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水法:胡塞尔现象学中的 “先验性” 与 “超验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5 次 更新时间:2021-03-25 12:45:26

进入专题: 胡塞尔   内在性   意识研究   现象学  

韩水法 (进入专栏)  

  

   摘要:“先验的”(transcendental)和“超验的”(transzendent),以及相应的,“先验性”和“超验性”,乃是胡塞尔先验现象学的核心概念,准确地理解和把握这一组密切关联的概念,对于理解胡塞尔现象学的工作、性质和目的,尤其他在认识论中所取得的成就,具有关键的意义。现象学在汉语学界已蔚为显学,不过,在准确地理解和把握胡塞尔现象学的根本宗旨、核心观念和基本性质方面,依然有待于从基础层面入手进行更为深入、细致和系统的研究和考察。同时,有关这一组术语的汉语对译的争论,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了汉语现象学研究中的某些理论弱点,分析这些争论有助于揭示这些弱点产生和形成的原因。

   关键词:先验的;超验的;还原;内在性;意识研究;现象学

  

   “先验的”(transzendental)和“超验的”(transzendent),以及相应的,“先验性”和“超验性”,乃是胡塞尔先验现象学时期的核心概念,准确地理解和把握这一组密切关联的概念,对于理解胡塞尔现象学的工作、性质和目的,尤其他在认识论中所取得的成就,具有关键的意义。现象学在汉语学界已蔚为显学,不过,在准确地理解和把握胡塞尔现象学的根本宗旨、核心观念和基本性质方面,依然有待于从基础层面入手进行更为深入、细致和系统的研究和考察,并且需参照现代认识论研究的最新进展和理论以甄综和评估。本文乃是这类基础研究中的一项工作,它以《纯粹现象学和现象学哲学的观念》第一卷为根据,集中考察先验的、超验的及其相关的概念,分析和梳理它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及与胡塞尔现象学方法之间的关系。在这个基础上,本文进一步讨论这组词语在汉语学界的不同译法及其根据和争论。胡塞尔现象学中的这组概念和相应的观念直接来源于康德哲学,因而它们汉译的争论又关涉到如何理解这组概念在康德哲学中的意义。据此,本文也将分析和讨论这个问题,并对这组概念在这两种哲学体系中意义的异同及其相互关系予以考察。最后将表明,维持这组概念及其词语的传统译法具有充分的理由。

   一、超验性

   超验性是一个深刻地展现了先验现象学理论困境的概念。现象学的宗旨是为自然科学奠定普遍而绝对的基础,胡塞尔认为,这样的基础就位于纯粹意识。当这样一个纯粹意识的区域通过还原和悬置建立起来之后,它不仅与外在的经验世界隔绝了,而且亦与自然科学和其他科学隔绝了。一旦真理、本质或纯粹意识沦为自己绝对封闭的区域中的东西,而不能对这个区域以外的经验世界产生作用,那么它们对外在的经验世界、自然科学和其他科学就失去了任何意义,现象学的原初目标也就无法达到,而胡塞尔强调这个外在的经验世界是真实地存在的。超验性的基本意义就是指,纯粹意识超越自己的封闭性而达到外在的经验世界这样一种意识行为及其性质。

   但是,超验性也引发和吸附了原本就蕴藏在现象学中的一系列问题,而有些问题原本就是意识研究的传统困难,如意识与外在经验的关系,外在的经验对象与它们在意识之中的表象之间的关系,直至最素朴也最困难的问题,即外在的经验对象无法进入我们的意识或大脑,它们是如何被表象的,或者我们如何能确定我们认识到了它们?这些问题在下面的文字里都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分析和讨论。

   (一)超验性是如何形成的?

   在意识研究领域,超验性这个概念必定要追溯到康德,正是他首次系统地建立了超验性的学说。与先验的学说不同,胡塞尔的超验性虽然具有与康德学说相同的若干因素,譬如它乃是意识的某种逾越自身的行为和性质,然而,在基本态度和原则上与康德学说则有很大的区别。超验性的基本意义在胡塞尔那里来自“超越”(transzendieren),而它的主要义项包括这样一种行为的本身、它的性质、它的对象,以及它的对象的性质,而后两项乃是最难理解、并且难以得到合理的和内在一致解释的部分。

   为了理解胡塞尔现象学中的超验性及其同簇概念和相应学说,我们现在首先要了解或者说回顾超验性的形成。这个问题可分作两个方面来讨论:第一,超验的领域是如何形成的?第二,超验的领域及其存在的超验性是如何形成的?这两个问题都源于现象学态度,而其行为就是还原。

   我们先来考察和分析胡塞尔所谓的自然态度与现象学态度。胡塞尔说:

   以自然态度,我们全然实行一切这样的行为,据此,世界对我们就在这里。我们单纯地生活在知觉和经验中,生活在这样的预设行为中,在这个预设里,物统一性向我们显现着,并且不只显现,还以“现成的”“现实的”等特征被给与。当涉及自然科学时,我们实行被置于经验逻辑的次序下的思维行为,在这种行为中,那些如所给与的那样被接受的现实性以思想的方式被规定,并且在其中,又根据这些直接被经验的和被规定的超验性推及新的超验性。在现象学的态度中,按原则的一般性,我们禁止所有这些认知的预设的实行,亦即,“我们把”那已经实行的预设“置入括号”,对那新的研究,我们不“参与这些设定”;不是去生活于其中和实行它们,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实行指向它们的反思行为,并且我们把它们本身把捉为如其所是的绝对的存在。我们现在完全生活于这样的第二层次的行为中,它的所与的东西是绝对体验的无限领域——现象学的基本领域。

   通过还原,人们进入了绝对体验的领域,而原先人们经验地、亲身地、现成地生活于其中的世界就成了超验的领域,而其中原有的一切也相应地变成了超验的东西。

   不过,依照胡塞尔现象学原则和理论彻底性的要求,人们可以发现,上述阐述的若干关键点是含糊其词的,从而造成理解的困难并掩盖了理论的困境。在这里我只分析其中的两点。第一,超验性起因于现象学态度,而胡塞尔却在自然态度之下谈及超验性,从而混淆了两种态度的界限。第二,从自然态度到现象学态度,意识主体经历了根本的变化,如果自然态度下的意识还是我们的意识,那么现象学态度之下的意识就是无人称的意识,这不仅是因为它被胡塞尔称为绝对意识,更重要的在于,现象学态度悬置和排除了外在的经验的空间关系和相应的经验意识,当然也就排除了经验的人及其躯体,因此,还原之后的意识不属于任何个别的主体,而属于某种抽象而一般的先验主体。第三,与前两点相关,现象学态度排除了经验的意识,并由此实际地造就了双重超验性。这一点《观念一》多处涉及,但没有展开。

   在所有这些假定之下,现在,属于作为我思的知觉本身之具体的实项成分是什么?很显然,不是物理的物,这完全的超验的东西——相对于全部的“显象世界”是超验的。但是,这全部的显象世界,无论如何被称作“纯粹主观的”,根据其一切的单个物和事件,也不属于知觉的实项的成分,它相对于知觉是“超越的”。我们要切近地思考一下。我们曾匆匆地谈论过物的超验性。现在有必要深入地观察以获知:超验物与对那意识到它的意识是什么样的关系,如何去理解这种本身令人迷惑的彼此关系。

   在这段话中,胡塞尔区分了三个层次,即物理的物、全部的显象世界和知觉。前两者对知觉都是超验的,而物理的物对全部的显象世界是超验的。因此,就如前面所指出的那样,超验性在先验现象学中具有双重性。现象学诸还原实际上排除外在的经验世界的两个层面,即物理的物和事件,以及相应的经验的意识或认识。于是,从现象学态度谈论超验性时,这种双重性就无可避免地会被带出来,尽管胡塞尔在描述和考察超验性并不那么自觉地提到和区分超验两重性。

   (二)还原与超验的双向回路

   所谓的自然态度和现象学态度,相应于现象学诸还原,对不同的区域采取了不同的看法,这一点是很显然的,而它同时造成了一个现象学的理论回路,这一点却是许多现象学研究者所未揭明而胡塞尔自己也并未清楚阐明的。通过还原,意识摆脱了外在的经验的限制,在理论上自我隔绝和自成一体。但是,纯粹意识本身仅仅是认识论理论,尽管就理论而言,它还具有本体论的意义,但是,对于物理的人来说,这种状况却远远不足够,况且对现象学为所有科学奠定基础这目标来说,它同样也是远远不足够的,所以还必须回到外在的经验世界。于是,超验性的问题就产生了:纯粹意识如何能回到这个世界,而这个被悬置的世界又因此而具有了什么样的特征?换言之,如果套用现象学视域的概念,那么自然态度和现象学态度的运用就导致了四种视域,即从自然态度看待外在的经验世界和纯粹意识区域,以现象学态度看待外在的经验世界和纯粹意识区域。从理论上来说,这四种视域都是可能的,但是,以自然态度来看待纯粹意识,其结果还是只将纯粹意识区域视为自然的区域,因此,严格来说,或许只有三种可能的视域。超验性是以现象学态度来看待纯粹意识之外的区域所导致的产物。这样,超验性既不是单纯外在的经验世界的特征,亦非单纯的纯粹意识区域的特征,而是两者贯通所引出的特征。

   胡塞尔以心理学态度和现象学态度来分析超验性时揭明了后者的行为特征。胡塞尔指出:“正如在每一个超越着(transzendierend)的统觉那里,在这里一种双重的态度也要以本质的方式实行。按照一种态度,那针对被统觉的对象的把捉的目光同时穿过超越着的把握,按照另一种态度,那针对纯粹地把握着的意识的目光同时穿过超越着的把握。”前者就是心理学态度,而后者就是现象学态度。由此,超验性就是这种超越着的意识行为——在这里是统觉——的特征。人们可以质问:何者在超越?超越的方向是哪里?简单的回答则是,正是意识在超越,超越的方向就是意识之外。不过,胡塞尔的心理学态度和现象学态度实际上分析了双重超越,因此,超越者分别是经验意识和纯粹意识,相应地,前者超越的方向是经验意识之外,指向空间中的物理之物和事件,而后者超越的方向是纯粹意识之外,即指向经验的意识,亦指向外在空间中的物理之物和事件。

   意识与包括心理的事件在内的物理的物和事件之间的关系这个认识论的传统困境,在胡塞尔现象学这里并未获得解脱之道,或闪现隧道尽头的亮光,相反,他为这个困难增加了一重难度,即现象学态度。因此超越就成了双重的,而如果我们承认现象学的真理和本质就是科学的基础,那么它就反而增加了人们把握外在的物理世界的难度,如果它要首先或同时超越经验的意识达到物理的物和事件,那么认识反而变得间接而非直接。或者说,在本质直觉中确立的直接性,在超验性中就变成了间接性。就此而论,超验性表明了胡塞尔现象学面临比康德物自身学说更大的理论困境,物自身尚可以通过理论论证的方式推论出来,因为在康德理论中感性直接关联外在的经验对象,而胡塞尔的本质直觉则位于双重的还原之后。

   超验性的困境也揭示了胡塞尔现象学的一种新思辨,即超验性具有另外一种双重性,只有在纯粹意识区域,超验性才得以成立,因此超验性从源头上来说乃是现象学的产物。与此同时,知觉,或者更一般地说,意识在自身的行为中始终处于超越自身而达到外在的经验世界的过程中,因此,以思辨的方式来说,超验性既在意识之内,又在意识之外。我们看到,在胡塞尔的观念内,就意识的意向的内在项来说,超验的东西就是意识相关项。

   行文到此,我们对超验性等一簇概念做一个概括。这一簇概念表明,胡塞尔关注和分辨了意识之中构成的对象与对物理的对象之知觉过程、物理的对象之间的重要差异。超验性、超验物和超越分别指示了三种不同的情形,或者用胡塞尔的词语来说,三种不同的实况性(Zust?ndlichkeit)。超验性是指以意识中构成的且有经验质料的认知,指称经验的意识以及空间中物理的物这样一种行为的性质。超验的物是指外在空间中的经验对象,而超越则是意识行为持续指向外在经验对象的这个行为本身。因此,虽然一般可以说,超验性乃是所有意识研究都必然碰到的困境,但是它在胡塞尔现象学中呈现得最为复杂。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水法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胡塞尔   内在性   意识研究   现象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69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