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致元:明代对凤阳府的灾蠲和灾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7 次 更新时间:2020-10-15 08:34:30

进入专题: 明代   灾蠲   改折   蠲免   税粮  

周致元  

   摘    要:

   明代的灾蠲包括报灾、覆踏和蠲免等基本程序 , 只有皇帝和监国的太子有权下令灾蠲。明代灾蠲的频率随着制度的完善而提高。明初的灾蠲不轻易推行 , 但却常常将税粮全部免去。明代灾蠲的内容主要是粮草。弘治以后只免存留 , 不免起运。明中后期常常要免拖欠多年的税粮。弘治时定下了根据受灾程度确定蠲免份额的原则 , 是荒政史上的大事。明代对灾区实行的税粮改折主要在嘉靖和万历两朝发挥作用。改折的份额依据受灾的程度决定。灾蠲过程中有贪官横行 ;灾蠲的最大受益者是地主

   关键词:明代; 灾蠲; 改折; 蠲免; 税粮;

  

   蠲免是一种古老的救灾手段, 发展到明朝, 已成为比较成熟的救灾制度。本文即力图动态地考察明代灾蠲的发展演变过程。同时, 《明实录》是唯一的能在200多年历史中不间断地记载全国发生的灾荒及其救灾措施的史书, 因而依据《明实录》统计出的灾蠲措施应能较为完整地反映出明代灾蠲制度推行状况的全貌。而且, 全国各地自然条件差别明显, 且各地受封建国家的关注程度也有较大的差异, 难以做到通盘考虑。而地处准河流域的凤阳府是个灾害频发的地区, 同时, 又因这里是开国皇帝的桑梓, 因而, 各种救灾措施也随着自然灾害的发生而不断推行。本文即以凤阳一府为中心, 以《明实录》中对凤阳一府灾蠲记录为依据, 由明代官府对凤阳一府的灾蠲政策, 窥见明代荒政的一鳞半爪。

  

   一、明代灾蠲的程序、频率和对象

  

   首先, 从灾蠲程序来看, 灾蠲是一项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 有一系列严格的制度来确保其实施。每当某地自然灾害发生后, 在救灾措施推行之前, 须先由地方官向户部报告灾情, 称为“报灾”。洪武十八年, “令灾伤去处有司不奏, 许本处耆旧连名申诉, 有司极刑不饶。”1这条规定是要求地方官绝不能隐匿灾情。洪武三十年, “凤阳县自五月至八月不雨, 禾稼不收, 耆民许景文等来言, 诏蠲其租。”2洪武三十一年, 凤阳府“耆民胡官一诣阙言岁旱, 稼穑不收。”3这就是说, 平民百姓拥有直接向中央报灾的权力。朱元璋之所以赋予了百姓们这样的权力, 显然是由于他在元朝末年的灾荒中有过家破人亡的悲惨经历。朱元璋和别的统治者相比, 更能了解灾民们在灾荒中的实际需要。

   报灾过后, “转达户部立案具奏, 差官前往灾所覆踏是实, 将被灾人户姓名、田地、顷亩、该征税粮数目造册缴报本部立案, 开写灾伤缘由, 具奏。”4这就是报灾过后的核实过程, 称为“覆踏”。在《明实录》关天凤阳一府的救灾记载中, 的确有不少灾蠲事例之前, 有一个覆踏的过程。如洪武三十年十月, 凤阳县因为耆民许景文报灾, 按正常的程序, “户部以为未得其实, 请遣人验之。”而朱元璋却说:“天旱, 众人所共见, 况凤阳, 朕之乡里, 民何敢欺?”于是, 省却了覆核这道程序。但这恰恰说明了, 早在洪武时, “遣人验之”这道程序就成了灾蠲制度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到了永乐二十二年, 凤阳、五河等县水灾, 皇帝对户部的夏原吉说:“其遣人核实, 今岁粮刍悉免之。”5此后, 灾蠲之前由皇帝下诏, 户部执行的“覆实”或“覆视”等记载在《明实录》中频繁出现。

   经过了报灾和覆核之后, 灾蠲就可以付诸实施了。蠲免的决定权在皇帝手中。因为全国赋税都归皇帝个人所有, 所以只有皇帝才有权将一部分赋税恩赐给小民。“皇明祖制, 凡优免税粮, 当内定于心, 临期便决”6。《明实录》中的灾蠲记录都是以“诏”或“命”的方式出现。如果说有什么例外的话, 那就是永乐年间的太子监国之时。永乐八年正月癸巳条, “皇太子以去年江北水患”, 对凤阳等地区“悉免其年被灾田租”。到了成祖晚年, 实录永乐二十一年八月丁丑条, “皇太子谕户部尚书郭资曰, ‘今年南北直隶并山东郡县水旱之处, 粮皆无出, 而有司征索不已, 甚为朝廷敛怨, 其悉蠲之’”。可见, 只有皇帝和监国的皇太子才有权力作出蠲免的决定, 其他任何人都无权将本属于皇家的赋税送给灾民。

   其二、从灾蠲的频率来看, 我们将《明实录》中涉及凤阳府的灾蠲事例统计成下表7, 然后依据表中的内容, 对明代的灾蠲频率变化作出分析:

   依据上表中的有关数据, 可以看到, 明代对凤阳府的灾蠲频率有一个明显的变化过程。灾蠲从洪武年间就已开始了, 洪武皇帝统治的30多年间, 对凤阳一府的灾蠲次数却少得可怜, 仅有4次。但这决不意味着洪武年间的凤阳百姓受皇帝恩惠偏少。永乐年间的灾蠲频率较洪武年间增加较大, 基本上每两年就有一次。然而灾蠲频率的增加并不意味着永乐皇帝较洪武皇帝和建文帝更能体恤民瘼, 实际上是灾蠲制度走向完善的一种表现, 具体地说, 永乐时朝庭学会了对灾区粮草实行部分蠲免的灾蠲方式, 对此, 后文再讨论。

   上表中, 到了成化年间, 灾蠲次数又有了很大的增加。据万历《明会典》卷十七记, “成化十九年奏准, 凤阳等府被灾, 秋田粮以十分为率, 减免三分。”此事被载入《明会典》一书, 意味着这种做法已形成为一种制度。这是将灾蠲过程中蠲免部分税粮的做法纳入制度化的轨道。这也是灾蠲在成化年间次数明显增多的主要原因。

   此外, 建文、泰昌时期没有灾蠲, 万历二十一以后的灾蠲也变得很少。这其中的泰昌是因为时间短, 而建文、和万历后期的战乱, 导致财政入不敷出, 这是史学界早有公论的事实。笔者对《崇祯长编》也进行过搜检, 发现其中也绝少有灾蠲的记载。由此, 战乱对国家荒政措施的影响可见一斑。

   其三, 从灾蠲的对象来看, 明初凤阳一府的灾蠲并未将军士列为蠲免对象, 蠲免主要针对受灾的农民。到了正统时, 实录正统五年二月丁酉条记:“免中都留守司、凤阳八卫……被灾屯粮”。这意味着蠲免对象扩展到屯田军士。此后针对屯田军士的灾蠲就一直不断。此后, 《明实录》中约有一半的灾蠲都将屯田军士考虑进去, 这是因为凤阳作为明朝的中都, 驻有大批的军队。至于为何在明中期以后才在灾蠲时将屯田军士与农民一视同仁?这是与屯田军士的处境分不开的。明朝初年, 凤阳府——尤其是凤阳县一带, 肥沃的土地主要由屯田军士和管理陵寝的署户占据, 但后来, 军屯制度很快遭到破坏。也就是在正统三年时, 全国“逃故军士一百二十万有奇”8, 占全国屯田军士的一半。据王毓铨先生对《明实录》的统计, 明代屯田军士的土地被占夺的事例是从宣德和正统年间开始大量出现的的9。由此, “屯政稍弛”正是在正统前后开始的事。在屯田军士受到沉重剥削而不得不靠逃亡来反抗苛政的前提下, 他们的抗灾能力自然也就大大减弱, 也就成为国家救灾恤患的帮助对象。

   此外, 灾蠲主要是针对有土地的受灾农户, 而广大的无地佃农在灾蠲中是得不到好外的。如万历十五年, 因为“陕西亢旱, 江南大水, 江北蝗虫, 河南被黄河冲决, 灾伤重大”, 内阁首辅申时行对皇帝说:“至无田无室之民, 蠲免所不及者, 不加赈恤, 则饿死道路。”10其实早在此事的前几年, 御史陈用宾“以淮、凤等府灾伤”, 指出了在救灾过程中“所赈贫民, 贫民未必有粮;所蠲富民, 富民不系饥困”11的现象, 这些都告诉我们, 明代统治者将蠲免和赈济两种救灾手段, 分别用来抚恤灾荒中的地主、自耕农和佃户, 而灾蠲只是针对地主和自耕农的救灾措施。

  

   二、蠲免的内容与数额

  

   水、旱、蝗等常见的自然灾害主要是通过破坏农业生产, 产生对人类生活的危害。根据这个特点, 灾蠲的主要内容是附着在土地上的田赋。《明实录》对田赋的称乎较为复杂, 有“田租”、“田赋”、“粮”、“秋粮”、“夏粮”、“租税”、“税粮”等, 其中对屯田军士的蠲免内容则称“子粒”。明代的税收中也包括马草, 而且马草还是明代税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因而, 灾蠲也时常涉及到马草。

   在粮草之外, 灾蠲只是零星地涉及到其它内容, 在此, 不妨将《明实录》中关于凤阳府的有关事例列举出来:

   徭役 洪熙元年七月癸亥条, “上御西角门, 谕行在工部尚书吴中曰:‘凤阳诸处民力艰难, 况是太祖龙兴之地, 所宜优厚。前起营建山陵人夫, 宜悉停止’”。成化十二年三月辛酉条, “凤阳县奏:近奉旨修凤阳城, 而本县正当岁欠, 重以工役, 民实难堪。乞暂停其役, 以待丰年。事下, 工部请巡抚、守备等官勘议, 从宜处置。从之。”

   物料 宣德九年八月乙丑条, 明宣宗谕凤阳等地, “今夏旱蝗荐臻, 凡灾伤之处, 民多缺食, 朕闻之恻然。但系工部派办物料, 即皆停止。”这是将物料直接免去。随着嘉靖以后赋役制度的改革, 有的物料折合成银两, 在灾蠲制度中也有所反映。隆庆三年十月庚午条, “以水灾免征凤阳……铁、麻料价银一年。”隆庆三年十一月庚午条, 减凤阳等部分地区“军饷银三万一千二十八两, 并免凤阳府民壮银八千六十两。”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己卯条, 对凤阳府“蠲十八、十九年以前药材、猪、羊银两。”

   丝 成化七年十一月丙午条, “以水灾免直隶凤阳府泗州、天长、盱眙、宿州……诸县夏税麦九万二千一百余石, 丝五万九千二百余两。”

   综上所述, 明代灾蠲所涉及的内容主要是粮和草这些农业生产的产品, 体现了传统社会农业生产占绝对统治地位的特点, 也反映了自然灾害对农业生产的危害之大。同时, 由蠲实物到免银两的变化, 是明代赋税改革在灾蠲制度中的反映。

   此外, 明初蠲免的粮草都是当年或上年的税收, 蠲免活动体现了国家对自然灾害给农民造成的损失的认可。但到了明中后期, 蠲免内容中越来越多地涉及到多年前拖欠的税粮。《明实录》正德五年三月辛未条, “以水旱免湖广、河南、山东、贵州、浙江、江西、陕西、山西、四川、广西及应天凤阳┅┅等处正德三年逋税五百五十五万六千四百一十四石有奇”。从这条材料来看, 到了正德年间, 包括凤阳府在内的全国大多数地区都拖欠了国家的税粮, 而且, 整个拖欠数额是巨大的。就凤阳一府而言, 《明实录》一书中记录的拖欠税粮事例大多数都是万历朝的事。万历十年九月辛未条, “淮、凤等府拖欠改折漕粮, 万历七年以前带征者, 准免一半”。虽然这蠲免的原因是因为皇子的出生, 属恩蠲的性质, 但这毕竟说明了万历十年时凤阳府的小民已欠下了皇帝不小的一笔税粮。其后不久, 万历十二年二月辛酉, “免淮、扬、凤三府, 徐州一州万历二年起至六年止未完钱粮”。这次蠲免的原因《明实录》中也未加以说明, 但这蠲免本身却告诉我们, 万历时淮河流域的小民欠下了皇帝十年的税粮。而万历三十一年十月丁酉条的记载就更能说明问题了:

   寿、凤等十五州县未完二十八年以前, 起运徐州并本府定仓麦石, 候丰年带征。存留各仓钱粮, 查照州县原欠, 尽数蠲免。二十九年起存各仓钱粮, 照旧征解。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 这次的蠲免的原因已在文中有说明, 是因为“被灾”, 因而这次蠲免属灾蠲;其次需要关注的是, 包括凤阳在内的大面积受灾地区拖欠国家几年的税粮都属于“起运”, 而起运粮按弘治事例是不在蠲免之列的。据此, 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明朝中后期的许多次灾蠲已不单纯是统治者对受灾者的恩赐, 而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试想, 农民已有十几年不能完纳钱粮, 旧债未偿, 新税又增。眼看着农民们已没有可能将多年累积的税粮完纳, 封建国家只好借灾蠲的时机, 将十多年前的债一笔勾销。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明代   灾蠲   改折   蠲免   税粮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175.html
文章来源:中国农史. 2002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