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水法:合理性和合理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 次 更新时间:2021-01-27 22:44:15

进入专题: 合理性   合理化  

韩水法 (进入专栏)  

   合理性理论是我们分析、规定现代社会的一种理论,就是说我们对现代社会可以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来理解、观察、思考:现代社会更理想的状况是什么,以前为什么会像现在这样的发展,它的整个规则是怎样的,我们怎么样来解释。所以,合理性是一种解释的理论。除了从法律、社会、经济、技术层面来观察现代社会,我们还可以从合理性来考察,来理解,来规定现代社会。这就是合理性和合理化。

  

   一方面,合理性和合理化确实具有技术的视角。一件事情怎么做最好,性能怎样达到极致。这确实有技术的色彩,但并不仅限于技术。合理性的动力不能来自于技术,技术本身不能成为自己合理化、有效化、不断创新、不断发明的动力源泉。这是不可能的。技术无法成为自身的动力。科学和技术始终来源于人,并取决于依照什么样的制度组织起来的人的生活方式,这是至关重要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现代社会就是一个合理性的社会,合理化的社会。而且这种合理化是各方面的合理化,不是单一的合理化。合理化的概念可以是单一的,但如果我们的观察角度是单一的,就会走向极端,出现问题。比如说,现代社会就是一个高GDP的社会,如果一个社会的全部都瞄准GDP的增长,那么,这个社会也肯定会出现巨大的问题。重大的技术发明的目的是使人的生活便捷和自在。保持环境,使自然不受到污染,这都要整合在一起。所以,现代社会的合理化是多向的,多方面的。合理化并不是单向的,强大的工业生产,经济能力要与自然环境协调起来。从而我们可以感受到,合理化是我们研究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维度。

  

   在西方,理性的概念是很早的概念。希腊人提到哲学的“爱智慧”就包括理性的方面。当然智慧不仅仅是理性,还包括激情,所以在西方有理性和激情之争。激情对人的生活也很重要,没有激情生活会相当无趣。希腊也有另外一种说法,就像尼采总结的,阿波罗日神精神代表理性,狄奥尼索斯酒神精神代表激情。理性在西方是个很悠久的概念。启蒙的时代是一个理性的时代,后来就由理性演化出了合理性的概念。

  

   合理性的概最早由马克斯·韦伯提出,他认为合理性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基本的特征。以资本主义为例,资本主义有各种各样的,掠夺式的、军事的、野蛮的。韦伯认为,只要你投一笔钱来获得更多的利润,这样的方式都是资本主义的。如果要掠夺肯定要配备武器、人员、马匹,这都属于投资;还有传统的田园牧歌式的资本主义,经营大型的企业、银行,这些在现代社会之前都有出现,在佛罗伦萨,在威尼斯。但是,合理的资本主义是在现代才出现的。所以,韦伯就提出用合理性和合理化的理论来分析现代社会,并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一种合理性的体系和制度出现在西方?

  

   在韦伯这里,这个问题的思考是跟现代的西方体系结合在一起的。现代社会的很多因素以前都存在,但是为什么合理化的音乐首先在西方出现,用数学的方式来分析音乐,改进乐器;绘画在所有的文明里面都有,但是透视法出现在西方,根据远近的不同,景物的大小符合一定的比例;建筑在任何一个人类社会都有,最简单的就是地窖式的架子,但是讲究合理化的、对称的、力学的建筑出现在西方。当然,韦伯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些例子会引起一些争论,所以这个问题我们今天不回答。我们主要看韦伯如何理解合理化。

  

   第一点,个人行为的合理化。韦伯认为,合理化可以用来理解一个社会的演进方式,并从个人角度提出了四种模式来理解个人的行为方式:目的合理、价值合理、情绪合理、习惯合理。目的合理就是达到某种目的采取最合理的方式。比如从A处走到B处,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最快的方式、最浪漫的方式、最安全的方式……每个人都会采取不同的行为。了解了一个人行为的目的就可以分析出他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行为。或者为了自己的理念和价值,比如有人不吃肉,或许是因为肉太贵了,或许是因为不杀生,一个人有这样的行为是因为他具有某种的价值观念。传统则是一个很简单的方法,以前是怎么做的,现在就怎么做。还有就是情绪合理,我以前有个朋友,跟人吵架就要骂人,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骂人以后会觉得愉快,这就属于情绪合理。

  

   后来这四种模式中比较容易被接受的就是目的合理和价值合理。尤其是目的合理,它不仅仅可以理解一个人的行为,也可以理解一个社会的行为。我们了解一个人的目的以后,就可以了解一个个人或者社会团体的行为理由,也可以推测接下来的行为。

  

   第二点,中间社会的合理化。什么是中间社会?既不是个人的也不是国家的,而是构成一个国家的系统、部门、或者一个层面,比如法律层面,经济层面,科学层面。中间社会的合理化比个人行为的合理化更加复杂。当我们说到一个中间社会的时候不是说科学本身,而是说科学这个活动可以在一个社会中最合理地展开,是构成中间社会的某个层面。现代西方社会的人们为做到这一点付出巨大的努力。比如,科学活动本身当然是要理性的,但并不是任何一个社会都允许科学自由的发展,让从事科学工作的人有做创造性工作的基础。中世纪的欧洲,基督教奉行地心说,这是与他们的宗教学说相符合的,因为上帝创造了地球和人类。但是,当时的观察方法已经很发达,人们通过科学计算和观察已经发现了很多问题。基督教为了维护地心说也创造了不同的假设,加了很多无用的东西来维持这个陈旧的学说,但还是不行。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说,太阳才是中心。如果太阳是中心,那么各个行星的运行就很容易解释。哥白尼在科学上的精神很强大,但他也知道这很危险,所以生前没有发表。后来布鲁诺发表了就被天主教烧死了。

  

   我们讲到西方社会的优势时也可以看到:西方历史上也存在非常残酷的一面,这就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复杂性。当时欧洲的情况不适合科学的发展,合理性当然就要消除这种宗教的干涉。不仅天主教,新教也是这样。第一个发现血液循环的赛威特被加尔文教烧死了。这当然不利于科学发展。当时的科学都是科学家个人的事业,有的人做了很好的研究,但是没有物质上的保障。后来才有了科学院、大学。大学教授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学说而受到惩罚就出现了终身教职。再后来,人们发现科学的发展需要大量的物质基础,于是就成立了各种基金会。我们可以看到:科学的发展在现代社会的合理化需要各种各样制度的支持,政治的、法律的、宗教的、生活的各种各样的保障。今天当然不会有人因为科学的发现而受到宗教的迫害,这就是一个合理化的过程。此外,还要防止不公正的出现,从事科学创造的人对公正这一点非常敏感,不公正感会影响到创造力,而且也会决定他们的去向。西方的知识产权保护非常严厉,就是因为要让创造性的活动有最合理化的条件。

  

   科学本身的合理化毋庸置疑,科学理论不断更新,不断最优化,像数学证明的不断优化,理论不断革新,这也是一种合理化。韦伯认为现代社会就有这样一种特征。

  

   法律也是这样,西方的法律体系是区别于中国的法律体系的。西方早期有民主社会,其法律是针对一群平等的人是。当然没有这么理想,因为有奴隶制社会,后来整个西方的文明中断了,又发展出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体系。在这个基础上又开始慢慢的合理化和简单化。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对所有人的一视同仁,以及法律本身的独立。法律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的,必然是独立的,不可以被外在因素影响。可以被影响的法律等于取消了法律本身,就没有意义了。规范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简单的执行应该是独立的。每个人都可以介入,就是非合理化的。西方的法律也不是向来就这样的,也有乱七八糟的时代,但是在不断地趋向合理化。

  

   韦伯认为现代西方社会的合理化实际是通过无数的中间社会的合理化建立起来的,比如为了经济自由的竞争,消除那些不合理的,妨碍自由竞争的因素,有一个非常长期的斗争,甚至是战争。美国独立战争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经济,为了抗议英国对美国的经济活动的限制。中间社会的合理化是现代社会合理化的重要层面。中间社会的合理化也包括宗教的合理化,现代基督教的发展就是“去巫”,相较于天主教中各种各样的法事,新教甚至连祈祷都没有,就凭信仰本身。这是中间社会的合理化,与个人行为的合理化不一样,在这里目的和价值结合在一起。

  

   第三点,整个社会乃至世界的合理化。这是建立在个人行为上的,个人行为与中间社会的合理化其实是密不可分的,单独一个人要让自己的生活合理化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在体系化的现代社会。在传统的田园牧歌式的社会当中,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可以处于社会体系之外,像桃花源一样,西方也有这样小的村庄和共同体,但在现代社会这是不可能的。个人总要在中间社会,在社会共同体当中生活,所以个人行为的合理化和中间社会的合理化是在一起的。国家的合理化也可以分解为中间社会的合理化,我们可以从各个层面来分析一个国家的经济、政治等等,尽管到最后我们都会看到一些相同的、最根本的因素。

  

   为什么西方人可以这样的合理化?韦伯提出了一个宗教的理由。我们今天讲的西方社会“理在情先”,不是不讲人情,而是人情要先服从于理。中国社会不能说都是,起码部分是“情在理先”,处理一个问题的时候,先讲个人之间的关系,情面先要照顾到。西方首先是法律社会,先讲理然后再讲人情,这是合理化的一个很重要特征。情在理先的社会是不可能合理化的,因为总有各种偶然的事件。如果我们要理解西方社会,这是一个简明的原则,要说万无一失,当然也不是。世贸组织是合理化的一个体现,欧盟也是合理化的体现。欧洲人以前不断地打仗,战争的普遍性和深入性远远超过中国,突然之间不打了,合作起来,海关干什么,边界干什么,建立一个欧盟。这就是国家与国家关系合理化的一种体现。联合国也是非常典型的世界合理化的一种体现,它改变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改变了整个世界的一个格局。

  

   我们要讨论合理性理论,分析个人的、中间社会的合理化,追踪这种合理化得以实现的条件和动力在什么地方,这是不是仅仅为西方人所固有。这就要返回到我们前面讲的这些制度,合理化是这些体系当中不同的层面相互作用的结果,不是一个单一的事情,这些因素综合作用造成了合理化得以实现的条件。如果这个过程并不仅仅是西方所固有的,每个人都会有这种要求,那么从哪里突破,从哪里开始,原动力是否足够强大,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社会会有很大的差别。

进入 韩水法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合理性   合理化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760.html
文章来源:乾元国学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