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佳明:湘人精神世界溯源——读王开林《湖南人的境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4 次 更新时间:2023-02-19 01:22

进入专题: 湖南人   湖湘文化  

郑佳明 (进入专栏)  


王开林先生的大作《湖南人的境界》出版,岳麓书社的朋友嘱我写一点文字,我欣然领命。我曾与开林共过事,我们还是北大校友。他是一位视野开阔、功底扎实、硕果累累的作家,印象中他还有一点难能可贵的特立独行、愤世嫉俗。

认识湖南人的精神世界

《湖南人的境界》是个好题目,正如开林在《后记》中所说“精神愈明朗,境界愈奇崛。若以精神为旋律,境界即乐章。”王开林用冯友兰先生“四个境界”的概念和逻辑,用哲学的方法和文学的语言,发掘湖南人的群体无意识,认识和描述湖南人的精神世界,别开生面。以人为本,以故事讲人文,以事迹讲境界,以史笔写文学,别出心裁。

冯友兰先生把人生境界分为四种,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他所描述的四种境界之人分别为:生物的人,现实的人,道德的人,宇宙的人,依据人生“觉解”的程度,也就是觉悟和解脱的程度,由低级向高级渐次而成,前一个境界是后一个境界之基础。作为个人,四个境界也是人生修行的四个阶段。作为一个群体,数以百万、千万计的一个地域的人类来说,精神、文化、文明次第开悟的过程也是人的境界升华的过程。鸣响于天地之间千百年的湖南精神的旋律,谱写出湖南人的四种精神境界。

三湘四水哺育湘人精神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湖南人的“自然境界”来自于湖南的自然环境。湖南是一块美丽神奇的土地。湘、资、沅、澧由南向北,从群山中穿过,注入洞庭湖,留下星罗棋布的山水田园,如锦绣的画卷。一年四季,绿树长青,鲜花盛开,动物繁多,生机盎然,养育着三湘儿女。湖南多山多水,山多,使人坚强,水多,使人灵秀,湖南人能雅能俗、能文能武、能柔能刚、能狷能狂。湖南地形地貌特殊。险峻武陵,苍莽罗霄,逶迤五岭,三面环山,一面向北开口,面对着浩淼的洞庭湖和滚滚长江,形成一个巨大的马蹄形盆地。地势南高北低,冬天北风毫无遮拦地直贯三湘四水,气温骤降;夏季太平洋带来的雨水被阻隔在山外,炎热异常。洪水和干旱常常结伴而行,接踵而至,锻炼了湖南人吃苦耐劳的品质。少数民族的“霸蛮”和极端的气候造成了的湖南人的“血性”。

山水的多样性造就了湖南人文的多样性。楚人到达之前,三苗、百越、巴人等土著部落在这里生活。与中原华夏族深受道德秩序约束不同,这里丰富的地貌,变幻的时节,众多的部落,深藏着神秘野性的巫文化。由“巫”文化至“楚”文化,由楚文化到“道”文化,由“道”文化到“汉”文化,湖湘文化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源流,湘人精神也随此流变。唐宋以前,朝廷把荒僻的湖南当作流放之地,从屈原贾谊开始,一直到李白、杜甫、王昌龄、元结、刘禹锡、柳宗元、韩愈、胡安国、朱熹、王阳明等数以百计的高官和文人来过湖南。有一本书,叫《历代名人咏长沙》,据记载古代名人仅仅是咏长沙的诗词就有五百三十八首。他们留下足迹,留下诗文,留下了忧国忧民的情怀。流寓文化不仅大大提高了湖南的文化品质,客观上大大加强了湖南与全国文化的交流。湖南精神连接着华夏文明的血脉。

湖湘文化提升湘人境界

“功利境界”的背景是现实生活给与人生的激励。“功利境界”并不低下,作为发育成熟的典型的农耕社会,湖南人的功利之心,具有农耕文明的特点。采集渔猎,躬耕陇亩,勤俭持家,追求富贵。与中原不同的是,楚人“筚路蓝缕、开启山林”,为了生存而奋斗,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王开林在“自然境界”一章里,讲了四十三个人的故事,重点是讲湖南人的好胜心,血性血气、勇敢坚韧、“好走极端”、“朴实为尚”、“专开硬弓”。“血性”是湘人的突出性格特点,举世公认,陈独秀的《湖南人底精神》,杨度的《湖南少年歌》,流传甚广,大概就是对此的认同。

从“功利境界”到“道德境界”,是一个递进关系。古代历史上,湖南的地域文化并不是最发达的,春秋战国,我们比不过齐鲁;汉唐,我们比不过秦晋;明清比不过江浙。既没有燕赵悲歌,也没有魏晋之风。《湖南人的境界》写了一百多位湖南人的事迹。我估计了一下,百分之九十是近代以来的人和事。湖南人的境界升华与湖湘文化的发展紧密相关。湖湘人才的涌现,湖南人精神境界的提升,实在是经世理学之功。

“理学”兴起在两宋时期。在北方少数民族的压力之下,宋朝政治经济中心南移,大量文化资源转移到江南,在比较开明的文化政策下,湖湘文化得到发展的机遇。湖南人周敦颐开创了“理学”思想体系,他的两位弟子程颢和程颐阐发弘扬了这一学说,后人胡安国、胡宏等建立了“湖湘学派”,其继承者,重要的思想家张栻,主持岳麓书院,秉承“传道济民”宗旨,一方面把“理学”教育与传承和书院形式结合起来,使“理学”在湖南根深叶茂;另一方面,张栻对理学精义深入研究,特别是与朱熹等当时最重要的学者会讲于岳麓书院,极大地活跃了学术气氛,广泛地传播了学术思想,使湖南成为南宋的文化中心,学术重镇。从两宋开始,湖南成为书院教育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并产生了岳麓、石鼓等全国闻名的书院。当时有“天下书院半湖湘”之说。由于岳麓书院的带头作用,湖南各道府州县书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并迅速连成网络,成为理学在湖南学术研究和传播的体系,成为湖南的教育体系,形成了浓厚的理学氛围和深厚的湘学积淀,从文化上讲,理学加书院,改变了湖南,湖南成了中国学术重镇和义理之乡。

经世理学开辟湘人天地境界

冯友兰先生讲的第四个境界叫“天地境界”。“天地境界”实际上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宇宙的境界,超越经验的形而上的境界,是通过修炼达到“忘我”、“无我”的境界。人们常常用“横渠四句”来表达这种境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中华民族历史上产生过许多卓越优秀的人物,中华文化一直在推崇追随这样的人物,而这种人是极少数,历史上我们把他们叫做“圣贤”。儒家文化从一开始就提出克己复礼,修己安人,“修齐治平”。宋朝之前,儒家思想停留在道德层面,常常收拾不住人心,社会公认的“圣贤”凤毛麟角。直到周敦颐提出太极说,把人类看作是宇宙生生不息产物,人的“中正仁义”的来自于“天道”。从此,儒学豁然开朗,走向复兴。周敦颐复兴儒学最重要的途径就是为理学找到了形而上的理论。如果说原始儒学强调的是道德践行,那么理学哲学强调的是形而上的信仰,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天地境界。道德可以遵守,但是难以信仰,宗教和哲学则是信仰的源泉。精英治国,精英如果没有信仰,没有天地境界,国家民族如何得了?内圣才能外王,有信仰方可治国安邦,周敦颐成为理学宗主仅仅因此。

姜广辉先生说,理学是一场学习圣人的运动,争做圣人的运动。如果从韩愈算起,这个运动实际上进行了一千多年。在交通不便的古代,环山面水的盆地地形,使湘人具有独立性和内聚力。这种独立性和内聚力,长久地影响着湖南人的深层心理结构。地理上的盆地,也形成了思想文化的盆地,这里藏风聚气。坚守和传承了中华民族古老本源的文明基因,孕育了周敦颐、王船山、魏源这样引领中国的大思想家,孕育着嘉道、咸同时期那一群群挽救危局的读书人。湖南人,湖南士子笃信理学,又遵从胡安国、胡宏、王船山、陶澍、魏源一贯的经世思想传统,曾国藩和湘军集团践行经世理学成就辉煌,从价值观和方法论上打通了天地,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近代湘人境界普遍升华,湘人精英中达到天地境界的人,多如天上的繁星,这恐怕是是近代湖南崛起的奥秘。经世理学,从学术到事功,从理论到实践,从个别人才到湘人群体,从王船山到陶澍、魏源,从曾、左、胡、彭到谭嗣同、黄兴、蔡锷、杨昌济、毛泽东,湖南引领中国,走出了历史的循环,走向历史转型的征程。



进入 郑佳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湖南人   湖湘文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书评与书讯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083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