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锦清:中国 郡县 版图:大一统国家的形成与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0 次 更新时间:2021-06-26 10:11:30

进入专题: 大一统  

曹锦清 (进入专栏)  

   2003年,我去阿拉善,有两个同行的蒙古族学者说起:“你们”(即汉族知识分子)老是从中原的角度看长城以外,你们怎么不从边疆的角度看看中原?这让我想起了康熙的一段话。康熙时期,长城受损很严重,很多汉族大臣上书要修长城,但康熙说(大意):长城内外都是我的子民,我们都好好地善待他们,何必要修长城呢?对照一下明朝,明太祖朱元璋在留给子孙的《皇明祖训》中,列出了十五个不征之国,包括朝鲜、日本、大琉球、小琉球、安南等地,理由是这些国家“皆限山隔海,僻在一隅”,“得其地不足以供给,得其民不足以使令”。

  

   农耕民族的皇帝要的是能种庄稼的农民、能耕种的土地;凡是不能种庄稼的或者能种庄稼但生产成本很高的地方,都不要。显然,朱元璋的大一统概念和康熙的大一统概念并不一样。那么,我们这个国家如何推动大一统版图的统一,如何把中原的郡县制扩展到现在这个版图?中国历史上多民族不断融合以及多民族治理经验不断融合,进而形成大一统国家的有效治理的过程,非常值得研究。这是一个庞大的问题,我在这里只能梳理出一些轮廓。

  

   ▍“大一统”的三大板块

  

   今天的中国,按照自然地理学的概念可以分三大板块。从这个角度看,把这三个板块合起来叫“大一统”。

  

   第一个板块是“胡焕庸线”(即黑河/瑷珲-腾冲线)以东。这一地区大体上是东南季风区,也叫太平洋季风区,是全球最大、最好的一个季风区。这一地区最重要的自然特点就是雨热同期,季风刮到哪里,哪里就“春风化雨”,可以开始种庄稼了。如果每年风调雨顺,就能国泰民安。相应的,水利建设就是它的重中之重。而影响印度的印度洋季风就不是这样,印度洋季风区的气候特点是雨热不同期,三、四、五月是热季,六、七、八月是雨季,这对农业生产非常不利。我国云南、贵州的一部分和雅鲁藏布江河谷一带也属于印度洋季风区。正是在受太平洋季风影响的这个自然地理板块上,华夏民族生息繁衍,从黄河流域、长江流域开始成长,往南逐渐扩展到珠江流域,往北逐渐扩展到辽河流域。大约在秦汉末,农业种植开始突破辽河流域,但主要仍在辽西一带,辽河上游仍然是牧区。辽河因此成为游牧和农耕这两种生产方式不断冲突、融合的交界地带。夏、商、周、秦的版图变迁,都是在东南季风带内的扩展,最终形成了一个完备的农业形态的国家。

  

   第二个板块是西北干旱区。它的地貌包括草场、沙漠、戈壁。祁连山等山脉一直蔓延到整个新疆,围绕高山的积雪融水,形成了绿洲农业,我将之命名为“全流域灌溉的绿洲农业”。其他地方的农业也有灌溉,但这里不依靠灌溉就没有别的水源,所以叫“全流域灌溉”。这一板块也一直是农牧交错地带。绿洲的定居点可以为游牧部落提供必要的粮食蔬菜,因此成为北方游牧部落兴起后争夺的重点区域。汉唐以来,中华民族也在这些征战过程中不断融合、逐渐扩大。这一板块再往北基本上就是牧区了,从大兴安岭、内外蒙一直延续到乌克兰以西这一大片地带,大致属于草原带,历史上的游牧民族大多在这里兴起。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个地带的古代游牧民族,一次次地东征西伐,不仅与我们有过几次大规模冲突,西方的“黄祸论”也产生自古代游牧民族对欧洲的一次次冲击。这片草原带再往北就是森林带,森林带再往北就是冻土带了。总的来说,西北干旱区上的版图的具体边界有很大的偶然性,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在多次冲突与交流过程中形成的。

  

   第三个板块就是青藏高原。地处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寒地区。在历史上,吐蕃差不多和唐王朝同时兴起,他们从青藏高原出发不断扩展边界,甚至一度打到了西安附近。吐蕃王朝维持了两百多年,公元840年后逐渐崩溃,它原来统辖的各个农耕区于是逐渐分散。吐蕃解体以后,青藏高原很长时间没有统一过。当时吐蕃在这一地区为什么会形成如此强大的势力,现在各种研究还不太能解释清楚。在今天中国的版图中,东南季风区的面积大概占全国的45%左右,人口占全国的比例却达到了90%以上;西北干旱区的面积占全国的30%,青藏高寒区的面积占全国的25%。

  

   在东南季风区内部,以秦岭-淮河为界,往北是小麦区,往南是水稻区。自古以来,我们强调的是南北差异,现在逐渐过渡到东西、东中西差异,这一变化对理解中国近代以来的变迁非常重要。在北方地区内部,还可以再以长城为界,划分出南边的农耕区和北边的游牧区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一个充分大、内部有盐铁供给的农耕区,是可以做到经济独立自给乃至封闭运行的,不需要与外界贸易。盐铁对一个社会的重要性,从汉朝以来实行盐铁专卖就可以看出来。相比之下,游牧部落在经济上基本是半自给的:盐、铁、蔬菜、粮食都不能完全自给,需要通过贸易或者抢夺从农耕地区获取这些资源。在南方地区内部,以五岭为界,广西、广东和江西、湖南隔开。岭南有几个交通最重要的要道,与赣江、湘江有密切联系,其中,秦始皇修建的灵渠,就把湘江流域和珠江流域打通了。

  

   西北干旱区内部也可以分成好几个子区域。出兰州以后穿过大概八百到一千公里的河西走廊,就开始是沙漠地带。穿过沙漠对古人来说是很困难的,所以中原和新疆是有隔有连。这一块地方自汉代开始进入中国的视野。河西走廊大约有四五个绿洲,天山之南的塔里木河流域也有绿洲。有绿洲就有给养,就可以屯兵。汉代以后,这些地方的绿洲就开始有屯田,也就是驻扎在此的军队平时干农活、种粮食,战时就打仗。这一制度后来一再延用,最大的规模是毛泽东时期的生产建设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十几个农耕师,将近百万人,建立了许多中心镇。

   相比之下,第三个板块的治理比较困难。当年解放军进藏,毛泽东有个重要命令:军队不能在当地征粮,要自备粮食。解放军因此只能一路背着干粮,边修路边往前进。进入西藏以后,一样要屯田,第一个在西藏搞屯田制的就是中国共产党。之前历代王朝都想在西藏搞屯田,但一直都不太成功。

  

   历史上,中原王朝面临的少数民族军事威胁基本上来自北方。北方主要有几个防御线,一是辽河,二是河套地区,三是青海西宁以东的湟河一带。这三个地方都是亦农亦牧、可农可牧的农牧文明交汇地区,也是民族不断融合,思想不断交流碰撞的地区。

  

   ▍“大一统”的动态过程

  

   理解中国的统一版图,首先要理解这三个自然生态、生计方式、民族构成差异如此大的板块为什么竟能合而为一?我们可以和英国对比。英国的版图也是三大块合起来的:英格兰是农耕区,相当于我们的东部季风区;苏格兰相当于我们的高寒区;威尔士是山区。但是,英国这三大板块长期合不起来。英格兰真正统一要到1066年,而且它的统一随时面临分裂的威胁——现在还是如此。

  

   那么中国的三大板块如何实现统一的呢?三大板块的合一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如果中国一直是汉民族做皇帝,我觉得恐怕很难做到三大板块的合一。因为汉民族王朝对周边地区一般执行羁縻政策,你不来惹我就好了;作为农耕民族,汉族只有在能种地的地方,你退让一点,我才进去一点,这叫“怀柔远人”;你要走,我也不送。所以自古以来“天子守在四夷”(《淮南子·泰族训》),其中一个含义是以四夷为守。这是我们传统中国的观念。

  

   因此,传统中国有边疆,但从来没有边界。长城不是边界,它是边疆形态的一部分。中国与外部的关系主要通过朝贡体系来维持。中央比较强大的时候,朝贡体系比较完备一点。近的一年来一次,远的有三年来一次,也有五年、七年、九年乃至十一年来一次,进贡频率是皇帝给各国规定的。来一次,一般也就送点土特产。古代这些边远地方到中原,走一趟要十来个月,有时送来狮子、长颈鹿等稀罕贡品,并不容易。他们来了以后到某个港口,我们还要有官员招待,要出车旅费、旅馆费、食宿费,一直把他们送到首都,在四夷馆里面待着,等待皇帝接见,见了以后就献“礼”。“礼”,内含着一种秩序。中国的秩序观,主要是从父子秩序,扩展到君臣、官民之间,都是同一种强调阶序的礼仪,下级服从上级,上级要对下级负责。从经济上来讲,我们对进贡是“薄来厚往”,一般都以数倍的赏赐回赠。这种天下观集中体现在朱元璋1367年的《奉天讨元北伐檄文》中,“自古帝王临御天下,皆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说的就是这种心态。

  

   在农耕发达的中原地区,中国自古就发展出了一套成熟的管理农耕的经验。秦以后,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逐渐形成了“郡县官僚制”的制度架构。以庞大的官僚集团运行庞大的大一统国家。郡县官僚制与农耕经济发达有密切的关系。农耕经济是劳动密集型的,除此之外还需要一定的土地。郡县制度的基础,是相对稳定的财政。只有在农耕地区有剩余产品的基础上,郡县制度才得以相对稳定地建立起来。而那些没法提炼农业剩余、没有财政基础的地方,中央政府一般就采取分封制。所以中国自秦汉以来,其实是郡县制和封建制同时并存的“一国两制”。在中原地区,逐渐废封建设郡县;但对于周边地区,汉民族王朝一般还是封建制为主,中央管理主要是册封土司。

  

   大一统的过程,经历过几次郡县的扩大。

  

   第一次整合当然是在黄河流域,随后逐步扩展到长江流域。这个扩展的历史过程很清楚——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汉民族不断在游牧民族的压迫下南迁带来的后果,历史上发生过三次大规模的往南迁移运动。古代的中国南方,本来是不适宜人类生存的,比如《史记·货殖列传》里面讲“江南卑湿,丈夫早夭”。不仅如此,过去以石木器为主的农耕文明,只能在松软的黄河滩耕种,无法战胜森林草植。战国时期,有一个重大的生产力的变动,是牛耕和铁器逐步替代了石木器。这在当时是相当先进的工具,农民有了铁器就可以与森林争地,长江流域的土地于是逐渐获得了开垦。

  

   秦王朝是郡县制的重大突破,历史记载秦朝设36郡。但要注意,当时在边疆地带,大量地方都是“有郡无县”,准确来说只是军事据点而已,据点周边那些地方根本就没有管辖。县才是基层政权,是直接管理民众的。没有设县,说明还没有汲取农业剩余的管理能力。一直到明朝,很多边远地方的基层政权都还在少数民族手里。如果当地少数民族头领势力大一点,中央王朝就册封他,委托他管理。有的时候,他们会协助中原的军事、税收任务,并进贡一些土特产。在这些地方,少数民族和中央的关系一直处于变动中,中央强大的时候就有税收,不强大就没有税收;中央再弱一些,少数民族甚至还会过来抢资源。

  

明朝比较典型地代表了汉民族治理边疆的思路,基本就是朝贡体系的天下观。明朝建国后,朱元璋在《皇明祖训》里规定了“不征诸夷”。但是北方地带怎么办?重建长城。农耕民族对付流动的游牧可以说真是束手无策,只能修长城。于是明王朝退到原来的长城以内修建新的长城,于是我们今天可以看到明长城明显比汉长城要往内缩。除此之外,明朝卫所制度影响也很大。卫所等于是军屯制度,一个卫大概有五六千人。当时,边疆的军需也可以通过商业力量来解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曹锦清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大一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153.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2021年第1期(2月刊)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