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利布曼:乌克兰危机、俄经济危机和欧亚经济联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1 次 更新时间:2015-08-27 20:09:32

进入专题: 欧亚经济联盟   地区主义   经济危机   乌克兰危机  

亚历山大·利布曼  

   一、引论

   欧亚地区主义(Eurasian regionalism),这一长期被学者忽视的概念似乎重新在各类文献中获得关注。[ 近期就此议题进行长篇论述的学者包括A. Libman, E. Vinokurov, Holding- Together Regionalism: Twenty Years of Post-Soviet Integration,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2012; E. Vinokurov, A. Libman, Eurasian Integration: Challenges of Transcontinental Regionalism,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2012; R. Dragneva, K. Wolczuk (eds.), Eurasian Economic Integration, Cheltenham: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2013; Yulia Vymyatina, Daria Antonova, Creating a Eurasian Union: Economic Integration of the Former Soviet Republics,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2014; P. Dutkiewicz, R. Sakwa (eds.), Eurasian Integration: The View from Within, Abingdon: Routledge, 2015; LSE, “The Geopolitics of Eurasian Economic Integration”, LSE Ideas Report, 2014; M.A. Molchanov, Eurasian Regionalism and Russian Foreign Policy, Farnham: Ashgate, 2015.]之所以会如此,部分是由于欧亚地域新型地区组织的出现:2010年成立的俄白哈关税同盟以及2015年成立的欧亚经济联盟。如今,研究俄罗斯外交政策[ E.W. Rowe, S. Torjesen (eds.), The Multilateral Dimension of Russian Foreign Policy, Abingdon: Routledge, 2009; C.R. Savietz, “The Ties That Bind? Russia’s Evolving Relations with Its Neighbors”, Communist and Post-Communist Studies, 2012, No.45, pp.401-412.]、经济现代化[ C.A. Hartwell, “A Eurasian (or a Soviet?) Union? Consequences of Further Economic Integration in the 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 Business Horizons, 2013, Vol.56, No.4, pp.411-420.]、国内政治[ N.Jackson, “Trans-Regional Security Organizations and Statist Multilateralism in Eurasia”, Europe-Asia Studies, 2014, Vol.66, No.2, pp.181-203; A. Obydenkova, A. Libman (eds.), Autocratic and Democratic External Influences in Post-Soviet Eurasia, Farnham: Ashgate, 2015.]以及政治思想[ E. Ismailov, V. Papava, Rethinking Central Eurasia, Singapore: Central Asia – Caucasus Institute, 2010; K. Moldashev, M. Hassan, Russia in the Pursuit of Eurasian Integration: Developmental Regionalism or Identity Project?, Mimeo, 2015.]与经济理念[ K. Darden, Economic Liberalism and Its Rivals: The Formation of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among the Post-Soviet State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和变化中的全球政治格局等议题的学者经常对这些组织进行讨论。有些研究甚至将这些后苏联空间的地区组织放到更为宽泛的比较地区主义(comparative regionalism)语境之中。[ K.J. Hancock, Regional Integration: Choosing Plutocracy,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2009; K. Moldashev, M. Hassan, The Eurasian Union: Actor in the Making?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Development, forthcoming, 2015; T.A. Börzel, V. van Hüllen(eds.), Governance Transfer by Regional Organizations,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2015; S. Dosenrode(ed.), Limits to Regional Integration, Farnham: Ashgate, 2015.]欧亚地区的急速变化与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一起发生作用,促使欧亚经济联盟赢得更多的关注。同时,危机本身也对这些地区组织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需要进行深入的学理分析。

   本文旨在引入一些有关欧亚经济联盟发展轨迹变化(假设存在变化)和2014至2015年期间欧亚地区的危机——乌克兰政治危机以及俄罗斯经济危机——的观察变量:在本文写作完成之时(2015年4月),这些相互关联的危机仍在持续,而危机的未来很难预测。不过,我还是会就这些危机对欧亚经济联盟造成的可能影响作出一些猜测。在我看来,这些影响都是基于一个高度现实主义的假设,即两个危机本质上都是长期性的,并将塑造未来数年内欧亚地区的发展。因此,危机对于欧亚经济联盟的影响很有可能是持续性而非暂时性的。也应该承认有爆发其他危机和冲突的可能性,它们将改变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态势(譬如,改变对中国的态度或年长领袖统治的欧亚国家发生权力转移);这些事件未来可能无法预知,却会增强本文所讨论的进程的复杂性。

   本文的结构如下:第二部分介绍欧亚地区主义的现状以及俄白哈关税同盟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进程。第三部分着眼于乌克兰的政治和军事危机及其对地区主义的影响。第四部分讨论俄罗斯经济危机在这一环境中所扮演的角色。第五部分主要关注危机如何影响欧亚地区主义发展的重要一步——2014年5月欧亚经济联盟条约的签署——并尝试对欧亚经济联盟未来发展作出预测。最后是结论。

   二、欧亚地区主义的现状

   地区一体化在欧亚地区并非是一个新现象,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苏联解体。然而,欧亚地区的地区组织的成效直到今天仍十分有限。它们中的大多数甚至可以被视为一套“一体化仪式”,因为很多国家在签署协议之时根本就没有将其付诸实践的意愿[ E. Vinokurov, A. Libman, Eurasian Integration: Challenges of Transcontinental Regionalism, 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2012.]。有些学者认为,欧亚地区主义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促进一体化,而仅是一个工具,其作用在于和平解决苏联解体后衍生出的国际冲突。[ M.B. Olcott, Central Asia’s New States: Independence, Foreign Policy and Regional Security, Washington: U.S. Institute of Peace Press, 2009.]不过也有例外:独联体国家基础设施产业之间的部门合作、俄白联盟的一些合作项目以及于2006年成立的致力于提升区域合作的欧亚发展银行(Eurasian Development Bank)。但是,作为一项规则,欧亚地区主义并没有带来什么实际成效。

   自2010年俄白哈关税同盟成立以后,这种状况发生了惊人的转变。该同盟的发起者——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以及俄罗斯三国——早在1995年就组建了关税同盟。但此次成员国事实上都遵守了承诺。特别是新的关税同盟引入了三项创新:它创建了共同的关税编码和关税税率,并列入所有成员国法律;它将贸易领域的决策权授予给一个超国家机构——原关税同盟委员会,现欧亚经济委员会处理;它取消了关税同盟成员国内部的海关检查,从而消除了一个主要贸易障碍。[ A. Mktrchyan, “Tariff Changes and Non-Tariff Trade Costs: An Assessment of the Eurasian Customs Union”, EERC Working Paper No.14E, 2013.]与此同时,关税同盟的相关规定并不表示成员国之间取消进口配额制度,这仍是主要的贸易障碍。[ D. Tarr, “The Eurasian Customs Union among Russia, Belarus and Kazakhstan: Can It Succeed Where Its Predecessor Failed? ”, FREE: Forum for Research on Eastern Europe and Emerging Economies Working Paper, 2012.]随之而来的2012年签署的俄白哈统一经济空间协定,放开了资本和人力的流动,并引入了国家间宏观经济协调一些形式进行管理。

令一些后苏联空间地区主义的观察者及学者感到惊异的是,该关税同盟在有效运转,但是鲜有文献讨论其有效运转的原因。绝大部分观察该关税同盟的研究都将重点放在俄罗斯支持该组织这一原因,几乎都在讨论俄罗斯决策的根据(例如,俄存有平衡欧盟实施的睦邻政策及东部伙伴关系的考量[ L. Delcour, H. Kostanyan, “Towards a Fragmented Neighborhood: Policies of the EU and Russia and their Consequences for the Area that Lies in between”, CEPS Essay No.17, Brussels, CEPS, 2014.])。不过,虽然这种说法可以解释为什么俄对欧亚地区主义的兴趣大增(过去俄一直对欧亚各国间的区域协议不感兴趣),却并没有解释为什么白俄罗斯以及哈萨克斯坦同意加入。有两种可能的解释:第一,关税同盟可以被视为一个“危机驱动”区域一体化的例子——哈萨克斯坦受到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重大打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欧亚经济联盟   地区主义   经济危机   乌克兰危机  

本文责编:liucha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743.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研究》2015年第3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