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德志 樊浩:美国反种族歧视的“黑命亦命”运动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2 次 更新时间:2022-02-27 11:28:58

进入专题: 反种族歧视  

佟德志 (进入专栏)   樊浩  

   来源:《民族研究》,2021年第五期

  

   摘要:“黑命亦命”运动在美国兴起,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这一运动利用社交媒体形成了多元化、网络化等优势,在观念、主张与行为等方面表现出独有的特征。在观念维度,“黑命亦命”运动以反种族主义为核心,衍生出与平等主义、社群主义、女权主义和国际主义等紧密结合的观念。在政策主张维度,“黑命亦命”运动致力于反对系统性歧视,推动警察与司法体制改革,并主张边界开放、自由移民,实现经济正义,改革家庭结构,以“艺术+ 文化”项目培育黑人文化认同等要求。“黑命亦命”运动引发了较为激烈的争论,这些争论不仅揭示了“黑命亦命”运动的困境,也反映了美国政治文化的结构性矛盾。

  

   关键词:"黑命亦命" 观念  行动策略  争论

  

   2020年5 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男子乔治· 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窒息死亡,再次点燃了美国境内反种族主义怒火,引发了大规模冲突和骚乱。抗议群众高喊 “黑 命亦命”(Black Lives Matter)口号,追问 “我会不会是下一个”(Am I next)?引起了美国民众的强烈共鸣,将之前就已经颇有影响的“黑命亦命”运动推向了新的高潮。这一运动也迅速蔓延至美国50个州,出现了大量的警民冲突和暴力事件。不仅如此,这股浪潮还在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引起强烈反响,民众纷纷走上街头声援。那么,这是一个怎样的运动?提出了哪些主张?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一运动?本文试图梳理美国“黑命亦命”运动的发展历程、基本观念、政策主张及行动模式,并结合其引发的争议探讨当代美国政治文化的结构性困境。

  

   一、“黑命亦命”运动的源流与特征

  

   系统性种族歧视是美国“黑命亦命”运动爆发和蔓延的根本原因。众所周知,美国黑人针对种族歧视进行了长期的反抗。民权运动之后,黑人地位得到改善,特别是身份政治和多元文化主义兴起后,在观念、语言和政策等三重向度上形成了对种族主义的制约,公开的种族歧视得到很大程度的抑制。但在这种社会氛围下,种族歧视并没有消失,而是隐匿在制度体系、政策操作等细节当中,在住房、教育、就业、经济和司法系统等方面形成了种族间事实上的不平等,为种族主义提供了温床。黑人与白人之间呈现出 “持久的类属不平等”(Durable Categorical Inequality)格局,使黑人面临多重维度的现实困境。

  

   刑事司法领域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是“黑命亦命”运动爆发的直接原因。2013年7月13日,白人警察乔治·齐默曼(George Zimmerman)枪杀黑人特雷冯· 马丁(Trayvon Martin)后却被宣判无罪,引发了美国民众的大规模抗议。在此过程中,三位黑人女性帕特里斯·卡洛斯(Patrice Cullors)、艾丽西亚 · 加尔扎(Alicia Garza) 和奥伯 · 托梅迪 (Opal Tometi)在 Facebook(脸书)上创建了#Black Lives Matter标签来吸引公众关注黑人生命权问题,标志着 “黑命亦命”的正式形成。在刑事司法领域,黑人与白人权力关系并不平等,齐默曼事件也绝非个案。白人警察常常受种族主义的影响,造成种族犯罪推定(Racial Profiling),在执法过程中不公正对待黑人,出现错误后,司法体系又倾向于对这种行为坐视不管,甚至是保护。2014年,黑人男子迈克·布朗(Michael Brown)和埃里克·加纳(Eric Garner)死于白人警察的歧视性执法,随即在多个城市引发了大规模民众抗议,“黑命亦命”运动也因此受到了更多关注。随后几年,美国白人警察造成黑人丧命的案件屡屡发生。仅在2018年至2019 年,就有17 名黑人的死亡与警察执法有关,是该类事件中占比最大的少数族群。

  

   这些案例对黑人生命权的侵犯和漠视,推动了“黑命亦命”运动的不断扩大。2013 年至今,美国总共爆发了上千场规模各异的“黑命亦命”运动。短短几年,主流媒体、政客、文化工作者、艺术家和社会活动者都将强烈的正义诉求聚焦于这场全国瞩目的黑人解放运动。这一运动的组织者成为《时代》杂志2015年排名第4的年度人物候选。2015年至2016年,“黑命亦命”运动标签一直处于“推特”排行榜前十位,累计出现超过1200 万次。2017 年皮尤社会调查显示,55%的人支持“黑命亦命”运动,仅有34%的人反对。同年的哈佛—哈里斯(Harvard-Harris)调查也发现,35%的白人和83%的黑人对该运动持支持态度。

  

   2020年的“弗洛伊德事件”以其极端的方式和引起人们的极大愤慨,不仅使更多的美国人参加到“黑命亦命”运动中来,而且产生了广泛的国际影响。“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黑命亦命”运动就蔓延至美国的450多个城市,参与人数达千万之众。在美国总统选举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种族议题更加聚焦,黑人生存困境也更加凸显,“黑命亦命”也引发了更为集中的讨论。2020年的皮尤社会调查声称,大多数美国人支持这一运动。同时,抗议浪潮也席卷多国,德国和加拿大等国公开谴责美国警察的暴力执法。联合国“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也公开呼吁美国采取果断行动来解决刑事司法中的系统性种族偏见。

  

   特朗普当选后,美国右翼势力操纵种族议题,不断激化种族对立,也是“黑命亦命”运动扩大的“催化剂”。特朗普政府的诸多政策立场都与种族主义互为表里,美国白人至上的情绪高涨。白人至上主义的重新泛起造成美国社会与政治分裂,与特朗普主张的国家民族主义密切相关。右翼势力的保守立场不仅使隐蔽化的种族主义重新浮上台面,更激化了种族对立的情绪。在种族议题上,美国的左翼与右翼出现了极化态势,进一步激化了黑人和白人间的矛盾,进而表现出封闭、不宽容、误解和怨恨,最终在黑人生命权的问题上引爆了压抑已久的怨恨。

  

   “黑命亦命”运动以黑人生命权问题为重心,也延续了美国历史上的种族平等思想,致力于为黑人争取全面的政治、经济和身体福祉。“黑命亦命”也借鉴了其他黑人运动和社会运动的理念。从民权运动、20世纪80 年代的黑人女权运动、泛非主义、反种族隔离运动、嘻哈运动、LGBTQ(性少数群体的简写)运动和占领华尔街中获得了灵感。这就使得“黑命亦命”在主体、议题、组织和行为模式等方面呈现出了新的特征。

  

   “黑命亦命”运动的参与主体更加多元化,也强调了平等化。“黑命亦命”运动不仅号召黑人参与其中,也吸纳了其他被边缘化的少数族群,包括女性、穷人、残疾人、无证移民、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酷儿”(Queer)和变性人都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黑命亦命”不仅让多元少数群体在运动中享有平等地位,甚至提出要让女性、酷儿和跨性别者掌握领导权。参与主体的多元和平等使“黑命亦命”运动形成了信息的交叉传递策略,增强了社会动员的广度和能力。

  

   “黑命亦命”运动关注的议题也更加多元化。如果将民权运动中的黑人运动和“黑命亦命” 进行比较,我们就会发现,两者都采取大规模的街头抗争策略,具有相似性。但是,“黑命亦命” 关注的议题更加广泛和多元:刑事司法领域种族歧视是“黑命亦命”的主要关注点,同时这一运动也包括了一般意义上的不平等,涉及经济、教育、就业和住房等诸多议题,涵盖了系统性种族歧视的 方 方 面 面。 在此意义上,一些媒体将其称为 “新民权运动”(New Civil Rights Movement)或“后民权时代最有影响力的平权运动”。

  

   充分利用脸书、推特等新媒体是“黑命亦命”运动的另一个显著特征。“黑命亦命”运动的发起者意识到了社交媒介的巨大潜能,充分利用社交媒介的传播效应,引发了公众对运动的广泛关注,甚至被称为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成功利用互联网动员的社会运动。正是在脸书、推特这样的新媒体上,“黑命亦命”运动掌握了制定政治议程和政治动员的主动性。这一运动最初就是社交媒介上的一个标签,具有即时传播的特点。黑人遭到暴力执法的视频即时在社会广泛传播,形成强大的感召力,鼓励更多人参与到运动当中。不仅如此,这种传播方式还会建构一种叙事,将国家的特定公共政策、机构和系统化做法视为种族不平等的根本原因。

  

   “黑命亦命”运动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在组织上打破了等级结构,呈现出网络化、扁平化的特征。运动发起人之一卡洛斯·布利尼亚克(Cullors Brignac)略带戏谑地说道:“我们没有一个强大的领导,你无法通过谋杀领导者来扼杀这场运动,去中心化并不意味着混乱,我们仍然是高度组织化的”。这种扁平化、网络化的组织结构降低了运动的准入门槛。任何人只需创建一个脸书页面或使用此标签,都可以加入他们,成为其中的一部分。网络化的组织结构展现了强大的延展性,进一步扩展了组织规模和影响力。截至目前,“黑命亦命”已经建立了40多个分会和全球社会运动网络。

  

   通过梳理“黑命亦命”运动的源流与特征,可以发现,“黑命亦命”运动的爆发绝非偶然。美国系统性种族歧视根深蒂固,是这一运动爆发的深层原因。刑事司法领域中对侵犯黑人生命权的漠视和不公正判决,则是这一运动的“导火索”。“黑命亦命”运动继承了种族平等理念,在参与主体和关注议题上更加多元,在传播模式和组织形式上都有所创新,加入了信息时代的元素,产生了强大的影响力,成为美国黑人权利运动的新范式。

  

   二、以反种族主义为核心的复合观念

  

   “黑命亦命”运动不断发展,引起了广泛关注,除了主体与组织结构方面的原因外,最根本的当然还是“黑命亦命”运动形成了系统的政治观念,针对具体社会问题也提出了明确的政策主张,呈现为“观念—主张”的复合形态,带有弱意识形态的特点。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黑命亦命”运动表现为一种意识形态。

  

反种族主义是“黑命亦命”运动的核心观念,也是它的根本动力。相较于传统的黑人运动, “黑命亦命”运动的反种族主义观念更加聚焦于系统性的种族歧视。总的来讲,这一运动的核 心诉求就是,以黑人生命权为中心,反对刑事司法领域的种族歧视,要终结国家批准的暴力(State-sanctioned Violence)和白人至上主义,干预国家与警察对黑人的暴力,保护黑人的生存和发展,最终实现黑人解放。平等主义是“黑命亦命”运动的重要观念,这也构成了反种族主义的核心。“黑命亦命”运动表达的平等主义包括三个层次:生命权平等、道德平等和社会平等。生命权平等意味着黑人与白人等其他族群的生命权同等重要,不容侵犯,更不能被暴力侵犯,这是“黑命亦命”口号的直接含义。“黑命亦命”运动的平等主义还包括在道德上的平等,那就是,黑人也应与其他族群,特别是白人具有同等地位,不应被视为次等公民。“黑命亦命”运动更批判了美国社会固化的族群不平等,认为每个黑人都应拥有社会、经济和政治等方面的机会来发展自己。“黑命亦命”运动还进一步提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佟德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反种族歧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72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