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子君:老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4 次 更新时间:2014-11-30 21:25

侯子君  

作者附注:本篇小说写于二十几年前我刚参加工作后四、五年左右,当时的心情可能是有些郁闷,就在业余时间捣鼓出了这么一篇东西。还煞有介事地在题目后写上了这样一句话:“谨以此文献给默默无闻地工作在税收基层岗位上的税收工作者”,写完也没拿出去发表,后来就找不到了,最近,在一次翻箱倒柜时一不留神找到了,现在拿出来晒晒,供大家批评,小说中税收工作环境和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那时候国地税机构还没有分设。

老张文化程度不太高,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儿,这是大家公认的,所以每当上下班路上或者闲聊时总有人问:“哎,我说老张,你这么老实,怎么能干税务?”

对此,老张一概是咧开厚嘴一笑:“这不也干了二十多年了,不是干得挺好的吗?”

“您怎么干了这么多年,连个所长也没混上?”老实人就这样!总有人拿些令人尴尬的问题取笑。

老张的表情似乎看不出有任何难堪:“都坐轿,谁抬轿啊,总不能都当所长局长吧,那谁还收税?”

老张工作起来,也总是不紧不慢,有些蔫,但是老张绝不是老实得连税都收不上来,他有自己的一套法儿,老张从参加工作就管市场,没挪过窝,那是人人都不愿干的活儿,累人,缠人,烦人,而且又收不了多少钱,但是老张干起来,却如鱼得水,得心应手。

其实老张的秘诀很简单,一是勤,起得比集市上的小商小贩还早,工作起来有股不要命的劲头,再就是不摊小便宜。

用老张自己的话说:“咱就这么大本事,干别的又不在行,这点事儿一定得干好它。”

同所里的小马则说他:一上市场简直精神亢奋,一下市场就耷拉头了,天生就是在市场上收税的料。

你看他慢慢悠悠地来到一摊前,开始写税票。摊主总有不大情愿的:“您看这税,咋这么多呢!昨儿交了,今天还得交。”

“咱就拿吃饭作比较吧!”老张脸上带着憨厚的笑“你昨天吃饭了,今天总不能不吃吧。”

那怎么昨天收10元,今天12了呢?

你昨天吃两个馒头,今天饭量大了,可能就吃两个半了,今天市场上人多,销售量大,不得多交点税么?

简简单单,明明白白,老张干事这这样,老张是老实,但老实并不意味着窝囊。

也有二急眼的,拿话吓唬老张:你图什么呢,这么认真,你就不怕别人半路上对你扔砖头。

老张那经常微笑的厚嘴立即合拢在,脸色极庄严,“就冲你这句话,我不出事便罢,真要出了事了,第一个我就找你!”老张要真的板起脸来,还真的有些吓人。

老张在市场上,话并不少说,口干舌燥,累哑了嗓子是常事,但是一回到了所里,却极少说话,总是坐在办公室角落里,吸着廉价的纸烟或干别的什么事儿,所里除他之外都是些年轻人,满口新词儿新事儿,他插不上话,就是插上了,也总是出笑话,那些小青年说话可是不饶人的。

二、

老张有过一次表现自己的机会,那是在一次全局人员参加的总结大会上,会议议程有一项安排,先进工作者小马介绍先进经验,恰巧那几天小马得了重感冒,嗓子疼得说不出话来,所长灵机一动:老张虽不是先进,但是管了大半辈子的市场,肯定有许多活生生的事迹向大家介绍,于是找到了老张。

老张不是先进,老张从未当过先进。

老张窘得满脸通红:这怎么行,我从来没在这么大场合下发过言……

怕什么,所长给他鼓劲,低着头念稿子就行,我找个人帮你组织个材料。

“不行,这怎么行呢?你找别人吧。。。”马上就要发言了。老张拿着讲稿,还是向所长推托。

所长没说话,用手一推老张,老张就不由自主的迈着步子走上台去了。

老张坐在台上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调节好情绪,开始念:

“各位。。。各位领导,同志们。。。。”

老张结结巴巴地念了一页稿纸,头上开如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天啊。我哪是干这的料,哎哟还有好几页呢。这可怎么得了呢。也怕别人笑话了,干脆。。。。

老张终于拿起讲稿,没有念完,就走下了讲台。

“老张可真是狗肉上不了大桌子。“说这话的正是先进小马,小马人年轻,极聪明,一表人才。且上进心极强。年年都是先进工作者,年终,每当评先进时,小马总是找到老张。伸手从老张嘴里拽下那颗还冒着烟的三毛钱一盒的纸烟,扔到地上,弹出一颗石林、将军什么的递给老张,然后再掏出防风打火机给他点燃,环顾四周没人,才说:

“我说老张大哥,你看今年评先进这事儿。。。我倒不是非当这个先进不行,但是头两年都是,今年当不上,人家得认为我有什么事,再说。。。。“

老张一抿嘴:“行,我选你一票。“

全所共六人,小马自己投自己一票,这就是两票了。当然,所里另外几个人,一颗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但是,小马有的是办法。

所以,小马年年都是先进。小马喊老张“大哥“喊得蛮亲热,不过。小马刚参加工作到税务所的时候,小马喊老张”张叔“也挺甜。

“在一块工作,喊大哥就行!”老张对小马说。

小马继续喊“张叔”。喊了大约二星期,发现所里其它年轻人都喊大哥。而且意识到对老张这种人的确没有喊大叔的必要,于是就自动改口叫大哥了。

后来,小马的父亲老马到所里找小马有事儿,老张倒是大叔长大叔短的。二人一算年龄,老张只比老马小一岁,老马很不是个意思,说:“这怎么行呢,以后得叫小马喊你大叔,这王八羔子,没大没小,你参加工作时还没他呢!”

“我说没那事儿,先叫后不改,”老张咧着厚嘴解释。

从这以后,小马还是喊老张大哥,老马则对老张称兄道弟,老张则仍旧喊老马大叔。

顺便提一句,一次,小马去局长家办事儿,喊局长大叔,局长比老张小五岁。

总之,老张就是这么一个人,普普通通,平平常常,每天忙忙碌碌,你几乎看不出他有什么喜事儿,也看不出有什么悲事儿,每天都咧着厚嘴,笑嘻嘻的。

老张有过一次短暂的伤感。

那是小马刚刚被批准为预备党员,年轻人嘛,总不大会掩饰自己的感情,难免有些得意忘形,在办公室里摇头晃脑背了一句古诗: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坐在一旁的老张脸上立即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可能是唯一的一次)小声嘟哝了一句:

“哎,这不是说我嘛,我不就是那沉舟,病树嘛。”

声音很小,别人几乎都没有听清楚,但是,稍倾,老张脸上又恢复了原来人们常见的那种憨厚的表情。

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站着的是一个勤劳、贤惠的女人。是不是可以这们推论,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背后也一定有那么一位强悍,泼辣的女人,老张的老婆正好与此符合,人高马大,粗手粗脚,也亏了有这么个好身板儿,才能上顾公婆,下顾孩子,还得照顾好家里的鸡、鸭、猪、狗,更得种好家里的几亩地,由于管理市场需要早起,老张通常住在所里。

每当遇到分房、提干,评职称什么的,老张的老婆总是骑着自行车(税务所离老张家有四十多里路),来到所里,双手叉腰,瞪着双金鱼眼,也不管谁在场,就大声喝问:

“凭什么没有我们老张的,他哪儿做错了……”

老张对待老婆向对待其他人一样谦恭:“咋唬什么呀,有什么事,回家再说不行么……”

令人感到可笑的是,老张老婆好象并不是为老张争什么,好象仅仅为了咋唬几声出出气或者找个理由见见老张而已,所以非常好劝,并不死扭歪缠,

所里的人对这一套慢慢地习惯了。

回到家里,老张的老婆总是不停地唠叨,当然是另一种腔调,完全不是在所里的那种粗声大气。

“你看XX,人家和你一块参加工作,人家混的,我上辈子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找了你这么个窝囊废。”

当这种唠叨持续到睡觉前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张开始打断她的话:“你还有完没完,人家都两个星期没回家了,能不能谈点别的”。

老张把身子靠过来。

于是,老张老婆的唠叨声逐渐被另一种声音代替。

老张家的床很破,很响,常常在半夜把老张的儿子惊醒。

对了,说老张,不能不说一下老张的身体,老张的身体从外表看,应该还算强壮,但有上下两个毛病一直折磨着他。上边的毛病是牙痛,疼起来非常厉害,话都说不清楚,于是,小马就和他开玩笑,现在有一种新药,治你这种牙痛病特别有效。

老张信以为真:“什么药?”

小马一本正经地说:“没听电视上的广告嘛,难言之隐,一洗了之,就是这种病”。

众人大笑,不大看电视的老张还不明白他们笑的什么,还追问小马哪儿有卖这种药的。

下面的病是痔疮,疼起来也非常要命,老张一着急上火,这上下两个毛病就犯,所以这两个毛病简直成了老张情绪好坏的晴雨表。

小马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老张工作也算勤勤恳恳,如果上面的病往下挪一些,下面的病往上靠一些,喧染一下,也许能当个先进,树个典型什么的。

此话,不幸被小马言中了。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正在家中休息的老张忽然对他的老婆说:“我怎么感到有些胸闷,有点疼,不行,我得到屋里躺一会儿”。

老婆没在意,说:“我得下地干活去,你一会儿起来别忘了喂猪哇!”

老张老婆回来时,躺在床上的老张已经四肢僵硬,手脚冰凉了。

只是老张的一双眼睛是睁着的,直勾勾地盯着布满蜘蛛网纸糊的顶棚,嘴半张半合,好象有许多话要向人们诉说。

参加完老张的葬礼,所里几个人心情都十分沉痛,都默默地骑着自行车向前走着,没有说话,小马也许是想打破这沉闷的气氛,说了一句:“你看这个老张,死的时间地点都有问题,如果是上班时间,死在单位上,兴许能弄个烈士什么的。。。。。。”

小马忽然感觉脸上好像有些冷丝丝的,一抬头,发现所长正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于是,赶紧闭上嘴,不再说话。

大家j继续默默地向前走着。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小说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076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