华文化’主题读书会上的讲稿。郑佳明,湖南长沙人,著名湖湘文化学者,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省社科联原主席、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湖南师范大学教授,电视剧《走向共和》《恰同学少年》总策划,《雍正王朝》总监制。

  

   神农炎帝是全球华人公认的华夏民族的始祖,华夏民族和中华文明的缔造者之一,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然而近代却经历了一个由热到冷,又由冷到热的历史过程。基于当时民族灾难深重的时代背景,基于排满反帝的政治需要,近代炎帝文化热闹过一阵。后来冷却下来。顾颉刚、杨向奎等先生,生前都曾感叹学术界对炎帝文化重视不够。直到最近这些年,才出现了“炎帝热”,有意思的是,这个“炎帝热”与各地旅游文化的发展关系很大。一方面推动了炎帝神农氏的研究,另一方面研究者也明显带有一定的功利性。今天是我们炎陵县委中心组学习,我力图客观地向大家介绍一下炎帝神农现象的来龙去脉。

   一、神农炎帝其人

   (一)起初“神农”与“炎帝”是两个不同的传说人物。

   1、最初关于“神农”的传说,记载的是母系氏族晚期的生活。关于炎帝神农的记载,均来源于传说。炎帝神农生活的时代,是原始社会由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的时代,是人类社会文明初创的时代。距今5000年至6000年左右,正好与中华文明史的初创时代相吻合。较早的记载,这两个名字是分开的,“神农炎帝”文化是由不同地域文化元素整合而成的。“炎帝神农氏”传说的文化构成,是由先秦时期“神农”与“炎帝”两个不同传说人物构成。

   《周易·系辞传下》: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斫(zhou轴)木为耜(si),揉木为耒,耒耨(nou)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

   《庄子·盗跖》(庄子,约公元前369年-公元前286年)说:“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神农时代,“卧则居居,起则于于”,人们睡卧时安然恬静,起身时,宽舒自得。

   《商君书·画策》(商鞅(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38年)说:“神农之世,公耕而食,妇织而衣,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

   《白虎通义》(公元79年)载:“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教民农作,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故谓之神农也。

   从这几段记载看,神农氏处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原始社会的母系氏族公社阶段。但是这是母系氏族社会末期,神农时代是中华远祖由采集渔猎文明进入农业文明的时期,神农氏指的是民间杰出的能人,创造了耒、耜等先进工具,教会人民农耕定居,开创了农耕时代文明,逐渐被传颂为农神,与其他神祗一起,受到崇拜和祭祀。这是一个“神祗”崇拜为特征的时期。“刑政不用而治,甲兵不起而王。”这是原始共产主义,没有压迫,更没有战争,给中华文明留下了美好的记忆。与“习用干戈”的炎黄争霸时代完全不一样。

   2、炎帝传说多记载向父系氏族转变时期的生活。父系氏族时期,铁器发明,进入所谓“轴心时代”,“井田制”(公耕)破坏,“初税亩”实行,家庭和私有制产生,氏族血缘群体,容纳不下日益增多的人口和日益扩展的地域,部落兼并战争开始,部落联盟(国家的雏形)产生,炎帝登上历史舞台。这是一个英雄崇拜的时代。从母系氏族社会到父系氏族社会的转变的过程中,正如恩格斯所说,家庭、私有制、阶级和国家的渐次产生。

   (二)炎帝神农氏合称始自战国时代。

   《世本》(成书年代约为秦始皇十一年至十九年公元前236年-前228年)称“炎帝即神农氏”。但司马迁写《史记》(公元前104年)时,没有采用这个说法。他的记载中,神农、炎帝、轩辕、蚩尤各有其人。由于《史记》是一部影响很大的史书,这段记载引起很多歧义。炎帝、神农是一人还是两人?蚩尤与炎帝是什么关系?阪泉之野与涿鹿之野两战是什么关系?众说纷纭。一直到今天还使得人们争论不已。

   阶级和国家形成过程中,争夺土地水源财富的部落联盟之间的战争频发,炎帝是一位杰出的部落首领,领导着一个很大的部落联盟,姜广辉先生认为,炎帝部落兴盛早于黄帝部落,炎帝部落与黄帝和其他部落之间,既有合作,又有战争。所谓炎黄大战,是黄帝与炎帝后人之间的战争,是后起之秀的黄帝部落取代先前炎帝部落的主导地位的战争,炎帝部落随后向东南方向拓展。炎黄最终融合在一个大家庭中,一起为中华文明的创造做出了突出贡献。很明显,这个时代比早期神农传说的时代要晚得多,可能不止千百年。既然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传说中的炎帝与神农应该不是指同一个人。

   (三)炎帝神农氏是哪里人?

   在炎帝传说流衍的过程中逐渐形成其“长于姜水”,“都陈”与“葬于长沙”的说法。这三个地方之间似乎缺乏必然的联系,但是仔细研究可以发现一些历史文化的线索。先秦时期,神农炎帝的传说在多地发生,炎帝生于北方的说法较多,神农源于南方说法较多。通过长时间的传播,最终形成“炎帝神农氏”的合称。前面讲到,炎帝部落在与黄帝部落的战争之后,向南方的扩散,并与其他部落融合。“姜水”、“陈”与“长沙”,可能是炎帝传说流行过程中三个重要的地理标志。这三个地方,从北到南,依次排列于从黄河流域到长江的地带。而这个地区正是中华文明摇篮的中心位置。实际上很多学者都注意到,炎帝神农氏的传说,大体上流行于黄河与长江之间广大的领域,南方北方都是相对而言,说他们生长于南方北方都对。

   汉代刘安撰的《淮南子·主术训》中说,炎帝神农氏“地南至交趾(今岭南一带),北至幽都(今河北北部),东至旸谷(今山东东部),西至三危(今甘肃敦煌一带),莫不听从”,范围达大半个中国。当然,这主要应该看作炎帝神农氏的影响所在,但是,也大体可以看作是炎帝神农氏部落及其部落联盟的活动地域。

   东汉后期“三皇五帝”系统整合工作的完成,魏晋时期以现实生活中的帝王为标准,对传说中古帝王的生平事迹、都城、陵墓所在等关键环节的再次整合,尽管依旧保留着相当浓郁的传说色彩,然而炎帝的人格化倾向却日益凸现,随着历史进程,传说与现实之间互相印证和补充,让传说为现实服务,并能够“自圆其说”,这是古代圣王传说演变过程中一个值得关注的历史文化现象。

   炎帝是哪里人?现在,陕西宝鸡、山西高平、湖北随州、湖南会同和炎陵都说自己是炎帝故里。从以上的分析来看,这些传说中的主人公,我们的炎帝神农氏,存在于广阔的黄河与长江流域的不同地方,存在于从新石器时代到中华文明诞生的数千年历史长河之中,我们很难确定他具体是哪里人,讨论也许会永远继续下去。唯一能认定的是,他是华夏的先祖,生活于华夏文明的诞生曙光之中,生活于长江黄河之间,这个中华民族的摇篮之中。

   (四)关于炎帝神农氏的几个相互矛盾的信息

   1、炎帝神农氏是神还是人?《帝王世纪》介绍炎帝神农氏时说:“炎帝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之女,名女登,为少典正妃。游于华山之阳,有神龙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因以氏焉。”感神龙而生,人身牛首,岂是凡人?其次,一些古籍对炎帝神农氏的功绩的神化记载,也造成人们对炎帝神农氏是神的印象。从先秦到汉,由神到人,殷朝崇尚鬼神,周代崇尚人文。孔子说,“周监于二代,郁郁呼文哉,吾从周。”我们的祖先由神祗崇拜转变到人文崇拜。“炎帝神农氏”也从神变成了人。

   2、炎帝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还是很多人?宋朝的《通鉴外纪》把炎帝神农氏传八代的帝王名字、即位元年之甲子、在位时间都一一注明,“自神农至榆罔四百二十六年,临魁至榆罔七帝,袭神农氏之号三百六年。”该书认为炎帝神农氏的有七代子孙,都是沿袭先祖“炎帝神农氏”的称号。所以,“炎帝神农氏”可能是一个系列,一个称号,代表不止一个人。

   3、炎帝和黄帝是什么关系?

   《周易·系辞下传》说:“包牺氏没,神农氏作。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之后众多史籍几乎是一致的采用这一观点:炎帝和黄帝是前后相承的关系。当然,史籍中也还有别的说法。一为“兄弟说”。这主要是由于《国语》的一段记载所引起的。《国语?晋语》说:“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看起来,黄帝、炎帝是少典与有蟜氏生的两兄弟。二为“同代说”。这主要是由于《史记》的那段记载表述的不精确所产生的歧义,对于《史记》表述的不精确,以后的许多史籍都给予了订正。《汉书?律历志》载:黄帝“与炎帝之后战于阪泉,遂王天下”。这就是说,炎、黄阪泉之战并非黄帝与炎帝之战,而是黄帝与炎帝之后之战。《三皇纪》曰:“炎帝之后凡八代,五百余年,轩辕氏代之。”炎帝、黄帝并非同时代的人,应该说是说得十分清楚的了。

   综上所述,炎帝神农氏与黄帝轩辕氏的关系是同源共祖、前后相继的关系,他们各自代表着一个时代,既非父子,亦非兄弟,更非异族。炎黄之间的战争,是部落联盟内部兼并与反兼并、控制与反控制之争,是领导权即盟主地位之争。他们的逐渐融合、统一,形成了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因而,我们中华儿女,莫不是炎黄子孙。

   二、炎帝神农氏的伟大功绩和历史文化意义

   (一)炎帝神农氏的丰功伟绩

   关于炎帝神农氏的丰功伟绩,史籍中少有成篇的全面的记载,但在各种史籍中,为炎帝神农氏歌功颂德却是随处可见的。

   《逸周书》说:“神农之时,天雨粟,神农耕而种之。作陶冶斤斧,破木为耜、锄、耨以垦草莽,然后五谷兴,以助蓏果之实。”

   《周易·系辞下传》载:“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盍取诸益。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盍取诸噬嗑。”

   《管子·轻重戊》载:“神农作,树五谷淇山之阳,九州之民,乃知谷食,而天下化之。”

   《淮南子·修务训》载:“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蠃蚌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谷,相土地燥湿肥硗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

   《帝王世纪》载:“炎帝神农氏,长于姜水。始教天下耕种五谷而食之,以省杀生;尝味草木,宣药疗疾,救夭伤人命。”

   《新论·琴道》载:“琴,神农造也。琴之言,禁也。君子守以自禁也。昔神农氏继宓羲而王天下。上观法于天,下取法于地。于是始削桐为琴,练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焉。神农氏为琴七弦,足以通万物而考理乱也。”

   《吴越春秋》载:“古者人民朴质,饥食鸟兽,渴饮雾露,殁则裹以白茅投于中野。孝子不忍见父母为禽兽所食,故作弹以守之。歌曰‘继竹、续竹,飞土、逐突’之谓也,于是神农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四方。”

   《通典·乐》载:“伏羲乐曰《扶来》,亦曰《立本》。神农乐名《扶持》,亦曰《下谋》。黄帝作《咸池》。少皞作《大渊》。颛顼作《六茎》。帝作《五英》。尧作《大章》。舜作《大韶》。”

   《皇王大纪·卷一》载:炎帝“相土田燥湿肥硗,兴农桑之业,春耕夏耘,秋获冬藏,为台榭而居,治其丝麻为之布帛。”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郑佳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炎帝   中华文明   湖湘文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全球文明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91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