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霞飞:多元文化主义与美国政治极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8 次 更新时间:2021-04-28 14:23:10

进入专题: 多元文化主义   美国政治极化  

牛霞飞  

   摘 要 多元文化主义继承发展自文化多元主义,它要求主流社会承认民族及身份认同的差异性,支持“政治正确”,确保少数族裔及弱势群体的文化同主流文化的平等地位,进而主张对他们进行倾斜性照顾,并鼓励其以群体身份来进行政治动员。随着多元文化主义影响力的日益扩张,保守主义思想家不得不对其进行反击,双方在文化领域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斗;同时,民主党出于理念和利益方面的原因,与多元文化主义结成了联盟,同样由于理念和利益,共和党则对多元文化主义予以强烈反对,两党之间的矛盾日趋激化;此外多元文化主义还冲击、消解了美国的政治共识,挑战了美国传统的政治社会秩序,正是通过这三重理路,多元文化主义引发并加剧了美国的政治极化。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其对多元文化主义的限制及民主党的反击使美国的政治极化更加严重。从短期来看,美国的政治极化会继续向前发展,而从长期来看,美国政治极化如能化解,也将经历长期而痛苦的过程。

  

   关键词 多元文化主义 美国政治极化 政治共识 政党斗争 社会撕裂

  

   克里斯托弗·黑尔与基思·普尔等美国学者认为,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美国政治就日益呈现出极化的现象。他们指出,所谓的政治极化,就是指民众对政党的忠诚度提高,民主党中的右派和共和党中的左派比例下降,同时在国会投票中,跨党投票现象越来越罕见,而按照党派路线投票的议员比例越来越高。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政治极化问题日益严重,不少学者认为,当前美国的政治极化已经处在1879年美国重建时期结束以来的最高水平。两党及其支持者互相视对方为敌人,美国政治已经“超极化”。还有学者认为,政治极化连同身份政治以及国民认同危机等已经在美国引起了严重的政治危机

  

   为何美国会出现政治极化?对于这一问题,当前国内外学界除了从经济方面如贫富差距,制度方面如美国国会制度的改革、选区划分、政党重组及否决制,以及社交媒体及其传播特点等方面来解释极化产生的原因外,也开始关注文化因素在引起美国政治极化方面的作用。不过,在国外,学者们的研究多集中在对“文化战争”即传统价值观与进步主义价值观的对立是否导致了政治极化的探讨上,在国内,学者们则主要围绕美国核心共识的破坏、后物质主义与传统价值观的争斗等角度来探讨美国政治极化的原因。

  

   本文在梳理总结多元文化主义的内涵的基础上,探讨多元文化主义导致美国政治极化的具体理路,并分析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多元文化主义如何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的政治极化,最后,对2020年美国大选后多元文化主义的发展与政治极化的未来进程进行评析与展望。

  

   一、美国多元文化主义的内涵

  

   美国犹太裔学者霍拉斯·卡伦(Horace Kallen)1915年发表的《民主与熔炉》一文最早提出了“文化多元主义”(Culture Pluralism)这个概念。

  

   1924年,他又出版了《文化与民主》一书,从人种学的角度分析和论证了“文化多元论”,对“同化”及“美国化”进行了批判。他认为,作为群体划分的根本标准,人种及血统是不可改变的,其潜在的意思是,多种族、多民族移民的到来使美国变成了一个“多民族联邦”“一个多民族的民主国家”:一方面,不同种族和民族的移民应当为他们的文化传统感到自豪;另一方面,在保持统一性的前提下,美国也应当尊重和认同文化差异,使自身保持永久的活力。

  

   其实,从霍拉斯·卡伦认为美国是“多民族”国家的说法中就可以看出,他所说的“文化多元主义”差不多就是“多元文化主义”,因此,学者们研究多元文化主义时,基本上都将其追溯到霍拉斯·卡伦的“文化多元論”。1916年,美国学者兰道夫·伯恩发表了《跨种族的美国》一文。同卡伦一样,伯恩批判了“美国化”,认为美国应当成为一个跨民族的“世界主义国家”。美国实用主义哲学的创始人约翰·杜威对上述看法表示了赞同。他指出,在面对其他种族的文明时,美国应当接受它们,博采其他种族的文明之长,汇聚不同文明的智慧和经验,这才是真正的美国民族精神。

  

   因此,总的来说,“文化多元主义”首先确认种族及其文化是相互捆绑的,其次主张美国应当承认文化差异并尊重其他种族和民族的文化,认为各种族及民族的文化应当和谐共处,但前提是要维持美国主流文化的主导地位,也就是说,在一种普遍性的文化框架内容忍少数民族及种族的文化。

  

   可以说,在20世纪上半叶,对“文化多元主义”的关注基本上都集中在理论界,美国普通民众对其知之甚少。不过,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随着美国社会日益多元化,“文化多元主义”日益成为美国政界、学界乃至普通公众所关心的热点话题之一,也正是从这个时候起,不同的思想流派都开始对文化多元主义进行理论探讨。其中,自由主义和社群主义虽然对文化多元主义的认识存在比较明显的差别,但它们基本上都认为应当尊重并且支持少数群体的文化及生活方式,因此为文化多元主义提供了相应的哲学基础。在自由主义和社群主义之外,也出现了一种比较激进的文化多元主义观点,它特别强调文化的平等,主张文化相对主义和文化“去中心化”,它还极力主张“差异政治”,认为应在基本权利之外赋予少数群体以差异的公民身份。

  

   可见,激进的文化多元主义的出现使文化多元主义的内涵被大大地扩展了。与早期的“文化多元论”相比,20世纪60年代后的文化多元主义更加强调不同种族民族及其文化的差异性,更加强调它们之间的平等地位,同时也更加强调主流文化对少数族裔文化传统的承认乃至优先对待。

  

   这样,到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美国社会对文化多元主义的深入讨论,学术界和大众媒体开始日益频繁地使用“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一词,并用它来替代“文化多元主义”(Culture Pluralism)。显然,多元文化主义这一概念继承自文化多元主义特别是激进的文化多元主义,而且,它们的内涵有着相当多的重叠之处,因此,有学者认为多元文化主义和文化多元主义是可以互换的、意义相同的词,而不少当代学者在探讨20世纪初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美国社会架构和文化态势的时候,也基本上是将这两个概念混同使用的。

  

   相关的论文及著作包括:不过,近二十年来,随着理论研究和实践的发展,与文化多元主义相比,多元文化主义有了更丰富也更复杂的涵义,学者们因此也开始有所区别地使用这两个概念。

  

   本文在探讨多元文化主义时,也将其追溯到文化多元主义,承认两者有区别,但也承认前者对后者的继承和发展关系,并在特定时候,将两者等同使用。

  

   从多元文化主义对文化多元主义内涵的继承和发展中,以及当前学界对多元文化主义的界定中,可以归结出多元文化主义的几点核心内容:(1)多元文化主义的基础是群体身份或族群身份,它认为不同的群体或族群拥有不同的文化及身份认同,并且特别强调这种文化上的差异和独特性;(2)多元文化主义认为所有族群的文化虽然存在差异,但它们在本质上都是平等的,少数族群的文化具有同多数族群的文化相同的地位,不应该有主流文化与非主流文化之分,因此传统的西方中心主义、欧洲中心主义、白人中心主义等都是错误的;(3)既然文化之间是平等的,那么就意味着所有的价值都不存在本质上的是非高低,因此也就应当倡导价值中立,对所有的文化及价值观一视同仁,甚至一些激进的多元文化主义会将非西方文化神圣化,几乎不容许对非西方文化或少数族群文化的批评;(4)在具体的公共政策上,多元文化主义反对“同化”政策,主张在政治、经济、教育等方面对少数族裔、妇女、LGBT群体进行倾斜性照顾,鼓励这些少数族群以群体身份来进行政治动员,反抗文化非正义,同时,倡导一整套“政治正确”的语言规范以确保上述群体不会被随意冒犯。

  

   不可否认,多元文化主义对美国社会有着重要价值和进步意义。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多元文化主义在美国朝野有了大批的支持者,不过,多元文化主义也激起了相当多人的反对,甚至,它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美国政治极化的重要推手。

  

   二、多元文化主义引发美国政治极化的三重理路

  

   多元文化主义从三个层面导致了美国的政治极化:一是支持多元文化主义与支持保守主义的思想家及学者的争论构成了美国政治极化的思想基础;二是多元文化主义的理念及利益诉求引发并加剧了民主党与共和党的矛盾与冲突;三是多元文化主义消解了美国的政治共识,冲击了美国的传统政治社会秩序,由此而引发了政治极化。

  

   (一)多元文化主义和保守主义的争论是美国政治极化的思想根源

  

   20世纪60年代以来,文化多元主义及其后的多元文化主义在美国高歌猛进,逐渐引起了美国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弹。一些保守主义思想家和学者,如内森·格莱泽、阿尔文·施密特、艾伦·布卢姆、阿瑟·施莱辛格、塞缪尔·亨廷顿等,纷纷著书立说,对多元文化主义展开回击,在思想界和学术界形成了一场“文化冷战”。

  

他们认为,多元文化主义及其主张存在如下几个方面的严重问题:(1)多元文化主义的过度扩张会导致并加深美国种族之间的冲突,甚至导致美国的分裂。由于受多元文化主义影响,受到压迫和歧视的少数群体的群体意识被唤醒,他们主张以集体为单位获得经济利益补偿,但同时也导致了少数群体之间的利益争夺,而且,当某一群体的利益无法得到满足时,其群体意识就会更加强烈,并进一步以群体为单位进行社会动员,进而演变成为一种严重的分裂力量,危害政治秩序和社会稳定。格莱泽、施密特和施莱辛格等认为美国的肯定性行动政策在少数族裔之间引起了诸多争议和矛盾,而且多元文化主义者要求在编写美国历史书时更加强调和突出少数群体的贡献,但他们认为这样做是在强调流血和冲突,因而会更加显现出美国白人在历史上对印第安人、黑人等少数族裔的压迫,进而引发少数群体对美国价值观的认同危机,并相应地产生出一种分离的情感.;(2)多元文化主义要求美国在中小学校中实行双语教育,以体现对少数群体文化的尊重,但格莱泽及亨廷顿则认为,由于语言是族群文化认同的基本要素之一,因此双语教育会阻碍美国对新移民的同化,也会延缓新移民对美国共同文化和价值观的接受和忠诚感的形成;(3)多元文化主义关注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的弊端,却忽视了其他文化特别是少数族裔的文化中也同样存在许多消极的甚至是野蛮的风俗习惯;(4)多元文化主义看似主张民主,但它特别强调群体的权利,而民主则是以个人权利为基础的,因此,它实质上是反民主的;(5)多元文化主义主张的“政治正确”虽然有很大的合理性,但过分强调“政治正确”也会产生许多负面后果,施密特就认为,多元文化主义在“政治正确”的名义下,“钳制人们的思想和言论自由,破坏了美国的灵魂”;(6)多元文化主义使越来越多的美国移民可以保留双重国籍、双重国民身份和双重忠诚,特别是人口众多的拉美裔移民居住集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多元文化主义   美国政治极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286.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 2021年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