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子君:黑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9 次 更新时间:2016-01-12 16:41:38

侯子君  

  

   黑话就是我说的话,不是所谓的江湖语言,虽然我也曾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人物。我是谁?梁山好汉黑旋风李逵是也!我成就了以拙劣的人生质量获得了巨大名声的传奇,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是货真价实的黑、如假包换的黑。我说的话当然就是黑话,这是毫无疑问的。

  

   生命终结之后,我摆脱了肉体的灵魂变成了飘忽徘徊在大地上空的风,真正的黑旋风。

  

   一般人认为,死后或者进天堂,或者下地狱,其实还有第三种,像我一样,在天与地之间永久地徘徊,虽然居无定所,但是可以永远做着借尸还魂的梦。

  

   1

  

   能在半空中俯瞰这个我一直基本是平视和仰视的世界肯定有不一样的精彩,灵魂摆脱了肉体的束缚应该感到格外的轻松,我当时好像不是这样,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身上更多的是生命终结的失落。我更加深刻地理解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句话的深刻含意。还是活着好,活着能吃肉、能喝酒、能拿斧子砍人,死了这一切都没了,我成了真正的孤魂野鬼。

  

   很多时候,我沉浸在童年和少年的回忆中,尽管我的童年和少年乏善可陈,和我后来波澜壮阔的人生根本没法比。

  

   我出生在沂州沂水百丈村,这是个山青水秀,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当然,我的出现,使诗情画意霎时变得无影无踪。我出生时哭声极为响亮,嗷嗷的,村里一直认为自己叫声最响亮的几头驴大骇,从此不再肆无忌惮地叫了,这为俺今后路见不平(也不见的是真的不平,平不平得看俺当时的情绪)一声吼,风风火火闯九州奠定了深厚的基础。俺的形象基本上算比较丑,很像一条挣扎扭动的黑鲶鱼。

  

   黑,对我来说,应该是极其正常的,因为我的父亲就是因为黑闻名遐迩,他的名字就叫李黑。

  

   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农民,在村里有一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李黑在村里一个名叫李白的地主家做长工,生活虽然艰难一些,也还基本上过得去。说实在的,后来的梁山好汉虽然号称农民军,像我这样的根正苗红的并不多。

  

   我出生时,李黑正在挥着板斧劈材,——后来这板斧成了我的杀人工具,成了与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时,他的心里有点憋闷,一直皱着眉头,他主要还是有点担心家里又多了一张吃粮食的嘴,看了俺样子,他精神头儿一下子上来了,厚嘴一下子咧开了:

  

   儿子为什么这样黑,为什么这样黑?

  

   唉,黑得好像,黑得好像刚挖出来的煤,

  

   他将来干活一定是把好手,打架也不会吃亏!

  

   呵呵,这家伙,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一个棒劳力啊!

  

   老人家唏嘘感叹了一阵子,就翻出家里仅有的一点碎银子找地方喝酒去了。

  

   我明白,他老人家犯了个错误,以为黑就一定会和农民、劳动联系在一起。后来一千多年后,有一个肤色和我差不多的人当上美国总统,我以为他会把我当成祖师爷供奉起来,其实犯的是和俺家老爷子一样的毛病。一厢情愿,绝对一厢情愿!其他肤色和我相近的人欣喜若狂也基本上是狗咬尿泡空欢喜!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来破坏的,俺是一个不把这个世界破坏得一塌糊涂誓不罢休的人。

  

   我破坏欲来自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从我懂事起,我就认清了一个事实,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与我和我的家庭无缘,比如美食、美宅、美景,当然,那时对美女还没感觉,——都是属于李白那些人的。既然和咱无关,那就根本没有怜惜的必要了。

  

   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李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因为在我们家里他可以自由打骂任何人,母亲、哥哥还有我。稍大一点我才明白,他在家里厉害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外边不厉害,窝囊气受得太多!他在外边不管谁都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儿,我内心免不了对他有些蔑视,发誓长大一定不做李黑这样的人。

  

   我和哥哥李达挨打时态度截然不同。李达一挨打就哇哇哭个不停,像个娘们,讨厌死了。我是瞪着一双牛蛋一样的双眼看着李黑,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我从出生起,就皮糙肉厚,他的巴掌落在我的身上,基本上没有什么感觉,一开始,他老人家打起我来,如一个现代的女人进商店给自己买衣服,下手比较狠,而且是越战越勇,不过后来,他手上的力道、速度开始就慢慢递减了,再后来,打我基本上就是形式大于内容了,走走过场而已。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李黑又给我了个小名,叫铁牛。  我后来抗击打能力无与伦比,和李黑经常打俺有很大的关系。

  

   种种迹象表明,我身上很多东西都有李黑遗传的影子,比如我和李黑一样都力大无穷;比如喝酒赌博,当然我喝得更猛一些,赌得更大一些;比如后来我砍人的动作和他砍柴的动作如出一辙,嘿嘿,这个区别可能更大一些了,想想他老人家也挺不容易的,一辈子用斧子砍柴,结果活得窝窝囊囊,我用同样的这两把斧子改成了砍人,就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高官得作骏马得骑。这正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我从小就喜欢直来直去、横冲直撞,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从小对当农民干农活一点兴趣都没有。好动,有点像现在孩子的多动症,经常弄得家里鸡飞狗跳,母猪嗷嗷叫。这也给李黑给我施加暴力提供了充足的理由。

  

   有一天,我忽然对李黑的两把板斧感了兴趣,这两把板斧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两把板斧的样式好像并非完全是劈材的工具,我怀疑我们家的祖上可能从事过其他职业。

  

   我一伸手,一手一支把斧子举了起来,斧子每只60斤!那年我的年龄还不到十岁,

  

   当时李黑不在家,母亲看了激动万分,说:俺铁牛将来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一定是个大英雄!

  

   后来,我没事儿就爱拿着斧子瞎比划。

  

   母亲温柔娴淑,是标准的贤妻良母,在我们家是最勤劳的人,对我有些溺爱,不知为什么,坚定地认为我是个不凡的人。

  

   我还有一个特点是食量大得惊人, 母亲经常把自己吃的那份给我一大半,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我还经常强占我的哥哥李达的食物,这使得他虽然和我的生活环境一样却骨瘦如柴。

  

   每当这个时候,李黑总是咧开大嘴笑起来,用赞赏的口气说:这小子,真他娘的黑!

  

   我很快就悟出了我受用终生的“黑”的另外一个意思。

  

   我经常和村里其他的孩子发生冲突,原因是我强壮的身体需要大量的的食物但是食物却经常处于短缺状态,他们那些家伙身体瘦小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吃的食物却源源不断,对此我非常忿忿不平。还有,在他们眼中,我狗屁不是,虽然长得比他们黑。那就好吧!我就用拳头来证明我是谁。家里的食物满足不了我了,我就开始抢左邻右舍的和我差不多大甚至比我大的孩子们的食物,他们看见我就跑,但是,就他们的小身板儿,想跑过我,门儿都没有。

  

   别说孩子,大人我也不怕!有一次,我听见几个大人在议论我父亲李黑,无非是说他如何吝啬如何窝囊之类的事儿,我摸了一块石头,砸了过去,其中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怒气冲冲地向我走来,我又摸起一块石头攥在手里,他远远地用手指了指我,虚张声势地乍呼了几句,竟然走开了,显然是怕了。

  

   我吃东西,孬好不嫌,只要是人吃的东西我都能吃,人不能吃的,我也能凑合,我就不举例子了,免得你们听了恶心。我们生活的是山区,这里虽然闭塞,但只要不过分挑拣,食物还是能找到的,这也是我生活在这个食物时常短缺的家庭仍然能膘肥体壮的另外的一个原因。

  

   我经常闯祸, 对此,我的父母对我的态度截然不同,李黑除了打我之外,认定我这一辈子是完蛋了,肯定不会有什么出息,我母亲的观点是他的儿子也就是我总是对的,如果我打了对方,她老人家会说,他怎么不打别人,打你就有打你的理由,我抢了别人的食物,她会说,知道他这样,你还拿好吃的在他身边晃悠,他不抢你抢谁啊?

  

   李黑竟然想到了让我去读书,读书的学费是他向东家李白借的。

  

   他对我说:黑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所以拿毛笔蘸着墨汁写黑字也应该是我们的强项……当然,你爹我不会写字是你爷爷没给我机会,否则全村写字最好的应该是你爹李黑而不应该是现在的李白。钱是从东家李白那儿借的,爹发誓不再赌博好好干活供你上学,你一定不要辜负爹娘的期望,要画就画最黑的道道,要写就写最黑的文字。

  

   他老人家还说了许多诸如“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之类的话。

  

   这里面当然有哄骗的成分,真正的原因是换一种方式管教一下我。

  

   到了学堂真的拿起毛笔来我感觉就不是那回事了,远远不如斧子在手中那样听我使唤。但是我还是坚持着写完了老师安排的作业,我偷偷瞥了一样我的同学李白的儿子李太白,他写得非常认真整齐。

  

   老师是一个干巴老头,低头看了看我交的作业,眉头就皱起来了,说:李逵,你这是鼓捣的什么?

  

   我连忙解释:报告老师,我这个不是写的字,是画的画。

  

   老师说:那你说,你画的这是什么?让我长一下见识!

  

   我回答:我画的是自画像。

  

   老师说:怎么看不见人,没人啊?

  

   我说:我画的的是黑夜里的我,夜黑,我也黑,所以什么都看不见了。

  

   其实,我交的作业,是一张全部涂黑的白纸!这虽然有恶作剧的成分,但同时使我又悟出了一个道理——黑能把所有的不平找平喽!好比阳光下所有的东西都是有差别有层次有等级的,黑夜一降临就都看不见了,也就都一样了。看起来,黑的力量很了不得!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2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